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127 小试

罪其一,任用匪人;鲁直在修建虹县段堤坝之时,曾将堤坝转包给漕帮的二当家,此后,虹县段堤坝修建,石料,木材,砂砾等材料全部都有漕帮全权负责,此项证据,有虹县县令岑志平为证,在他家中还有当时鲁直亲笔写给他的手书一封!

罪其二,阻抑言路;鲁直在任凤阳巡抚一职时,曾有多处官员针对于凤阳境内的民生建设上疏表议,皇陵溃堤后也有众人多官员上奏疏陈情,可无一例外所有的奏疏皆被鲁直阻拦,此一罪有泗州知府作证!

其罪三,贪污贿赂;堤坝修建期间,鲁直曾收取漕帮白银数十万两,凤阳连续两届乡试,鲁直曾公然欠点三甲,收取贿赂……此事由泗州同知陈,金二位大人作证!

其罪四……

如此罪责共十二条,大理寺的监牢中,鲁直气的将严安誊出来的奏疏撕扯的粉碎,他三十几岁高中,为官几十载,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待遇,竟然还是一群人指证他!

他望着送奏疏来的人,问道:“洪先生!”此人是严安府中的幕僚,“老大人如何说,这些罪名都是欲加之词,下官是清清白白的啊!”

“此事老大人心中有数,他让我将此奏疏誊来给你,为的是给你提个醒,免得到时候被人陷害了还蒙在鼓里一无所知。”洪先生说完,顿了顿又道,“你好生歇着吧,老大人的意思,估摸着要将你提早送去辽东,把这事儿结了!”

鲁直点着头,只要他人走了,那些人就拿他没有办法了吧。

“好,好!”鲁直回道,“还有一事,此奏疏没有进西苑吧?圣上可曾知晓,大理寺不会再翻案重审吧?”

洪先生安抚的道:“在下来的时候,老大人已经去西苑了,此奏疏断不会进入西苑入得龙案!”圣上鲜少亲自看奏疏,大部分朝事都是内阁处理好送入宫中,再由秉笔太监批红送入西苑,最后到底圣上看不看那全凭运气了!

鲁直朝洪先生行了大礼:“先生劳苦,改日等鲁某东山再起,定当厚报大恩。”

洪先生道:“不敢,不敢!”临去前又提醒了一句,“那五个人,你留心一点。”大步而去。

鲁直握着手里的废纸,紧紧攥着愤恨不已!

严安从无逸殿出来,在路上碰见了秉笔太监张澜,张澜生的清瘦皮肤略黑,鼻梁端直眉头间有道深深的川字纹,走路时垂着头但步履极快,所以严安一眼便认出他来,笑道:“张公公这是要去万寿宫?”

“严阁老!”张澜抱拳笑道,“杂家正是要去万寿宫,您这是从无逸殿出来?杂家记得今儿不是您当值西苑吧?”西苑中早年建了无逸殿,原是圣上为让后人知稼轩艰难而建的,里面有农田菜园和农家的屋舍,名唤无逸殿。

“壬寅之乱”后圣上搬到西苑的仁寿宫居住,又因圣上笃信道教,所以需要大量的青词,如此在西苑之中便要长期有擅青词的官员值宿,无逸殿就变成了值宿之处,包括几位近臣和内阁的阁老们也轮班在西苑值宿,再后来因为严阁老值宿的房间是西厢房,冬冷夏热环境不好,圣上就特意为他在无逸殿东面重建了个宫殿,虽仍在无逸殿的范畴内,但比起无逸殿来东面这一片就要奢华许多。

张澜特意问严安是不是从无逸殿出来,典故便是在此,倒有些讥讽之意!

严安仿佛没有察觉似的,笑着道:“老夫一年中有三百日住在那边,是不是当值又何妨。”又道,“说起来不怕你笑话,我这就算是回家了,也睡不着,反而在无逸殿睡的更熟一些!”

