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216章 让她选择!

一路走来,宋锦丞脸色酷寒,浑身都散发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气。

他走得很快,大手紧紧攥着女孩儿的手腕,任由陆吉祥如何说喊,他一律视而不闻。

直到,两人走出了警察局。

黑色轿车依旧停在门口,司机正站在旁边抽烟,猛地看到两人大步出来的时候,急忙将手中的香烟扔掉,规规矩矩的拉开了后座车门。

“上车!”

宋锦丞沉声道,并无怜惜的将人推塞进车里。

陆吉祥却不愿配合。

“我不走!”

她大叫。

可是,她的反抗于男人而言,毫无丝毫作用。

宋锦丞的脸色,愈发的不好了。

“不走?”

他冷冷睨着她,语气冰凉:“陆吉祥,你不要太过分!”

陆吉祥紧咬着唇,两眼瞪着他。

男人低腰坐入车内。

他面无表情的下令:“去机场。”

“是。”

司机得令,立刻发动汽车欲上路。

哪料,陆吉祥忽然侧身就想打开另一边的车门。

宋锦丞眼明手快,一把抓住她。

“落锁!”

他冷声喝道。

司机闻言,当即便毫不犹豫的摁下了中控锁,将车门锁住。

“宋锦丞!”

陆吉祥真是气急了。

她的哥哥还在警察局里面,而这个男人竟然要带她去机场!

她不当逃兵!

“闭嘴!”

宋锦丞呵斥,眼神儿凶狠:“在我为了你寝食不安的时候,你都在干些什么,嗯?陆吉祥,做人不能没良心,你这样对得起我吗?”

陆吉祥闻言,不禁倒抽一口凉气。

“宋锦丞,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她瞪着他,满是不可思议:“我怎么就对不起你了?你说清楚,我怎么就对不起你了!”

宋锦丞冷笑。

他从副座后背兜里拿出了一个信封。

“你最好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陆吉祥不说话,连忙低头打开信封,当看到里面的东西时,瞬间僵住。

信封里面装的是照片,是她和冷铮在游乐园里的照片,他们笑得很开心,特别是一起乘坐雷鸣山漂流的时候,她被冷铮护在怀中,两人都笑得十分开心!

但在此时此刻,陆吉祥只觉得心底一阵发寒。

她觉得恐怖!

“你怎么……会有这些……”她缓缓的抬起头,惊疑不定的看着宋锦丞。

“有人匿名发给我的礼物。”宋锦丞勾唇,转头冷睨着她:“敌人的礼物。”

陆吉祥咬牙。

她紧紧攥着手中的照片,心里一阵颤抖。

“对不起……”

她低了头。

“没必要。”宋锦丞不看她,声音像是冰水入喉,让人浑身不禁一个激灵:“既然事情都到了这一步,如果你不愿意跟我走,你可以下车。”

说完,宋锦丞又冲着司机道:“把锁解了。”

司机默不作声的执行命令。

陆吉祥坐着没动,小心翼翼的看着他。

“宋锦丞,我可以解释的。”

“说!”

男人颔首,目光还是没有看她。

陆吉祥咽了下口水,脑中百转千回,却根本就搜罗不出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

“那个人是冷铮,但我在最开始的时候,一直以为他是我哥。”陆吉祥说道,一边看着男人的反应:“那天他说要带我游港城,然后我就随口说了句要去迪士尼乐园,我……我本来是打算趁着那里人多逃走的,可是,可是我一直都没有找到机会……”

宋锦丞‘嗯’了一声。

对于男人的这种反应,陆吉祥有些捉摸不透。

她继续道:“你相信我吗?”

“相信。”宋锦丞转了头,看着她勾唇道:“你可以下车了。”

“不!”

陆吉祥摇头,不由自主的伸手一把抓住他的衣袖,眼巴巴的看着他。

“你根本就不相信,宋锦丞,你的眼睛告诉我,你没有相信我说的话!”

宋锦丞没什么表情的拂开她的手。

“你要我怎么相信?陆吉祥,在我为了寻你而焦头烂额的时候,你和一个男人在游乐园里玩得这么开心,这就是事实,你想让我怎么相信?”

