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129】谋嫁妆

吴夫人现在明白了。

难怪沉欢他们那么自强,对付吕氏的手段也不手软,原来面对这样贪婪得像土匪一样的祖母,他们若不是这样,早就被榨成人干了。这样一想,女儿说的话倒是有几分道理,这个沉欢的确有手段,就连她自己,和吕氏一样年纪的人,都觉得对付她很费劲,何况她只是个还没到十岁的姑娘。不但能活得风生水起,还能将这个老太婆制得没脾气。

越是如此,她也越是希望要沉欢,他们吴家也需要这样厉害的媳妇。何况沉欢现在还小,以后就更加不得了了。

想到未来,吴夫人暗自咬牙,忍了忍,努力平息怒气,平静的道:“好,全部就全部!那我这就听夫人的好消息。十月是沉欢的生日,希望在她生日前将事情定下来。两家必须在十一月将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的事情全部做完,还有六礼也可以做了。如果秦钰被赶出家门,沉欢我也要提前接入府中。不过,既然沉欢的全部嫁妆给了夫人,那我们给出的聘礼,也请夫人在事后全部归还,我也要让飞扬夫妇将来能活下去。逼得太狠了,适得其反。”

吴夫人的威胁,吕氏自然也听得懂,何况做做样子的聘礼,吴夫人能给多少?沉欢的嫁妆加上三房的财产就已经非常不得了了,这点蝇头小利,她还是舍得放弃的。

吕氏笑着点头,“这个没问题。我也想那个丫头快点从我眼前消失。”

吴夫人虽然堵着心,但毕竟为儿子争取到了沉欢,想到儿子露出往日的笑容,做母亲的心也暖了些。

吕氏忽然笑道:“既然如此,咱们还是立个字据,免得到时候说不清,夫人也想我退回聘礼不是?对夫人也是个保障。”

吴夫人想想,也是,吕氏那么贪,万一到时候反悔,扣着聘礼不退回来,她不是亏死了。

虽然损失了沉欢的嫁妆,也不代表沉欢就没有办法重建家业。就算吕氏将秦钰赶出家门,也挡不住秦钰将来考取功名。加上秦钰身后也不是没有人,他们吴家支持沉欢兄妹,难道还怕吴家没有飞黄腾达的一天?

所以,舍去嫁妆,也值了。

从另一个角度来讲,沉欢没有了嫁妆,吃喝用度都要靠吴家,她还有什么底气对吴飞扬不好?吴飞扬不嫌弃她,纳妾就不错了。这样一来,她为了在吴家站住脚,就必须让哥哥努力为吴家卖命,这样一来,还是有好处的。

吴夫人想着,心情也好了点,怒气也渐渐平息。

吕氏一行人在吴家住了一晚,第二天,吴夫人和吴飞盈恭敬的送她们出了门。两人才回到房中,吴飞扬便冲了进来,双眸发亮,急着问:“母亲和秦夫人说好了吗?”

吴夫人沉了脸,不理他。

吴飞盈瞪了他一眼,“飞扬你也变得如此无礼了吗?一大早见到母亲连请安都忘了?”

吴飞扬忙拱手请安,快步走上前,抓着吴夫人的衣袖,撒娇的道:“母亲,赶紧告诉我嘛,我要急死了啊。”

吴飞扬顿时如沐春风,整个人都鲜活了,乐得差点蹦起来,“多谢母亲,多谢母亲。也多谢姐姐。”

赶忙恭敬的行了个大礼,然后飞一般跑出去了。

吴夫人无奈摇头,脸上却也扬起欣慰的笑意,心爱的儿子欢喜了,做母亲的才会欢喜,哪怕舍弃些,她也愿意了。

吴飞盈笑着道:“瞧他这幅模样,以后啊免不得娶了媳妇忘了娘。沉欢过门后,母亲真要费心调教。”

吴夫人颔首,“自然是的。秦府虽然家大业大,论银子,我们吴家的确比不上,但是论正统官家他们秦府算什么,规矩自然不如我们。放心,等她过门,我天天给她立规矩,不怕她不服帖。难不成她还能闹翻天去,如果闹得飞扬不喜欢了,纳个妾她就老实了。”

自从夫君一连娶了两个妾氏开始,吴夫人心里就憋着一团火,这下终于找到出气口了。

吴飞盈却不是这样想,沉欢聪明绝顶的女孩,若是想拿捏弟弟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还容得了吴飞扬纳妾?

