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一百零六回 翻脸

慕衍与韩卓低声说了约莫半个时辰,才将此行的所有大情小事说完了,韩卓听在耳里,眼里不时闪过欣慰之色,嘴上却没有半句称赞之辞,只吩咐慕衍:“你此番虽说也算是领了腾骥卫的差使出的京,可一耽搁就是两个月,明儿去到卫所后,怕是不好向你的上峰交代,你自己趁早想好说辞,必要时候,花点银子打点一下你的上峰也是可以的,当然,他的态度若是实在不好,你也不必与他客气,撇开你另一层身份不谈,你在腾骥卫也不是没有倚仗的人,义父总不会白让你吃亏。”

“义父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的。”慕衍一一应了,心底一片温暖,也就只有在这里,在义父义母身上,他才能体会到什么叫做父爱母爱了,虽然他的亲生父亲一直都健在。

他顿了顿,正待再说,冷不防就听得外面传来季东亭的声音:“爷与大人在里面议事吗?”

声音虽压得极低,但慕衍与韩卓都是习武之人,耳聪目明,自然都听得一清二楚。

韩卓便说道:“是说今儿怎么一直不见东亭,你打发他办事去了?”

慕衍点头:“一点私事。”

韩卓道:“是有关显阳侯府那位四小姐的事吗?”

慕衍一愣,随即便大大方方的承认了:“是。”他与顾蕴的事,他就没想过能瞒得住义父,且他也压根儿没有瞒义父的意思,所以韩卓会知道,本就在他的意料之中,他只是没想到韩卓会忽然问起他,有些小小的意外而已。

韩卓沉默了片刻,才道:“那位顾四小姐定然有其过人之处,才能让你为之倾倒,只是你已认定她了吗,你要知道,将来不管哪个女孩儿嫁给你,不管她的家世有多显赫,不管她的父兄有多得力,她的路都好走不了,你确定她有那个能力陪你一起走下去吗?你又确信你能一直护住她吗?”

慕衍的神色渐渐郑重起来:“不瞒义父,我的确已认定她了,我也相信她有那个能力陪我一起走下去,我更确信自己能一直护住她,只是不怕义父笑话,她如今对我还没有那方面的意思,我只怕还得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如愿以偿,不然我就带她来拜见义父义母了,义父见过她,也就知道我何以会这般看重她了。”

韩卓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向来有主见有分寸,你既已认定了她,那便朝着你的目标勇往直前,只要你心诚,想来总能如愿以偿的,便最终没能心想事成,至少也不会留下毕生的遗憾。我与你义母就等着你带你的丑媳妇上门拜见我们做公婆的了。”

因为与韩夫人走到今日实在太不容易,韩卓在面对小辈们的终身大事方面,向来都很温和宽容,所以就算明知如今的慕衍其实不该儿女情长,不该将时间过多的浪费在一个女子身上,不该与顾四小姐走得太近,那样只会让他身份曝光秘密暴露的危险大大增加,可他依然没有出言劝阻慕衍,反而更多是鼓励他。

慕衍心底就越发温暖了,片刻方破天荒有些扭捏的说了一句:“她很漂亮,一点也不丑。”义父义母是他在这世上最亲的人,顾蕴却是他心爱之人,他不想让他们对顾蕴有任何一丁点儿的不喜欢与不满意。

韩卓一怔,随即便笑开了,笑骂道:“这媳妇儿还没娶进门呢,就已经护成这样了!行了行了,知道如今在你眼里,那顾四小姐纵生得夜叉似的,也是世间最漂亮的夜叉,要不怎么会有‘情人眼里出西施’的说法,出去见东亭罢,知道你早等不及了!”

慕衍的确早已是迫不及待,闻言应了一声:“那我就先出去了。”便三步两步去了外面。

余下韩卓看着他的背影,想起早年自己与韩夫人热恋时的情形,嘴角的笑比方才对着慕衍时又不同,温柔缱绻了何止一点半点,若是让那些畏他如虎的人见了,定会以为是见了鬼,腾骥卫韩副指挥使怎么可能笑成这副傻样儿?

