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七十七章 奴隶锁,最好的男人

“这个人要怎么处理?”南阙绕着那人转了一圈,转头问王紫,这么一个大活人要夹带走的话,挺费事儿的啊。

“……不知道,不能放开他,他会找死的。”王紫也有些愁,见那人的竟然闭上了眼睛,只是眉头还紧皱着,一副宁愿死也不愿意听几人说话的样子。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界面,培养出来这么多死士,还真是有点意思了。”穷奇说道。

“你们知道这是什么?你们是专程来抢夺这个五色石的?你们还有多少人来了凡间界?”

王紫走到那人面前,用了些摄魂在跟那人说话,可那人只睁开眼睛看了看王紫,就强迫自己又闭上了眼睛,面部的表情绷得紧紧的,即便神识遭受着巨大的压力,还是什么都不说。

“或许他听不懂?”青龙猜测。

“我看是不想说吧的。”穷奇冷笑。

“小公主,你把这个给他戴上。”九幽走到王紫面前,将一个红色的钢圈交给王紫。

“这是什么?给他?”王紫接过那钢圈,触手冰凉,不确定的又问九幽,要给那个敌人?

“对,这个是奴隶锁,小玩意儿。”

九幽点头,说着拿起王紫的手,放在自己的口中轻轻一咬,咬出一小点伤口,在那钢圈上滴入一滴血液,又把王紫的手含在嘴里,舌头一卷舔去了王紫受伤的血,暧昧的动作让王紫微微有些不自在,更让旁人看的眼红。

九幽帮助王紫念了咒语,示意王紫快点给那个人戴上,王紫反应过来,正好转移了方才的不自然,打开那钢圈准备给那人戴上,虽然那人被王紫定住了,也不知道九幽所说的奴隶锁是什么东西,但是九幽太强了,他直觉的他拿出来的东西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今天任务失败被王紫抓住也就罢了,要是再继续做出什么对不起圣子的事情,他将永远无法原谅自己,现在他连死都不行,这是他从未有过的失败。

那人用尽全部的意志控制自己的身体,拒绝带那个钢圈,但是还是被王紫轻而易举的套在了他的脖子上,却见那钢圈重新扣上之后,一阵红光闪现,只见那人被定住的身体猛的痉挛,接着剧烈的踌躇着,五官都扭曲在了一起。

浑身上下汗如雨下,虽裹着严严实实的黑布,却能清楚的看到汗湿的衣服,王紫看着那钢圈硬生生的穿过了那人的两条锁骨,钉在了那人的身体里,鲜血在黑以上晕开了一圈暗红的色泽。

过了很久,那人的疼痛似乎才渐渐缓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睁开眼复杂的看着王紫,有杀意,但更多但是痛苦,那痛苦似乎是来自他身体里的。

“小公主,你解开他身上的禁制。”九幽道。

“唔。”

王紫点头,没问为什么直接解开了对那人的钳制,可那个本该获得自由的人却‘砰’的跪在了王紫面前,而且是恭敬的双膝下跪,那人双拳紧握撑在地面上,路在外面的太阳穴突突地跳着,浑身的肌肉紧绷着,正在试图站起来,可是无论他用多大的力气,最终都只是失败的再度跪下,额头上的汗水滴答滴答的落在地面上,看不清那人眼中的神色。

“小公主想知道什么,现在可以问他了。”九幽又道,似乎一点都不意外那人现在的样子,只淡淡的看了一眼,便淡笑着跟王紫说。

“你知道这五色石的来源吗?你们还有多少人来了凡间界?”

王紫看了看九幽,其实她已经知道了那个奴隶锁是什么了,因为她能感受到对眼前跪着那人的控制,像是契约一样关系,但是比契约霸道许多,也绝对许多,完全是她单方面的控制。

“……五色、石是……界面、界面支柱的、的材料……我们、只有我们几个人……”

那人艰难的说着,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往出挤,他似乎在用尽力气阻止自己开口,可以一道无形的力量在控制着他,锁骨处火热的烫伤感,好像在一并炙烤着他的灵魂,这个时候,他竟然连自己的思维都控制不了,而在终于说完一句话之后,那人身体直直的向前扑去,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这家伙倒是有点本事,通常奴隶锁的控制可是绝对的,只要被上了奴隶锁的人就没有自己的思维了,这人竟然还能抵抗奴隶锁的控制,啧啧,这算是他跟奴隶锁打了个平手,晕死过去了。”

沃尔夫走过来踢了踢那人,啧啧的说道,在九幽的轻飘飘的眼神下认命的反手扛起了那人,你说你晕什么晕啊,就算你晕死过去该说的不也还是说了,就算有没说的,醒来不还是得说吗。

装死是不道德的好吗?最重要的你装死不要紧,还要害他扛一个老爷们!卧槽,沃尔夫心里不平衡的因子在疯狂的发酵着,真想现在把人扔下来暴打一顿。

“这真是……界面支柱的材料?”

