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五十三章 你来我往,真心假意

上官雪妍看着那走进自己视线里的人。四十几岁吧,看着要比母亲年轻一些,一袭草绿色的衣裙,看着清爽无比。走起路来袅袅婷婷的,妆容明丽却恰好承托出她自身的气韵。双目盈盈,有种欲语还休的感觉,从而可以看的出来年轻的时候也是惊艳一方的人物。走路轻盈,脚下无声,看来自己这位三婶也是武林高手,掩藏的可真深。恐怕医谷没人知道吧,这个看起来手无傅鸡之力的上官三夫人实则是个高手。她既然是个高手,那人想来身手也不会比她弱了吧!

如此深藏不露的他们,到底在医谷里找什么宝物,听爹和三叔的意思,他们好像都知道那假三叔找的那件宝物,可到底那会是什么宝物呢看着,

这位三婶在这里,想必自己的那“三叔”一定也到了爹他们哪里了。那边有玄霄子在看着,自己倒是不怕什么,即使那人现在想兴风作浪也不可能。

“三弟妹来了,坐吧,不晚。这是妍儿,你还记得吧?”上官夫人指着另一个位置说,也就只有哪里有个空位了。然后她开心的介绍自己刚回来的的女儿给弟妹认识。

“谢大嫂,这就是侄女呀,真回来了。这几天三婶不在府中所以也没见到你们,样子倒是没怎么变。时间过得真快,侄女今年也有二十多了吧,好像比鸢儿要大几岁吧。听说成亲了,倒是可怜你了成亲时也没个长辈在身边为你主婚。婆婆对你好不好,你夫君对你好不好,这次回来打算在家住多久?现在回家了,以后受委屈了尽管和我们说。你现在也不是无依无靠的可怜孤女了,你还有我们医谷里的人。虽说你们成婚我们不知道,可是毕竟是我们医谷嫁出去的。”上官三夫人好像刚看到上官雪妍一样,于是慈爱的说,可是她话里的意思怎么耐人寻味。

什么没长辈主婚、什么成婚他们这些做长辈的不知道,这是在说自己和玄霄的婚事没经过家里同意,或者是没媒人提亲,名不正言不顺吗?这是在暗示她们自己和玄霄是无媒苟合,好像来着不善呀。可是她不知道的是,有那一纸圣旨,比什么媒人都管用。

这三婶真是让自己吃惊,自己什么都没说,她倒是先给自己了一个惊喜,这是想让自己丢人,还是想让母亲丢人。

“谢三婶关心,侄女当然知道您关心我。府中没公婆,夫君对我也很好。夫君的兄弟都已经分家了,所以侄女倒不会有什么烦心事,也不会受什么苦,府中之事也都是侄女在打理。这说道成亲的时候没有长辈在身边那也是侄女的遗憾,可是当时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怎么会有长辈在身边。好在夫君心疼我,找了他家中长辈暂时充当了我的娘家人。既然三婶说医谷之人不会让我受委屈,我也就和你们说实话吧,其实也没什么可瞒着的,我想这事以后大家也会知道的。我当年是被人推下千丈崖的的,可惜我命大不但没死还治好了痴傻的病。也算是因祸得福吧,不过我也从而失去了前面十几年的记忆,要不然也不会现在才回来。”上官雪妍走近她,然后看着众人淡淡的开口说着自己这几年的事,口气淡的好像不是在说自己的事。

“妍儿你……你是说、你是被人推下去的,是谁这么很,要你的命呀。这是谁呀……。”上官夫人抱着自己的女儿也不理会这里的其她人呜呜的苦哭泣。他们一直以为她是采药失足跌下千丈崖的,可是没想到她是被人杀害的。是谁这么狠心,那年的她才十几岁还痴傻,什么都不明白。谁那么心狠,有什么对着他们做父母的来不就行了。

“娘,那些都过去了,我现在不是毫发无伤的回来了,那个人我知道是谁,我也不会放过她。跑,是解决不了事的,即便她跑到天涯海角,欠下的账,总是要还的,您说是不是三婶?”上官雪妍拍着母亲不断的劝慰,她本来不打算说这些的,可是为了刺激他们,就不得不说了。

他们知道自己跌下千丈崖没死,不知道会不会担心三叔是不是还活着。还有,她不信上官雪鸢做的事他们会一点也不知道。自己其实最后的一句话是故意说给她听的,意在告诉他们自己这次回来就是要报仇的。

“侄女说笑了,这……三婶自己会知道。”上官三夫人语气有点不自在的说,她心中有一种上官雪妍已经知道些什么的感觉。

“也对,这事又不是三婶做的,三婶怎么会知道。说起来,鸢妹妹应该谢谢那人才是,要不然她也不会当了十年的医谷大小姐。三婶这次你明白我的意思吧,我那天见到鸢妹妹的儿子了,很可爱。侄女我现在也有两子,三婶要不先见见。等下次鸢妹妹家的外甥再来,也好让他们小兄弟见见,说不定还可以玩到一起。来人,去请二少爷和两位孙少爷,来见见诸位夫人。”上官雪妍没等上官三夫人拒绝她,她就要人去请他们了,她主要想让上官三夫人见到的是小阳,也就是自己的小弟上官雪洛。