张澜哈哈一笑,道:“阁老为国操劳,真乃大周百姓之福啊!”话落,他甩了拂尘,“杂家还有要事回禀圣上,阁老可要同行?”

“您先请!”严安负手目送张澜而去,随后他跺着步子慢条斯理的进了万寿宫,这里原名为仁寿宫,自从陶然之进西苑圣上开始炼丹后,仁寿宫就变成万寿宫了,严安进了前殿,有小内侍殷勤的迎上来,恭敬的道,“老大人来了,圣上方才还问起您呢。”

“哦?”严安顿了步子,问道,“圣上现在何处?”

小内侍笑眯眯的答道:“正由蔡五爷,张真人陪同着与宋司正对弈呢,这已经是第二局了,圣上已是胜了一局,若再赢一局宋司正可就输了。他这回拿青词作赌呢,若是输了回去就要帮着圣上写一份千字的青词供奉上仙……”

宋九歌写清辞?严安眉头一皱,问道:“我记得宋大人不擅于此吧,为何今日以此做赌?”宋九歌以前从未写过,在西苑也至多陪圣上下下棋说说话而已。

小内侍凑趣的道:“那倒是,这大周朝青词攥写若有人敢论第一,非老大人您莫属,宋司正大约是想着博圣上一乐吧,您不凡去瞧瞧,这会儿约莫已经分出胜负了。”

“嗯!”严安漫步穿过金碧辉煌的前殿到了后殿,果然就看到院中伺立了好些人,蔡彰,张茂省,陶然之以及张澜等人都在侧,而圣上正与宋九歌全神贯注的望着面前的棋局,他故意放重了步子,引得观棋的人都纷纷朝他看来,一个个躬身行礼,严安摆了手上前向圣上行礼,圣上兴致很好的招手道,“怀中,你来的正好,这盘棋我可险的很,你来瞧瞧!”

严安应是上前,看了眼垂目正落棋的宋弈,见他面色平静一副全力以赴的样子,他视线一转就去研究棋局,看了一刻便指着其中一点和圣上道:“前有虎狼,后追兵,圣上想突出重围,恐怕只有此路可通了。”

“朕也是如此想的。”圣上抚掌道,“就怕九歌还有后手!”说完,犹豫的到底要不要落棋,严安就道,“宋司正开拓僵野,若是改为防守,这局他必输无疑,圣上大可放心落棋!”他说的笃定并非是相信宋弈没有后手,而是知道宋弈不敢再有后手。

“好!”圣上听着觉得有道理,手中的棋便落在严安所指之处,随即他抬头看着宋弈,就笑道,“此局你若输了,可不许再偷懒耍赖,朕不见上等货色,绝不轻饶了你。”

“宋大人好险!”蔡彰哈哈一笑,大有看热闹的架势,起哄道,“您这素来不擅青词的人,这会可是栽在神仙手中了。”他的话一落,张茂省颔首道,“圣上的棋艺就是那神仙也不敢相比的,那年我在梦中与天上老君对弈,还胜了他一局半,可见神仙的棋艺远不如圣上!”

圣上哈哈大笑,指着张茂省和陶然之道:“陶真人你可不如张真人,他还在梦中和太上老君对弈,改日你也做一个梦试试,再邀朕进你的梦里与老君对弈一番,验证一下到底是真龙天子的棋艺更高一筹,还是老君的厉害!”

陶然之冷冷的觑了张茂省一眼,尴尬的笑道:“圣上棋艺天下无人能及,老君定当不是您的对手。”

圣上越发的高兴,就和严安道:“朕倒是忘了问了,怀中来此是为何事?”

“倒没有要事,内阁的奏章已处理完毕,微臣惦念圣上便又不知不觉回了西苑!”他说着弓腰立在圣上跟前,亲自提壶续茶,“这日头出来了,您要不要移去殿中?”

圣上摆手,回道:“难得今日兴致好,得了一个张茂省,还能将宋司正一军,朕就是晒着点也高兴。”

众人附和着哈哈大笑!

