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100.一笑一尘缘100

“听说真正尊贵的男神莫说欺负女子,便是平时喝茶聊天都不得与女子一道,不晓得是真是假。”

诀衣表情严肃,问出来的话音也有着一股子认真劲儿,仿佛正在询问帝和甚是正经的事。她这般模样,帝和却是半点不配合,看着她笑得肩膀轻颤,她用认真的模样说鄙视他的话,为何如此娇俏?明明心里看他不爽,面上却故意绷着不表现出来,怕他了?

“有什么可笑的?凡”

帝和抱着诀衣飞越宽不见边岸的天河,一边道,“你说的那种男神天界确实有,不过,你不觉得他们很变tai么?”人分男女,兽辨雄雌,与生俱来天都如此分,女子在诸多事情上确实不如男子,但喝茶下棋这些悠闲事,如果还别开女子不理,岂不是要失却太多的乐趣。他可是天界的情圣,美人若想相伴,他自来者不拒謦。

“不觉得。”

“知道为何么?”

“为何?”

帝和低头看着自己抱着的诀衣,“因为你是女子中的异类。”

“你亦未必是男人中的正常人。”

帝和愣了下,笑开,“哈哈……”眉目间全是笑意的看着诀衣,不乏揶揄之意的问她,“想不到前几天那晚的醉酒让你对我有了如此深刻认识。下回夸我,直白点儿,我受得了。”

诀衣心里嫌弃得不得了,“我受不了。”

“也是。一个身材好得让人难以把持的男人抱着自己,若是夸赞得太多,不免让人回想起那晚的事。回忆得细致了,恐怕有些让人面红耳赤血脉躁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如果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化身成魔,对本尊霸王硬上弓,着实多有不妥。”

“你的脸皮莫不是扔在异度世界还没有带回来?”

帝和笑得开心,“光顾着和白幻熹曜灵尊打架,哪里有功夫注意我的脸皮跑哪儿玩去了。再者,带你回来挺不易,再多带点东西随身,我怕自己飞不起来。”

“嫌我胖,你解开我的禁术,我自己飞。”想飞哪儿飞哪儿,何用他这样抱着飞天,让人好生不习惯。

帝和的目光从诀衣的脸上朝下滑,停在诀衣的胸口,“你嘛,胖是不胖,可不晓得为何……”悠悠然的,帝和蹙起了眉,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话说半截,撩人心。

“什么?”

“不说。”

“吞吞吐吐,不像个男人。”

帝和丝毫不气,笑问,“本尊是不是男人,问别人可能还不知,莫非你也不知吗?”

他这话问得好生奇怪,他是男人,天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怎得好像她独独应该特别明白似的。诀衣严肃神情,“四海六道八荒的人皆晓得你是男人,你莫要把我扯到你那些莫名其妙的事里,回头叫人误会解释不清楚。”

“解释什么?”帝和问,“跟谁解释?”

“别人知道你是什么人,我就知道你是什么人,我不比别人多一点。”说完,诀衣认为有必要修正,又道,“不对,跟别人相比,可能他们知道你的故事更多,而我,并不知晓你什么。”

帝和忽然停在天空里,夹着浓重水汽的河风吹过来,让他和诀衣的衣裳微微湿润,“你想深入了解我?”

“不想。”

诀衣回绝得很果断,“帝和,虽然我承认欠了你的恩情,不过,拜托你不要自作多情。我说了,我不想嫁人,也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成为圣后娘娘,你想娶妻也好,不想娶妻也罢,与我无关。倘若你到羽化之时仍旧只身一人,我会以友人之心,为你点上三只清香。若你他日儿女成群,我也只会送贺礼三喜。别的,你莫要再乱开玩笑了。你的恩情,以后若得了机会,我定会还你的。”

有些话,说出来,其实不是给对方听的。帝和知不知道,诀衣不知道。但是她知道,这番话,其实是在讲给她自己听。过去与他不能携手看朝升西落,如今似乎也无机会,倒不如给自己绝望,紧记他的多情无情,迫逼自己的心坚硬如磐石,不再动摇。若不能共享世间繁华,倒不如相忘于天地江湖,他安好,她亦安然。

“嗯,你的话,听着有些理。不过……”

帝和拉了拉话音,“我恐怕是想娶妻都娶不了了。”

“别说跟我有关。”

“哎哟,不巧了,刚好和你有那么一点半点的关系,你看,怎么办?”