母亲清醒之后,说小弟的腋下有三个并排的黑痣,长得比较隐蔽,所以父亲一直都不知道。只要看看那小阳腋下没有没黑痣就知道他是不是小弟。当天他们洗澡的时候,雪枫特意去看了一下,回来说他那里有黑痣和母亲描述的一样。

得到这个确切消息,那小阳就是他们家的老三,那接受起来也没什么膈应的地方。上官雪妍当时看着喜极而泣的父母,她一直想去验证而不敢验证,就怕不是真的怎么办,现在也不需要她去验证了。事情巧的她都觉得神奇,他们无意中遇到的人,竟然就是自己的三弟,这种巧合是多少万分之一的概率,都能被他们遇到。

其她的夫人从上官三夫人进来之后,她们就没说什么,在她们看来现在应该是她们上官家亲人相见的戏码,她们只要当好旁观者就好了。

可是她们怎么发现事情好像和她们想的不一样,那你来我往的两人,怎么感觉有点唇枪舌战的意味在里面。虽然她们不明白那是为什么可是这不妨碍她们继续看戏。甚至有些人在想,要是她们上官家自己闹起来才好,那他们也许就可以从中渔利了。

上官二夫人看着侄女和三弟妹,她觉得好像有什么事不对劲,她怎么总是觉得她们说的每一句话都暗藏深意。尤其这个侄女提起那鸢侄女的时候自己怎么感觉她笑的很冷,还有那句“鸢妹妹应该谢谢那人才是,要不然她也不会当了十年的医谷大小姐。”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妍侄女跌落千丈崖还和鸢侄女有关。上官二夫人想到这里,自己经不住打个冷颤,要是自己想到那样,还有刚才妍侄女的话,她这次回来不单是回来认亲的,还有复仇的。那他们上官一脉那不是要大乱了,看来自己要和老爷说说,看看能不能阻止了。

各怀心思的众人安静的坐在屋里,唯一清晰的就是那上官大夫人抽泣声,和上官雪妍的劝慰声。

“娘亲,您找小舅舅和我们?”轩辕云墨拉着自己这新出炉的小舅舅和大哥一起站在门口问。

即使小阳是他的小舅舅,他平时还是他当是原来的小阳一样对待,身份的转变没改变他们的友好关系。小阳也如一前一样听他的话,多了一层亲人的关系,更依赖他了。

“洛儿、墨儿、少泉,你们过来见过众位夫人。”上官雪妍招手让他们三人进来,洛儿现在如此粘着墨儿,等他们要离开的那天可怎么是好,自己倒是愿意亲自教导这个小弟,可是他是爹娘的老来子,爹娘肯定也不舍得。

“好,大姐。”

“是,娘亲。”

“是,母亲。”

他们三人迈步从外面走进来。三个少年,那一身银袍的少年看着是最小的,一脸乖巧的样子;那一身紫袍的少年大约十岁左右,浑身上下透着高贵之气;那一身蓝袍的少年是他们中间最大的,长得明清目秀的,一看就是气度不凡之人。

上官三夫人看着眼前的三个少年,她现在对上官雪妍的夫家起了疑惑。她虽然没见到上官雪妍的夫君,可是能有两个只要一看就是从世家走出来的儿子,那他本人会是简单的人物吗?她不知道那个小的是谁,可是她怎么看着那少年有点眼熟。

“云墨见过各位夫人。”

“少泉见过各位夫人。”

“雪洛见过各位夫人。”

礼仪对于上官云墨他们兄弟那是驾轻就熟,什么样的人行什么样的礼,他们最清楚不过。给眼前的夫人们行礼,他们也只是略微的抱拳弯腰。对于轩辕云墨来说给人行礼那是少之又少。

上官雪洛这些他不明白,所以他是学着轩辕云墨兄弟做的,他记得大姐告诉他自己叫上官雪洛,那小阳以后可以当做他的小名来叫,于是行礼时他就自称雪洛。

“这是大小姐的两个儿子吗,模样真不错,可是这个大的怎么看着不像大小姐吧,不会是大小姐夫君原配的孩子吧,那大小姐这个继母当的可真好。原配的孩子你都能当成自己的孩子对待?”那个起初和上官二夫人呛声的人再次阴阳怪气的说。

“不知道这是哪家的夫人,好眼力,一眼见就看出少泉不是我亲生的。少泉是我和夫君收的义子,大墨儿一岁多,但是无论什么时候他都是我们府中的大少爷。”上官雪妍拉过轩辕少泉笑着和那位夫人说。她说那话是想让自己难堪吧的,不过倒也实情,自己确实不是玄霄的原配妻子。也许是因为墨儿和自己长得有几分相似,所以不知情的人,不会知道自己是玄霄的继妃,名义上和墨儿没有血缘关系。