“咦!”圣上见宋弈还未落棋,就奇怪的道,“你这棋何时才能落,朕可从未见你如此犹豫!”

严安就笑着道:“可见宋司正是怕了那青词,才会心事重重犹豫不决!”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老大人说的是。”就见宋弈面不改色,朝圣上抱拳道,“这一局微臣只怕又输了!”他一副惭愧的样子,“微臣现在就去写!”

圣上一愣,更加的愉悦起来,拉着严安道:“怀中果然是朕的福将,你一来朕就定了胜负!”话落,又和宋弈道,“不着急写,朕还有事和你说,等说完你再去写也不迟。”

宋弈起身应是,圣上就率先起了身,张澜立刻上前扶了他,圣上一愣好似才看到张澜,问道:“今儿可真是热闹,你这么也有空来?”

“奴婢和严阁老一样,这半日不见圣颜,心里就觉得空落落的。”张澜笑容满面,“这会儿心里踏实了,奴婢再待会儿偷个懒就回去接着办事儿。”他原是有事要奏,可这里这么多人,圣上是不可能把人都遣走的,他还不如就此收住,再另找机会。

圣上大悦,笑道:“好,好,那朕就成全你,今儿就待在这里陪着朕。”说着进了内殿在龙案后坐了下来,摆手道,“你们也坐吧!”

众人按官位落座。

宋弈端了茶浅浅的喝了一口,视线在严安面上一转。

“近些日子朕与陶真人反省了一番,几次炼丹未有大成,只怕和鼎炉的不当有着必然关系,恰好九歌也令朕如醍醐灌顶。所以,朕打算造一座鼎炉,就仿造太上老君的那只打造,想必定有所得。”他望着张茂省,又道,“张真人有点石成金的本事,上午朕已经见识过了,此番鼎炉的银两之事朕就全权托付给他,他也承诺一月之内进献朕文银十万两,有了这十万两,朕的鼎炉可就不用愁了。”圣上对张茂省有种相识恨晚的怜惜感,若是早些有这样的人物在身边,他当初建造祭台时,也不用和户部置气一番!

自己的钱自己花还要看别人的脸色,若非为大局考虑,那些不识好歹的,他是一个都不想留!

“恭喜圣上!”严安立刻站了起来,向圣上道贺,“如张真人这样的人才,可真是至宝,乃天下幸事百姓之福气啊!”

守在一边的张澜忍不住撇开目光,对严安这种睁着眼睛溜须拍马说瞎话的样子实在看不下去!

不过,张澜看不下去但是圣上素来吃这一套,他笑着点头道:“等朕拿到这十万两,定要将户部,将内务府那班扣着钱袋子不松手的人拉过来瞧瞧,没有他们朕一样能办的成大事!”

严安立刻点头应是。

“九歌!”圣上话锋一转,问道,“你今儿怎么反倒沉默了,不会还在想青词的事吧?”

宋弈放了茶盅拱手回道:“不瞒圣上,微臣确实在绞尽脑汁想此事。”他说着看向严安,道,“微臣这笔法远不如严阁老,实在不敢班门弄斧!”

“就算写的不好,朕也绝不会怪罪与你。”圣上心情好,非常的好说话,严安闻言,眼睛一转,就道,“这么说,今儿在做各位可都是身负重任,依微臣看,不如关了西苑的门,咱们来一场小小的比试,看这一下午的时间,谁能将手里的事情处理妥当!”

这个赌还真是无聊,不过因为是严安提出来的,没有人敢反对,就连蔡彰也似笑非笑起哄说此提议大为有趣!

“赌什么。”圣上摆着手道,“朕看不如趁着这会儿大家兴致都好,一起随朕去丹房研究研究鼎炉吧,若鼎炉制成,朕的丹房也要重建,若不然就显的拥挤了些!”他说着就起身往里面走,大家应着是就跟着圣上移去了后殿的丹房。

“老大人!”方才在前殿服侍的小内侍跑了过来,偷偷扯了扯严安的袖袍和他道,“夏阁老来了!”

