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东篱皇室?雪鹰夜闯

轩辕玄霄其实从这个假三叔走进来,他就一直在观察他。看着他不动声色的应对岳父和二叔的试探,他回答的滴水不漏让岳父和二叔都在迷惑这人是真是假,看来为了假扮三叔,他应该是下了不少功夫吧。他在医谷蛰伏多年竟然没人发现是假的,可见这人心思有多深。他进来的第一眼就看见了自己,是不是在说他很在意自己的出现。现在自己在试探他,他又何尝不是在乘机试探自己。

“小侄长年游走在四国,什么能赚银子,就做什么。三叔不要笑话小侄事个俗人,小侄自小身体不好无法长时间坐下读书。这不是在认识妍儿之后,身子经过她的调理,这几年才慢慢好了起来。可是我年岁也长了,再去读书晚了,再说我没什么心思去考什么科举了,于是就只能学习经商了,也许小侄天生就是经商的料子,这几年胡打胡闹倒也有些成就。之前就听人说这做药这方面的生意很挣钱,我也想试一试,但是一直都没门路,不过现在好了,有爹和两位叔叔支持,那我也不用担心找不到货源了,要是您们放心的话,这医谷里所有的和药有关的生意都可以交给我来做。”轩辕玄霄半真半假的说,说的很谦虚,同时也交代了自己的一些情况,不过是真是假就只能让他自己去猜测了,有时候只有这种一半真一半假的的话,才能让人琢磨不透,轩辕玄霄也深谙此道。说到最后的那句话的时候他流露出了商人的精明和贪婪。

上官博看着那侃侃而谈的女婿,要不是自己知道他的身份,自己还真把他当做一个狡诈的商人了。

“三弟,你那要是有货源,不如就帮他一下,他要是把生意做成了,那丫头在府中也过得好一点。”上官博也而加入游说之中,他们说这事的原因只是想看那假的上官益这些年都在做什么?

他是一直是以炼药为借口闭关的,即使有些药会失败,可是也应该有不少存货。以以前三弟的能力可以做多少药,他们也都明白。

“三弟,你看大哥,我就说他偏心吧。这侄女一回来,他就把我们兄弟忘了,他刚刚也是这么给我说的。三弟,我的库存那是贡献出去了,大哥说了我要是不拿出了,那是不疼侄女,不为他这个大哥高兴,不把他当大哥看。你听听这话说的,我还能怎么办。”上官腾也插话话说,不过那就是一个意思,你还是拿出你这些年炼制的药吧,你要不拿,那就是没把大哥当兄弟。

轩辕玄霄看着岳父和二叔那唱双簧的二人,这话他们可没说过,这二叔反应够快的。他又抬眼看着那假的上官益一眼,我看你面对他们的步步紧逼,能说什么。

“既然大哥怎么说,那三弟也不矫情了,不过我可没多少存货,大哥你们也知道我的制药水平,也就只是一点常见的药。”假的上官益在他们的“好言”相劝下,不得不妥协了。

“那多谢三叔了,不过小侄还不会亏待三叔的。”轩辕玄霄看着很开心的样子。

“那到无事,有大哥在你们还能跑了不成。对了,我刚刚听你说什么游走四国,那你一定去过不少地方了,那不知道东篱的五莲山你去过没,听说那山长成莲花的样子是不是真的?”假的上官益,虽说答应卖药给轩辕玄霄,可是还是在继续试探他的底细。

“见过,那是几年前,在东篱的时候,听人说那山里有什么神仙,小侄好奇就去看看。可是也只是在山下那杜家的茶舍住了一晚,那山太高了,我的身子不适合爬山。也就只能看看罢了,身子好了之后想着等哪天在去看看,可是一直没时间。”轩辕玄霄没想到他会问这五莲山,那五莲山自己还真去过,那些年自己主要就是在找药,所以到的最多的也就是那些大山。只不过到五莲山的时候,自己毒发只能住在山下的那唯一的一间茶舍修养。

假的上官益听后有短暂的愣神了,他没想到他真的去过无五莲山,要不然不会知道那山下的杜家茶舍。可是他不相信自己探不出什么,于是又问了一些景色或者是风俗习惯,可是无论是那个国家的,轩辕玄霄都能对答如流,让他很挫败。

“看来,你去了不少的地方,这些地方我也以前也只是听说过,没想到还真存在。”假的上官益,实在探不出什么,也只能放弃,打算回去之后慢慢调查。

轩辕玄霄也在想,这人看似是问自己四国的景色和风俗习惯,可是也只有东篱他问的最详尽。当自己说赞扬东篱的那些景色的时候,他眼中总会有不一样的情绪出现。这人,莫不是东篱的人?

