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101.一笑一尘缘101

帝和带自己去什么地方诀衣不害怕,他这人有些时候不得她的待见虽然是真,可为人品行倒也让人挑不出什么错处,危险来临时,几次不计前嫌的出手相救。如今两人从异度世界出来,勉强算个患难之交,不信他会把自己带入到险境里。随他去哪儿,她并不会抗拒,独独两人的姿势,她却是不喜,已经禁了她的仙术,如今还禁锢住她的身子,他对她有多不放心?

“我不揍你,说到做到。”诀衣向帝和保证,“能让我自在么?”

“掐指一算……不能。凡”

诀衣换了种口气,“堂堂南古天的神尊,竟然对自己如此没有信心么?謦”

“本尊对自己的信心非常充足,对你,没有。”

她的保证,他从发冠到脚趾头都不信,这姑娘可是女战神,领兵抗战讲究的是什么,快勇谋,兵不厌诈的道理她必然比谁都明白,一两句好听的话就能让人卸掉防备,她还能做不出这种事?飘萝在狡猾机灵,那也不过小打小闹的折腾几下,千离家的更是心地善良为人正直,他抱着的这只可不同了,要容貌有容貌,要脾气有脾气,要智谋有智谋,要地位有地位,这样的姑娘不会让男人省心,稍稍掉以轻心就会被她整得叫苦不迭。四海六道八荒里敢睡了他翻脸不认帐的女子,她是独一份儿,搁别家姑娘,不晓得要闹成什么样子,借着此事让他娶亲的大把人在,她可是三番几次说不负责,他能遂了她的心,怪了。

“我哪儿让你不相信了?”

“你哪哪都让本尊不信。”

诀衣撇撇小嘴,“好像我多信你似的。”

“呵。”

帝和未辩,只是笑了一下。

日下飞天,虽有风飘,却仍不免感觉到几分阳热。帝和诀衣两人过天河越茫原后,见到前面一片树林,心中顿生凉意。飞入林中后,帝和不经意间见到诀衣的额头上渗出了细细的汗珠。这姑娘性子硬得很,太过强硬的人难免吃点苦头。

帝和把小奶猫放到自己的肩膀上站着,抬手轻轻的为诀衣抹干额头上的细汗,指尖微凉,轻柔的感觉让诀衣闪着明亮的眼睛不解的看着他,忽然如此温柔是为何?

不言不语时的诀衣让帝和想对她多一点疼惜,在异度她化成男子夬言,那时他对她终究是有愧疚的,珞珞命在旦夕他回了帝亓宫,之后因她是‘九霄天姬诀衣’而留在帝亓宫里陪了她两月,无法离宫的把她这个真天姬晾了地魔族的崖边山洞里不闻不问,她能侥幸活下来,他除了替她高兴之余,有着不愿明说的内疚。只不过,平时她嘴巴上从不乖巧,便是想对她有多偏疼也抹不开面儿。

他并非狠心之人,同为天界神者,尽管早前与她无甚交情,可她的赫赫战名他早有耳闻,虽不晓得她为何到了异度世界,可猜想定不会是为了一己之私,能为天下苍生舍了性命的她,他从心底里心疼。

为诀衣抹干额头后,帝和用食指轻轻刮了一下她的鼻梁,微微笑了,“看呆了。”

诀衣慌忙回了神,撇开脸,脸颊忍不住微微的红了。一个男人而已,没事生得如此好看作甚?忙着不好意思的诀衣没发觉帝和已经悄无声息的解开了禁锢她不得动弹的法术,宁可他和自己拌嘴也不习惯他突然的温柔,弄得她莫名其妙。

飞出树林的时候,帝和将袖中的百色扇变成了一把骨伞,执伞撑在诀衣的头顶,免她再被日光晒到,抱着她飞过片片山河。

发觉帝和解开了身上的禁锢后,诀衣放下搂着他脖子的手,可她仙法的禁术他还没解开,不得不被他抱着飞行,两只手放在他的胸口不是,放在自己的身侧感觉也怪异,最后不得不抬起来,重新抱上了帝和的脖子。

