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六章 长官的心思

杨光整个人陷在沙发里睡得很熟,精致的脸蛋恬静安然,皮肤细腻白皙,柔软乌黑的长发散落在暗红色的天鹅绒枕头上,使人看起来色彩分明,像是一幅富有冲击力的油彩画。

靳成锐坐在白色的椅子上,静望着她安逸的睡颜,心绪复杂。

她说要回家时,他心底隐约是高兴的。

离开战狼,去过她该过的生活,那里有父母的爱护,有朋友的陪伴,无忧无虑,不用担心什么时候会有危险,承受随时的死亡及牺牲。

可他又不想她离开,从维和小组到战狼,一直都有她坚强活力的身影,她擅长鼓舞士气,调节战友们低落的气氛,同时她有着非常坚定的信念,熟练一切地形的作战模式,甚至有时连他都自叹不如,她就像一个轴心,看着很不起眼,实际少了谁都不行。

她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刘猛虎和陈航两人经常走神,有时晕了头还会问小阳光哪去了,徐骅他们虽然好一些,但顿个部队真像失去阳光般沉闷,一个个做着自己的本职工作,没有突然出现的乐趣和惊喜,甚至连他自己都觉得少了什么。

现在他们在朗睿的帮助下,都已经能出任务,回复到正常的作战状态中,而他仍不适应,少了那抹耀眼的阳光,像是有块地方一直冰冷,阴暗受不到光线的照射,所以他迫不及待的回来看她,答应校长的邀请,他怕那里失去阳光太久会让他麻木窒息。

也许真像乔说的,他应该像战场上一样,将目标稳、准、狠的将她拿下,但肯定不是现在。

两国会议进在眼前,他必须投入全部精力来应对。

看到她手下压着的资料,靳成锐轻轻抽出它。

杨光这一觉睡得很沉,似乎自她上高中后就没睡过这么沉的觉,什么没有想也没有做梦。

等她睁开眼睛时,玻璃窗外的阳光正盛,将房里每个角落都照得清楚。

似乎感到阳光就照在身上的杨光,轻轻翻了个身,懒了下床才睁开眼睛,望着雪白天花板上的吊灯,和墙壁上充满中国风的装饰画。

现在应该是中午了吧?也不知道乔需不需用这里,她在这里睡觉实在太失礼了。想到这里,杨光唰的坐起来,看到旁边靠在椅子里的长官,小心脏差点吓得跳停止活动。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长官,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吓人?

靳成锐扫了她眼,把书合上。

杨光看他把环球人物的书籍原位放回去,正想开口便听到他沉低略冷的声音,身上的皮又紧崩了分。

“以你这样的警戒性,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靳成锐望着她清亮的眼睛,说得刻薄。“你现在还是我的兵,不是大家小姐。”别人给什么就喝什么,若不是乔而是其它居心不良的人会是什么后果?

“长官,这是驻华大使馆。”没那么多危险。

“白宫还受到攻击。这世上没有绝对安全的地方。”

有,你身边。杨光望着他,沉默的没有说。这个世上最安全的地方就是在你身边,能和你在一起,死亡都变得温柔。

靳成锐把桌上的几张纸扔给她。“换一个人。”

杨光看到是享德里克·戴维斯的资料,暗想糟糕,瞒不住了。“长官,我就看他顺眼。”

“顺眼的不一定是好人。”

“给个理由。”不能你让我换我就换,这样太没原则了。

“这个人有轻微的恋童癖。”靳成锐严肃的重复:“换一个。”

杨光:……

“长官,我已经满十八岁了。”她不小了!

“大兵,不要让我重复第三次。”

最后的结果是,靳成锐叫来乔,让杨光换了个。

看着照片上的老头,杨光斜眼看他们两。“这次的没问题了吧?”

“参议院院长,范布伦·詹姆斯,他是个非常顾家的好男人。”乔点头。“就是和我们老大有点不对头,当然这只是暗地里,明面上他们两个很友好。”

你这样透露国家领袖的私事真的好吗?杨光想自己应该觉得荣幸吧,乔一定是极为信任她,才会把这些事告诉她,好让她心里有个底。

杨光开玩笑的讲:“那就这个了,范布伦·詹姆斯,能当一回他的翻译,我也算是个人物了。”参议院院长,美方的副总统,一个随时可能成为总统的人。

确定自己要服务的人是谁,杨光想长官和乔一定有许多事情要商议,提出先走。

“在这里等着。”靳成锐叫住要走的女孩,起身看乔。

乔收到他眼神,立即起身。

杨光看他们两个往外走,愣愣的答:“是!”

长官这是叫自己跟他一起回去?嗯,现在又是中午了,回去后顺便一起吃个饭?真是太棒了!