或许,陆吉祥永远都无法想象,当初宋锦丞在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就像是把心放在了煎锅里面,生生的煎炸!

那一刻,他几乎想杀人!

可不论怎样,他依然没有要放弃她的想法,从来没有!

“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陆吉祥有种绝望的感觉。

男人的反应,让她很伤心。

“行了。”宋锦丞有些疲惫,他阖上了双眼,长叹一口气道:“我们的婚姻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是由我在作选择,陆吉祥,今天的选择权归你,选吧!”

跟他走!

亦或者,留在这里!

陆吉祥紧咬着唇。

她紧巴巴的看着男人,眼神闪烁不断。

大约一分钟以后,宋锦丞缓缓的睁了眼。

他平静的看向她:“下车。”

陆吉祥摇头。

宋锦丞见状,不由得笑了。

只是,他笑得很嘲弄,眼神儿极为生疏。

“陆吉祥,凡事不要妄图两全其美,我不会同意,这是我的底线,知道么?”

“我要跟着你……”陆吉祥做出了选择,小手拉着他的大手,急急补充:“不过,你能不能让我和哥道别?就、就几分钟……”

宋锦丞不说话。

他的表情依然没有任何变化。

“几分钟就好,我保证!”

陆吉祥说道,看到男人没有反应,急急忙忙的就想开门下车。

然而,她的手才刚碰到门,便听到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不会等你。”

陆吉祥僵住。

她不可思议的回头看他:“为什么?宋锦丞,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为什么?”

宋锦丞嗤笑一声,表情生冷:“陆荣景对你存得有什么心思,你自己不知道?”

此言一出,车厢内霎时安静。

陆吉祥张着嘴,惊讶的愣住。

“哥他……”

“你自己心里是有感觉的,只是不愿意承认,对么?”宋锦丞看着她,摇头道:“吉祥,在这段时间里,我几乎已经用尽了我的所有耐心,并不是所有的男人都能容忍自己的老婆被他人觊觎,更何况那个人是你的哥哥!如果不是因为要顾及到你的感受,我不会忍到现在!”

陆吉祥说不出话,整个人都有些懵。

她得承认,陆荣景作为一个哥哥,的确对她很好,简直是好得无下限的那种,以前她在家里的时候,只要是她想要的,不管是什么,陆荣景总是会为她办到。

诚如宋锦丞所说,她是有感觉的,只是这种事情,她怎么可能承认?

她一直都在自我蒙蔽。

可事实是,所有人都知道了,就她一个人在假装不知道!

“我、我……”

她张了嘴,好几次,却都说不出话来。

宋锦丞看着她,眼神儿悲悯。

“选吧,吉祥。”

他缓缓启声,像是施法的魔术师。

女孩儿摇头,抓着他衣袖的手,依然没有放开。

她已经做出了选择,不是吗?

宋锦丞侧了头,目光看向窗外。

警局门口,一个男人正站在那里,不知站了多久。

“去机场。”

宋锦丞出声。

司机沉默的将车开出了警察局。

一路来,车厢内格外静谧。

陆吉祥低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时不时的会抬手擦一下眼睛,那副小模样儿看起来尤为可怜。

宋锦丞接了一个电话,说话的声音低低沉沉的,像是钟鼓敲击在人的心脏上。

他刚挂了电话,很快又进入第二个电话。

不过这一次,他将电话递到了陆吉祥的面前。

“爸找你。”

他说道。

陆吉祥抬了头,眼眶红红的。

她将电话接了过来,放在耳边,声音有些沙哑:“爸爸?”

“丫头没事了?”

宋顾的声音传来,隐约带着笑:“今天就回来吧,晚上还能一起吃饭。”

“好。”

陆吉祥应下,惜字如金,她现在什么心情都没有。

“哭过了?”宋顾却敏感的发现了异常,他宽慰道:“好孩子,你已经安全了,不会再有任何事情,你会安全的回到首都,我让司机来接你们,好不好?”

“好。”

陆吉祥答道,末了,许是觉得自己这样不大好,她又补充一句:“谢谢你,爸爸。”

宋顾‘嗯’了一声,这高悬了几日的心,总算是放下咯。

挂了电话以后,陆吉祥小心的将手机还给宋锦丞。

男人睨她一眼。

“觉得委屈?”

