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128】背地阴谋(补了字)

其实沉欢想姐姐入宫,如果是宁逸飞安排的,那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如果姐姐不在秦府,自己还能施展拳脚,伦膀子大干,姐姐在府中,她需要担心姐姐的安危。做事小心谨慎。

可万一不是宁逸飞安排的呢?

又会是是谁?

沉欢想到这里,心里一阵发冷。

“去叫赤冰来。”

烟翠出去一会儿,赤冰依旧抱着她的剑走进来。

沉欢习惯了她的冷漠,便直话直说,“赤冰姐姐,我姐姐入宫的事情你怎么看?”

“没看法。”赤冰淡淡道。

沉欢无奈,“那宫里是否也可以安排你这样的暗卫保护姐姐呢?”

赤冰翻了翻眼皮,“皇宫中若是各府暗卫都可以派进去,那些个娘娘们岂不是整天打架了?就算谁身边有人保护着,也必须是皇上允许的。何况宫内有御用侍卫。”

沉欢闻言,沉思半响,“好吧,你回去休息吧。”

赤冰走后,沉欢苦恼的撑着脑袋,想破脑袋都没没有办法知道这里面究竟是何事情,但,和宁逸飞这次不告而辞,又悄悄来表明决心一定有关,也许,姐姐入宫伴在宁贵嫔身边才能知道事情的真相。

“沉欢睡了吗?”门外秦婉低声问。

沉欢忙跳起来,对烟翠看了一眼,她忙打了帘子,“大姑娘,四姑娘还没谁呢,您快进来吧。”

秦婉走进来,烟翠便出去,守在门外,让姐妹两说悄悄话。

“沉欢,我想了想,总觉得宁逸飞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瞒着我们。”

沉欢点头,“姐姐感觉很对。不过我想说的是姐姐入宫倒是要留意宁贵嫔。尤其是她七月的胎儿,再过三个月便生产了,首先姐姐一定要知道自保,第二一定要留心保护宁贵嫔。宁贵嫔是宁家兴衰的标志。”

秦婉瞪大眼睛,“我正是这样想的,当初瑾如师尊和我说过宫中各位娘娘的情况和喜好,也说过褚贵妃和宁贵嫔之间的明争暗斗,我想既然跑不掉了,索性在宫里好好的帮她。”

沉欢笑了:“姐姐真厉害。”

秦婉笑着拉住沉欢的手:“姐姐也要能保护你们。入宫是好机会,姐姐一定会努力的。只是欢儿,你那么小,姐姐不放心啊,要不还是让哥哥回来吧。”

沉欢虽笑,心里却有些酸,又有些甜。今生兄妹一起面对这些吃人的世道,她该是多么的幸福。不过瑾如会和姐姐说这些,她也一定会教秦嫣,难怪秦嫣城府那么深,和姐姐比起来,心机简直比姐姐年长好几岁。

沉欢笑眯眯的钻到姐姐怀里,搂着她细细的腰,“沉欢那么能干,身边还有傲古、赤冰、甘珠、春莺,还有小黑他们几个,谁敢把我怎么样呢。倒是姐姐身边不能带人入宫,欢儿有些担心。”

“不用担心,姐姐又不是三岁小孩子。听说有品级的宫女也有小宫女服侍的。何况姐姐又不是娇惯的人。”

沉欢忽然仰起头,“对了,其实你可以寻个机会说因为要研制茶叶,要从茶庄里调人手去,看下宁贵嫔是否可以帮说上话,派我们的人到你身边。”

秦婉想了想:“也许可以,等我进宫了再说。”

沉欢虽然舍不得姐姐,可是姐姐入宫正好能带出来宫里的消息。既然已经牵扯到宁家、褚家,前者是她必须拉拢的力量,后者是未来秦松涛的力量。本来以为这种高层的对抗至少还需要几十年后,现在看来可能一切都要提前了。

玉姑姑要求第三天便启程,秦婉这三天里紧张的准备着。因为名义上她是采女,实际上是为了研制茶和陪伴宁贵人入宫,她也真心要将自己一身茶艺好好的发挥一下,每天都会在茶庄里准备器具。