不过自己是嫁出去的女儿,等于泼出去的水,她一意怂恿母亲成全吴飞扬,其实也是私心。

自己嫁给一个小官,一直混得不好,加上父亲上次被调粮的事情牵连,对自己根本帮不上,也不愿意出面,格外低调。她夫君听说了秦家的事情,就让她想办法搭上秦家的关系,秦家长房和三房如今势如中天,总是算得上一条出路。所以,吴飞扬一定不能娶秦湘,她要钱没钱,要势没势。但是娶其他家的姑娘,没有秦家那么深的交情,帮扶作用也不会大。

至于吴飞扬娶了沉欢后他们夫妻两过得如何,对她来说就不是自己的事情了,也管不了了。

一对老奸巨猾自私贪婪的老太婆的谋划,沉欢自然是不知道的。

这天二舅母赵氏带着周琴到她们新宅子里玩。沉欢吩咐春雷送来几匹新进花色的料子,三人挑了自己喜欢的,周琴和沉欢就在一边看着学着赵氏裁衣服。

赵氏一边裁着,一边说,“这两年,我们家在绸缎穿衣上都没有花一分钱了,都是你们给的。回头啊,我给你五百两银子,你把这笔帐给填了。”

沉欢笑着说:“二舅母是嫌我给的少了吧?你们穿的衣服也用不完五百两,而且,我们欠二舅家的多了去了,这一笔一笔算起来,算得清吗?难道二舅母的意思是我也把用二舅母你们的钱的帐也还给你们吗?我才不呢,我可小气了,我没钱得很。”

周琴噗嗤一声笑了,“母亲,我就说吧,你这银子一定给不出去。”

赵氏忍不住也笑了,放下剪刀,用手戳沉欢的脑袋,“你这个小家伙的这张利嘴啊,真让人不知怎么说好。”

沉欢嘿嘿一笑,“二舅母的茶叶铺也给我们赚了不少,我们还真的没法计算了。”

赵氏笑着说,“都不知道是你们给我们赚了,还是我们给你们赚了。我们那间小茶叶铺,如今变成了大茶叶铺,上次听你的话在溪河和鎏金也开了店,因为大家都知道是出了个茶神女的茶庄的茶叶,生意意想不到的好。”

“那就是姐姐的功劳了,姐姐可是个金字招牌呢。”沉欢得意的晃着脑袋。

其实母亲留下的茶叶铺和赵氏的铺子合并后所赚的全部钱,沉欢都给了周鼎,一分钱没有拿,当然这个自然不能说。但对前世周鼎和赵氏夫妻两对他们三兄妹的付出,以至后来二舅的病死,沉欢一直都耿耿于怀。

这世她没有一下子掐死秦松涛和吕氏,一是为了要狠狠的折磨吕氏和秦松涛,二是因为她必须顾虑两个舅舅,她身后系着自己的哥哥、姐姐和两个舅舅家庭,她不能鲁莽。

赵氏这两年对他们兄妹很是担心,生怕被吕氏欺负,不过砍下来,知道沉欢不是做事随便的人,要不然二房不会在吕氏的打压下,越来越厉害。铺子开得越来越多,哥哥姐姐也渐渐的崭露头角,未来的他们,的确很有前途。

周鼎说最老的那间绸缎铺,每日客人络绎不绝,每月月底和季末都会有几天人上人海,在门口排长龙,说是铺子里每月每季都会拿出部分好东西做促销,弄得整个余杭的人都关注这铺子,一到时间或放出消息就全涌了去。今年更加不得了,就连整个豫州的人都有赶来的,说是他家做促销的都是东西好,花色新。可见沉欢是个很有眼光的人,也很大气。