“靳,你这是打算马上就回去吗?”同他回到先前的会客室,乔皱起眉来。“接下来的详情安排,每一个都要就位,恐怕一时半会敲不定。”

靳成锐目不斜视往前走,对他的顾虑不以为意。“还有二十分钟十二点。”

“你的意思是我们到时一起吃了饭,下午再谈?”这样就更好了,那他们可以慢慢商榷。

靳成锐看着他扭转门柄,冷漠的讲:“是我们,不包括你。”

**

虽然得到长官的批准,能够进入会议中心,但杨光还是不放心。

两国会议是世界都在关注的,怎么能容得一点闪失?再者那个吴登身上疑点实在太多。

杨光思来想去,便暗中叫人去查他,希望能把他老底翻出来。

这个人叫文菲,是个职业黑客,前世出任务时顺手救过她一次,现在她应该和自己差不多大。不过那个怪才十五岁就扬名黑客界,现在让她动手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就是要想办法跟她搭上线。

凭着以前她给自己的联系方式,杨光在一个黑客论坛里找到她。

文菲从小就是孤儿,行事诡异不按理出牌,想让她出面得看她心情好不好。杨光算准她这个时候应该正缺钱,所以很直接的用钱和她达成交易。

很快,还没有一天,文菲就给了回复。

文菲:只查到他曾在帝都呆过两年,后来他爸爸消失他也就不见了。

杨光:我给你钱,可不是想看到这个结果。

过了会儿文菲才回:提前跟你说下,现在连我都对他感兴趣了,我可以免费帮你查,但需要一点时间。

杨光:你尽快。

连文菲都查不到?杨光更想知道吴登是什么人,他怎么会从帝都去到新疆,后又再回到帝都?

杨光没有等到文菲消息,就被另件事给占据了时间和心思。

赵传奇回来了?!

当天下午,整个军区大院的人都到齐,在院子里站得站、坐的坐,连失去爱犬英雄的大爷都出来凑热闹了。

杨光站在最边上,由于被树叶挡了视线,不时的伸头瞧。

赵传奇那小子终于要回来了啊!想想都快两年没见到他了。

想到那个和自己“无恶不作”的发小,杨光是满心欢喜的,也表示的不加掩饰。

靳成锐看她迫不及待的样,脸上面无表情,心里却紧了分,有几分忐忑。如今都长大的两个发小,相隔多年再见到彼此,会是什么样一种场景?尤其是男未婚女未嫁。

想到那个陪伴她十六年之久的男人,靳成锐比杨光还紧张。

而那些长辈们,都在猜着这个军区大院最小的少爷,变成了何等模样,赵父赵母更是笑得合不拢嘴,完全没注意到两个后辈。

在这种各怀心思的等待中,等了大约七八分钟的众人,远远看到一辆军用猛士出现视线,缓缓朝他们开来。

猛士是高机动性军用越野车,能在热区、沙漠、高原、寒区、沿海环境使用,可见拥有这等座驾的人,身份绝非一般。

杨光翘首以盼,终于盼到他,现在见这么牛逼的坐驾,除了笑就是吐槽。用得着这么拉风么?想给我下马威是吧?

靳成锐还是一如既往的沉默着。

赵父赵母则笑得更开心了。没有什么比儿子学成归来更高兴的事了。

军用猛士停在他们三米外,驾驶位的兵哥迅速跑下来替后面的首长开车。

正好这时有些起风,道路中间飘落的枯叶被吹飞。看到踩在地面呈亮军靴的杨光,有种看电影特效的即视感。

坐在车里就远远看到杨光的赵传奇,很想马上下车,但是他在看到她旁边的靳成锐后,他等着警卫员给自己开车门,下车时故意慢了一秒。

没错,这就是下马威,不过是针对靳成锐的。

他站在地面,毫不退缩、畏惧的直视靳成锐,在警卫员拿出自己的行李后,昂首阔步朝他们走去。

赵传奇的身高就像那抽穗的稻谷一样长得飞快,起码有一米八三,以前俊逸有几分书生的脸变得棱角分明,浓眉大眼的很精神,加上他穿的是陆军迷彩服,使他整个人看起来更粗犷几分,是真正的从男孩脱变成了男人。

看他像凯旋归来的战士,意气风发的,杨光眼睛滴遛一扫,看到他的军衔,撇了撇嘴。

少校!果然如长官所讲的一样。

从下车就一直看着靳成锐的赵传奇,停在他面前,身高略矮却同样不输气势的对视他。

靳成锐正面迎接,幽深的眼睛平静如大海,不退不进。

两个僵持会儿,赵传奇率先笑起来,薄厚适中的唇微张,看向旁边的父母热切的唤了句。“妈,爸。”一人给了一个拥抱后,他又叫大院里的其他,一个没落下。

杨光想这出去历练番,倒知道尊重人了。

最后转到两个同辈的赵传奇,先向靳成锐敬了个礼,然后伸手友好的叫了句:“成锐哥。”

靳成锐看他抬在空中的手,跟他握手。“传奇,欢迎回来。”

他从第一眼看到他,就知道他将来一定不简单,现在他经过残酷非人道的训练,迅速变成一个优秀的军人,他当然是感到高兴的。

赵传奇意味深远的笑了笑,转向一直望着他的女孩。

杨光现在一米六三,看赵传奇绝对是仰着脑袋的。

赵传奇俯身,离她不过十来厘米的距离,看到她乌黑的眼珠清晰印着自己的影子,才扬起个质朴真心实意的笑。“光光,你怎么还是跟以前一样矮?”