沉欢看着忙碌的姐姐,其实她清楚姐姐用忙碌压抑着自己的伤感,她只要停下来看着沉欢,眼圈都会红。毕竟姐妹两从来没有分离过,这次她独自一人入宫,不担心害怕是不可能的,更多的是担心沉欢。她也不表露出来,只是积极的为姐姐准备东西。既然要入宫,自然会面对宁贵嫔和褚贵妃,甚至宫里的其他娘娘,还有各派的人,钱肯定是必须的。

她将一万两银票全换成了小金裸子,方便携带,也方便赏赐。除了姐姐平时用的简单首饰外,给她准备了一大堆各种价值的玉簪、手镯、耳环,让她给赏用。

秦松涛不是用钱击退了荣郡王的官威吗?她也可以用钱,打下一片关系网,为姐姐所用,同时保护姐姐。

秦婉也不推辞。跟着沉欢回秦府快两年的时间,她也学到了许多为人处世,何况瑾如也教过她如何和宫中人官场人打交道。其实,除了舍不得和沉欢分离外,她心里多少有点蠢蠢欲动,她也希望自己有番作为。

秦功勋命人送来了五匹上好的锦缎和一万两银票。

沉欢很清楚,秦功勋才不想对长房付出任何一分钱,不妒忌他们有钱就不错了。这次他如此大方,想必是希望秦婉将来能帮扶自己的三儿子,何况秦府出了个宫人,也是无比荣耀的。

到了要启程的前一天晚上,秦功勋带着苏氏和秦嫣一起到了玉春园,这也是沉欢他们回到玉春园后,秦功勋唯一的一次踏入这里。

沉欢感叹秦功勋的深心计也露出来,知道如今要讨好姐姐,不敢带她们最讨厌的吕氏和秦中矩夫妇过来,而是带着表面和她们交好的三房。也只有三房如今的身份可以和长房匹配,甚至抗衡,所以,和三房、二房一起,秦功勋感到无比的有面子。

玉姑姑这几天抽着空教授秦婉,她和瑾如说的内容不同,主要是礼仪气质。秦婉又师从瑾如,仅仅两日,人变得更加高贵典雅。

众人见打扮清秀得体的秦婉仿若变了一个人,神色各异。

“好姐姐,以后就难得见面了。”秦嫣眼圈红红的上来拉她的手。

秦婉笑着说:“三婶和二妹妹迟早是要去盛京的,那就见不到了?”

苏氏笑着点头,“就是的,只是嫣儿这两日想着你离开就伤心。眼睛都哭肿了。”

沉欢眼观鼻鼻观心,心里冷笑,她是伤心,伤心为什么有这样运气的不是自己,何苦她付出那么大的代价,最后得益的全部是秦婉,而她变成没人敢轻易要的人,以秦嫣这样的人,她会甘心?

秦功勋抚着胡须道,“婉姐儿入宫后一定要举止得体,切莫惹怒皇颜,你可是担着我们整个秦府的荣耀兴衰啊。”

秦婉福了福,“是。”

第二天清晨,秦婉便准备启程。

秦功勋率领全家老少,还有府中的家人黑压压的将秦府大门站满了。

胡同外面好多人伸着脑袋看热闹,外面也被围了一层又一层。秦府这下更加有头有脸了,皇帝亲自颁旨宣召秦家大姑娘入宫,而且一进去就是八品采女,陪伴现在最受宠的宁贵嫔。将来,秦府要怎么个荣耀法,真是难以估计。

秦婉一走,沉欢便几乎每日大清早就出门,到晚上才回来。府里的人无权过问,秦功勋也懒得理。

吕氏满心就想着吴夫人的邀请。她自然不会亲自叫沉欢去,也怕她拒绝,让自己面上无光,就让丫鬟和她说了一声。沉欢自己都懒得出面就被云裳挡了回去,说姑娘太忙,没空去,请夫人带其他姑娘去。