王紫的注意力则很快转移到了五色石上面,惊讶的看着手中闪着五种光泽的石头,它内部蕴含的能量及其庞大,只是这么庞大的能量不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的,但若是用作锻造界面支柱的话……好像正合适!

“他不会说假话,除非他的消息也是假的。”

九幽从侧面给出了答案,这五色石应该的确是界面支柱的材料,那人意志虽强了一些,但也不可能逃过奴隶锁的约束,所以他说出来的一定是他知道的,他没有能力篡改。

“还真被小主人说对了,华夏的传说的确又一次成真了,这五色石虽不是补天之用,却是擎天之物,这比补天的作用来的大多了,有了这个,找界面支柱似乎就可以按图索骥了。”

青龙笑了笑,有些意外的看着那五色石,这个收获算是大了,本来他们只是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来这看看,却没想到收获这么大,如果寻找界面支柱是一张拼图,那么五色石的出现便是最大的那一部分,确定了主体部分,再拼凑别的拼图就可以事半功倍了。

“……他们对六界的事情如此清楚。”

王紫却并没有多少开心的样子,站起来看着被沃尔夫扛在肩上的那人,声音有些沉重的说道,其他人一顿,立刻便知道王紫想的是什么了,凡间界是六界内最薄弱的界面,也是最不引人注意的界面。

一块深藏不露的五色石,不知道在这沙漠埋藏了多久,他们虽找到了,却并不知道这五色石的来源,而对方却是清清楚楚,不得不说,对方要拿下六界的决心恐怕是可怕的,为此也许更是做了他们无法想象的铺垫,这张网,远比他们想象中的要大很多。

“可五色石现在在你手中,这盘棋才刚刚开始对弈,不管对方多么精通棋路,多么运筹帷幄,我的主人,你会乖乖的等着对方进攻吗?”

穷奇笑道,王紫向来不是别人能掌控得了的变数,她本身就是一个谜,就像这五色石,对方算准了从王紫手中抢夺回去,却最终不还是落得个赔了夫人又折兵?哦,应该是赔了奴隶又折兵。

“不会……我只是在想,丢了五色石,他们下一步会做什么?”

王紫摇头,今天抢夺的五色石的人的出现让她更清晰的认识到了敌人的存在,不再是之前神出鬼没的样子,对方神秘的面纱正在渐渐变得透明,这让她稍稍安心,知彼知己才能百战百胜,现在最起码是个好的开始,有交手才有了解,就怕对方一直藏着不出现。

王紫走到之前放着五色石的地方,那是一个女子的金身雕塑,古装扮相,却真有几分仙气,面目安详,看起来挺像传说中女娲的形象,她的双手高举,之前五色石就是托举在她的手中的。

“五色石既然是界面支柱的材料,那对方找五色石要么是为了找界面支柱,可能他们也并不清楚六个界面支柱全部的方位,要么是他们已经知道了界面支柱的方位,而在阻止王上发现的脚步,而这两种可能性、存在的几率一样大。”

南阙说道。

“南阙说的对,但若是第一种情况,对方为了快速找到界面支柱,继续盯着五色石显然是最快的办法,也就是说,他们会继续找小主人的麻烦,直到达到目的为止,若是第二种情况,他们更要加快速度阻止小主人,这么说来,之后我们可能要经常遭遇这些人了。”

青龙接着说道,并无多少忧虑,五色石到手相当于拿着一个天然的定位仪,对方的视线会快速的聚集到王紫身上,以后,他们确实是有的打了,不过这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在对方看来,是把王紫当作了目标,在王紫看来,是把五色石当作了诱饵,诱敌出山。