轩辕少泉是他们圣王府的少爷,这是谁也不能改变的。轩辕玄霄还打算在适当的机会,给他请个郡王爷封号,圣王府以后肯定是墨儿继承了,那他,他们夫妻也不会亏待他。只是在事情没落实之前,他们还是先不要告诉他了。

“母亲……。”轩辕少泉听后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他知道母亲和父亲待他很好,真是把自己视如亲子。

“好了,你也不怕他们笑话你。”上官雪妍看着眼睛微红的他说。

“大小姐真是大度,这是白白的,给自己儿子招了一个分家产的人。就是不知道等到那一天的时候,大小姐会不会也如此爽快?”那人继续不依不饶的说。,她这是在说上官雪妍不知道以后的行动会不会和嘴上说的那么利落。

“这就不劳你操心了,到时候自会有族老住持。洛儿,去给两位婶婶行礼,她们可都是我们的亲人,尤其是三婶,你当年失踪的时候,她可是最后一个在府中抱你的人。”上官雪妍也不在乎那人如何挤兑自己,她还有事情要做。她让小弟去行礼,还故意加重了最后一句话。

上官雪妍说这话的时候,她是在看着自己那三婶的,她看见当她听到自己的话的时候,明显的后退的一小步,看来她是记得当年的事。

上官雪洛听见自己大姐的话在颂嬷嬷的指点下上前行礼。

“这是,洛儿?大嫂,他不是……?”上官二夫人伸手扶起自己眼前的孩子。侄女叫他洛儿,他难道会是大哥的那个满月就丢失的小儿子。

“是我的小三子,这也算是上天眷顾。没想到多年之后,这孩子会和他大姐还有大哥一起回家,他们姐弟倒是在我和你大哥之前就团聚了。”上官大夫人擦着眼角说,她刚刚哭过的眼睛现在看着有点红肿,可是这不影响她说到儿女回来时的开心。

“呦,看来这是上天注定的,那现在大嫂没什么可担心的。孩子们都回来了,这侄女还给你带回了外孙,大嫂的病也好了。我说大哥今天怎么会突然宴客,原来是怎么多的喜事在一起,那是应该好好庆祝一下。”上官二夫人那是真的为大哥和大嫂开心,也是为了他们上官三兄弟开心。

上官三兄弟本来的孩子就不多,满打满算也才六个,竟然还丢了三个,一下子少了一半。尤其是大哥,丢失的都是他的孩子,这三个孩子一丢大哥连个延续香火的人都没有了。想从其他两兄弟那里过继一个都不行,眼看就要后继无人了,谷主之位也要让出去了,却在这当口三个孩子都回来了。

“恭喜大哥大嫂了,终于一家团圆了。”上官三夫人,也只能收好心神,装作开心的说。她想不到今天的宴会,会有这么多意想不到的人和事出现。还有上官雪妍到底是不是知道什么,还有她知道了多少?那些事情他们一直做得很隐蔽,她不可能知道吧?为什么她有一种今天这宴会就是为他们而设的。

那上官雪妍好像一直在试探自己。她要是真在试探自己,那宿正那里呢,是不是也有人在试探他,会是谁在试探他?

其实她想的不错,这边也是在试探。从那假的上官益进来,上官博兄弟就不着痕迹的在试探他,不过那人的回答总是滴水不漏的。他们也没试探出什么,最后只能换成轩辕玄霄来。

“三叔,我听爹说您一直在炼药,不知道在炼制什么药。我一直想做关于药类的生意,可是一直没什么门路,也怕被人骗了。没想到妍儿和医谷会有什么大的渊源,我这也算是近水楼台了先得月了,爹这几年身体不好,也没什么存货,二叔说他哪里不多,听说三叔一直在炼那一定有很多存货,不知道能不能看在妍儿的份上卖一点给我,这个价格三叔看着开,只要给小侄留点运费就行了。”轩辕玄霄笑着和他说,一副想和他谈生意的样子,脸上带着笑,说道价格的时候,眼里精明一闪而过,十足商人谈生意的样子。

“做药的生意,看来侄女婿是生意人了,就是不知道做哪一方面的,这药的生意可不好做?”假的上官益看着轩辕玄霄看似无意的问。

假的上官益进到大哥的书房就看到了这人,他就安静的坐在大哥的一边。可是自己在进来的第一眼就看到他了。自己从他的身上可以看出他的身份不简单,虽说不知道他是什么身份,至少有一件事自己可以确定,那就是他会功夫,至少不会比自己低。自己还在疑惑他是谁的时候,大哥就介绍说那是侄女的夫婿。知道自己的身份他也只是起身打个招呼而已,就又坐了回去,一句话也没说。现在怎么会突然开口说想和自己做生意了?也好,自己可以探探他的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