吕氏也正中心怀,反正吴夫人也未必希望沉欢去。

她逐来到三房,看苏氏正在看书,秦嫣在一边绣花,便笑着说,“你们两娘真是清闲啊。”

苏氏和秦嫣站起来行了礼,让她坐在软榻上。

“不知母亲过来何事?”苏氏态度淡淡的,对吕氏,她才懒得给脸面呢,只是看在夫君的面子上,保持平常的表情就好。

吕氏把受吴府邀请的事情兴奋的说了:“你瞧,吴家没有记恨我们,倒亲自上门邀请我们,我也闷了好些日子了,便带着姑娘一起去玩玩。”

秦嫣和苏氏对视一眼。

秦嫣笑着道:“前些天我有些受凉了,母亲请了大夫给我抓了副药吃。大夫说我最好少见风,孙女就不能陪祖母去了。”

“啊?”吕氏有些不快了。

“湘姐儿的生日快到了,祖母不如将湘姐儿接回来,带她去吴府不就好了?”秦嫣这番话正中吕氏的心意。

按说,吕氏自然希望秦湘回来,可秦湘陷害惹了秦嫣,她自然要先来看下三房的意见。本来,她还忐忑的认为秦湘设下的阴谋虽然不是针对秦嫣,可最后还是把秦嫣给坑进去了,吕氏只当秦嫣恨秦湘恨到要吃了她,如今秦嫣倒是不提秦湘的不好,还让自己接回她来,这倒是让吕氏不得不多想了。

吕氏生怕没有摸准三房的心,倒是后将秦湘接回来,再落个恨,秦湘回来后也难免被秦嫣报复。秦嫣到底是真心想把秦湘接回来,还是假意,她把握不准。

为了试探,故意平静的道:“湘姐儿劣根深种,这次伤了你,她得好好的悔过,还是迟些再说吧。”

秦嫣叹了口气,柔声道:“祖母疼惜嫣儿,嫣儿岂能不知。可我和湘姐儿到底是姐妹,她虽然做错了事,事情也过去了。姐妹间哪有记仇的?我们不可能永远不见面不是?”

“何况,三妹妹一天在庵里,外人就会一天误会我,还会以为是我心胸狭隘,容不得妹妹呢。如此一来对我也不好。沉欢对吴公子那样的态度,估计带她去不知道会闹出什么,反而耽误了吴夫人的一片热情,倒不如带三妹妹去,说不定外头还当两人感情还如以前那样。其实,我只是为了我自己罢了,还请祖母成全。”

吕氏听到这里才放心了,笑着拉着秦嫣的手:“三郎媳妇,你瞧瞧,这孩子多贤惠,多善良啊。湘姐儿也难得有个好姐姐。那我就去禀报老爷,如老爷也同意,我就接她回来。”

心事了了,吕氏开心的站起来,“你要好好养着,你都瘦多了。”

秦嫣和苏氏应着,送她出去。

母女两关了门,各自坐着。

“你真要秦湘出来啊?不怕看着她来气?”苏氏虽然知道女儿的想法,可心里还是不舒服,想起秦湘那个贱丫头做下的事情,就恨得咬牙。

秦嫣笑笑:“这场热闹我才没兴趣看呢。吴夫人明白着意属沉欢,老夫人就一心拉扯秦湘。我倒是有兴趣看吴夫人看到秦湘的时候会是什么脸色。”

苏氏想着无奈摇头笑着,“这都是什么事,吴夫人也是个不好相处的人,自私得很。想当初我和你爹还有想法撮合你和吴飞扬呢,幸好后来被搅了局。要不然你嫁到这种家里,受得了吴夫人?”

秦嫣拾起刚才看的书,“沉欢都瞧不上的人,我怎么会看上呢?”

苏氏看着她心里有些不好受,秦嫣比以前更加沉静了,心思也深了,她的未来的确堪忧。

吕氏得了三房的实信,寻着秦功勋心情好的一天,殷勤的帮他捏着肩膀,柔声道,“吴夫人请我们姑娘们过府和他家大姑奶奶聚聚,老爷,您看可以吗?”