随即便也出了门,自回后宅陪妻女去了,他身份特殊,素日陪韩夫人与女儿的时间本就不多,自然但有时间都十分珍惜。

再说慕衍出了韩卓的书房,往四下里一扫,果见院子里原本冬至站的角落上,已多出了一个身影,有意咳嗽了一声,先出了院子,往一旁僻静的角落去了。

季东亭与冬至听得是他的声音,又见他先出了院子,忙也拔腿跟了上去。

主仆三人在韩卓家后花园里一个小八角亭里站定了,慕衍先就问季东亭:“怎么样,可打听出什么来了?”

季东亭见问,语带斟酌道:“的确打听出了一些事,不过爷先要答应我,待会儿听了先别生气,我才敢说。”

慕衍冷冷睨他一眼,“你再不说,我现在就生气了!”

季东亭忙擦了擦额角并不存在的汗珠,不敢再迟疑了:“我打听到,平老太太不征得四小姐的同意,便将四小姐许给了姓沈的那个书生,等四小姐知道时,两家连信物都已交换过,只得那姓沈的秋闱放榜后,便正式过庚帖下定了。四小姐知道后,很是生气,立时去找了平老太太让平老太太收回信物,将亲事作罢,可平老太太却说……说四小姐要是敢搅黄了这门亲事,她就立马死给四小姐看……四小姐做不到罔顾自己外祖母的性命,又不想嫁给那姓沈的,进退都为难,所以白日里才会那般满脸愁色的。”

一席话,说得慕衍本就紧握着的拳头就握得越发紧了,神色也是越发的冰冷如霜,寒声道:“平老太太怎么会忽然不征得她的同意就给她定了亲,不是说了她的亲事得她自己点头才做数吗?”

心里已是气得不行,只恨不能破口大骂平老太太一番,甚至立时冲去平家狠狠教训后者一顿,但想着再怎么说那也是顾蕴的外祖母,关键顾蕴很在乎这个外祖母,到底强忍住了,把气都撒到了沈腾身上,竟敢跟爷抢起人来,你好大的脸,你不是心心念念想当顾家大少爷的“四姐夫”吗,惹急了爷,爷让你当“死姐夫”去!

季东亭这回额角是真有汗了,吞了吞口水道:“是平老太太问四小姐对平家三少爷可有男女……可有那个兄妹之情以外的东西,四小姐说一直拿其哥哥,想象不到嫁给后者的情形,又说自己这辈子压根儿就没想过要嫁人,不管是谁都没想过要嫁,怕重蹈了当年自己母亲的覆辙,平老太太急了,这才会急忙给四小姐定了沈家那门亲事,说是宁愿四小姐恨她一辈子,也不愿四小姐将来孤苦伶仃,老无所依。”

慕衍闻言,身体总算绷得不那么紧了,平老太太此行虽欠妥,既逼迫了小丫头又给他造成了危机,好歹出发点是好的。

不过小丫头这辈子竟压根儿没想过嫁人,不管是谁都没想过,就因为怕重蹈了自己母亲的覆辙?难怪自己怎么追求她怎么讨好她,她都一律不回应呢,敢情不是没开窍,而是根本在装傻,根本一早就将自己的心门封闭起来了。

虽说眼下的局势对他实在很不利,虽说他要抱得美人归如今看来只怕越发难上加难,好歹知道了问题的症结所在,也算是一个意外的收获,不幸中的大幸了。

慕衍沉默了良久,久到季东亭与冬至都快被四周无形的威压给压哭了,才终于淡淡开了口:“继续关注着显阳侯府和平府,两家在正式过庚帖下定之前,总要先合八字,八字合不上,平老太太总不至于再逼迫她了,这又不是她的错,而是天意,天意都说她和那姓沈的无缘了,凡人总不能逆天而行!”

慕衍倒是与顾蕴想到了一块儿去,可以在合八字上做手脚,只要是真心疼爱儿孙的长辈,就没一个是不信这个的,只是虽已有了应对之策,他的心情依然没有好转半点,——看别人娶个媳妇儿是何等的容易,怎么到了自己,偏就这么难?

