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08章:到底是谁?

众人在莫名中继续听着哪个万分不幸之人,无父无母,变成了小偷混混……

“十六岁因伤人被关进监狱,直到二十六岁才出来,二十八岁遇到好运,一夜暴富,三十岁结婚,但直到四十岁都无一子女,到四十三岁,情人才给生下一个私生女,四十四岁,染上赌毒,没有多久,本是巨大的财富变成了一无所有,而今年他刚好四十五岁,这位先生,你说说这个人是谁呢?”萧摇淡淡的问道。

众人越听则是越有趣,童大小姐说的这些明显是对着眼前这个中年男人说的,难道她说的那个人就是这个男人的经历吗?

萧摇的话音一落,本是双手握拳,青筋暴起隐忍状的中年男人,突然浑身颤抖起来。

他哆了哆嘴,震惊的问道,“你,你,你怎么会知道这些的?”自从他发家又娶了

啊,真是他啊!众人呼道。

然后,又有一个疑惑出来,童大小姐是怎么知道的?难道她对这个男人很熟悉?只是她又为何突然说这些呢?

不过,很快有人就反应过来了。

对了,这个男人之前说过,他来这里的本意就是想要拍下断续膏的,是因为他有个瘫痪在床的儿子。

可是,如果童大小姐说的他没有儿子,只有一个私生女,还且现在还是一个穷光蛋,都是事实的话,那他哪来的钱拍下天价的断续膏,还给他那个没有儿子的儿子身上用啊?他这是想要干吗?

萧摇看着他,冷笑道,“我不仅知道你的过去,我还知道你的未来。你今天之后就会有一场牢狱之灾,三天后,你的情人会把你剩余的钱财全部卷走,然后与她的情人及与情人的女儿一起私奔。你呢,三个月后,则会死于自杀。”

呵,这话说的也太吓人了吧。牢狱、情人私奔、女儿不是女儿,自杀,而且还说的是将来之事,这不会是童大小姐胡编乱造的吧?

那个中年人听到今天就牢狱之时,心里就已经惊慌不已,听到情人私奔,则是愤怒不已,可在说到自杀时,则是恐惧不已。

但也因这话,恼怒了。

“童大小姐,我和你有何冤仇,竟然如此的诅咒我,陷害我?”中年男人怒气冲天的质问道。这话他是根本就不会相信,但还是会愤怒。

对呀,这童大小姐为什么突然针对他呀?还有童大小姐,到底是怎么知道将来要发生的一切?会不会就是童大小姐主使这一切的发生?

看热闹的人是各种猜测,各种脑补。

只是萧摇冷笑的看着中年男人,气势凌厉的说道,“有句话,叫不做死便不会死。”也再没有向其他宾客解释什么。

随后萧摇叫着两个工作人员,说道,“你们看住他们两个,在断续膏确认丢失之前,绝不能让他们离开拍卖会场。”

萧摇这一举动让所有人都意外。

童大小姐这样的举动,以前之人这两人言行之间的漏洞,是不是表示断续膏的失踪,与他们有关?

“凭什么?”中年男人突然对着萧摇大吼道,“我来这里是作为拍卖客人的,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凭什么把我当作犯人一样监视?我又不是犯人。”

“萧摇,你这是干什么?”那个胖女人也是尖叫起来,“我也只是无意中知道断续膏被偷了的,可现在你让人监视我,是怎么回事?难道怀疑断续膏是我偷的吗?我从到这会场,都没离开过一步,我怎么偷啊?还有断续膏是这么好偷的吗?你这是非法囚禁人身自由如果不给我一个交代,我会让香江市所有人知道,童大小姐是个不尊重长辈,仗势欺人的纨绔千金。哼,以你这样人品,我还不屑跟人竞抢断续膏。我不拍了,我要离开。”说完,就拿起来一个普通包要打算立即离开。

这人表面是对萧摇无故的监视的愤怒及控诉,实则内心深处则是极其的害怕与不安。她现在不确定萧摇是否真发现了什么,还是故意要炸他们,让他们自己暴露身份。可是以她们现在的形势,对他们很不利,所以他们要尽快离开才行,反正目的不已经达到。

除了萧摇,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这个女人如机关枪一样,噼里啪啦的为自已“伸冤”。虽是爆发户,看来人还是很聪明的,按理来说刚才接电话时,就算接到某个电话,也不应该猛然大叫起来吧。可是事情怪就怪在,她好像很是刻意要所有人知道,断续膏的失踪似的。

对了,就是刻意。很多人都似乎想通了。

萧摇看着她惊慌失措的想要转移大家的注意力,然而,来这里的人可不是笨蛋,被她三言两语就误导。相反,她越是这样装作气势十足的辩解,越是会让人疑惑。

萧摇冷冷的说道,“在断续膏被偷之事没有查出来之前,你们两个别想离开会场一步。”

然后望了望四周,凌声的说道,“我是萧摇,断续膏的配制之人。离开拍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希望大家不要受到任何人的蛊惑,偏听偏信。断续膏有没有被偷,我不知道。但是薛玉凝是我师姐,她现在确实有事,不能前来解释,请大家谅解。再就是如果断续膏真被盗了,那我萧摇再此向大家承诺,继续竞拍,随后我萧摇会派人把断续膏送上门,在费用上再优惠10%,以补偿大家的损失,大家认为如何?”