秦功勋翻着账本,淡淡道,“你安排就行了。”

吕氏大喜,“那我就让湘姐儿先回来,要不她不在,也怪失礼的,吴夫人误会我们不给面子就不好了。”

秦功勋手顿了顿,皱眉看她,“她去吴府合适吗?上次她闹得还不够丢脸吗?”

吕氏忙赔笑道:“吴夫人点名要湘姐儿去呢,就是说上次其实都是误会,湘姐儿去了,这误会才会消除是不是?”

秦功勋还在犹豫,吕氏端起茶壶给他倒了一杯茶,“老爷,这是为妻给你煮的花参茶,府医说你气虚,还得多注意调理才是。大事有钱陇帮着你看着,小事你就不要太操心了,交给老三媳妇就行了,她也是妥当人。”

吕氏以前一向争强好胜,什么都要抓在手里才显得受重视,这会怎么那么看得看了?

秦功勋诧异的看她一眼,吕氏两鬓也有了几丝白发,往日的娇媚褪去许多,因为小心谨慎显得多了两分柔弱,心底一软,“你也不要操心那么多,还以为自己三十岁吗?”

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听到秦功勋对自己说软话,吕氏顿时激动得想哭,带着哽咽道:“为妻为老爷操心是心甘情愿的。”

秦功勋颔首:“你要早点学会安分些,就不会惹那么多事了。湘姐儿实在是让人头痛,还是让她好好的思过吧。免得惹得吴府也不高兴了。”

吕氏一怔,刚涌起来的感动和温柔全都散了,他压根还是不肯给她一点面子。

深吸口气,柔了声道:“孩子在外面时间长了,别人也会说闲话的。加上如今婉姐儿入宫了,老三的官也做作越大,我们更加得注意名声不是?何况……那天吴夫人亲自到访,就是为了吴公子的婚事来的,要是湘姐儿不去,这事怎么谈呢?”

秦功勋抬头,“湘姐儿和吴公子?”

吕氏兴奋的点头,“是啊。”

“湘姐儿那样拉着吴公子捉奸不成,吴公子还能看上她?”秦功勋哼了声。

吕氏心里不快,秦功勋明摆着就瞧不起秦湘了,可她面上依旧笑着,“那为妻也猜不着啊。沉欢将吴公子说得那么狠,她的性子吴公子又不是不知道,难不成他还会惦记着沉欢?湘姐儿虽然活波些,可也是模样一等一的,和吴公子也是两小无猜,其实要说起感情,吴公子和湘姐儿也是最好的才对。只要吴公子过府都是和湘姐儿黏在一起。”

秦功勋将账本重重合上,冷了脸,“就是你管教不严,那么大的姑娘家整天和人家的公子黏在一起,你还有脸说!”

吕氏吓了一跳,忙站直,“为妻知错了,可正因为是着这样,若是湘姐儿嫁给了吴公子,各种不好的风声不久自动了了吗?如此,事情也是最圆满的不是吗?”

秦功勋沉思片刻,吕氏说得有道理,与其说烦恼秦湘因名声狼藉而影响以后的婚事,有人愿意娶,为什么不赶紧处理了呢。

“好吧,那就借她回来,不过你要严加管束,再出纰漏,休怪我不客气。”秦功勋严肃的说。

吕氏忙点头,“放心。”

不到三天,秦湘就回了府。她算计了长房,三房跟着遭殃,这两房定是没人搭理她的。尤其是沉欢,对这种人,已经连保持表面好感都没有必要了。

秦湘过生日,只能在自己院子里,父母陪着吃顿饭。也没有闲钱给她置办好些的菜和礼物,草草的就这样了。

沉欢他们的外宅子已经基本弄好了,她整天忙着去看看新宅子还需要弄些什么,因为宅子的格局和装修都还不错,基本没有大动,只是刷了墙,窗户全都装了窗纱,园子里多种了些花草,又凿了大池塘,种上荷花。

她和姐姐依旧住在内院,将主屋东面的三间偏房改成了书房。周正宇让卤家的货队带回来一整套的酸枝木书房家具,雕工精致,古色古香。靠窗的地方放了一张美人榻,窗户一打开,便看到池塘的一角,四月的荷花开得正好。府中的一些东西搬了出来。鲁掌柜也搬出来住。宅子大更需要护院,卤大六月回来,听说了,忙拍胸口说包在他身上。

沉欢瞪了他一眼,“就你上次被我们打得哇哇叫的护院?”