简修文从之前就静静的听着几人的对话,面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金丝边眼镜也遮住了他唯一波动的眼神,不知道他到底能不能听懂王紫他们在说什么,但是在这么复杂的人物关系之下,简修文并且插嘴去问,不知道是出于礼貌不该知道的不问,还是深藏不露却将一切了然于心。

倒是简修文多看了几眼王紫肩膀上的天心,一个满身华丽黑色皮毛的小动物,乖乖的站在王紫的肩膀上一动不动,长长的尾巴卷在王紫的脖子上,虽然懒洋洋的眯着眼镜,但是在方才王紫打斗中时这小家伙可精神的很,而他也分明看到了,那双圆溜溜的眼睛里分明是七种不同的色彩的。

虽然方才简修文也的没闲着,但是也不妨碍他抽空去观察王紫,刚开始她用的是灵力无疑,可后来忽然变成了别的能量,那能量表现的微弱但效果却惊人,虽然他没有见过,但是结合他所有的认知,再加上那只独特的灵兽,王紫用的怕是……巫术,而那只黑色皮毛的灵兽、多半是传说中的天心!

如果真如他所想的没错,那这一点的确是他不曾知道的。

“啊!妈的你敢砍我!”忽然,一声惨叫声响起,接着便是一声暴怒的呵斥,然后便是几声砰砰的枪响。

“你他妈就该死,你还敢对我开抢!”

然后不知道是谁也喊道,之后便是乱七八糟道枪响,也不知道是谁对谁开的抢,谁对谁下的手,方才还在震惊的看着高台上的王紫一行,现在却不知道为什么混战成了一团,而且场面中杀气越来越重,几十人渐渐扭打在一起。

在子弹打完之后,那些人拿起墙壁上挂着的宝剑就砍,混战越来越血腥,惹的王紫几人看去,却见所有人都发了疯似的逮着人就杀,不像是简单的恩怨,更像是失去了理智。

“这些人被控制了。”

青龙看了看四周,又注意看了看打斗中的众人,无一不是猩红着眼,面上不时闪过诡异的狞笑,理智出现的时间越来越短,渐渐的被完全控制,只知道不停的杀杀杀。

“修建这座城堡的人也真是怪,既然都塑了慈悲的道佛金身,却封印了邪恶的阴煞之力,凡人哪受得了这些阴煞之力的侵蚀,到最后还不是死光光的结果。”

南阙脸上露出些薄凉的笑,反正这些人的死活也不管他们什么事,有胆进来就要做好出不去的准备。

“我们也找找怎么出去罢。”

青龙收回视线说道,来时是沙漠里忽然出现的通道,可他们进来之后那通道就消失了,这回当然得自己找了,好像这个时候才想起了同行的简修文,青龙转身看向简修文,他既然知道进来的路,那出去的路知道吗?

“我也没进来过,不清楚。”简修文耸了耸肩,似乎知道青龙想问什么,便直说了。

“你似乎并不担心出去的问题。”青龙笑道。

“当然,我们一定会出去。”简修文很自然的说道,更自然的把他们归于一个团队。

“五色石也已经拿到手,你不好奇我们拿它何用吗?或者你根本就知道。”青龙又问,不知道简修文哪里来的自信,不过看他并无意外的样子,这个简修文身上似乎也藏了许多秘密。

“它并非我感兴趣的东西。”简修文道,一贯的自然,并没有把青龙的戒心放在眼里,他似乎很清楚自己要做的是什么,所以旁的他都可以不去在意。

“哦?你提供了这么重要的信息,还亲自跟来,我倒是好奇你感兴趣的是什么?”

青龙并未点到为止,这一次却是继续追问,他们刚才说的一切都没有回避简修文,虽然简修文是魔界之人,但也并非能完全信任之人,今天的事情过后,他们之间要么建立信任,要么、简修文必须忘了今天的一切。

“……当然是王紫,我以为青龙你能看得出来呢。”

简修文透过金丝边眼镜看了青龙两秒钟,才缓缓的无声的笑了笑,微微低头顿了顿,才抬起头继续说道,仍然是理所当然的语调,但是这话、却不是在场的人都喜欢的。

简修文心中好笑的感受着几人传递过来的不善,那是一种下意识的排斥,若是他不说刚才那句话,其他几人或许会当他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可这话说出之后,他们对他的敌意便是毫无理由了,谁让他感兴趣的人是王紫,而王紫又是他们共同的宝贝呢。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