他们彼此都探不出什么,为了不让对方起意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爹,大姐说,前面可以开宴了,让您们过去。”上官雪枫敲门进来。

“好,我们走吧。”上官博想起外面还有其他人在等他们,他都差点给忘记了。上官博走在前面,轩辕玄霄跟在后面。他们走到花园的时候,恰好遇到上官雪妍她们那些女眷。

上官雪妍看见身边的三婶略带担心的看着对面的人一眼,那边人也看了她们这边一眼。上官雪妍心想她就是在看自己那个假的三叔吧,照这样看来,那三叔出事,一定就是她们一起做的。

轩辕玄霄也对着上官雪妍一下点头,意思是在告诉她自己知道点什么。

上官雪妍了然一笑,她就知道有轩辕玄霄在,一定可以知道些什么,那样就不枉她们举行今天的晚宴了。

谷主府这是继那年谷主的小儿子丢失以后,举行的第一次宴会,所以该来的都来了。快散席的时候,上官博说了两件事,一件事就是几天后的选举大会继续举行,商量好的大会议程不变。二就是刚刚回来的谷主府的大小姐和大少爷,也会参见此次的比赛。

这两件事其实谷中很多人都听到过,所有也没人反对,就是那些心思不良的人也没什么可反驳的,他们唯一想的就是那大小姐和大少爷能在比赛中输掉。

宴会之后,他们送走那些客人,上官雪妍让颂嬷嬷看着那些下人打扫清理府中。而她和轩辕玄霄他们聚集在上官博的书房里,商议他们的事。

“那三婶,恐怕是已经在怀疑我知道了些什么,还有她看到洛儿时很吃惊了,想来她没想到洛儿会活着回来。其实今天来的人很多都有一点小心思,医谷是该整治了。”上官雪妍先开口说她今天从那三婶那里探知的事情。最后说了一下自己对于今天看见那些人的想法。

“那假的三叔,藏得很深,不过我猜他应该是东篱的人。他今天问的那些,看似是问的是四国的。其实他问详尽的,和我交流最多的还是那些关于东篱。在说到东篱有些景致的时候,他眼中总会不经意间流露出还念的神情。”轩辕玄霄也说着自己的猜测,不过他也不是盲目的猜测。

“东篱,要是那样也不是没可能。那个雪鸢嫁的就是东篱的人,好像还和皇室有点关系,她夫君姓段,是东篱的一位郡王爷。”上官博听到东篱二字,这才从自己的记忆力中找出那有关的记忆。

“段那是东篱的皇姓,难道那假三叔也是皇室的人?妍儿你还记不记得,你说雪添告诉你,那假三叔在炼什么不老丹,会不会是东篱皇帝要的。”轩辕玄霄接过岳父的话,还有他自己的猜测。要是真有东篱皇室参合进来,那就不是医谷里的事了,那就是东篱和西越两个王朝的事了,自己更加不能不管了。

“这个现在说不好,你说的这个可能性不是没有,我们现在没证据,只能等他自己跳出来。”轩辕玄霄能想到的,上官雪妍也想到了。要真是那样,那东篱的皇帝恐怕所图不小吧。这是打算来个长生不死吗,也太异想天开了吧。

“我们今天已经做到了”打草惊蛇“下面的就看他们的行动了。”轩辕玄霄一脸凝重的说,他不想事情和他想的一样。

他们想到如果问题上升了到西越和东篱的对峙层面,那问题就大了,闹不好就会有战争出现,到时候苦的就是黎明百姓。这是他们屋内众人都不想看到的,无论是身为医者还是身为王爷,他们都很看重那些人命的。

“不好,有人闯了药庐。雪枫和爹一起慢慢来,玄霄我们先去看看。”就在他们都在静默的时候,上官雪妍突然说。

“啊,哦。”上官雪枫还没反应过来,那大姐和玄都不见了。他也就只能扶着慌张的父亲走向药庐,他知道父亲那是担心三叔,可是有大姐和玄在,有什么可担心的。这话他现在想想就行了,可不敢在父亲耳边说。

当上官雪妍和轩辕玄霄赶到药庐的时候,就看见暗二站在和一个黑衣人在院子里打的难舍难分,看样子两人不相上下。但是上官雪妍他们发现暗二没用全力,对方也没用全力。

从招式来看,对方好像也不是想拼命的样子。可是他为什么来药庐,偏偏选择今晚。

“妍儿,你觉不觉得那人身形看着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轩辕玄霄看着那与暗二打斗的人,他是真的觉得那人的身形眼熟,可是一时想不起是谁了。

“眼熟,你当然看着眼熟了,你想想今天站在那假三叔身边的人是谁?”上官雪妍一开始没注意,可是听他一说再仔细瞧一下她就看出来是谁了,她的眼力要比轩辕玄霄的好多了。

可是她不明白,那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是他自己来的,还是那假三叔让他来的。

“你说他是上官雪鹰,可是他为什么会来这里?”经过上官雪妍提醒轩辕玄霄也想起来了,那个一直话不多,站在那假三叔身边的人,不就是三叔的儿子上官雪鹰吗?

“那就只有问他了,不过他的身手不错,可以和暗二打这么久。”上官雪妍看着那人满不在意的说。这医谷看起来真是卧虎藏龙呀,真不知道到会不会还有其他的“高人”藏在医谷的角落里。

“二,夫人不满意你的表现。”轩辕玄霄听到上官雪妍的话,笑着对战圈中的暗二说。

那边的暗二听到自家王爷的声音,手下攻势突然转变,招式也凌厉了不少。他毕竟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合格暗卫,那伸手也不是小觑的,在加上这几年应对王府里的大小刺杀,他们的武功想不精进都难。所以很快他对面的黑衣人就招架不住了。

“你是谁,什么来这里?”上官博在自己儿子的搀扶下来到这里,看着被暗二止住的黑衣人于是问。那里面住的是三弟,可是这知道的人不多,为什么眼前的黑衣人会来这里。

“大伯,是我,雪鹰,我是来见我爹的,没想到这里会有人守着。”那黑衣人摘下脸上的黑巾,擦去嘴角的血迹,平静的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