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553.17太子之争1

司夜染密信送回京师那天,京师也正在办喜事。

宸妃的皇子朱祐杬也满了两周岁,生得眉目俊朗,性情平顺。最最难得的是,不过两岁大的孩子,寻常却极少哭闹,言谈举止之间颇有超乎年龄的通达之气。

宫里的老人儿,甚至包括张敏和贵妃都不能不承认,说这孩子隐隐然十分有皇帝当年的气度。

当年英宗先庙被草原掳走,正是大明朝野上下大乱的时候,危难之际为稳国本,立了当时才两岁的朱见深为太子。彼时所有人的心都悬在如何营救回先帝的事情上,就连皇上的亲娘、彼时的周贵妃都顾不上照顾自己只有两岁的儿子……于是那时候的朱见深便早早地被迫长大了,再也不在人前掉一滴眼泪。

如果说皇上当年这样超乎年龄的成熟还有不得已的缘故,而今天的皇子全然没有环境之忧,竟然还能如此,那就只能说是天家父子,自然相像。

皇家与宫廷,但凡说哪个皇子最像他父皇,其用意自然也就是说这个孩子最为适合继承大统謦。

于是朝野上下的奏疏如雪片一样地递上来,都说皇上虽然春秋正盛,然子息却不繁盛,自从悼恭太子夭折之后,后宫再无所出,天下群臣都忧心忡忡。幸得宸妃娘娘诞下皇子,乃是上天护佑,伏祈皇上顺天应民,早立储君,以顺天命、稳民心。

实则这话早就有了,从当初朱祐杬刚出生,乃至满月、百天、周岁,这样的话许多臣子也都说过了。可是彼时皇上都说皇子年幼,早封太子是压着他的命数,让孩子不好养,于是此时暂时搁下不提。

而此刻的时机却是不同。朱祐杬两岁了,皇上自己当年也是两岁立的太子,便再无推诿的理由。

果然,此次皇帝也没有如从前,将奏疏朱批后立即赐还,而是留中不发。朝臣们心下便也是更加有了底,相信皇上这一回是真的要册立储君了。

于是借着朱祐杬生辰的由头,外臣们的礼物铺天盖地送往万安宫。他们认为这一赌必中,宸妃必定是将来的太后,朱祐杬则自然是当仁不让的太子。

这般后宫独一份儿的尊荣,自是让万安宫上下欢喜得合不拢嘴。可是身为主角的宸妃邵氏,却是怎么都笑不出来。一日一日地见方静言和海澜、湖漪呈上的礼单,不论上头列录的有多稀罕的玩意儿,她也只是淡淡瞄上一眼,然后吩咐了海澜挑上好的送一份给贵妃去,其余的便都直接锁进库房,再不过问。

外头人是不明白,宸妃身边的海澜、湖漪,外加方静言又如何能不明白?

外人笃定朱祐杬是太子,因为是当朱祐杬是在世的皇子里头最为年长的,视为皇长子。无嫡立长,这是天经地义。可是他们自己如何不明白,自家皇子根本就不是最年长的,冷宫里还有一个呢,那位已经差不多五岁了!

尤其海澜这样曾经亲眼见证过吉祥当年陪伴在僖嫔身边的故事的,就更知道吉祥是个什么样的人,吉祥怎么可能坐视这所有的尊荣都归了如今的宸妃,而她和她儿子什么都没有呢?

宸妃自己也是如此,这两年来但凡饮食、用药、甚至香粉花露都用得极为小心。她身边的人都明白,这是宸妃担心吉祥得了机会给她和皇子下蛊或者下毒.

万安宫里的人看似烈火烹油,可是实际上却过得提心吊胆;实则冷宫里的情形又能好到哪里去?

一日一日地看着自己的儿子长大,一日一日地却还是没有皇帝的准信儿,又要一日一日地看着外头的群臣不断劝进,恨不能想要将宸妃的儿子直接拱上太子之位方才罢休,吉祥这一颗心分明是被扔在火里烤、油里煎一般啊!