就连几个县衙的内眷们都是他们铺里的常客。还听说豫州的大酒楼用的米、鸡鸭鱼肉基本都是溪河县农庄的。这样的眼光,连老谋深算的老牌掌柜都自叹不如,可想她的能力非常强。

对沉欢,赵氏也的确没有什么可交代的,她样样都做得这样妥帖。

就笑着说,“你这个孩子,舅母还真想不好,将来要许配什么人家,什么样的公子才能衬得上你啊。”

“母亲这个就不用担心了。”周琴拾起彩笔,顺着母亲划的线位置,在布上划着。

沉欢立刻就叫着,“烟翠,昨天卤大不是带来了几框子西域的葡萄吗?赶紧洗了拿来给二舅母和表姐吃。”

周琴大笑起来,“你这是用吃的堵我嘴吗?”

赵氏听说过凌凤的事情,可也不知真切,忙说,“什么都堵不住她的嘴,快说。”

周琴立刻停下手中的伙计,凑过脑袋来:“世子对沉欢可是用未来媳妇的标准保护着。”

“周琴!”沉欢瞪眼,直呼其名,显然生气了。

周琴吐了吐舌头。

赵氏瞪大眼睛,往日女儿聊起不过是说凌凤给她送了条名贵的藏獒,还有一个特别厉害的养狗人。

“不用理她,她的婚事,我这个舅母还是可以管得的,你倒是说说怎么像媳妇一样。”

周琴哈哈一笑,“呐,不怪我啊,是母亲让说的,做女儿的只当从命不是?”

沉欢索性站起来,跑到贵妃榻上躺着,拿起书看起来,懒得听这种八卦。其实这种八卦整天在她耳边飘来飘去,她都习惯了,习惯了反而觉得当笑话来说了。嘴长在人家身上,难不成下个封口令?下了反而显得她此地无银三百两了,有些事,尤其是这种事,你越是封口,越是神秘,议论得越发可怕,还不如不理,自己还能听着,万一过分了,还能辩解一两句。

只要不失实,她也无所谓,反正凌凤和自己是八竿子打不着,简直是不会相交的两条线的人。他对自己的好,只不过是因为宁逸宏的交代,和他大男人的帮扶弱小表现自己大男人罢了。

见沉欢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赵氏和周琴反而说得热闹起来。秦婉入宫了,再加上和宁逸飞的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也就是秦婉的终生如果宁逸飞能回来,应该问题不大了。秦钰过两年有了功名,娶个好人家的女孩子不难,最让他们操心的倒是沉欢了。

两人凑近叽叽咋咋,沉欢听不清,皱着眉头从书的一角露出一双眼睛。

这对母女什么时候变成这么八卦了?二舅母什么时候变成街边的婆婆了?真是郁闷。

两人说了好半会,然后一起抬起头,意味深长的、暧昧的、欣慰的、期盼的看着沉欢。

沉欢正努力将头埋进书里,不看她们,不看她们,看她们都知道什么眼神,姐姐在时只要和丫鬟们说起凌凤,就是一样一样那种让她恨不得暴打凌凤一顿才解恨的眼神。

可是,那两道眼神就像能穿透这本书一眼,让沉欢就是忍不住。

“哎。”她实在招架不住,放下书叹口气,无奈地说,“我说,二舅母,表姐,你们真的想多了。”

“我们想什么了?”

果然是母女,心灵相通,两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还问得如此理所应当,那口气的意思就是说,你不是也这样想的吗?所以知道我们怎么想的。

沉欢翻白眼,就知道参与这样的无聊讨论没点好处,越描越黑。

“随你们怎么想,反正事实就是事实。”

反正现在两人除了多了个傲古、赤冰,什么事也没有嘛。

这样不在一个频率上的交流终于被烟翠捧了一大盘紫色葡萄打破了,有了吃得就堵住嘴了。

沉欢也终于解脱了。

凌凤,你这个家伙什么时候出现?姑奶奶我一定要你好瞧!