两人仙衣飘飘,尤其是诀衣的腰带,四条格外长的淡绿色腰带飘飞在天空里,从一望无云的淡蓝色天空里飞过,显得十分灵动飘渺,甚是好看。

远处山顶上传来的佛音让诀衣将目光投过去,高耸到了云端的山峰看不到最高的峰顶,山峰的半腰上飘着淡薄的云雾,越往上,围绕山峰的云雾越见浓厚。诀衣不常在天界内走动,一时并没认出此地,近了山峰之后,看到了不少的人影。

帝和抱着诀衣从天空飞下,袅袅飘飘,没有直接带着她飞上山顶,而是落在了山脚下。

两人飞落后,立即有人认出了帝和,连忙过来招呼,行礼十分恭敬,“小仙拜见帝和神尊。”

一人拜礼,其他的人不甘落后,纷纷朝帝和行大礼。

帝和飞落于地时将骨伞收成百色扇,此时立于人前,一派临风玉树倜傥非凡的模样,格外出众,连在他身边的诀衣都忍不住暗道,怪不得许多小神仙会迷他迷得神魂颠倒,除掉高深的修为和尊贵的身份,单单他的好皮囊就能叫不少人拜倒了。

瞟了眼隐于林中的上山路,帝和迈开了步子,走不过三步,停下来转身看着还在原处观察周围的诀衣,轻声唤她,“猫猫。”

诀衣跟上他,不费劲的感觉到周围人打量她的好奇目光。想想也是,万年不见在天界出现的帝和神尊,忽然从异度世界活着回来了,还带着个女人,疑惑也是自然。只是,难道她以前在天界的存在感就这么低吗?顶着她的真容出现,竟然还没人认出她,难怪她受惩轮回到西海变成珑婉也没人找她。她记得,在无极时光里,有的人受惩去了别界轮回,总有那么几个关系匪浅的人去找,怎得就没人去西海找找。

“帝和神尊。”

“麒麟神尊。”

“小仙见过神尊。”

一条上山的路,不过走了半盏茶的功夫,遇到不少的仙者,见到帝和,无一不尊敬有加,跟着便会好奇他身边的女子是谁。遇到男仙倒也就行个礼过去了,可遇到女仙便不那么顺利了,每个姑娘都不忌惮帝和的身份,施礼之后便会与他攀谈一二,这倒也是可的,毕竟他不如别的大神那般冷清,亲和许多,让人很好亲近,在天界的人缘儿好得无人可比。

诀衣看着第八个直对着帝和迎上来的笑靥如花的仙娥,笑脸儿甜得好似泼了一碗蜂蜜在她的脸上,跑过来毫无仙子的风雅,一把拉住帝和的手臂,“麒麟神尊。”

这声音,恨不得把人的骨头都给叫散了。

诀衣懒理女子,径直从帝和身边走开,一个人朝山上走去。不晓得这小子是不是故意要弄得人尽皆知,明明可以直接飞到山顶上免了这些纷扰,他偏偏要走山路,从山脚走上来,遇到各位仙者不说了,腿累。

“呵……”帝和看着仙子,摇扇轻笑,“你也来了?”

“是啊,知道麒麟神尊要来这次的擢神大会,我可是三天三夜不睡觉的赶来。麒麟神尊,人家好想你啊,你都很久没有去凌梦山找我玩了,你是不是有了心上人就不要我们这些天天惦记着你的人了啊。”

帝和轻笑,“你倒是说说看,我的心上人是谁?”

仙子朝周围看了看,指着上山的诀衣背影,“她咯。”可别以为她没看到,刚才他身边的女子可是十分漂亮,眉目之间的出尘气质,叫人望尘莫及。

帝和的目光追上诀衣的背影,林中小道清幽蜿曲,她一袭淡绿色的衣裳走在其中,衣带随风飘起,仙灵得仿佛下一瞬间便要乘风飞去。

“麒麟神尊,麒麟神尊。”

仙子不满的摇着帝和的手臂,“你看看,就是你的心上人是也不是,看她看得都忘神了。”

“呵呵。”

“麒麟神尊,她是谁啊?”

“你刚才不是说她是我的心上人么?”

仙子颇为惊讶的看着帝和,“难道真的是?”

“不像吗?”

仙子想了想,再看向诀衣,不见她的身影,“人呢?”