所幸身边还有废后。若论后宫最能忍得的女子,非废后莫属。废后不时在旁提点,才让吉祥没有因为心急和嫉恨而做出傻事来。

也幸亏有废后的教导,她的儿子倒是与她不是一样的急性子,而是天生沉静,眼如古井,举止有度。

这般冷眼看着,根本活脱脱是又一个朱见深!吉祥便更觉心灰。

冷宫日月长,唯一的快慰倒还是月月那个孩子。尽管兰公子对此颇多警惕,然则每次都是皇上宣月月进宫,皇上自己说想念月月,要月月进宫伴驾。而只要进宫,大包子就能设法将月月带来。月月本就比吉祥的孩子大,且女孩子早慧,于是后来的几年,就算皇上不宣,或者就算兰公子有心拦着,月月也会因想念冷宫里的皇子,而主动恳求进宫。

吉祥开始对月月还不待见,总归是因了兰公子的缘故,可是后来渐渐看着自己那生下来仿佛都不会笑的儿子,一见月月来就难得开心,且绕着月月打转,就连望着月月的神色里都是淡淡静静的微笑时……她这个当娘的,终究也心软了下来。

这般来往之下,已是到了眼前这个不能再不有所作为的时候,否则一旦皇上在朱祐杬的两周岁生辰上宣布立储,那她吉祥母子就将生死难料……于是她借着月月的口,说要见兰公子一面,请兰公子务必前来.

这几年间,吉祥并非没有设法想见兰芽过,可是她也都是托大包子和煮雪带话;而这一次,竟然是月月说的。

月月回来的时候玩儿累了,窝在兰芽膝上闭上眼睛,已将睡着。

月月五岁了,五岁的女孩儿已经隐隐能看得出长大之后的模样。她很美,既有岳家清正的风骨,又有雪姬天生的妩媚,这样的女孩儿便天生就是惹人疼的。

月月窝在兰芽怀里,柔声细气地说:“公子就去见见毛毛的娘吧。还有毛毛,他真的是很乖巧的,公子去见了,一定喜欢。”

兰芽怔了一下:“你叫那孩子,毛毛?”

“嗯。”月月闭上眼睛半睡半醒:“谁叫他的头发长长的呢?吴娘娘说他是连胎发还没剃过,便也不能梳理起来。而且他还没有名字啊,我又不知道怎么称呼他,只好给他取了一个我能用的名字喽。”

这样一听,兰芽也是忍不住悲从中来。

身为皇家血脉,却五岁了还没剃过胎发,连名字都没有。身在皇宫,却要隐姓埋名,不让世人知道自己的存在……这样的境遇让她如何不联想到从前的大人,还有今日她的两个孩子。

算算年岁,孩子们都应该三岁了。可是回到京师这两年多来,皇上却再不派她外差,她只能死死被禁锢在京师里,寸步难离。

这天下,这些身为皇家血脉的、本该都姓朱的孩子们,怎么一个个儿地都这么可怜呢?

还有,不光那几个皇家的孩子,还有眼前的月月啊。

月月五岁了,天生聪颖,她早已经知道悄悄地跟煮雪打听,谁是她爹娘,她爹娘去哪里了,为什么她没有名字只有“月月”这个小名,还有——兰公子待她这样好,可是兰公子究竟是她的谁……

这些问题煮雪都回答不了,每次都悄悄来兰芽面前掉眼泪,说该怎么办,孩子一天一天地大了,总不能再寻些哄着小孩儿的话将她糊弄过去。

彼时兰芽也只能无声落泪。

月月的问题,唯有正式开启她岳家的昭雪案才能解决。可是她却又迟迟狠不下心来,于是便荒疏了岁月,对不起月月,对不起兄长和雪姬,更对不起爹娘在天之灵……她竟然叫他们等待了这么久。

今晚月月又这么亲口跟她提出要求,兰芽抚着月月的长发,终于点头。

“好,公子就听月月的话,去见见毛毛和他娘。”.

寻了个进宫当值的机会,兰芽悄然去了冷宫。

她悄悄地走,实则也在悄悄打量冷宫内外。

虽然人们还是习惯地将吴娘娘居住的宫苑叫做冷宫,可是实则冷宫早已不是冷宫了,当年太后和皇上已经将吴娘娘恕出。只不过废后自己心灰意冷,不想离开,所以依旧还住在这里,这里就还依旧叫冷宫罢了。

冷宫便仿似民间的监狱,自然是要设守卫,不准冷宫里的人逃出去,也不准冷宫外的人随便走进来。从前的大包子他们一群内侍,承担的就是这样的职责。可是随着冷宫不再是冷宫,这层守卫便也都撤了。

可是兰芽这一路走来,只觉这明里暗里的守卫非但没有减少,反倒增多了。

【稍后第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