卤大大囧,搔着脑袋嘿嘿笑着,“当然不是了。”

没过两天,他便带来了四个护院,据说都是他们家镖局的人。

他居然去挖卤家专门跑货镖局的墙脚,不过这些人能力一定是有的。

卤大献宝地道:“他们一个是镖局退役下来的,本来想开个武馆,一来赚点学徒银子,二来可以给我们镖局车队输送些人。但招来的自然都是穷人,也没几个钱挣,就带着几个徒弟回了镖局。可他脚上有点伤,长期运货很是吃力。我一说他就马上应允了,连三个徒弟都跟来了。虽然比不上小黑,但是做护院足足有余了。”

沉欢白了他一眼,“你爹知道。”

他忙道,“我爹都让挖的,你担心什么啊。一般外面的那些狐朋狗友烂人,我可不敢介绍给你。不知根不知低的,像你这样倾国倾城的美人儿,可不就遭贼惦记吗?”

沉欢眉毛一眼,“哟呵,敢开我玩笑了啊。烟翠,看着干嘛,赶紧拧嘴巴去。”

卤大跳起来,“喂喂,丫鬟拧我嘴巴,还让不让我做男人了。”

云裳笑着往他身后一站,堵了他退路,烟翠动作迅速,一闪就冲了过来,伸手就狠狠的在他脸上用力一拧。

卤大妈呀的惨叫一声,握着脸哭丧着:“我的小姑奶奶,你手下这些姑娘怎么都这么彪悍啊,你不怕嫁不出去,不怕她们嫁不出去啊。”

烟翠顿时杏眼圆瞪,“敢咒我!”说着张牙舞爪的就抓过来,吓得卤大抱头就跑。屋里的人乐得咯咯大笑。

“云裳,将人交给静悟去安排,等明儿我有空了,我再见下人。这个院子的护院四个可能不够,如果来的四人中有比较老练的,可以选作护院的头。然后再找四个。”

“好的。我刚才瞧见了,还不错。看上去很精神很壮,而且长得五官端正,很正气的样子。”

沉欢点头,“恩,让静悟事实他们的功夫。如果的确不错,让那个镖师做这个院子的护院首领。”

沉欢就把钱嬷嬷和紫菱固定在这边了,他们府中府中大小事务,和训练新的下人。

到了吴夫人邀请吕氏带着姑娘们到府的日子那天,吴夫人早让人候在大门,听着吕氏的人到了,立刻让吴飞扬和吴飞盈一起迎出了二门。

可扶着吕氏下车的居然只有秦湘一人,沉欢居然没来。吴夫人和吴飞扬两人顿时懵了。

吴飞扬立刻转身往自己院子走去。

吴飞盈想叫住也晚了,赶忙暗中拉了拉母亲的衣袖。吴夫人瞬间恢复了小脸:“原来是三姑娘来了,这些日子没见,越发漂亮了。”

秦湘又不是瞎子,吴飞扬当着面跑了,吴夫人刚才脸上的变色,她也看到了。眼下吴夫人还装出这个热情样子,让她心里就想吃了苍蝇一样不舒服。

这几个月里,她人在庵里,清净的时候,更是想念吴飞扬,想起这些年来两人的一点一滴。没想到他和他母亲见到她居然露出这样的神色!