北方边塞,六月依旧有些寒冷,披着战袍拧着眉心,看着辽阔的戈壁滩的凌凤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喷嚏。

“主子,你要注意身体。”他身边的副将担心的说道。

凌凤笑着摇头,“我的身体没事,壮着呢。走吧,回营。”

刚回到将军营帐,就见到守在外面的参军忙上前行礼:“将军,赤焰来了,在帐中候着。”

凌凤立刻严肃了面孔,在参军掀起的帘子下大步跨进去。

赤焰立刻站起来,抱拳:“主子。”

凌凤解开披风,往椅子上一丢:“怎么样?宁逸飞的事情查出来了吗?”

赤焰摇头:“没有,一点风声都没有。只是,我刚接到来报,秦大姑娘进宫了,皇上封了八品采女,送到宁贵嫔身边做女官。虽然是这样安排,却在后宫宣布,秦采女是专门负责研制宫中用茶的,所以,她实际上不需要服侍宁贵嫔,皇上让褚贵妃通知内务府拨下来四个宫女服侍着,这个待遇比其他同级女官都要好,宫里议论很多,很多人说皇上看上了秦采女。”

凌凤坐在椅子上,摇头:“不会。皇上虽然嫔妃众多,但是,他不可能为了一个没有背景的女子用那么多心思,若是喜欢她,直接封了就好,何必大费周章,做出那么动作来,让人误会呢?”

赤焰点头:“属下也正是这样想的,属下总是感觉宁二公子失踪的事情和这件事有关。”

凌凤沉思片刻,声音沉了许多,担忧道:“如此一来,沉欢就一个人在余杭了。”

赤焰看他一眼:“听赤冰说,她如今各方势力如日中天。她还在余杭城中心买了个大宅子,家什都是盛京买去的,看来很有钱。”

凌凤失笑,“这个小丫头的确厉害得很。”

“她和傲古相处得如何?”

“还不错,傲古出生就闻着四姑娘的味道长大,对四姑娘忠心耿耿。藏獒就是这点非常好,一旦认定了主人,就绝对不会变。”

凌凤这才放心了:“是,我就是因为这个才送傲古去的。我让人送去盛京宅子的钥匙,她收了吗?”

“收了,不过听说她只是派人去瞧了瞧,并没有让人进去。”

“没关系,她想用就用,不想用,就让人继续打扫着。”凌凤深吸口气,“我真的很担心宁逸飞,他往日里就算吊儿郎当,可也不是这样没有交代的人。何况失踪前还去了余杭,说明他对沉欢姐姐的确动了真心,既然如此,他还能瞒着那么多人,悄然失踪,不知道皇上搞什么鬼。”

赤焰沉着脸:“的确是,一定不寻常。不过宁二公子和主子如兄弟一般,不管是什么事,一定不会无益于主子的。”

“这个我知道。可恨突厥一直按兵不动,似乎是在拖着我们。你回来了正好,我想夜探军营。”

赤焰一愣:“属下去就好,哪有主帅去的道理。”

“上次军报说回纥可汗来了北边。我很奇怪,回纥在我军攻打西面时一直是支持我们的,为何如今反而支持突厥了?其中一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原因。”

赤焰想了想,“是很奇怪。要不我们派人去回纥部也打探下。”

“好,你安排。”凌凤起身,“我正要和两位叔叔商议围攻的事情,你让人帮我给太子带口信,务必要保护好秦大姑娘,免得沉欢他们陷入被动。”

“是,属下遵命。”

------题外话------

上章加了几千字,在加字前订阅的亲请回去看哦,有重要新内容。

谢谢亲爱的zhuoyu1956投了9张月票、张无杰投了8张票、3918165075投了4张、→緈褔丄縯投了2张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