次日一早,慕衍便去了腾骥卫卫所向上峰复命,当然少不得与之周旋一番,又送上了自己的一点心意,并约定晚上下了值一块儿去醉仙楼喝酒后,才退下忙起自己分内的事来。

这一忙便直忙到傍晚时分才算是消停下来,之后又是与上峰同僚们一起去吃酒,且一连几日都是这样,以致他想约了顾蕴出来见上一面,说几句话,当面送上自己与她带的礼物都没有空闲。

只得打发冬至带上礼物跑了一趟,却是几条白狐皮,乃是此番慕衍在发现银矿的大黑山附近一带自己打的,皮毛丰厚,油光水滑,饶顾蕴两世以来见惯了好东西,也不得不赞一句‘难得’。

顾蕴这几日因心里有了解除婚事的法子,心情倒是不若前阵子那般烦躁,也能静下心来帮顾菁绣嫁妆了,这个月下旬顾菁就要行及笄礼,等及笄礼行罢,与夏纪的婚期就该定下来了,时间有限,她自然要竭尽所能帮她分忧。

只是做着做着,她不经意总会想起慕衍送来的那几条狐狸皮,百兽之中,狐狸最是狡猾,其中又以白狐最为精灵,也不晓得慕衍公干之余,花了多少时间与心思才弄到了这几张毛皮?

顾蕴只要这般一想,心里难免就会生出几分沉重之感来,她唯一能做的,便是尽量控制自己,将心思都投入到为顾菁绣东西上,不去想这些事,好像不想,这些事便不存在了一般。

至于沈夫人,心里虽已拿定了主意,面上却还能自持住什么都不表露出来,连日来倒也与祁夫人与顾蕴都相安无事。

如此到了九月十八日,也就是秋闱开考那日,沈夫人天还没亮就起来了,看着沈腾在院里朝着青阳所在的方向祭拜过了祖先,又瞧着他用过早膳后,便与稍后赶来的祁夫人一道,领着顾菁顾苒与顾韬并一大群丫头婆子,浩浩荡荡的将沈腾送到了门口。

对顾蕴没来给沈腾送行之举,沈夫人心下十分满意,总算顾四还知道什么叫避嫌,如此就算婚事不成了,好歹自己还能高看她一眼。

她却不知道,顾蕴压根儿就不想来,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不到万不得已,她是真的不想伤害沈腾,就算要伤害,她也希望能将伤害减小到最低;再就是祁夫人也不让她来,虽然祁夫人至今也一心希望这门亲事最终能成,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她自然要最大限度的维护顾蕴的名节。

沈腾在人群里没有见到顾蕴,却是大失所望,只得安慰自己,四表妹定是想着避嫌才没来的,没关系,她不来送他他一样会考出好成绩,让她以自己为傲,让她风风光光与自己定亲的!

祁夫人一早便吩咐人将车马备好了,小厮打着灯笼服侍沈腾上了马车,沈腾在车上冲众人说了一句:“母亲与姨母且带着大家回去罢,我很快就回来了。”便放下车帘,任车夫驾着马车往贡院方向去了。

余下沈夫人与祁夫人等人却一直等到马车都看不见踪影后,才无声的折了回去,然后沈夫人便辞了祁夫人,回映雪轩拜佛念经去了。

大邺开国以来,不管是府试乡试还是会试,都是三场连考,所以沈腾得二十一日才能回来。

三日时间于家里没有子侄下场的人家来说,自然是眨眼就过了,于家里有子侄下场的,那就真真是度日如年了。

沈夫人连日来都食不下咽夜不能寐,既担心儿子答不上考卷,又担心儿子身体支撑不住,半道上叫人抬出贡院,让小子们抬了回来,真真是每一刻每一个时辰都是煎熬。

祁夫人倒还不至于像她这样,却也被她弄得颇紧张,跟着念了几回经,只盼沈腾能平安归来,一举高中。

总算到了二十一日,沈腾考完自贡院出来了,到底年轻,身体底子好,人倒还清醒,只是双腿没了力道,叫早候在外面的几个小厮拥上前,一阵嘘寒问暖后,七手八脚的抬上车,送回了显阳侯府。

沈夫人算着儿子回来的时辰,早将热水饭菜都准备好了,只是沈腾回来后,一时却没有胃口,只草草洗了个澡,便一头栽到床上,睡了个人事不省。

好在沈家书香世家,沈腾的父亲也是两榜进士出身,沈夫人也算是见惯了这种场面的,倒也并不担心,打发人往祁夫人处报了声一切安好,让姨夫人放心后,就静静的守在了儿子床前。

沈腾这一睡,便足足睡到次日午后才因饿极醒了过来,沈夫人见儿子醒了,忙叫人上了热水饭菜来,待沈腾梳洗毕饱餐了一顿后,才笑着问道:“我儿此番辛苦了,只不知有几成的把握?”