老匹夫,定然是为奏疏而来,严安冷哼一声,道:“就说圣上正忙着,让他候着!”话落,拂袖进了丹房!

小内侍就满脸的为难,严阁老不能得罪,夏阁老也不能得罪啊,他哪里有胆子去让夏阁老在外头等着,他转身要走正看见宋司正从里头出来,他顿时笑着道:“宋大人这是要回去了?”

“倒也不是。”他面色和煦语气柔和的道,“圣上要绘制鼎炉,我这青词怎么也绕不过去,我这拖着也不是办法,还是早日写出来的好!”说着很客气的朝小内侍点了点头大步朝外走。

西苑的内侍都很喜欢宋司正,他不但为人宽厚好说话,出手也大方的很,而且在圣上面前走动这么久,就连严阁老都被圣上训斥过几次,但宋司正却一次都没有,可见他为人处事的聪明周到。

“宋司正留步!”小内侍加快了步子跟了过去,宋弈停了步子,微微一笑,道,“邰公公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小内侍就压低了声音道,“夏阁老在外头候着呢,可圣上这会儿正忙着,肯定无心议事,您说奴婢该怎么办才好。”

宋弈一怔,就诚恳的道:“夏阁老说的是正事,若是耽误了正事,你几个脑袋也保不住。”他说着微顿,又犹豫的道,“可这会儿圣上确实没有空。我看你不如请他去养心殿等着,一会儿圣上应该会去养心殿,就算不去你也可以适时的提醒一下。”

小内侍眼睛一亮,拱手道:“多亏宋司正提醒,奴婢这就引夏阁老去养心殿喝茶!”

宋弈微笑着目送小内侍离开,他自己则去了偏殿……有人奉上笔墨,他便露出一副苦思冥想的样子,坐在书案正正经经的奋笔疾书,直到过了午膳时间,圣上一行人才出来,左右不见宋弈,圣上问道:“宋司正人呢?”

“宋司正在养心殿候着呢,说是写好了又不敢进去打扰,就提前去养心殿候着圣驾了!”邰公公满脸的笑容,等着圣上移驾养心殿,果然,圣上就笑着道,“那朕就去养心殿!”话落,负手而去!

严安凝眉问邰公公:“夏堰何处?”

“奴婢不知。”邰公公不敢抬头,笑着道,“约莫是回去了?”

严安没说话,跟着圣上就去了养心殿,一进门他就看到了宋弈正和夏堰一人一边的板坐着,也没有人说话,里头安静的落针可闻……朝中谁都知道宋九歌脾气上来时就是个愣头青,谁的面子也不给的,所以,即便他和薛致远成了姻亲,但和夏堰的关系还是和从前一样,一见面脸就先冷三分!

他拧眉进去,圣上见到夏堰在也觉得有些奇怪,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没有让人去通禀一声!”

“圣上正忙着,老臣不敢打扰,等一等也无妨!”夏堰恭恭敬敬的行礼,圣上就问道,“那你来是为何事?”

夏堰说着上前一步就要说话,严安当即就打断了他的话,道:“夏阁老手里拿的什么?您不会是打算将那种乱七八糟的奏疏拿来给圣上看吧?”话落一顿,看向张澜,“这奏疏张公公可过批过了?”

张澜还真没有,但是他却知道里头写的是什么,不由犹豫的没有吱声。

“什么奏疏?”圣上听的糊涂,望着严安,严安就笑着答道,“是凤阳押解进京的几位官员上的奏疏,为了给自己开脱罪名,又写了鲁直的十二道罪状,臣这里也有誊写的一份,圣上您要不要过目?”他说着当着夏堰的面,就将誊出来的那份递给去张澜。

张澜看了夏堰一眼接过在手里,又开了奏疏飞快的扫了一眼里头的内容,心头一震……里面的内容明显被修改过来了,难怪严怀中要在夏阁老之前将奏疏给圣上过目。

若是圣上看了这份修改过的,定然不会再去看夏阁老手中的那份,到时候这份奏疏也就失去它原本的意义了。

张澜迟疑的将奏疏摆在了龙案上。

夏堰不用想也知道夏阁老使的是什么伎俩,他气的不行,立刻上前一步道:“圣上,既有原本又何必看誊写的。”说着就将奏疏也递给了张澜!

