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七十八章 紫极阵

许久后,王紫双脚着地,还没来得及看这是什么地方就听到头顶落下来的风声,双手一接,正好接到了毛茸茸的天心。

“呼呼甜心,我们这是到了哪里?”天心在王紫手里翻了个身,跳上王紫的肩膀问道。

“不知道,机关是你打开的。”

王紫摇头,刚才还以为天心猥亵人家塑像,没想到却是触动了机关,在看看周围,不同于上面的金碧辉煌,这里的光线很暗,但并不影响王紫观察,只是个不大的空间,空间内一目了然,并没什么独特的地方,唯一特币的,就只剩下当中立着的那个塑像了。

王紫走近了些去看,却见那个塑像与刚才外面的塑像是同一个女子,只是外面那个女子双手作托举状,而这个塑像是拈花状。

“小主人你在哪?”

“你没事吧?”

“王上你还好吧?”

正在这时,王紫的神识中传来几声急切的询问,是被挡在外面的青龙几人。

“没事,我应该在那个塑像下面,你们下不来吗?”王紫回答,不过想到机关在那女子的胸上,再想到他们要那么下来,王紫只一顿便又道:“你们别下来了,这里没什么,我想办法上去。”

“呵呵……刚才那个女子的塑像已经毁了,整个地下城堡也快毁了,你刚才掉进去的入口已经消失了,你尽快找找怎么出来。”

青龙忽然一笑,听着王紫后面那一句略带急切的话,似乎知道王紫在想什么,虽然刚才他的大多数注意力在简修文身上,但是也分出一部分精力注意着王紫,当然也看到了是因为天心踩到了那塑像女子的胸脯才触动了机关。

“什么?”

王紫惊讶,下意识的又看了一遭周围,四周的墙壁光滑,并没有明显的出口,而且既然上面的动静那么大,她这里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方才落下来的时候她也有留意,感觉上并没有掉落多远的距离啊。

“别耽误时间了,先找找你的地方有没有出口。”穷奇说道。

“嗯。”王紫点头道,起身绕着这个空间查看。

可又仔细观察了半晌之后,还是没有任何发现,完全密闭的空间,建造的人是怎么弄出来的?

“甜心,你听不到她跟你说话吗?”

天心忽然出声,一直看着甜心专心思考,天心不敢打断王紫,可是实在忍不住了,动了动尾巴,软软的毛发刷过王紫的脸颊,想引起她的注意力。

“什么?谁跟我说话?”王紫奇怪的问,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次的小误会,她觉得天心也怪怪的。

“就是那个塑像啊,那个女人在叫你。”天心委屈的说道,为什么甜心对他的话这么不在意啊,那个女人明明就在跟甜心说话,甜心不相信他吗?

“……天心,她叫我?为什么我没有听到?”

王紫看了看天心,又看了看那塑像,不是她不信,而是她没法信,那塑像分明一直都是一个表情,面目和善,姿态雍容,拈花浅笑,她一定没有看错,那个塑像是真真实实的塑像,不曾动过一下。

“呜呜甜心她真的在叫你,她叫了你好多声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你听不到,别人也听不到,刚才在外面就是她让我碰机关的,甜心你相信我!”

天心急了,委屈的声音都快哭了,他怎么知道为什么只有他能听到啊?

“好好天心你别哭,我相信你,那你问问她叫我干什么,再问问出口在哪里,我们好出去。”

见天心七色琉璃般的眼中弥漫了一层水雾,王紫赶紧说道,不管是不是真的都相信天心,又走近了记不,审视的去看那个塑像,微微摇了摇头,还是交给天心,看他怎么说。

“喂喂你为什么要让我和甜心到这里?出口在哪里?快点让我们出去!”