沈腾就着丫鬟递上的茶漱了口,自信一笑,道:“桂榜挂名是断无问题的,只不知排名几何罢了,娘只管等着好消息罢。”

事实上,他这话已说得够谦虚了,解元他是没有十成的把握,那不光得看考生自己的水平,还得看主考官的个人喜好,但进五魁星,也就是前五却是没有问题的。

沈夫人自己的儿子自己岂能不了解的,见儿子笑得这般自信,便知道儿子定然考得极好了,脸上立时满是喜色,道:“有你这句话,娘总算可以安心了,娘这就去信给你祖父和父亲报喜,也好叫他们安心。”便要起身回自己屋里写信去。

被沈腾一把拉住了,笑道:“娘,您急什么,好歹等放榜了再去信给祖父和父亲道喜也不迟啊,届时祖父与父亲收到信,却不知道我具体考了几名,一样不能安心。您先坐下,儿子还有话与您说。”

沈夫人一想,的确是这个道理,也就改变了主意,坐下笑道:“你想与娘说什么,说罢。”

沈腾却忽然扭捏起来,片刻方支吾道:“娘,我如今也已考完了,而且我有十足的把握,定能桂榜挂名,您能不能那个……早些时日打发媒人登门,向平老太太提亲去,反正早早晚晚,这事儿都是要办的……”话没说完,已是连耳根子都红透了。

沈夫人方才其实已约莫猜到儿子要与自己说什么了,不想怕什么来什么,儿子果然就与自己说了这事儿,她本就不豫的心也因此越发不豫了,还是想着儿子这会儿正高兴,不忍扫他的兴,好歹强忍住了,嗔道:“你自己都说这事儿早早晚晚都是要办的,早几日晚几日又有什么区别,你急什么?”

顿了顿,又道:“当日平老太太一心要等你放了榜后再过庚帖,可见是一心盼着你能高中的,等放了榜后我们再请媒人上门,岂非皆大欢喜?若是现在就打发人去,娘说句你不爱听的,指不定平老太太根本不会答应,我们又何必自取其辱呢?”

沈腾真心爱慕顾蕴,爱屋及乌连带对平老太太也极敬重,闻得母亲这话,想也不想便道:“平老太太不是这样的人,娘只管放心打发媒人去就是了,若不然当初她老人家也不会与姨母交换信物了。”

沈夫人却听不得这话,沉下脸来道:“你才见过平老太太几次,就敢断定她不是这样的人了?这些人情世故是娘懂的多,还是你懂的多,而且你让娘怎么去与平老太太说,说你有十足的把握,万一回头你偏运道不好名落孙山了……呸呸呸,看我都被你气糊涂了,胡说八道的什么,总之你不怕人家说你轻狂,我还怕呢,而且我们这般着急,也显得对人家太不尊重太没有诚意了,你就多等些时日又何妨?”

说得沈腾讷讷的,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片刻方道:“那但凭娘做主便是。”

沈夫人这才转嗔为喜,道:“你只放心罢,娘自有主张。不过你得先把当日平老太太给你的信物给我,我届时才好让媒人拿了登门提亲去,这也是应有的礼数。”

沈腾闻言,不疑有他,忙亲自去内室将当日平老太太回给他的玉佩取了来,打开匣盖双手呈给沈夫人:“娘,信物在这里了,您收好。”

沈夫人见那玉佩是上品中的上品,喜欢顾蕴时自然这便是平老太太的诚意,不喜欢了时便是平老太太知道自己的外孙女儿有问题,惟恐亲事有变,所以才会回这么贵重的玉佩了,不动声色的将其收好了递给贴身丫鬟后,方笑道:“那娘就先回去了,你且再歇歇,晚些时候你姨父回来了,再给你姨父姨母请个安去,娘明儿再过来瞧你。”

沈腾一一应了,一直将沈夫人送出院门外,才折回了屋里,倒是很想找借口去见顾蕴一面的,又怕回头沈夫人知道了,以为顾蕴轻浮不懂礼,自己的娘自己知道,历来喜欢的都是端庄贤淑却又不失主见的女子,至于自己妹妹何以会那般大大咧咧,则是天性如此,后天再如何培养也改变不了,就与二表妹一般。