圣上已经开始看严安的那份誊写的奏疏了。

张澜总不能把圣上面前的硬撤下来吧,他也没有这个胆子……

就在这时,宋弈忽然咳嗽了一声了,张澜朝他看去忽然就想到了什么,立刻就道:“宋大人的青词写好了?”

“是!”宋弈有些羞于出手的样子,“难登大雅,张公公可别提了!”

张澜微微一笑,道:“不如您一起呈上来给圣上过目,这可是圣上对弈赢来的青词,意义不同呢!”他的话令圣上来了兴致,顿时笑着道,“对,先看青词,青词可比奏疏有趣多了。”就将严安誊写的那份放在一边,接过宋弈递来的青词看了起来,越看眉梢挑的越高,继而哈哈笑了起来,对宋弈道,“九歌,原来你这么些年还和朕藏着一手,这辞藻华丽优美,可没有你说的那么不能示人,太谦虚了。”说着递给严安,“怀中,你也看看!”

严安眉头微拧,不悦的看了眼张澜,这才换了笑脸上去接了宋弈新出炉的青词,随意扫过一遍后他又忍不住细读了一遍,面上却是淡淡的道:“宋大人的文采确实不同凡响!”

圣上就指着他道:“你这可是不服气,若不然你也来一篇,朕也好久不见你的大作了。”

“臣遵命!”严安应是正要说话,圣上已经将宋弈写的青词交给陶然之,随后又拿起面前的奏疏接着往下看……

看的已经是夏阁老那一份。

严安的视线宛若利箭一般射向张澜。

张澜眼观鼻鼻观心的侍立在侧,根本就不看严安!

“十二条罪状,还桩桩都有证据!”圣上凝眉望向夏堰,“朕记得鲁直的罪名已经定了吧?”

夏堰回道:“是!定了秋后充军辽东!”一顿又道,“圣上,按大律法,若定罪之案犯再添新罪,可重新立案详查,可罪上加罪!”

圣上没有说话,他好像记得鲁直是严安的学生,定了充军辽东已经作了惩罚,也达到了以儆效尤的效果,再立案重审实没必要,他合上了奏疏就朝严安看去,严安就辩驳道:“圣上英明,大理寺当初定罪时,这写奏疏弹劾的五人还做了堂供,签字画押有凭有据,当时可没有人说这十二条罪证,如今再提,依微臣看不过是些自保的小伎俩,实在不能入眼!”

“当初堂供不过是对祖陵被淹一事做的证词,如何能和如今的十二罪相提并论!”夏堰冷笑道,“严阁老,你这袒护学生也做的太明目张胆了!”

严安不看夏堰,拱手和圣上道:“圣上,鲁直虽为微臣学生,但若他真有这名副其实的十二罪状,微臣第一个不会饶他,可若有人存心陷害,那微臣也定当要为这后生后辈挺身而出,他当年能喊我一声老师,我便要做尽这为师的责任!”一副秉正的样子。

“怀中的性子向来如此。”圣上望着夏阁老道,“既然鲁直都定罪了,罪责也不轻,这件事再立案不免又添了麻烦,我看就算了吧,那五个人让大理寺好好审审,依朕看也不是省油的灯!”

夏堰满腹怒火,可圣上护着严安他就是想再辩驳几句也没有用,反而让圣上厌恶了他,他只得气的紫了嘴唇拱手应是!

宋弈自始至终在一边听着未出声,当朝首辅和次辅吵架,他一个小小的司正实在是没有资格插话!

张澜叹气,让圣上看奏疏还好办点,可如让圣上点头还得另想办法啊。

“此事到此为止。”圣上摆手道,“朕饿了,传膳吧。”又看着众人道,“今儿你们多留在这里用膳,也省的来回折腾!”

