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97 选择!

看着手中的战书,羽凌天的面色极为阴沉。

这样激烈的话语,这样干脆决绝的措辞,他几乎可以想象得到,在写这战书的时候,纳克兰国君桑龙泽是怀着怎样坚决的决心。

桑煦凝死的事情他是知道的,甚至不只是他,整个大陆的人,也几乎都还记得,纳克兰帝国大公主,是怎样凄惨的死去。

被人轮番肆虐之后,脱光了衣服,遍体伤痕的挂在了纳克兰帝都的城门之上。

这绝对是纳克兰帝国巨大的耻辱。

听闻当时,桑龙泽听到消息之后,一下子就昏倒在了自己的寝宫之中。

而当他再次醒来,就性情大变。

从前的桑龙泽性格懦弱,不过是仰仗着桑煦凝,才有了些夸耀的资本,其他皇室的子弟,通通都是些不成气候的。

甚至,还曾经几度有过说桑龙泽想要将帝位传给桑煦凝的留言。

这件事情不论真假,都足以证明,桑龙泽有多么的疼爱这个女儿。

有多么疼爱,心里的恨就有多么深切。

虽然在羽凌天看来,这份疼爱里面,不知几分真几分假,但是却也已经足够让桑龙泽拥有足够的理由去复仇。

这份战书之上,还沾染着斑斑血迹,似乎是受伤低落,当然,唯一的作用,就是彰显他的决心。

若是他不交出凤长悦,桑龙泽是真的会撕破脸皮,彻底开战!

且不说桑龙泽的这份愤怒怨恨之中,有几分是出于为了帮桑煦凝报仇,又有几分是出于自己一国之君,女儿当众被人这般羞辱从而心有不甘,最后都只有一个结果——他是铁了心要凤长悦的命!

羽凌天微微皱眉。

凤长悦。

这个名字他记得。

他身为国君,自然是不能因为对方的一两句话,就随便将自己帝国的人交出去,这样未免也太没有尊严。

但是桑龙泽措辞激烈,在最后还附带上了一些线索。

那些线索,明示暗示,都在说明一个问题——凤长悦的确是杀害桑煦凝的凶手。

陈列种种,所有的线索都指向凤长悦。

几乎让人不得不相信,的确是凤长悦做了这件事。

但是…。

羽凌天是有着自己的判断的,在这些证据之中,什么都有,唯独没有最关键的东西。

那就是,没有人可以证明,凤长悦的确是杀了桑煦凝。

现场的人证,物证都没有。

所以,虽然那些其他的那些,暗示性极强,但是却还是立不住脚的。

说到底,还是桑龙泽自己的臆测。

但是既然都已经发了这东西,显然不可能因为这个理由直接拒绝。

桑龙泽不会善罢甘休的。

虽然三大帝国之中,奥斯帝国是实力最为鼎盛的,但是这也不代表,他们可以承受任意的攻击。

中间断断续续的,他也曾经听过不少关于现在的桑龙泽的一些传言。

凶残狠厉,乖张暴躁。

他身边的宫人,似乎几天就要换一次。

因为之前伺候的那些人,都已经死了。

可见桑煦凝的死,对他的影响多大。

所以,羽凌天也必须考虑到这个因素。

万一那家伙发神经,真的将整个纳克兰帝国都牺牲了,只怕奥斯帝国也是承受不住的。

那样,只会一死一伤。那绝对不是他愿意看到的场景。

但是…。千宴对那少女似乎……

他重重的坐回椅子上,头疼的揉了揉眉心。

这样的抉择,说难也不难,说简单,却也不简单。

“陛下。”

一声轻柔的女声忽然传来。

他没有睁开眼睛,只是低低应了一声。

一股淡淡的馨香传来,而后,一双细腻轻柔的手,放在了他的头上,轻轻揉捏。

头疼的症状有些缓解,但是心里还是有些为难。他重重的叹了口气。

“陛下可是有什么糟心事?”

能够进来这里,并且这般亲近羽凌天的,自然只有当朝皇后——南宫昭。

羽凌天淡淡道:“你不是都看到了吗?可是有什么想法?”

羽凌天和南宫昭的感情算是很好,平素也并不忌讳她看一些东西。何况,这件事情,一时之间实在是找不到可以商量的人。

他不瞒,南宫昭自然是很容易的就看到了那上面的东西。

听到他问话,南宫昭的动作不停,脸上神色竟是十分平静。

“陛下心中已经有数,何必再问我?”

“本王记得,你对那凤长悦,似乎有些了解?”

南宫昭微微蹙眉,而后舒展开来。

“陛下说笑了。那时不过是…。千宴对那女子有些情愫,所以我便多听了两句。说了解,倒也算不上。”

羽凌天顿了顿。

“听闻那时,上官家的人,可是对她几次三番的暗杀。手段了得。不过是因为那女子自己也手段颇高,才免去一死?”

南宫昭的脸色有些僵,美丽的容颜之上,似乎出现了短暂的定格,但是却迅速恢复,眉间微蹙,似是有些忐忑。

“陛下,那时候,我只是…。担心千宴那孩子…。但是我也只是想要警告她一下,并无伤害之心啊。”

羽凌天竖起手掌。

南宫昭闭嘴不言,只是眉间的忧愁更加浓郁,泪光盈盈,看起来依然是楚楚动人,让人心生怜惜。

“本王当时没有追究,现在自然更加不会,何况,本王知道你不过是为了千宴好。”

南宫昭怔住,而后忽然明白过来。

其实,就是因为他知道她的性子,当时才那么放心的吧。

她那时候也几度仓皇担忧,因为那时候,她实在是没想到,她居然能够活着从里面出来,更加没有想到,苍离竟然那般维护她。

最关键的,还是…。

想到那时候,羽千宴冷清淡漠的眼神,她忽然一个冷颤。

他纵然和她不是十分亲近,但是却也从来不会那样对她。

唯有那一次。

为了凤长悦,他居然那样…。

南宫昭心里,怎么可能没有怨愤?