在既然不善的气息逼迫之下,简修文从容的站着,双手插兜,竟然挑衅似的又加了一句,如果一个人够聪明,就应该知道现在要悬崖勒马的,可他却偏偏在踩了猫尾巴之后又使劲儿碾了一下。

简修文嘴角带笑,碎发正好落在镜框上面,以往的简修文略带boss的严肃感,既然见过几次他都是公事公办,别的不多说一句,此时的简修文那却突兀的多了几分邪气,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来,那尖削的下巴略带阴柔,趁着那抹笑意更加意味深长。

“呵呵,喜欢我家主人的人多了去了,也不差你一个大放厥词的人,更不缺狼狈败北的人。”

空气似乎凝固了几秒,穷奇缓缓的笑了,虽是笑,但拍在简修文肩膀上的手却是每一下都能拍碎一身骨头的力道,只是被简修文不着痕迹的化解了。

“说的是,她那么好,必然要最好的男人来配。”

简修文竟然赞同的点点头,在穷奇的手拿开之后,简修文看了看自己的肩膀处,虽然并没有痕迹,但是他总觉的脏了,可他不能去清理,毕竟,他现在还不能给任何一个人留下不能翻身的印象,真是苦恼。

“你自我感觉不错啊。”穷奇挑眉,还真有些高看这个契而不舍的简修文了。

“我尊重事实。”简修文一副‘你过奖了’的表情,谦虚的说道,实则他这话分明就是自我感觉超好的,他的意思便是:‘他尊重事实,而事实就是、他是最好的男人,配王紫正好’。

“既然这样,你是谁,你的目的是什么,你都知道些什么,你该明白我想听到的是什么,说说呗。”穷奇抱着双臂站着,不跟简修文继续贫,反正他必须要先确定简修文的身份,如若不然,今天肯定不能轻易放过他的。

“怎么,过河拆桥啊?”

简修文哪里看不出青龙和穷奇的意思,好笑的问道,似乎并没有怕的意思,穷奇则耸了耸肩,表示确实如此,承认的也毫无压力,反正都是一群唯我独尊的大爷,要比谁更无耻,恐怕分不出胜负了。

“虽然迟早会说,但是不同的时候说确实存在区别,所以我,不、能、说。”

简修文略带无奈的说道,即便在他说完之后气氛有些紧张起来,简修文仍然无动于衷,那样子好像在说,就算动手他也不会改口。

“那好啊,就像他一样,上个链子把你绑在这儿,你想什么时候说都可以。”穷奇点头,指了指沃尔夫扛着的黑衣人,提出一个自认为很有建设性的意见,笑着说道。

“此言差矣,我可比他听话多了,这种控制的办法,还是留给别人吧。”简修文摇着头说道,敬酒不吃罚酒也不吃。

“你听话、我怎么没看出来……”

穷奇勾了勾唇角,说着拳头一紧,迸发出破人的能量,威压猛的逼向简修文,显然二人之间不能和谈下去了,简修文放在口袋中的手也握紧了拳头,运气抵抗,劲风吹起碎发,露出两道飞扬入鬓的修眉,锋利却也带着柔色,凌厉和阴柔奇异的融合在一起。

王紫听着几人你来我往对话,并没在意简修文说的,她当然赞成青龙和九幽的想法,对付一个身份神秘却还对他们抱有很强的好奇心的人,当然不能放任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甜心!”

似乎被身后对抗的气息惊醒了,天心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舔了舔王紫的耳朵,睁开眼睛便看到一个金身的女子塑像,天心七色琉璃一般的眼镜在那女子身上转了好几圈,忽然眼中露出奇怪的神色,唤了王紫一声,但是王紫并没有注意他。

“甜心你看!”

天心动了动尾巴,动作轻柔动把王紫的头转过来,在感受到天心的坚持后王紫也不看那边了,回过头来看天心,正要问他怎么了,却见天心支起了身体,两只后脚踩在王紫肩膀上,两只前脚却踩在了那塑像女子的、胸上。

“甜心!”

王紫满脸黑线的看着猥亵人家塑像的天心,而且天心那七色瞳孔中似乎还好开心的样子,兴奋的叫她,王紫无语,不知道天心是怎么学坏的,一定是来到凡间界后电视看太多了。

王紫伸手,正要把天心抓回来时,却忽然感觉面前的塑像移动起来!就在她刚刚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体已经不由自主的离开了地面,失重的身体快速的下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