众人皆起身谢恩。

“九歌!”圣上高兴的道,“你随我来,方才你不在丹房里头,所以没瞧见图纸,朕现在带你去看看!”他说着很高兴下了龙椅望外走,边走边道,“朕也正好想听听你的意见。”

宋弈应是,就单独随着圣上又去了丹房,陪着看过鼎炉的图纸,宋弈露出叹为观止的样子:“这鼎炉但凡成了,定然能成为传世之作,往后圣上成仙后,子孙后代亦能用此鼎炉炼丹……皇朝盛世似乎已在微臣眼前!”他一副很真诚的样子,面部红心不跳的说着奉承话!

“朕也是这么想的。”他高兴的道,“他们都说朕乱花钱,可朕有朕的考量,这钱可没有白花,朕敢肯定就算是十年,百年,千年之后,后人也会感念朕今日此举!”

宋弈赞同的点头应是:“不过,恕微臣多虑,这鼎炉十万两或许是够,但若改建丹房只怕有些捉肩见肘。”

“朕刚才也想到了。”圣上笑道,“不过不用怕,朕会让户部乖乖把剩下的银子掏出来。”

宋弈笑着应是,道:“微臣倒觉得,除了让户部拿钱外,圣上还有一个法子,不但能凑够这建造鼎炉的钱,还能让朝堂百官不敢反驳,更能令百姓交口称赞!”

圣上一愣,期待的看着宋弈:“哦?竟有这等好事,你且说来给朕听听!”宋弈的话点到了他心头的痒处。

宋弈就恭敬的回道:“圣上不妨效仿先祖!”

先祖做的最有名的事情是什么,除了金戈铁马横扫千军开了大周朝外,那就是打击贪官的铁腕手段,也正是因为贪官打的多,连续十几年国库从来都没有空虚过……

“这不行吧。”圣上犹豫道,“这动静太大,更何况,如今朝堂内外无贪官污吏,你让朕打击谁去。”话落,他一顿,望向宋弈,道,“你不会让朕拿鲁直祭旗吧!”他不是不舍得鲁直,而是不想伤严安的心。

不过,若是鲁直真的是被冤枉的,严怀中也不存在伤心一说了,如果罪名属实,那就更没什么可说了!

严怀中这个人虽有点护短,但为人却是爱恨分明的,圣上心里转了一遍,已经有了计较!

“圣上!”宋弈淡淡的道,“赖大人昨儿还约微臣吃酒来着,您不凡请他来问问!”锦衣卫是干什么的,不就是打探人私隐的,鲁直有钱没钱,查一查就知道了,

圣上当然听得懂宋弈在说什么,赖恩请宋弈吃酒,证明他闲啊……锦衣卫没事儿做,岂不是说明他这个皇帝当的也很闲?!

“你这个宋九歌!”圣上指着他,笑道,“说了半天一句事关紧要的话都没说透,和朕你也打哑谜!”

宋弈拱手认罪,道:“微臣此番已经是僭越了,圣上不允就是借微臣几个胆子,微臣也不敢啊!”他话落,圣上已经笑着道,“好了,好了,传赖恩来便是!”说着就吩咐身边的随侍,“把赖恩给朕找来。”若是赖恩的情报证实鲁直家资不菲,那他是要仔细查查!他贵为帝王还整日里还为银子的事和户部的人打嘴仗,没理由身为臣子的人比他过的还好!

若叫他知道,非得扒了他们的皮不可。

“你这是帮夏阁老?朕倒是不知道,你何时站到夏堰那边去了?”圣上目光一转打量着宋弈,宋弈立刻回道,“微臣的官位微末,夏阁老也瞧不上微臣这浅薄的能力啊,微臣只是就事论事,只说钱财不问出处!”