想来想去,还是没忍住让贴身的小厮跑了一趟,给顾蕴送了一瓶子花蜜进去。

他倒是想送其他东西的,只一时间哪里有合适的,倒是这花蜜他自去年送过顾蕴一回后,估摸着顾蕴是喜欢,因为他有一次在祁夫人屋里见她时,闻见她身上的香味儿正是他前次送的那花蜜的,他之后再逢上有新奇精致的,便会忍不住买下来,如今也存了好几瓶子了,这次遂又挑了一瓶茉莉花香的。

还让小厮带了一句话:“腾虽不才,终不负所望。”告诉顾蕴,他考得很好,让她放心,想着她知道后,必定不知道怎生开心。

却不知道待顾蕴辗转收到他送的花蜜和带的话时,只有一个反应,那就是苦笑,她倒是希望沈表哥能高中,可那希望就跟她希望平讼平诤此番能高中时的心情是一样的,沈表哥的真心,终究只能错付了!

不过他既已有十足的把握能高中,看来也是时候该与他把话说清楚了。

沈夫人回到映雪轩后,却是一进屋便沉下了脸来,吩咐秦嬷嬷道:“我打算后日一早,便打发腾儿去一趟天津卫,你给安排一下他出行的车马和跟车的人。”

“是,夫人。”秦嬷嬷忙屈膝应了,方迟疑的问道:“夫人是打算将大少爷支走,好与姨夫人和平老太太摊牌了吗?”

沈夫人“嗯”了一声:“方才他还求我,就这几日便安排媒人登门提亲呢,可见对那顾四有多上心,我不先把他打发走了,谁知道回头会横生出什么枝节来,倒不如将他远远的支走,等他回来时,见木已成舟,自然也就闹腾不起来了。”

不待秦嬷嬷答话,又冷哼道:“你说顾四有什么好,骄横跋扈,心狠手辣,除了一张脸,她还有什么可取之处?可就凭着一张脸,已将腾儿迷得神魂颠倒,还没进门呢,已为了她不将我这个娘放在眼里了,等她真进了门,家里哪还能有我站的地儿,我届时是管教她也不是,三姐姐那般疼她,又是三姐姐做的大媒,不是白白坏了我们姐妹间的情分吗?可不管教也不是,长媳不好了,可是要为祸三代的!”

秦嬷嬷忙赔笑道:“夫人且别生气,大少爷还小呢,不过就是少年慕艾罢了,您慢慢的教他,待他再大些自然也就好了,何况以我们大少爷的人品才貌,什么样贤良淑德的大家闺秀挑不下,您就等着以后享清福罢!”

这话沈夫人爱听,脸上也终于有了一丝笑模样,道:“享福便罢了,只要他们兄妹都好好儿的,都别气我我便已经很知足了!”

到得掌灯时分,沈夫人的话便经季东亭之口,传到了慕衍耳里去,慕衍立时危险的眯起了眼睛,冷声问季东亭:“这次秋闱的主考官是谁?想法子走通他的路子,务必让那姓沈的名落孙山!”

那沈祁氏不就是仗着自己儿子出息,自以为儿子前途无量,所以敢那样嫌弃顾蕴吗,那他就让她儿子名落孙山,让她知道,自己的儿子其实什么都不是,看她还怎么得意得起来!

哼,还敢嫌弃他的人骄横跋扈,心狠手辣,除了一张脸,再无可取之处,那她儿子除了会念书,又会什么,跟小丫头拾鞋都不配,真是可恶至极!

季东亭的笑就僵在了脸上。

根本他们不必出手,顾四小姐与那姓沈的亲事便不成了,爷听到这样的消息不是应该高兴吗,怎么爷却气成了这样?难道是爷没听清楚他的话?

念头闪过,季东亭已说道:“爷,反正四小姐与那姓沈的亲事已经不成了,您管此番的主考官是谁,他又能不能中呢,不过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我们何必为他白费心力。倒是这次的事有了一次,就难保不会有二次,您可得抓紧时间早些将四小姐拿下,来个一劳永逸了……”

话没说完,已被慕衍冷冷打断:“我是在命令你,不是在与你商量,哼,爷的人,几时轮到一个无知蠢妇嫌弃了?”

季东亭闻言,摸了摸鼻子,总算明白自家爷原来是护短的毛病又犯了。

禁不住暗暗腹诽,您可真不好伺候,人家一心想娶四小姐您受不了,说什么也要把好事给人家搅黄了,人家觉得四小姐不好,不想求娶了,您一样受不了,觉得人家竟敢嫌弃四小姐,实在好大的胆子,您到底是要闹哪样呢?