陆吉祥摇头,抽了抽鼻子,说道:“不委屈,我只是觉得……觉得有些难以置信,我、我不是故意的。”

宋锦丞没有回答。

他沉默的将手机放回外套兜里。

陆吉祥看着他,继续道:“我保证,我以后会小心的。”

“你小心什么?”宋锦丞忽然开口,目光略冷:“从你被挟持再到遇见陆荣景,有哪件事情是你自己能控制得了的?”

陆吉祥无言以对。

是的,她都控制不了。

“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以后都不许再提了,知道么?”宋锦丞说道。

“嗯。”

陆吉祥点头,仰头看着他的眼神儿就跟麋鹿似的,晶莹无辜。

宋锦丞叹气。

他抬手摸了摸女孩儿的小脑袋,一边道:“有没有人打过你?”

“没有。”

陆吉祥摇头,她想了一下,又道:“那个廖易风好像认识妈妈,他一直都在向我打听妈妈的事情,而且还说过一句话,他说他会看在妈妈的份上,不会对我怎样的。”

所以,她当时才会那么大胆!

这叫典型的有恃无恐。

“廖易风?”

宋锦丞听到这个名字,眼中有寒意。

“他向你打听妈的事?”

“嗯!”陆吉祥点头。

宋锦丞看着她,问道:“你怎么回答的?”

“我就说妈妈现在过得很好啊,还说她和爸爸的感情如胶似膝,结果那个廖易风被气得不得了。”她这话里有些许的夸张成分,主要吧,她是想看看宋锦丞的反应是什么。

可惜,她失算了。

宋锦丞的反应,是没有反应!

“你知道爸妈之间的事?”宋锦丞忽然问道。

陆吉祥微微一怔。

她有些犹豫不决:“知道一点点吧。”

“噢?”宋锦丞眯眸,狐疑的看着她:“廖易风告诉你的?”

准确的来说,应该是宋妈妈自己主动告诉她的。

不过,陆吉祥不打算诚实回答。

“是啊。”

她点了头,算是敷衍。

宋锦丞冷笑,极为不屑:“廖易风当年太懦弱,而作为一个连自己女人都保护不了的男人,他有什么资格来谈条件?”

“廖易风找你们谈条件了”陆吉祥看着他问道。

宋锦丞盯着她,勾唇:“廖易风以你为要挟,想要和妈见一面,不过被拒绝了。”

陆吉祥闻言,不由得撇了下嘴。

乖乖哟,廖易风以她为要挟提出条件被拒绝,居然没有在一怒之下把她撕票,简直是万幸中的万幸。

“哎,不对呀!”陆吉祥忽然反应过来,继续追问道:“既然你们都知道我在廖易风的手里,怎么敢拒绝他?呃,难道你们就不怕他撕票吗?”

宋锦丞皱了眉。

他沉默了下,答道:“这件事情是我在事后才知道的,他单独打电话给妈,至于其他的聊天内容,我并不知情,妈没说,我也没问。”

“……”

有这么当母子的吗?

陆吉祥想了想,又道:“怪不得那个廖易风会把我送给白虎帮,原来是因为我没有利用价值了,不过,他为什么不直接把我放了,偏偏要把我送出去?”

“你是个诱饵。”宋锦丞接过她的话,说道:“廖易风知道我会来找你,为了避免给自己惹上麻烦,他肯定要把你送出去了。”

“真狡猾!”

陆吉祥嘀咕道。

宋锦丞但笑不语。

半小时以后,他们到达港城机场。

不过,令人意外的是,廖易风竟然出现在贵宾室里。

陆吉祥和宋锦丞走进去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里面沙发上的黑衣男人。

“好久不见。”

廖易风率先开口,目光落在宋锦丞的身上。

宋锦丞敛眉,身后的保镖迅速将人围住,纷纷拔枪。

同样的,廖易风的属下见状,立刻走了上来,剑张跋扈。

“哎。”

廖易风出了声音,浑厚有力:“都是老朋友了,不必这么见外,把枪都收起来。”

“三爷!”