秦湘忍着不快,勉强笑着施了礼,又向吴飞盈行了见面礼。

吕氏看到吴飞扬和吴夫人这个样子,心里咯噔一下,难不成她会错了意?吴家不是意属秦湘?可既然来了,就没有回去的理,就算他们不是这样想的,她也得想尽办法让他们这样想。

逐笑道:“大姑奶奶也是越发端庄贵气了。自打你嫁到盛京,我们可在没见过。”

吴飞盈笑着过来搀扶她,“可不是,本该飞盈去拜会的,可夫君总是忙着应酬。”

“都是老熟人了,我们来不也是一样?顺便走走,透透气。”吕氏笑着拍她的手。

秦湘本来听吕氏说是吴夫人郑重其事的跑到秦府邀请她们的,还提到了婚事。可来了吴飞扬却躲了起来,一直到吃饭都见不到人影,便忍不住问吴飞盈,“吴大姐姐,这么不见飞扬哥哥呢?”

吴飞盈自然清楚她心里的心思,便笑着:“这天说心里烦闷,正好我家爷刚才不是说要出去赚赚,见些友人,他就跟了去了。男人嘛,就不喜欢和我们女人混在一块。”

秦湘心里很不舒服,明知道自己来了,就这样避而不见吗?

吕氏见她不高兴,忙说,“飞扬才多大点年纪,怎么就学大人烦闷起来?吴夫人不是说要赶紧定亲吗?估计定亲了他就不烦闷了。”

吴夫人笑着道:“夫人说得是。飞扬这孩子就是闲得慌。别理他,我们吃。”

吕氏听她岔开了话题,也不好再继续问。

吃了饭,几个女人闲聊着胭脂水粉,衣服式样。秦湘实在坐不住,边说想去歇息,便随着吴府的丫鬟去偏厅歇息了。

吴夫人便笑着说:“夫人是不是习惯了午休?要不你和我一起躺会,下午我们再玩玩。”

吕氏闻言正中下怀,在秦府就有午休习惯,吃晚饭犯困,早就心不在焉了。

“好啊。”

吴夫人亲自带着她转到自己的房中,两人就在床上一起躺了。

等丫鬟们出去,吴夫人便支起了身,看吕氏道:“不满夫人说,我有件非常头痛的事情,让我一直寝食难安,可我想了许久,除了夫人,再没有人能解开这个麻烦。因此,想和夫人商量下,帮我这个忙。”

吕氏一愣,吴夫人说正事了吗?

她赶紧也爬起来,靠着软枕问道:“夫人不防说说,你我两家是什么交情,能帮的一定会帮的。”

吴夫人叹了口气,“不满夫人说,我家那个不懂事的逆子,死活要娶沉欢。自打上次从秦府回来后,日夜茶不思饭不想的。今天您见了,也会觉得他瘦了许多吧?”

吕氏心里咯噔一下,原来他们还是盯着沉欢那个死丫头?秦婉进了宫,如果沉欢那丫头再嫁给吴府,这长房岂不是鸡犬升天了!

虽然心里十万分的不乐意,可当着吴夫人的面也不好表露出来,只得皱了眉,“哎呀,这个丫头实在不好弄。她好想不喜欢飞扬啊。”

吴夫人并不在意吕氏的表情,继续道:“前段时间我选了好些好人家的姑娘,想让他放下那颗心。没想到他居然说不娶沉欢就做和尚去,你说,他是不是要气死我啊。”

“哎,你说,我将他拉扯大,容易吗?夫人也是做母亲的,自然能体会我的苦啊。”

吕氏真是端不住了,她猜测道吴夫人请他们来一定是有话要说,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是这样!她最心疼的孙女苦苦追求吴飞扬,还闹得沸沸扬扬,得罪了一群人。如果她反过来促成沉欢和吴飞扬,那岂不是*裸的打她和老大一家的脸吗?

因心里有气,吕氏立刻回道:“长房孩子们的婚事,我说了不算,就连老爷也说了不算的。他们三兄妹个个都是硬骨头,尤其是沉欢。夫人要是求我这件事,恕难从命,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吴夫人自然料到她会这样,也不动气,笑着道:“夫人莫要急着拒绝,先听听如果事情办妥了,夫人得到的好处。”

“要说长房的婚事秦府不可能无权过问,当时不过也是口头上的。再说了沉欢和飞扬本来就有父母的口头婚约。就算沉欢不好拿捏,但事在人为。我就问夫人一句话,长房的家产,夫人想不想帮你家二爷得到呢?”