不过想起上次彭太夫人算计顾蕴时,明明也是跟现在一样,真正得到好处的是他,他却依然怒不可遏,宁愿将已到嘴边的肥肉吐出去,也要坏了彭太夫人的事,还要让彭太夫人吃不了兜着走,季东亭便又释然了。

别说顾四小姐是他家爷心爱之人了,就算是他们这些下属,只要是他家爷的人,他都会护短到底,不然他们这些人又何至于对他那般忠心耿耿,恩情只是一部分,更重要的,还是被他的为人和行事作风所折服!

翌日,沈夫人果然在去看沈腾时,对他说了打算让他明日出发去天津卫的事,“……你也知道,我嫁给你父亲近二十年,除了那年你外祖母过五十大寿带着你们兄妹归宁过一次以外,便再未踏进过天津卫半步,如今眼见盛京离天津卫只得几日路程,可我却仍抽不出空去给你外祖母磕头请安,承欢她老人家膝下几日,我真是枉为人女。”

说着洒了几滴泪,才又道:“所以我打算让你明日便代我去一趟天津卫,一来如今还未放榜,你还有空闲时间,等到放了榜后,你既要拜见座师又要应酬同科,只怕再别想有一日清闲;二来你前阵子早起晚睡课业繁重,也累得狠了,整好可以趁此机会好生放松一下,等放了榜,你便又要为开了年的春闱做准备,到时候就真是想出去散淡也没那时间了。你见了你外祖母后,就说我这阵子委实不得空,等我忙过了这阵子,一定亲自回去给她老人家磕头。”

沈腾到底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再沉稳也有限,听得母亲的话,想着自己还没去过天津卫,免不得有几分心动,道:“天津卫离盛京路上快一些的话,也就五六日的时间,要不娘索性随了我一块儿去,外祖母见了您,一定会很高兴的,倒是我,上次三表弟满百日时,外祖母已见过我了,只怕她老人家更想见的还是您。”

沈夫人忙嗔道:“你当我不想去呢,我这阵子忙不过来是为了谁,还不都是为了你?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便先把你的事放下,随你一块儿去天津卫罢,横竖我是一点也不着急的。”

她不着急,沈腾却急了,忙道:“那娘还是留在盛京,我一个人去罢,我一定把您的话都带到,一定好生承欢外祖母膝下,您只管放一百二十个心。”

沈夫人这才笑了,见儿子笑得一脸的阳光灿烂,不免有一丝犹豫,回头等他知道了,也不知道得伤心多久?可转念一想,就顾四那个性子,真娶进了家门,将来还不定会把自家祸害成什么样,长痛不如短痛,还是趁早把这事儿解决的好!

等稍后见了祁夫人,沈夫人一样是这番说辞,祁夫人虽本能的嗅到了一丝不寻常,可想起妹妹的话实在挑不出半点破绽,且她这些日子待顾蕴也是可圈可点,也许已经想通了也未可知,也就没有再多想。

于是沈腾得以顺利的出了盛京城,快马加鞭赶去了天津卫。

他却不知道,他前日才离开盛京,自己的母亲后日便找到了祁夫人,请祁夫人与自己一块儿去一趟平府,“……当日腾儿年少无知,不知天高地厚,竟连平家老太太如此贵重的礼物都敢私自收下,也不怕折了他的福。他不知道这玉佩价值连城,冒昧的收下也就收下了,我这个当娘的既知道了,自然不能任他一直错下去,所以想请了三姐姐与我一块儿去平府一趟,将这枚玉佩退还给平老太太,只不知三姐姐多早晚得闲?”

看着榻上小几上装在匣子里的玉佩,祁夫人当即气得脸色发紫,两肋生疼。

敢情妹妹竟真打着不做这门亲事了的主意,难怪她要处心积虑的将腾哥儿支到天津卫去,这是知道腾哥儿对这门亲事有多看重,只要腾哥儿在一定会拼命阻止她,所以干脆来个先斩后奏呢!

祁夫人好半晌才强压下了满腔的怒火,哑声与沈夫人道:“九妹妹这话是怎么说的,明明就知道这块玉佩是当日平老太太答应将蕴姐儿许给腾哥儿回的信物,既已交换了信物,那这门亲事就算还没正式过庚帖下定,也已是板上钉钉了,你如今却轻描淡写一句话‘腾哥儿年少无知,不知平老太太的礼物如此贵重,就敢私下收下’即想把信物退回去,这不是等同于退婚是什么,九妹妹是打算置平家于何地,又至我这个一母同胞的姐姐于何地?”