圣上相信宋弈说的话,他在行人司也有几年,在西苑走动他看在眼里,是什么人他还是能分辨的,更何况,靠着夏阁老还不如靠着他呢,毕竟他是君夏阁老是臣,这世上还能越过他不成!

想到这里圣上便释怀了。

幼清听江淮说完,激动的道:“你是说,宋大人提醒圣上将赖恩请去之后,圣上就点头同意立案重审了?”

江淮点着头,单把奏疏递上去谁不会,关键的是得让圣上点头同意再立案重审!

爷就是高明!

“谁让鲁直露富了。”江淮笑着道,“还叫锦衣卫查的清清楚楚,圣上正为钱的事眼馋,当然要点头同意,属下看,最后就算不抄家也会剥他一层皮下来!”

幼清点着头,笑眯眯的道:“那就好!”圣上虽顾忌严安,可更在乎自己的面子,哪个帝王能见得臣子比自己有钱?!

宋弈这招剑走偏锋,却是恰到好处,既借了夏阁老的手把奏疏送进去,又不露声色的推波助澜!

幼清高兴不已,又想起什么来,问道,“东升客栈那边可有什么安排,严阁老会不会派人去……”

“那边有人守着的。”江淮奉了宋弈的命,事无巨细的告诉幼清,所以但凡幼清问起什么事,他都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幼清放了心,安心的坐在家里做了起了针线,等将方明晖的一件棉衣收线后,她翻了棉花出来,和采芩坐在炕上松着棉絮,采芩低声道:“奴婢看老爷房里一件棉衣都没有,去年冬天见到他时好像穿的也是单衣,太太,要不然您给老爷也做一件吧,奴婢给您打下手!”

“中秋节还没到!”幼清头也不抬的道,“指不定他的衣裳收起来你没瞧见,等问过他了再说吧。”

采芩抿唇笑着点头道:“好!那等晚上老爷回来奴婢问问他。”

“就你能干!”幼清失笑假意瞪了采芩一眼,正要说话,绿珠笑眯眯的进来,回道,“太太,春银来了。”

幼清就放了手里的棉花,示意绿珠将人请进来。

“姨太太。”春银笑着将帖子递过来,“我们太太请您和姑爷一起去府里用膳!”

幼清望着帖子一愣,接过来翻开了看了一眼,字迹是薛思琴的没错,她颔首道:“宋大人今晚可能会在西苑用过膳再回来,你回去和大姐说一声,就说一会儿我自己过去!”

春银笑着应是,退了出去。

“大小姐请你吃饭怎么还这么正式的下帖子过来?”采芩奇怪的看着薛思琴送来的帖子,幼清也拧了眉头,叹道,“估摸着是祝老太太或者是祝大奶奶的主意。”关键是,薛思琴能听她们的话,真的将帖子送过来,可见她现在颇有些忍让,若不然以薛思琴的个性,断不会如此的。

“我们早些过去好了。”幼清下了炕,洗漱了一番上了淡妆,换了件桃红色忍冬花纹湖稠立领广袖上衣,下面是一件水蓝色挑银色边十二幅的澜裙,梳了垂柳髻,发顶别了一支蟹爪纹赤金的发钗,长长的流苏一直坠在眉心……

衣裳不算华丽也并不特别,但穿着幼清身上,就会让人觉得既张扬明艳,又透着端庄大气,却因为料子和打扮的素净并没有令人有炫富故意压人一头的意思,采芩看着啧啧的道:“您往后在家里也该这样打扮才是,平日穿的那几件太素净了。”

幼清失笑:“这么宽的袖子,我在家里还能做事吗。”说着她换了双新婚里头穿的正红色绣并蒂莲的单口鞋,款款而行一举一动都让人移不开眼!

在门口上了轿子,幼清带着四个丫头提着礼盒便去了隔壁!

薛思琴得了信,就让春银和问兰在门口迎她,幼清看到两个丫头时机皱了皱眉,可瞧她们皆是笑盈盈的,她就没有多问,而是道:“大姐呢,在做什么?”