这话一落下,所有人都像是被炸开了锅一样。

萧摇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的意思是不是就算丢了这五瓶断续膏,她还会在继续配制五瓶?那这样一来,断续膏偷不偷也不关他们的事,就算现在无实物断续膏,还可继续竞买,过不了多久,断续膏还是会上门的。

不过,有人狐疑的问道,“童大小姐,那补上的断续膏功效不会减吧?”据说要配制断续膏的材质稀缺,谁知道后面补上会不会缺量少质的。

萧摇听到有人质疑她的人格,立马释放浑身的凌厉气势,冷厉的说道,“我萧摇虽只有十六岁,可也是一个明辨是非,光明正大之人,更何苦我又不缺钱,我为何要做打自己嘴巴的之事。至于今天拍下断续膏,家里有患者的之人,可以立马接到香江来,我会在三天后集体医治。”这样一来,看谁在质疑。

萧摇所站位置的宾客,在上流圈子中,都是只有一些钱或权中,身份地位都是下层之人,因此在素质修养上都比起那些真正有身份地位之人,可是差了不是一截半截而已。

从这个女人尖叫,再到这个中年男人的吵闹,跟风稍乱吵闹的都是这些人。而前面的那些贵客,就算听到断续膏被偷,也依然有谦逊有礼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或者也是趁次机会洽谈一些业务之类的。

萧摇说了这些之后,再一次吩咐工作人员,看作这一男一女别让他们离开,不就径直走向藏宝仓库。其实他俩都暗暗被萧摇点了不动穴及哑穴,就算没有看住也行,不过萧摇总得做一个表面举动吧。

萧摇做的动作虽然隐秘,然而有个人却一直注意着一举一动,所以她点穴的动作却被他收入眼帘。

萧摇走到藏宝仓库走廊,就看到薛玉凝神色焦急,对着一名工作人员嘱咐什么。

“师姐。”萧摇走过来喊道。

“摇儿师妹,你过来了。”薛玉凝带着愧疚及焦急说道,“摇儿,是不是听说断续膏被盗之事。”

萧摇点了点头,“嗯,刚刚会场在大吵着说断续膏被盗之事,不过,现在已经被我安抚下来了。”

薛玉凝虽一直在处理寻找断续膏之事,但会场上发生的事,自会有人过来向她汇报。只是,开拍即将开始,她必须处理好一切后续事务。

“摇儿,对不起,断续膏竟然被我弄丢了。”薛玉凝十分惭愧的道歉。毕竟断续膏是摇儿亲自交到她手上的,她是她亲自放进仓库的,可是怎么就突然被人偷了呢。

萧摇说道,“师姐,现在找东西要紧,带我去看一下放东西的仓库。”

薛玉凝点了点,转身打开藏宝仓库的三道门。

藏宝仓库空间很大,一进去,入眼的就是一张张1米2左右的棕红色木质撑角,而上面却是四方的透明玻璃柜,柜子里放置的就是各个宝物。在右边靠墙的是三层青蓝色的保险柜,柜子里放置的当然也是各个宝物。

“摇儿,这里就是放置断续膏的保险柜。”薛玉凝指着18号保险柜说道,“仓库的三道门的钥匙,分别在我姥爷,我及另外一人身上,保险柜都是上了密码的,那人到底是如何打开并进入到仓库的?还有让我十人惊讶的是,那人既然能从保险柜里偷断续膏,那么仓库的其他宝物,他应该一点都不费力的偷走才是,然而让人奇怪的是,他只偷了断续膏,还留下了字条。”薛玉凝把手上的字条给了萧摇看。

萧摇接过字条,上面是白纸黑字写着:罗刹帮借用

如果罗刹帮不是萧摇,就凭这几个字,她还真会以会真是罗刹帮盗用了呢。只是,罗刹帮根本就不缺断续膏,用得着盗窃这里的吗。当然了这是罗刹帮高层的机密。

萧摇用透视扫视了整个仓库,然后在发现某个角落里的东西时,她心中已经有数,到底是谁偷了断续膏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