虽说先前察觉到妹妹的意图时,祁夫人想得很硬气,大不了不结这门亲了便是,凭他们蕴姐儿的人品才貌,难道还找不下一门更好的亲事不成?

可这终究不过是一时的气话而已,沈腾这么好的夫婿人选,最难得的还是待顾蕴一片真心,祁夫人是真的不想让顾蕴错过了,在她看来,顾蕴打小儿已经够苦,到如今也是时候苦尽甘来了,别人纵再好,与顾蕴不合适,不是满心满眼只有顾蕴一个也白搭。

所以纵约莫猜到了妹妹心里的想法,祁夫人也一直装不知道,一直强忍着,说到底她仍在尽可能的往好的方面想,就算妹妹一时对蕴姐儿有几分偏见,看在自己这个亲姐姐的份儿上,难道就不能多包容一二吗?

只可惜事实证明,她实在太高估自己在妹妹心目中的分量了,而她这位九妹妹也一直没有变,表面看似温柔和煦,实则对身边的一切人和事都有极强的控制欲,只要她认为不好的,别人纵认为再好,也是不好,也休想她接受!

沈夫人面对姐姐的质问,却是淡淡一笑,道:“不过就是小孩子不懂事时的玩笑话罢了,怎么能当真呢?”只是说这话时她到底还是不无心虚的,所以说完便立时垂下眼睑,低头慢慢的喝起茶来。

祁夫人的脸色就越发青紫了,“小孩子不懂事的玩笑话?腾哥儿是小孩子,我也是小孩子,九妹妹自己也是小孩子吗,当初你给我写的信,我可都还原封不动的收着呢,九妹妹想出尔反尔背信弃义就明说,不必找这样那样的借口,反正‘仗义每多屠狗辈,无情总是读书人’,沈家书香世家,可不个个儿都是读书人吗!”

沈夫人被祁夫人骂得面上下不来,也铁青了脸,道:“我当日是把腾哥儿的亲事交由了三姐姐全权代办,那也是因为三姐姐在信上没口子的夸你们家四小姐怎样好怎样好,我想着三姐姐坑谁也不会坑自己的亲妹妹与亲外甥,这才会动心的。可事实呢,你们四小姐哪里与贤良淑德沾半点边儿了,交横跋扈不说,还心狠手辣,连自己的亲祖母都能下那样的毒手,我明儿要是不慎惹了她,她岂非连我这个做婆婆的也不会放过,我可与她没有半点血缘关系!”

喘一口气,不待祁夫人说话,又道:“还有她名下那么多产业,三姐姐为什么也不事先告诉我,三姐姐是惟恐我们沈家背不上贪图儿媳的名声,坏了百年的清誉是不是?既然话已说到这个地步,我也不怕告诉你,这门亲事我是决计不可能做了,三姐姐若是愿意同我一块儿去平府,我自然求之不得,三姐姐若是不愿意,我自己也不是找不到去平府的路,就不劳三姐姐大驾了!”

祁夫人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了,好半晌方喘着粗气道:“从那日那老虔婆说了那番话起,我就知道你心里已对蕴姐儿生了芥蒂,我想着蕴姐儿那么难能可贵的一个孩子,你多相处几日,自然就能发现她的好了,所以我巴巴的与你解释当年的事,半点不怕家丑外扬,就是不想让你错过一个这么好的儿媳妇,不想让腾哥儿抱憾终生!可你既然执迷不悟,非要棒打鸳鸯,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既是我自己系的铃,我自己解去,就不劳烦你了,回头我自会打发人将腾哥儿的玉佩与你送去,金嬷嬷,送客!”

金嬷嬷也早气得不行了,没见过这样坑自己亲姐姐的人,闻言立时上前生硬的说道:“三姨夫人,您请罢!”

祁夫人都也下逐客令了,沈夫人哪里还有脸再待下去,草草屈膝冲祁夫人行了一礼,便身姿笔挺的出去了。

------题外话------

表示从来没上过月票榜的人,实在很想上一下月票榜啊,哪怕一日游两日游三日游也成啊,好歹咱上过榜了,亲们,月初有票的,能否给瑜几张,满足一下瑜的心愿捏?感激不尽了,么么哒,O(∩_∩)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