诀衣清清淡淡的看了眼帝和,她可不是好唬弄的人,说跟她有关系就真的有关系么,“你说说看。如果是因为我害了你不能娶妻,我会给你满意的交代。”

“你可是晓得我为上古神兽?”

“嗯。”

“那可知否,在那晚你强我之前,我的身子是清白的?”

“……”

诀衣惊讶的看着帝和,她没想到他竟拿着这件事来寻自己的错处,不是说好了,过去了么。她生平的错,每一件都与他有关。天战时错,因他。珑婉时错,亦因他。如今连在帝亓宫暂住都能因他犯错,他不是南古天的神尊么,为何像是扫帚星君,当真遇到他就没安定日子过了。

“本尊的身份,娶妻不难。虽然现在是不想娶个媳妇儿,可是,无极时光如此漫长,星华有飘萝陪伴,千离有了幻姬殿下,河古那个小子估摸着也有了纠葛不清的女子,佛陀天里的其他大神,我听闻有一个也娶了妻,现在在天界炫耀的可不是什么修为和珍宝,而是作为男神有没有一个生得出女宝宝的媳妇儿。”

帝和无奈摇头,“当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一个个趁着他不在天界就出小动作,这几天在外面玩一圈儿,见到他的人,个个问他怎么还活着,不出三两句话,定要问他在异度可遇见倾心的女子,是否打算也娶上媳妇儿过上父尊得美妙日子。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情圣地位不保,“娶媳妇儿是很难的事吗?生崽子很难吗?”

“你说的这两件事都不难,难得是,佛陀天里那些个娶妻生子的大神娶的皆是自己心里深爱的女子。”诀衣问,“拼尽全力去深爱一个人,唯一的一个,你有吗?”

一语中的,帝和未尝不知。

能入佛陀天的男人,哪一个又不是法力了得呢,他们想做的事,只有真心想做才会去做。他,确实没有能让他舍命也要逑得的女子。

“所以,本尊的问题就在这儿了。”

诀衣暗道,她就知道,他的心不惹红尘,不爱女子。

若从神仙佛心来看,他没有一丝一毫的错,反而世尊帝尊要被人点说,修达如此尊位,却还动了十丈红尘里的男女情爱,莫不是让凡人看了笑话。可对倾慕于他的女子,这样的男人叫人好生不喜。

“本尊现在没有动心的女子,那谁又晓得日后没有呢?”

“啊?”

“星华遇到飘萝之前也不曾爱过哪个女子,千离在偶然遇到幻姬前,能让他正确喊出名字的女人,也就飘萝一人,还是碍于星华的缘故。他们无爱之时,谁又知晓后来的故事呢?所以,你我都不晓得我将来或许也如他们一般,对一个女子爱得非她不可。”

诀衣淡淡的道,“你去找啊。”

“在找之前,你得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

“什么?”

“我堂堂神尊未娶妻之前没了清白,回头洞房花烛夜,我家那口子要是问起,你叫本尊有何颜面见她?”

诀衣诧异,“啊!”

“啊什么啊,女子婚前失去清白,面对自己的夫君,她难道不难过?难道不想解释一二?”

诀衣蹙眉,这事她还真没想到,照他这样说来,确实有些麻烦。

“那你不要娶妻了。”诀衣冷声道,“反正你本也没打算要媳妇儿,正好。”

“我娶不娶是我的事,你夺去了我的清白,没个交代,那是万万不行的。”

诀衣忽然双手楼上帝和的颈子,看着他,浅浅的笑,目光柔柔的,“帝和神尊……”

帝和捏诀,禁锢了诀衣的身子,让她抱着自己全身无法动弹。

“你!”

帝和狡黠一笑,“猫猫,乖,就这样抱着,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诀衣:帝和你个混蛋!

---3120字--------

二殿下:明天恢复6000+字更新,今天努力把作息调过来,谢谢你们的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