帝和迈开步子朝山上走去,他大约能感觉到诀衣并不喜欢他走走停停,她是性子干脆的姑娘,若要上山,不停歇的走上去便是。如他这样走走玩玩再遇人闲聊,她是很不喜的。

“麒麟神尊,她到底是不是你的心上人啊?”

“你猜。”

“人家就是猜不出来嘛。你以前可是说,四海六道八荒里的女子都是你的心上人,现在带着一个绝色美人儿出现在我们面前,可是让我们这些人离你远一些吗?”仙子挽着帝和的手臂,“难道……啊,难道你也像佛陀天里娶妻生子的男神一般,打算娶一个圣后娘娘了?”

帝和正打算告诉仙子,圣后娘娘这个人在他的生活里应该不会出现,忽闻上头的树林里传来一声惊呼。

“啊!”

诀衣!

帝和瞬间消失在女子的身边,出现在一灌藤卷高草之外,看到滑进了藤卷草从里的诀衣,拂袖挥尽整片藤卷高草,走到她的身边,弯腰朝她伸出手。

诀衣不满

的瞪了帝和一眼,如果不是他禁了她的仙法,这种绿苔丛生的小道怎么可能让她滑倒,没了仙法的她和凡人没有区别,会摔会累会被有刃的长叶草割伤,他既不能随时护在她的身边,何不让她有能力保护自己,瞧着他就讨厌。

不理帝和伸到面前的大手,诀衣自己撑着地面起身。人还没完全站起,脚上传来痛意,“啊。”又朝地面跌去。

帝和瞬息矮身接住了诀衣的身子,她怎么总要逞强?!领兵靠的是脑子,她的脑子好使就行,至于护身和修为这些,没哪本天界大典规定女战神就定要像男子一般坚毅勇敢。

帝和抱着诀衣站起来,低头看向她的脚,“摔伤是不是?”

“全赖你!”

趁人之危。如果她的天荒神诀封印被解开,他哪有这么容易就禁了她的仙术。这一点也是她最不明白之处,明明都回了天界,为何她的天荒神诀还是没有解封呢?实在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帝和竟也不辩驳,对于诀衣的指责,应承了下来,“赖我!”正想蹲下身子检查诀衣的伤势,先前与他打招呼仙子冒了出来,先他一步朝诀衣的脚上施了仙术。

“姑娘,你走走看,应该没事了。”

仙子邀功一般的看着帝和,她可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才为这位姑娘疗伤的。

诀衣瞧了仙子一眼,这些人不认识她想来也是好事,如果让他们晓得极西天的九霄天姬竟然如此无能,恐怕回宫要多吃两碗饭了。征战沙场无数,面对凶恶劲敌都未曾惧过半分的她,竟然要欠一个小小的仙子人情,全拜帝和这货所赐。

旁人不晓得,帝和却是明白的,诀衣的性子高傲,若不是他带着她来,生平她估计不会见这些位份差了她太多的小仙儿。他并非不明白她,不是瞧不起别人,而是她不愿欠人丝毫,尤其是不如她的人,这种好强的习惯让她绝不会主动开口求人。平心而论,他对她,倒是有几分心疼。

“多谢。”

纵是不愿受人恩泽,诀衣仍旧真诚道谢,说完,从帝和的身边走了过去。

再上绿苔,诀衣小心了很多,可绿苔实在太滑了,她刚走了两步,又要滑倒。

帝和闪身抱住诀衣,飞到落满了树叶的林间辅道上,“我解了你的禁术,你可答应我不许乱跑?”她不如别的女子那般听话,尤其是他的话,似乎特别不想听,稍稍不注意就不晓得窜哪儿去了。异度世界不稳,在他回异度之前,实不敢让她离了自己的视线,回头若是再卷她入异度,他又该怜惜她的不易了。

“什么是乱跑?”

“出了我的视线之外,便算。”

诀衣不依,“我有手有脚,为何不能得自由?”他又不是她的谁,凭什么要求她一直陪在他的身边。

“放心,你不会一直不自由,回头我便是想顾你都顾不上。”

“什么意思?”