吕氏顿时坐直,盯着她,“你的意思是什么?”

吴夫人笑得深了。和秦府来往那么多年,吕氏的心理她多少能洞察些。

吕氏心里在打鼓,这些事她怎么知道?看来吴夫人是做足了准备,如今要拿出来和她交换什么了吗?

吴夫人也坐直了身子,“夫人其实是想替秦湘父亲得到长房的家产的。若你帮我办成这件事,我就帮夫人得到他们的家产,你看如何呢?”

吕氏瞪大了眼睛,眼里射出贪婪的目光。

吴夫人见状,知道她动心了。

和吕氏认识了那么多年,秦府的变化她也是清楚的,吕氏的贪婪和心思吴夫人心知肚明,所以,她得到夫君的信,也赞同将沉欢先稳下来,定下这门亲,她立刻就将整个谋划想清楚了,也很有把握吕氏会就范。

吴夫人笑着说:“夫人,如今秦婉进了宫,那就是难以出来的地方,也就说长房去掉了一个能说话的。秦钰虽然读书厉害,但也是个书呆子,不善经营。只要将沉欢这门亲敲死了,她就得听我们的。沉欢虽然还小,但毕竟要听婆家的,以后,我不准她常抛头露面,不准插手娘家的事情。长房里没有了主事的,秦钰还在读书,自然长鞭莫及,就算回来,他也会乱了阵脚。”

“夫人要拿秦钰的错还不容易吗?到时候,夫人权秦老爷将他除了名,这秦府属于长房的家产不就等于他没份了吗?将来,秦老爷百年了,秦府剩下的可都是夫人的亲生儿子,难道秦三爷还不会照顾秦二爷吗?都是亲兄弟。秦三爷不在乎秦家的家产,可秦二爷不就可以多分一份了吗?”

吴夫人的话就像种子浇了厚肥,噌噌的长,瞬间填满了整个心。

秦湘虽然是她最宝贝的孙女,但是,和长房的家产相比,还是轻了些。她废了几年的力气,好不容易把秦安赶出秦府,没想到他们一死,他们的孩子反而回来了,还彪悍得让她灰头土脸的活了两年,这口气她实在难消,而且,她可不想以后的日子都那么灰暗。

吴夫人说得一点没错,长房其实只要制住了沉欢,其他两个都不是问题。只要沉欢无法管长房的事情,秦钰她就太容易拿捏了。随便泼个脏水给他,老太爷就一定会把他赶出家门,反正老太爷本就不喜欢这个木讷的长子,对长房这两年的张扬也是恨得无法。

就算秦钰有了功名,秦婉进了宫,可他们比起她的三儿子秦松涛如今的地位来说,他们简直就是蚂蚁,不足畏惧。

何况秦松涛最重名声,只要秦钰名声臭了,他也不会阻止将秦钰赶出去的。到那个时候她就什么障碍也没有了。

等到三年后,沉欢就可以过门了,秦钰被赶出家门,秦婉在宫里再也出不来,原配谢氏留下的血脉就处理的一干二净了。秦松涛肯定会在盛京,将三房带走。秦中矩只要夹着尾巴等着秦功勋一死,那整个秦府便是他为大爷了。她这个操心的大儿子,分个秦府家产的三分之一定是没问题的,这也圆了她的心愿,放下一块心病了!

她的欲念瞬间膨胀了,多年的梦想即将实现了。

吕氏忽然明白吴夫人兜了那么大的圈把他们请来,原来是吴飞扬想得到沉欢啊,她原来想自己带来的是沉欢。

她看了吴夫人一眼,原来这个女人不声不响的谋划了那么大段,就是因为她清楚自己的*和目标,才敢将这件事找她来做。不管怎么样,将来秦钰也是她的媳妇哥哥,她能这样不折手段,也是令她佩服的。这样的婆婆,要是秦湘那个直肠子嫁过来,日子也不好过啊。

再想想秦湘,为了吴飞扬那么多年的努力,甚至在他面前低声下气,若不是吴夫人是这样自私自利的势利人,她又怎么会白落到这样的地步?