阿狼有些担忧。

“没听到我的话?”廖易风沉了声。

阿狼无奈,只得命令属下将枪都收了起来。

不过,阿狼一直都站在廖易风的身边,丝毫不用怀疑的是,如果廖易风有任何危险,阿狼一定会第一个挺身而出。

“过来坐。”

廖易风倒是真把自己当成了主人家,他笑眯眯的看着宋锦丞,一边打量着他,一边道:“阿雅有个好儿子,你是他唯一的骄傲了,放心,只是聊聊天,不会做什么的。”

宋锦丞冷着脸没有回应。

廖易风并不意外,他继续笑道:“就算你不给我这个面子,再怎么着也得考虑一下小丫头啊!”

廖易风果然是只老狐狸。

这里到处都是人,如果发生火拼,极有可能会殃及他人。

而其中,陆吉祥是场内唯一的女人,自然是最弱势的。

思及这里,宋锦丞不由得看了眼身边的陆吉祥,伸手将她揽到怀里。

“怎么了?”

陆吉祥仰头看他。

“没事。”宋锦丞拍了拍她的背,半搂着人走了过去。

廖易风早已是胸有成竹。

他指了指桌上的盘中小点心,看着陆吉祥道:“这是给我干女儿准备的零食,男人谈话的时候,你就只管吃,可不能让你觉得无聊了。”

陆吉祥翻白眼。

“我不是!”

她拒绝得干干脆脆。

廖易风大笑。

他嚣张道:“你都已经叫爸爸了,那就是我的干女儿!”

“……”

“吉祥?”宋锦丞扭头看她。

什么干女儿的,这又是怎么回事?

陆吉祥哭丧着一张脸,说道:“这里面有误会,我是被逼无奈的。”

宋锦丞相信她。

“没事。”他抚摸着她的发。

廖易风眯着眼,看着这小两口之间的互动,眼中闪烁着精明的光。

他忽然道:“宋顾倒是好福气!”

宋锦丞闻言,转头睨向他:“廖先生客气。”

“我可没有跟你客气。”廖易风双腿交叠,他左右打量着宋锦丞,眉头皱了起来:“我听说,阿雅最近的身体不大好,你们回去以后,记得要多陪陪她,一定要把她照顾好!”

除了出国以外,廖易风从来就不会轻易走出港城范围,更不可能去内地。

因为,那里是宋顾的天下,他甚至都不用怀疑,只要他敢走进内地一步,宋顾必然会对他发出赦杀令,他了解自己的对手,宋顾自诩为正人君子,这么多年以来,他虽然从未主动出击,但廖易风知道,宋顾其实是在等他自投罗网。

廖易风不会上当。

而另一边,宋锦丞一直没有说话。

陆吉祥眨了眨眼,心里却在想,这个场面可真够诡异的。

“对了,你们有没有计划过什么时候生孩子?”廖易风忽然语出惊人,居然连这种问题都问出来了。

陆吉祥直接呆住,完全傻了。

这个廖易风该不会是吃错药了吧?

“廖先生忧心了,这是我和吉祥之间的事情。”

宋锦丞淡漠启声,并未给出答案。

“别多心,我只是随口一问。”廖易风耸了肩,继续道:“既然小丫头都是我的干女儿了,那你就是我的干女婿,你得管我喊一声爸!”

噗——

如果不是现场太严肃,陆吉祥真的很想笑。

果然,这个廖易风是吃错药了!

他居然要求宋锦丞喊他一声爸,想得倒是美,竟然连这种便宜都要占!

而宋锦丞的脸色,直接转黑。

如果这里不是港城,如果不是顾忌着吉祥,他早就拔枪了!

适时,机场广播响起,前往首都的飞机已经开始登记。

宋锦丞拉着女孩儿起了身。

“廖先生,告辞。”

他始终客气而疏离。

廖易风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点点头道:“一路顺风。”

宋锦丞面无表情的带着女孩儿离开,身后跟着一众随行人员。

待人走远了以后,阿狼这才小心翼翼的来到廖易风的身边,恭敬的问道:“三爷,需要属下做点什么吗?”

“你想做什么?”

廖易风转过头,目光看着阿狼。

阿狼咬牙,表情阴狠道:“斩草除根!”

