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552.16怎么办,我也是个自私的父亲呢

见了孟特穆,狼月竟然也没听塔娜的介绍,没叫外公,只是高高抬起下颌,道了一声:“都督好。”

孟特穆便眯起了眼睛,上下左右地打量着狼月。

爱兰珠心下不托底,便给塔娜使了个眼色,让塔娜将狼月和妥罗两个孩子带到院子里去玩儿。院子里有全套的木雕的刀枪剑戟、斧钺钩叉,男孩子见了都喜欢,原本陌生的两个孩子便也很快玩儿到了一起去凡。

门内,孟特穆却迟疑地问女儿:“……这是你与袁星野的孩子?”

爱兰珠心下便是轰地一声,手里端着的茶盏险些脱手砸在地下。

稳当了片刻,才抬眼望过去:“阿玛这是什么意思?”

孟特穆也不能确定什么,只是觉得不对劲:“那孩子的形容气度,哪儿像你和袁星野?”

爱兰珠死死攥住茶杯。

阿玛终究是建州的首领,这双眼睛也是毒。更何况也是狼月那孩子天生的形容气度,活脱脱就是个大人的模子里倒扣出来的。虽然这两年虎子为了护着孩子,反倒自己像个孩子似的努力去模仿着大人,一改他自己从前的耿直飒爽,倒一日一日越发见了大人的那种阴冷謦。

可惜纵然虎子用足了气力,不是一个人依旧不是一个人,狼月身上还是不可避免地开始出现了大人的影子。

“怎么就不像?”

虽则自己心里也是打鼓,可是嘴上爱兰珠却不能吐一句软,非得将阿玛的疑心都打消了才行,否则后患无穷。

爱兰珠说着一声冷笑:“阿玛,女儿知道你心里对女儿存着气呢。还不就是因为二哥的缘故!你觉着女儿没救二哥,而你老自己又无力救,所以今儿这说的是来看我们母子,实则是来秋后算账来了吧?!”

“算账不要紧,阿玛你都冲着女儿来,别故意对着我的孩儿挑三拣四!怎地,我的孩儿不好?在你老眼里,怎么也比不上二哥的儿子妥罗,是不是?好啊,那你老就带着你的宝贝孙子回建州去得了,何必还要这么假意惺惺地来看我们母子?”

孟特穆被女儿给骂懵了,连忙摆手:“丫头!你别胡乱怪罪阿玛!你阿玛我不是那个意思!”

“不是那个意思?”爱兰珠迭声冷笑:“那你老又是哪个意思啊?”

孟特穆皱了皱眉头:“为父只是觉着那孩子的形容气度跟你和姑爷都一样;更要紧的是……”孟特穆摇了摇头:“那孩子的眼睛,怎么不是纯黑的?”

爱兰珠头上的冷汗都快下来了。

阿玛说的没错,别的还好说,她还能死撑,只是随着狼月一日一日长大,他眼睛的颜色竟然也开始显现出宛若大人一样的淡色眼瞳来。兰公子说过,大人的眼瞳是淡色的与他幼时中毒有关,不应是天生,所以她也虎子也都希冀狼月的眼睛不会变色。可是事与愿违,小的时候还没看出来,现在渐渐长大了,那眼瞳的颜色竟然也一点点地变浅了!

私下里又问了大人几回,才知道大人的母亲与巴图蒙克的母亲乃是姐妹,都是来自草原的汪古部,因该部有白肤碧眼的血统,所以可能狼月继承的不是大人身子里的毒性,而只是隔代承继了大人母系那边的血统。

可是这里有自然不能跟阿玛说,她便一声冷笑:“那又怎么了!彼时我生下他的时候,是二哥派了四十二他们来劫我的时候!我生他之前受了惊吓,这孩子好悬生不下来;后来生下来了也说在胎窝子里就带了火,于是眼睛里时常起一层白膜——哈,如此说来就又是二哥送我的大礼呢,阿玛不提我也就不想提了,可是阿玛竟然还能厚着脸皮当真问到这件事儿了!”

“阿玛为了二哥的事而怪我,可是何曾为了我的安危责备过二哥一句?问问他董山彼时派人来从我婚礼上将我抢走时,还将我当不当成自家妹子,还顾不顾我和我孩儿的死活?!”