如果她帮着吴夫人得到了沉欢,可秦湘该怎么办呢?她岂不是什么都没有了?不管怎么样,对吴夫人这样老谋深算的女人,她也不想便宜她,至少让秦湘放弃吴飞扬,总得给秦湘讨回些什么吧,否则,秦湘岂能善罢甘休呢?

吕氏为难的叹了口气:“夫人的话实在令我动心,我不是为了家产,而是长房的孩子因为是谢氏的血脉,实在不贴心,住在府里,他们也总让我闹心,也影响了我和老爷的感情。你想,我都熬了三十年了,还要受这丫头的气,实在也是憋屈。”

吴夫人深以为然,“的确是的。你看我家老爷以前对我也是很好,可如今一到海南,还不是纳了两房妾室,把我们娘儿丢在这里他也不着急,我很理解你。所以,制住沉欢,才是最重要的不是?”

吕氏颔首,“可是,我要怎么对秦湘解释呢?吴夫人,你是知道的,秦湘喜欢飞扬已经好多年了,她也非常付出的,对飞扬她可是掏心掏肺的。”

吴夫人心里冷笑,你对我家儿子掏心掏肺,我儿子不喜欢有什么用,这种一厢情愿的事情,还惹得儿子讨厌生气呢。

可为了让吕氏就范,她当然不会这样说,叹了口气,“也是。不过,湘姐儿也要嫁人的。秦二爷的家底薄,湘姐儿的陪嫁自然不足,所以,我才帮着你把长房该分的家产留给秦二爷啊。”

吕氏一笑,“是,但,还不够。”

吴夫人自然知道她是个贪婪的人,自然会讨价还价,立刻就问:“那夫人说说,你想要什么?”

吕氏勾唇淡笑,“我们既然挑开天窗说亮话了,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我们湘姐儿为了飞扬也是付出了满腔热情,这次的事情,不也是为了飞扬吗?如果我答应了夫人,必定让湘姐儿心灰意冷,名誉也受损了,将来嫁人就难了。如果让沉欢嫁入吴家,就要毁了湘姐儿的幸福,我不论如何都要重重的补偿她一下。”

吴夫人微微蹙眉,隐约感觉到吕氏会狮子大开口。可无奈,事情已经这样了,只要吕氏能答应,其他的以后都可以弥补,边说,“夫人觉得要如何才能安抚湘姐儿呢?”

吕氏笑了:“沉欢的全部嫁妆都转给我,湘姐儿有了这份体面的嫁妆,将来说亲也就体面些。”

吴夫人气得差点就想破口大骂,一口气憋在喉咙上,上下不得!

长房的家业基本都是沉欢打理出来的,而且,沉欢向来是长房全部人的掌中宝,秦安夫妇在世时,就宠她宠得不得了,后来秦钰和秦婉和他们父母一样,简直对沉欢就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沉欢若是出嫁,家产肯定会给她更加多。她本来就想好了,要是吕氏开口,她大不了将沉欢嫁妆里的铺子给秦湘一间,也就了不起了,谁不知道长房的一间铺子赚的钱可以养上百户普通人家。

知道吕氏贪婪,没想到她会如此贪婪!

她居然要沉欢全部嫁妆,这不等于将吴飞扬未来的家底给掏空了吗!

何况,秦湘痴缠着吴飞扬,本来就是她自己不要脸,做下那些见不得人的事,也是她自己做的,居然全部推到吴飞扬的头上,还有脸来抢吴飞扬将来的全部家底,真是小的不要脸,是因为老的更加不要脸!

吴夫人气笑,咬着牙道:“夫人,这怎么行?你让飞扬他们夫妇将来怎么生活?沉欢的嫁妆,我只能给你一半。”

吕氏斩钉截铁的道:“不行,我就得全部要,否则,夫人另请高明。”

吴夫人气得脸色铁青,几乎就要跳起来直接走人。可到底忍住了。

------题外话------

谢谢亲爱的昕昕2015送了十颗钻钻,还打赏那么多币币。谢谢wongyl92、missing5021、grace21c送的月票。群抱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