“让你这些日子好好玩。”

那个仙子又飞了过来,见帝和一只手还搂着诀衣,不免对她越发好奇起来。

“麒麟神尊,这位姑娘是……”

“极西天的九霄天姬,诀衣。”

仙子位列仙班的时候并没有听到过关于诀衣的传说,之后不久便轮回到了西海,关于诀衣的事情就更少了,帝和突然说出诀衣的名号,仙娥尚不太清楚她究竟是何人。不过,仙娥也不傻,既为天姬,位份就不会低了,连忙向诀衣施礼。

“小仙见过诀衣天姬。”

有了诀衣摔倒的先例,之后的上山路,帝和一直陪在诀衣的身边,有时遇到仙者们招呼,他便巧然伸手抓住诀衣陪在自己身边,不让她走远。渐渐的,跟着帝和上山的仙者越来越多,尤其是仙子,一个个惊喜的围着帝和,叽叽喳喳的问他许多事,一路上好不热闹,原本走在他身边的诀衣被人不知不觉间挤到了外缘。

路边一片青悠竹林,林中一角小凉亭,诀衣见了,走过去歇歇气。

一心在与身边各位美人儿聊天的帝和不察诀衣没跟着自己,等他目光轻扫身边人想寻诀衣的时候,不见她的身影,停下脚步看看四周,看向上山的路,莫非人没走上来?又看了看上山的路,还是她嫌自己跟这些女子聊的太欢走到前头去了?

“麒麟神尊,你怎么了?”

“找什么人吗?”

帝和问身边的仙女,“诀衣天姬呢?”

仙子们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瞧瞧你,纷纷摇头。

“不知道。”

“我亦没注意。”

帝和微微蹙眉,当真就是不让人省心,叮嘱她一直在自己身边莫要乱走,还是不听话,她怎么就不能像幻姬那样乖巧呢?如果幻姬是她这样的臭脾气,哪里可能收服千离那个小子,那小子自己的脾气就差的天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各位美人儿不如先上山,明日擢神大宴我们不醉不归。”

有大胆的仙娥出手抓住帝和的衣袖,“麒麟神尊,你让我们先走,可是要去找诀衣天姬?你告诉我们,你带诀衣天姬来擢神大会,可是想我们都看看以后的圣后娘娘?”

“是啊。是吗?”

“我带了个大美人在身边,你们如此不安了?”

“可不是吗。听闻你万年前封天舍身,我们这些人好生难过,四海六道八荒里不少的女子都为你哭了。现在你好不容易回来,我们想见你一面也是难的很,这见上了吧,你身边还出现一位身份尊贵的天姬,你让我们如何不想疑惑?”

帝和笑得爽朗,“各位姑娘们莫要多想了。”

他带猫猫来,不单单是让她陪在自己身边,而是有个人想她见见。

话音落下,帝和消失在众女当中。

*

诀衣坐在凉亭里,没有仙法调xi不了周围的东西,只好揉揉手臂捶捶腿,一阵清风过来,还惹出了她的瞌睡,打了一个哈欠,看看天色。还早,睡会儿再赶路应该能追上帝和那群人,依她的判断,往后走,他身边的人会越来多,走得便越来越慢,想追上他,不难。

帝和先是朝上山的路上寻找诀衣,寻了几里后,不见人,怕她又孤身遇险,摊开手心,从幻光境中寻找她的所在。仙气似飘粼的境中,一袭淡绿色衣裳的女子悠然闲适的睡在了一个凉亭的长椅上,风来拂身,垂撒到地上的长发在风中飘起了几缕,灵美异常。

金光闪现亭中,帝和低头看着睡得安然的诀衣,笑也不是,训也不是,摇头感叹,谁要娶她当媳妇儿,得操心的白头,怎么就这么我行我素的呢。

不知睡了多久,诀衣睁开眼睛,看到了便是帝和的背影,他背后的青丝因为他坐着,垂到地面上,如缎黑亮顺滑,让人很想伸手去触摸一番。

诀衣从长椅上坐起来,见到天色转暗,“哎,我们还要走上山吗?”

帝和转过身,忽然站起来走到诀衣的面前,抬手伸向她的胸口。

“你干嘛!”

诀衣迅速抓住帝和的手。

帝和的手坚持朝前探,诀衣低头,脸颊一下红了。因为睡觉,她胸前的衣襟开了。

“谢谢。”

见帝和为她整理好衣裳就放下手,诀衣道谢后,轻声道,“以后我衣冠不整时,你提醒我自己来就好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