孟特穆终是理亏,加上爱兰珠一句不让,孟特穆便也什么都不敢说了,只能垂首叹息:“丫头,算是阿玛说错了,你别再发脾气。”

爱兰珠见阿玛终于屈服,这才悄然松了口气,坐正了轻哼一声:“阿玛今儿特地带着妥罗来见女儿,定然不单单只为重叙天伦。阿玛有话就直说吧。”

见女儿已然看出了他的用意,孟特穆一时也是忍不住悲从中来。

“丫头啊,可怜可怜你阿玛我白发人送黑发人,而且是两次。当年你大哥死去,我已经掉了半条命,如今你二哥又……”

长子、次子,他孟特穆一生戎马倥偬,却没想到竟然连失两个继承人。如今就算朝廷没有计较董山的罪,没有裁并建州左卫,而是将建州左卫赐给了孙儿妥罗。可是妥罗还是个孩子。倘若哪天他也撒手西去了,那么建州卫和建州左卫又将何以为继?到时候他同母异父的兄弟凡察一定会设法将这两卫吞并,合入凡察的建州右卫;更何况还有强大的海西各部的虎视眈眈,还有老冤家野人女真的不依不饶!

“丫头啊,为父知道你不能原谅你二哥,可是妥罗却是个好孩子,跟你二哥

不一样。为父这次来,就是想叫你见见这个孩子。若是将来有一天……为父不能再扶持着他长大了,丫头,你是他的姑姑,你是咱们建州的格格,你不能不管他,你得扶着他,守住了咱们建州卫和建州左卫啊。”

爱兰珠听得也是心酸。

当日她与兰公子说得明白,她求兰公子饶过建州百姓,兰公子和大人也都做到了。因着为袁家报仇,大人也只是用计将二哥一个人诛杀在路上,却没有因而问罪整个建州,没有兵发建州……二哥该死,罪有应得,他那条命是欠给人家袁家的;可是从此建州却也可能因此而群龙无首,到时候遭殃的还是建州百姓。

而老父,无论当年如何纵横沙场,也终于还是岁月不饶人。

爱兰珠垂下眼帘:“可是我现在已经不再是建州人。嫁人随人,我现在已经是大明的总兵夫人,再管不了建州的事。况且妥罗她也有自己的额娘,大不了将来叫他额娘替他听政就是。”

孟特穆急急说:“丫头,就因为你是大明的总兵夫人,所以唯有将妥罗托付给你才稳妥!妥罗是有额娘,可是一旦将来朝廷对建州生了其他的心思,他的额娘如何有能力阻止?丫头,唯有你,唯有你啊……”.

送走了孟特穆,爱兰珠急急叫去见司夜染,将孟特穆都察觉了狼月形容独特的事情说了。爱兰珠急急道:“大人,孩子越来越大,只怕特征越来越明显。大人请早做打算……”

她阿玛孟特穆还好说,总归是隔着远,也不敢乱说话,可是就在眼前就有长乐,就有朝廷其他的官员。到时候若他们都瞧出来……那就糟了!

司夜染听了,红唇也只是微微勾起。

他的孩儿,纵然寄托于他人名下,可是那相貌气度却永远都是折损不掉的。

他朝爱兰珠点头:“这两年来,你辛苦了。我会尽快带狼月离开,你放心。”

爱兰珠闻言狠狠一怔:“大人说什么?您要带狼月走?”

爱兰珠说是叫大人早作打算,可是她却没想让狼月离开啊!狼月……虽然不是她自己生的,可是从这孩子出世到现在,她一天都没离开过。狼月已经成了她的心肝,她如何能受得了某一日身边再没有这个孩子?

司夜染却也轻轻一笑:“爱兰珠,为了狼月,这两年来你来虎子都冷落了。为了陪着狼月在抚顺关与我在一起,虎子赴山海关任职,你竟都没跟着一同去。这两年来已是太辛苦你们两个,我父子不可再拖累你们两个。”

“我不在乎!”爱兰珠急得恨不能拽住司夜染的衣袖:“大人你别吓我,求你收回前言。我,我不能没有狼月啊……”

司夜染凝视着她,却缓缓摇头:“可是我也是个自私的父亲呢,虽然你和虎子都很好,还有藏花自然也很好,可是我忍了两年,却再也忍不了看着我的孩儿们跟着你们呢。对不住我要将孩儿们都收回到我自己的身边来,我要亲自,抚养他们长大了。”

当晚,一封迷信也从辽东送往京师。

只有三个字:“开始吧。”

办完了袁家的昭雪案,兰芽却停下手来,暂时没有动袁家的案子。

她在迟疑,她在舍不得,他都明白。

可是孩子已经渐渐长大,为了孩子,已经必须痛下决心。

【大家的月票给新文吧,谢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