天心见王紫相信了他,稍稍放心,便很快昂起头来问那个塑像,语气不太好,毕竟是因为这个塑像他们才掉进来的,而且也是她故弄玄虚,害甜心刚才以为他说谎呢。

“……她说了什么?”安静了几秒,天心聚精会神地,好像真的是在听那个人说话,半晌,王紫忍不住问。

“甜心,你刚才从上面取下来的石头呢?”天心侧头问王紫。

“这个吗?”王紫很快便明白了天心所说的石头指的是什么,拿出五色石问他。

“你要这个石头干什么?难道要让我们还给你?”天心疑惑的问那个塑像,王紫看去,心想莫非那塑像在跟天心说要五色石?

“天心,她让你把五色石放在她手里。”

过了一会儿,天心有些犹豫的跟王紫说道,看着那闪闪发亮的五色石,因为它上面的光让这个空间都明明亮了许多,天心虽然不知道这个五色石是干什么用的,但他知道它对甜心一定很重要,要不然甜心也不会来这里找它了,可是现在这个塑像女人却要跟王紫拿回那个五色石,天心不确定是不是应该听那个塑像女人的。

“不然就没有出口吗?”

王紫若有所思的看了看五色石,这个五色石明明是陈列在外面的,要是为了归还,为什么一开始不放在这里,这个地方根本没有出口,进来的人便出不去,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了,五色石放在外面分明就是故意引人进来的。

“她说是的。”天心不知道王紫在想什么,只老老实实的翻译。

“好。”

王紫几乎没怎么思考就答应了,反倒是天心觉得不妥,想阻拦王紫,却见王紫已经把那个五色石放在了那塑像女子的手中,接着便退开几步,静静的看着那个塑像。

一开始并无变化,安静的持续了几分钟,在王紫渐渐生出怀疑的时候,却忽然感觉五色石上的能量有骤然变大的趋势,无形的能量自五色石中涌出,流进了那塑像体内,在那塑像身上飞窜至眉心处,紧接着一阵金光闪现,刺的人眼睛生疼,就连王紫都忍不住闭上眼睛抵挡。

而就在王紫闭上眼睛的一瞬间,一阵剧痛在脑海中炸开,好像生生的砸开了她的头颅,灌进去什么东西,王紫承受不住那瞬间的剧痛,砰的跪倒在地上。

“甜心!”天心只来得及惊惧万分的喊了一声,就被一道巨大的召唤力强行召唤回了王紫的心阙。

巨大的嗡鸣声在王紫的脑海中持续响起,好像一个炸雷在耳边响起,那失聪的感觉久久不去,更重要的是,在神识剧痛的时候,王紫身体的疼痛也在迅速的加剧着!

王紫试图站起来,可这样的想法只稍稍闪现就被身体的疼痛感夺去了,一种巨大的撕扯的力量,由内而外的发生,王紫顾不得疼痛,震惊不已,迅速的调动所有的能量控制自己的身体,可是不行!一切举动都徒劳无功,她竟然感觉到身体内所有的能量都好像在快速的从她的身体撕扯出去!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王紫简直无法相信,她苦练了不知多少岁月的灵力、巫元力、星魂力、佛陀灵力,就连魔力也在快速的流逝!而且不是简单的消耗,大有几分钟不到就能连根拔除的架势!

王紫在神识中唤着青龙的名字,还有九幽,还有穷奇,不知道着急之间都唤了些谁,可是一个人都没有回应她,她好像完全被外力支配了,她的神识通道联系不到任何人!

为什么会这样?!王紫跪在地上,身形不稳的用手撑着,感觉到瞬息之间自己体内的能量继续消耗殆尽,王紫怎么都无法相信,她的身体完全不由她支配,在过几秒钟,也许她就会变成一个一无所有的普通人,更或者,她的命都不一定能保住。

在剧痛和打击之下,王紫内心的巨大起伏过后,眼角微湿,竟忘了一直存在的疼痛感,自己的灵魂好像站在了另一个层面,那里安静而舒适。

她不知道忽然间想到了什么,似乎有前世三十年的追逐,似乎有母亲和父亲的影子,似乎还有很多人,他们轻笑着回头,无声的唤着她的名字,那笑容里充满了宠溺和毫不掩饰的爱意。