“在厨房!”春银说着神色一暗,随即又换做了笑脸,道,“您先去宴席室见见老太太和大奶奶吧!”

幼清微微颔首,随着春银去了宴席室。

薛思琴的宴席室帷幔是原本是深蓝色,桌案上供着的也是青花瓷的春瓶,轻轻淡淡的又不失华贵精致,她一向都很喜欢,每每来都要夸两句,可此刻一进去,深蓝的帷幔换成了橘色的绡纱,青花瓷的春瓶换做了粉彩牡丹花的花瓢,里头还供着几只浓香的桂花……

她就忍不住皱眉,又去看炕头上正陪着豪哥玩一左一右坐着的两位妇人,右边一位年纪约莫五十左右的样子,个子不高,穿着酱红色宝相花湖稠褙子,眼角像是刀刻的一样有着难以忽略的纹路,一双眼睛也迷迷蒙蒙的看人有些不大聚神……在她对面坐着的另外一位,年纪约莫三十左右,梳着京城时兴的牡丹髻,发顶左边是一支羊脂白玉的梳篦,玉色非常的好,右边则是赤金的金蝉玉桐璎珞,一支嵌指甲盖大小金刚石葵花形华胜,左手上是蓝宝石戒面的金戒子,右手的手腕上则是一只约莫一二两重的赤金手镯……

女子皮肤不白,眼睛很小,但一管鼻子生的很好看,又高又挺,身材也不错,丰腴有度不觉得臃肿但也没有骨瘦如柴的干瘪感……有种很难得一见的风韵,但可惜身上的首饰未免太多了些,让人觉得有些眼花缭乱,而且……她头上的那支葵花华胜,应该是薛思琴的,还有那个蓝宝石的戒面的戒子,是姑母给大姐的……

幼清轻笑了笑,这就是祝老太太和祝大奶奶啊。

“老太太,大奶奶,姨太太过来了。”春柳扶着幼清,有意抬着她,笑着道,“特意来个老太太问个安呢。”

炕上的一老一少相继转头过来,就看到一个妙龄少女像朵花似的进了门,艳丽之色令房中的摆设顿然失了神采……祝大奶奶朝祝老太太看去,怎么也没有想到薛家的表小姐居然是这样的样貌。

“老太太好!”幼清微顿了顿行了礼,又去看祝大奶奶,行了半礼,“亲家大奶奶!”说着一顿不等两人说话她笑着道,“早就听大姐说你们要上京,我们和大姐一样翘首期盼,可终于将你们盼到了。”她朝着两个人笑了笑。

祝大奶奶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自个儿身上的饰物就有些太重了,不过只是一瞬间她就朝幼清露出了笑脸,道:“娘,这就是亲家表姨妹,好像是姓方,就嫁在隔壁和咱们家隔着一条巷子!”

“哦,原来是亲家姨太太!”祝老太太眼神不大好,虚虚的望着幼清,道,“快请坐,快请坐!”

幼清微笑着坐了下来。

祝家大奶奶就吩咐春银:“傻站着做什么,快给姨太太上茶啊!”

春银是薛思琴的陪嫁,她吩咐起来倒是利索。

“你一个人来的?”祝老太太道,“宋司正怎么没有和你一道过来?”祝大奶奶还好,祝老太太说话就有种奇怪的口音,幼清听的就有些吃力,连听带猜的道,“他被圣上留在西苑,今晚大约很晚才能回来。”倒是忘记了,宋弈现在是祝士林的上峰。

“被圣上留在西苑了啊。”祝大奶奶很夸张的拍手道,“官大一级果然不同,宋大人还能得见圣颜呢!”

幼清微微笑着接了春柳递过来的茶,就看到常妈妈在门口探头看了一眼!

“姨太太这发钗可真是好看。”祝大奶奶说着话就走了过来坐在幼清身边,“衣裳也好看,和我们那边可真是不一样,是宫里出来的样式吗?”

------题外话------

祝大家七月快乐!每天都凉爽宜人!话说,月票继续努力。哈哈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