她原本以为,这一切都神不知鬼不觉,羽千宴那一次警告了她之后,她便有些心惊的收手了。

却是始终没有想过,原来陛下也…。

羽凌天的声音很冷静,甚至像是冰雪,带着彻骨的寒意。

“千宴是要继承大统的,怎么能够为儿女情长牵绊住?他是天生的王者,任何多余的感情,都是要驱除干净的。”

南宫昭忽然觉得心里一凉。

陛下他,其实也对她没有什么感情,不是吗?正像他所说,帝王,可能需要女人,却绝对不需要一个深爱的女人。

她掩下心中的那一丝悲凉,忽然又想到了什么:“可是陛下,千宴他…。似乎快要出关了…。虽然不知他现在是否还对那个女子有…。但是这样是不是…。”

“这些小事,何必去打扰他?等他安心修炼出来,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不过是一个女人,日后他终究会明白。”

南宫昭顿了顿,嘴角绽开一抹笑花,十分动人——

“陛下英明。”

……

那银色的圆阵,终于完全凝集起来!漂浮在半空之上,光芒耀眼。

大长老就站在那下面,当最后一点终于完满的时候,忽然睁开了眼睛!

而后,双手交错,银光闪烁!两道血痕,忽然从半空飘过!

却是他划开了自己手腕!

然而,那血液却是没有低落下去,反而像是受到了什么指引一般,朝着上方的那银色圆阵而去!

一滴血液,忽然洒落其上!

嗡!

一道鸣音,忽然震颤而起!

却是那银色圆阵之上,陡然传开一阵汹涌的能量波动!而声音,也正是从那里而来!

众人心头一震,继而就看到那银色的圆阵,竟是忽然染上了一分红色!

大长老的手腕之上,忽然爆出一捧血花!尽数落在了那银色圆阵之山!

那一点红色,竟像是墨水滴进了水中,逐渐晕染开来!

一点极为纤细的血丝,从血液低落的部分,开始迅速的朝着周围流去!

随着大长老身上的血液逐渐染就那圆阵,那上面原本盈盈流动的光泽,也都开始染上了红色!

那些血丝像是溪水流向大海一般,朝着中间汇聚而去!

而在它们流淌过去的地方,也都已经染上了嫣红的线条!

随着那血液逐渐弥漫其上,一声声仿若重雷的声音,也从其中响起,朝着四周散去!

每当落下一声,那银色圆阵之上的光辉,就变得更加浅淡,似是一点点的被那血吸收了一般,尽数收敛!

感受着那之上逐渐扩散开来的强大力量,不少人都是面色遽变。

伽陵学院居然还有这般招数!

“传闻伽陵学院后山之中,有一些专门看守伽陵学院的长老们,个个都是绝世强者。除非伽陵学院遭遇生死危机,否则是绝对不会出山的。原本我还以为,这不过是传闻而已,现在看来,这些人,就是了…。”

冯云山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若不是看到那银色圆阵,只怕他也是想不起来这久远的传闻的。

因为伽陵学院已经沉寂太久,以至于世人都已经忘了,曾经的伽陵学院,有过怎样的辉煌。

尤其是这些年,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人们竟是只记得伽陵学院有着一个极为难缠的苍离,却是在伽陵学院整体沉默的时间里,忽略了那些可能存在的“意外”。

而现在,这些人果真出来了!

听到他的话,周围有一些人也是面色一变!

咔嚓、咔嚓…。

忽然有奇怪的声音传来,像是骨头碎裂一般,在安静的氛围之下,显得格外的渗人。

不少人扭头看去,却是震惊发现,原本他们以为已经死了的于老二和于老三的身体,竟是忽然动了!

而后,竟是“砰”的一声,猛然炸裂开来!

红红白白的血肉落在雪地之上,带着让人窒息的浓重杀意。

下一刻,在人群之中的两个人,却是忽然身形一动,朝着中间的大长老而去!

与此同时,两道泛着红色的灵力,从半空之上划下,猛烈而至!

目标——赫然是还在阵中的大长老!

那样凌厉的气势,大长老自然不可能不知道,但是面色却是无比平静,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依然保持着原本的姿势,虔诚而圣洁。

两道血色在空中,显得格外的显眼,虽然他的脸色越发的苍白,但是那银色圆阵之上,却是逐渐被血色铺满。

上面那些流动的盈盈光泽,终于完全汇聚起来!被血色取代!

大长老身上的衣衫已经产生了道道裂缝,甚至肌肤之上,也不断的裂开伤痕,淌出血来。但是那些血液,却是没有滴下,反而是纷纷被上面的御灵阵吸收掉,像是黑洞一般,无可抵挡!

而那出手的两人,这一出手,立刻也是让众人惊住。

凝目看去,却见到那两个人眼神之中一片猩红,仿若凶兽!

那般的神色…。

“他们被夺舍了!”

人群之中忽然传来一道惊叫。

是了!他们是灵宗!如果先前,伽陵学院的人没有彻底将他们的灵魂毁灭的话,还是可以夺舍重生的!

但是,如果于老二和于老三都夺舍成功了,那么…。

于老大!

五长老心中一惊!

沉闷的熊吼,忽然传来!

紧随其后的,还有“嘶嘶”的蛇嘶鸣之声,以及虎啸之声!

再次看去,伽陵学院半空之上,却是迅速出现了三道庞大的身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