回首走过的这么多年,她收获了什么?妖魔两界吗?无人能比的天赋吗?她从未这样想过,她带着贫瘠的感情从死亡线上走回来,她想要找到让她活下去的依托,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认为只有父亲和母亲才是能让她活下去的温暖。

可中途她遇到了九幽,生死相随的陪伴,他为她接受了血族最残忍的传承,在遇到九幽之前,她从来都只信自己,在遇到九幽之后,她仍然如此,因为信九幽、就是在信她自己。

她遇到了慕千厷、李战、卫子谦、卫子楚,她偷偷的庆幸自己在重生的世界里遇到了同行的人,哪怕只是一小段路,她也走的开心,可他们偏偏一次次的舍生救她,他们的生命从此绞在一起,叫她如何能转身走开?

慕千厷,像一株长满刺的玫瑰,用满身的刺面对苍生,妖冶的花只为她一个人盛开。

李战,顶天立地的战神,明明戴着这世上最耀眼的光环,却独独愿意站在她的阴影之下。

卫子谦,定是人中仙,不沾尘缘,断了情丝,却遇到了她这个命中情劫,于是情由此生,独许她生生世世共繁华。

卫子楚,无忧无虑的开心果,却因为她习了一身武艺,吃了无尽苦头,面对她时却从来都是灿烂的笑,他一定知道,她喜欢那样的笑。

穷奇果然是聪明极了的凶兽,知道所有的事情都顺着她都心意去做,然后一点点的渗透她的信任,直到在合适的时机用行动告诉她,他也是可以为她赔上性命的人。

青龙总是笑脸迎人,顾全大局,胸怀颇广,但他一定是最狠的人,不然他怎么会想到早早就把逆鳞交给她,他也一定是最脆弱的人,他带着宿雨未完的使命而生,当天平无法平稳的时候,他选择了她,他承受了哪些煎熬他从不曾言说,他奸猾,却只是想在她心里留下更多的位置。

饕餮该是运气最好的人吧,那个自以为是霸道无比的饕餮,却出现在了她最脆弱的时候,攻心之术让她招架不住,可她却不悔,他把无尽的生命交给了她,她有数不尽的时间赢回来。

在她以为她会孤单的走完她的生命时,却没想到一路上收获了沉甸甸的爱,无处安放,只能收在心里妥帖保管,如果她今天真的就这样死去,她最害怕的是带不走这些爱,更放不下。

原来大千世界无数繁华,她不舍的只几人而已……

“噗……”

王紫口中吐出献血,虚脱的睁开眼睛,感觉身体无力的不像是她,看来她的好运、到此为止了吗?

王紫不甚清晰的视线看着地面上的血红流淌,蜿蜒成了诡异的形状,渐渐在她周身环绕,王紫似乎什么都没想,只是觉得眩晕,可渐渐的,眩晕的感觉消失,身体的力量也渐渐回归时,王紫才清醒的去观察怎么回事。

一看之下却是疑惑不已,却见自己的四周围绕着十几种巨大的能量,那十几种能量之间被阵法串联在一起,王紫却人的那些能量,分明是十系灵力、巫元力、星魂力、佛陀灵力、魔力,这十几种完全迥异的能量,却在阵法中做着不知道什么沟通。

更让王紫疑惑的是,这些能量分明就是她体内的消失的能量,怎么会悬空在这阵法中?这阵法又是哪里来的?

来不及王紫细想,只因那十几种能量忽然顺着阵法又快速的流进她的身体,跟离开时一样,进来时甚至更加汹涌!王紫不敢分心,只快速的接纳那些能量,头上汗如雨下,因为她隐隐觉得,这些能量不知道哪里发生了变化,让她一时有些掌控不了。

而在那些能量终于都回归王紫的身体时,王紫却有种压抑的感觉亟待爆发一样!就在王紫紧绷着身体疏导体内的能量时,神识中忽然飘出两幅卷轴。

一幅王紫再熟悉不过,是天极图,另一幅却在展开之时,那笔走游龙的三个大字着实让王紫震惊的久久无法作出反应,却见那卷轴上书:紫极阵!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