杨光:……

她明明有长高三公分!

看她一脸生动的表情,赵传奇笑得更开心,靳成锐薄唇紧抿,仍是没有表情。

“不过胸比以前大了。”

“滚你大爷的!”

他们两个一吵架,长辈们都呵呵笑起来,其乐融融商量今晚吃饭的事。

靳母看着他们两,笑容满面的对儿子讲:“这两个活宝如今都长大了,小时候笑他们两是一对,现在看来要成真了。”

“他们都还小。”靳成锐听到她的话,剑眉轻皱,嘴里一片苦涩。他错过她太多,而赵传奇跟她则有数不尽的共同回忆,在这场感情里,他明显属于第三者。

杨光很好奇那个猎人学校是怎么样的,跟着长辈们进大院时兴致勃勃的问赵传奇。

赵传奇也很乐意讲给她听,并且乐此不疲。

靳成锐看着他们两进去,独自驱车离开。

看到驶出大院的车,赵传奇笑意加深。靳成锐,现在我有能力与你一较高下了,是不会把杨光让给你的。

“传奇,你这两年都吃什么了?快告诉我!”

“光光你别抱希望了,反正你怎么长也就这么点高。”

被他说中的杨光炸毛。“你才这么点高你全家都才这么点高!……”

靳成锐漫无目的,不知要去哪里,最后在下高速后把车开到离军区大院不远的山顶。

在山顶上能把整个军区大院尽收眼底,甚至还能看到院里忙着准备晚饭的人。

现在是下午五点,黄昏正浓。

靳成锐拿出烟盒蹲了下来,弹了弹烟盒底下,将里头的烟震出一些,抽出、点燃。

在这个三角关系里,他是最没胜算的那个。

诚如他刚才所讲,他们两还年青,十八岁,青春才刚刚开始,而他不久后就是二十七,再过一年他便不得不按照公约迎娶一位妻子。

在美国时,当战友谈及单身时间太短暂,他却无所谓,因为在他看来和谁都差不多,现在他却相当烦躁,想到如果要和另一个女人过一辈子,他觉得这会是种煎熬。而她还如此年青,虽然向他说过、做过一些超出范畴的事,但又怎么能保证那不是年少轻狂开的一个玩笑,又怎么确定她会愿意这么早结婚?

一辈子这个词对她来说还太重,又或者说,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的这种优越感,让他害怕失败,害怕得到的结果不是自己想要的。

可想到她和赵传奇一起幸福美满,他却孤独寞寥的活着,这种场景让他连想都不敢想。

靳成锐一连抽了半包烟,在天快要暗下来时,他把烟头按进土里,拿出手机。

今晚军区大院的人决定像过节一样,在院子里摆两桌一起吃。

所有人都忙起来,杨光也没例外。

闻到菜香的杨光和赵传奇去帮忙端菜,刚把母亲抄的菜端桌上便听到手机响了。

这个手机是她的私人手机,平日里不见得有人打,现在听到它有动静了,以为是文菲的,谁想拿出来一看名字差点把手机扔出去。

长官刚才匆匆忙忙出去,一定是有重要的事要处理,现在他给自己打电话,难道是有关会议的?

想到这里,她跑到没有人的地方接听。

“长官?”

“来成山头。”

“哪?”

“杜鹃山。”

“是!”

成山头杨光知道,就军区大院后边,她问哪是惊讶长官为什么让她去那里,而杜鹃山则又让她咯哒了下。这个名字是她起的,那个时候她六岁,和赵传奇调皮捣蛋不顾长辈的话跑山里玩,那个时候正好是春天,山里开了一大片杜鹃花,她图个方便就叫它杜鹃山了。

但她记得那个时候就她和赵传奇,长官是怎么知道的?管它呢,等下去问问就知道了。

杨光躲过叔伯他们的视线,遛出去拔腿便跑。

成山头说近不近,说远不远,杨光用了最快的速度,跑到那里还是用了二十分钟的时间。

看到站在山头的长官,杨光喘息的爬上去。“长官,快要吃晚饭了,你来这里做什么?”还以为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害她跑这么快。

“想些事情。”靳成锐把手帕给她。“擦擦汗。”

杨光疑狐的看他,诚惶诚恐接过白色的帕子,有点舍不得用。这个是长官的,他可能用它擦过汗,虽然洗干净了,但是这上面还是沾有他的气味。

想好好收着的杨光,看他直勾勾的望着自己,便打开帕子,把它整个盖在脸上。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现在她感觉整个人都沾染上长官的味道。

把汗擦干净,杨光把帕子工工整整的叠好,又望着他,示意他现在可以说了。

靳成锐看她因运动而越发亮晶晶的眼睛,踌躇着。这种感觉,连他去阿富汗时都没有过。

“长官?”杨光忐忑的摧他。是好是歹,你给个话呀,这样欲言又止的瞧着她,她小心脏好难过。

“坐,跟你聊个事。”

------题外话------

香瓜找朋友拼字,被虐得好惨好惨,一样的时间,她写了一万,香瓜只写了四千多TAT,不开森不开森>_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