廖易风闻言,竟然非常没有风度的翻了个白眼。

阿狼见状一愣。

“那小子是阿雅的儿子,你想弄死他?”廖易风冷哼:“阿狼,你这是想让阿雅恨我一辈子啊!”

“属下不敢。”

阿狼惶恐的低了头。

廖易风没再说什么,慢慢的度着步子来到落地窗边,看着外面机场上的一架架飞机,忽然心生感叹。

在几日前,他曾有过强烈的想要见到阿雅的心,所以才会冲动的派人去了内地。

其实,他从来就没有想到过,行动会成功!

他知道阿雅现在的身份非同寻常,没点本事的人,谁能劫到她?

可是,就在他得知计划成功的时候,他依然难掩欣喜欲狂!

他以为,他终于能够见到她了,阔别多年,他即将见到那个在自己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的女人!

他的阿雅!

然而,他还是失望了。

不过,能够见到阿雅的儿子和儿媳妇,倒也算得上不错,那小子几乎和宋顾的德行一模一样。

都是薄情寡义。

噢,除了一点。

宋顾没有得到过爱情,他儿子倒是找到了。

稀奇!

“狼哥。”

贵宾室外忽然走进来一个男人。

阿狼听到声音,赶紧迎了上去,小声问道:“怎么了?”

男人在阿狼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阿狼表情冷凝。

他挥了手,边道:“让人继续跟着,随时汇报情况。”

“是!”

男人退了下去。

“三爷。”阿狼走到廖易风的身后,恭恭敬敬的出声道:“白虎帮那边传来消息,说是冷铮被抓进了公安局,警方怀疑他是吸毒后危险驾车,但是经过尿检以后证实,他什么事也没有。”

廖易风表情不变。

“就这小事?”

“不是。”阿狼摇头,更近的凑到廖易风的身边,小声道:“可是,九龙港那边传来消息,说是有人看到冷铮上了船,好像是要去内地!”

廖易风皱眉。

“噢,两个冷铮?”

阿狼点头,继续说道:“三爷,上次您让我调查的事情有眉目了,那个陆小姐的家庭背景很一般,不过她倒是真有一个哥哥,您看……”

说着,阿狼从外套兜里掏出了一张照片,指着上面穿着警服的男人道:“这个人叫陆荣景,从小和陆小姐一起长大,是个警察,但就在几个月以前,他在出差途中因为飞机失事去世了。”

廖易风眯眸,目光紧盯着照片上的制服男人。

他冷笑起来:“看来,冷雷霆还真有两个儿子。”

“三爷,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阿狼问道。

廖易风稍作沉吟,道:“其中一个冷铮去了内地?他去内地干什么?”

“不清楚。”阿狼摇头,说道:“这会儿应该都上岸了。”

“派人跟着。”

廖易风抬头,重新将视线落向窗外。

“是!”

阿狼得令,很快退下部署。

……

此时,机舱内。

陆吉祥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边扭头看着身边的男人。

“宋锦丞。”

她忽然出声道。

宋锦丞先是亲自检查了她的安全带,确认无碍以后,才出声问道:“想睡觉了?”

“没有。”

陆吉祥摇头,冲着他在笑:“你还在生气没?”

听她提及这事,宋锦丞沉了脸。

“先别说话!”

陆吉祥见状,赶紧双手合十,做祈祷状:“我愿意真诚的悔过,祈求宋大人原谅我吧,阿门!”

说得倒是有模有样的。

宋锦丞懒得搭理她,转头向空姐要了一张薄毯。

陆吉祥有些郁闷。

她在想,这个男人好像有点油盐不进了,如果是换做以前,他肯定会说原谅她的。

空姐很快将薄毯拿了过来。

宋锦丞接到手中,将薄毯打开以后,盖在自己的身上。

他准备眯眼小憩一会儿。

陆吉祥则是睁着眼,一直默默地看着男人的俊美睡颜。

她凑得很近,几乎就在男人的脸旁。

“宋……锦……丞……”

她小声的开口,故意将气息洒在男人的脸上。

宋锦丞恼怒的睁开眼,目光锐利的盯着她。

陆吉祥很无耻的笑,暧昧的贴在他的耳边道:“我知道我犯错了,等我们回到家里以后,你收拾我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