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21.坑深121米:不过陆小姐似乎还没有我了解她的男人

他真的是……

晚安抱着手里的东西往后退了两步,避免他可以伸手过来抢走,不敢看他的眼睛,有些磕绊的道,“没有……我哪有那么猥琐。”

调整着呼吸,晚安咬唇道,“不晚了,我们回去洗澡睡觉吧,我已近收拾好床铺了。”

男人作势抬手看了眼腕表,仍是似笑非笑,“不晚,才九点。”

“可……可是我有点累,想回去睡觉休息了。謦”

顾南城不紧不慢,可是眸光锁着她让她无处可躲,嗓音低醇,“你比我起得早,也不需要上班,去超市买菜是我选的,回来下厨也是我,顾太太,该喊累的是我才对。”

晚安很快的接话,“你是应该累了,那我们回去歇息吧。凡”

男人回了她轻描淡写的三个字,“我不累,顾太太。”

晚安有些无奈,纤细俏白的手指捏着她的画册,他摆明要追问到底,她很头疼。

低头看了眼自己抱着的粉红色相册,“这些是我以前画的……”她抿唇,重新抬头看着她,静静的无奈的浅笑,“我不想让你看见……好不好?”

顾南城从身上抽了根烟出来,打火机啪的一声点燃,吸了一口,才继续淡淡的笑,“粉红色的少女时代,无非就是男人,”深不可测的黑眸盯着她黑白分明却有着闪躲的眼,唇畔勾着的笑意愈发的深,“左晔是你唯一公开的男朋友,他已经是过去了,我不介意,顾太太,你这么偷偷摸摸的心虚着,我会以为你还有过什么见不得人的男人。”

是画册,又不是日记。

除了男人,还能画什么不能让人看得呢?

他支起了身子,指间夹着那根燃着的香烟,抬起脚慢慢的朝她靠近。

晚安看他靠近,就不自觉的往后退着,绯色的唇张合着,“顾南城,你不能这么不讲道理……我的画册我有权利不给你看……你别再靠近我了……”

往后退的结果就是,退无可退。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他逼到了书架上,无处可逃,只能死死的抱着手里的东西。

顾南城低头,英俊渗透着凉薄冷峻的气息压过来,属于男人的气息笼罩在她的周边,手臂撑在她的腰侧,将她困在怀中,“嗯,你是有权力不给我看。”

他平淡的笑着,“可是怎么办呢,顾太太,我对你画册里的男人很好奇。”

每说一个字,他就要低头靠近她一分,气息喷薄让空气沾染上了他的气息,低低的嗓音沙哑的陈述,“看不到,我今晚会睡不着。”

晚安不明白,为什么他非要追究到底。

即便是她以前的男人,那也是以前了。

她仰着脸,面颊都被熏染得有些红,晚安低声道,“如果是你以前的女人,只要跟现在无关,我绝不会追问。”

“呵,”他盯着她的脸蛋,凉凉徐徐的出声,“上午是谁因为高芷给我哼了?”

晚安,“……”她鼓了鼓腮帮,“那是因为你们碰面了……而且她还叫得很亲热。”

南城,南城。

她都没有这么叫过。

男人的手指刮过她的脸颊,薄茧带着粗糙的感觉,眼神暗得厉害,“所以,你跟他不会再碰面了是么?”

晚安觉得他的语气里有别的内容,但是没有多想,只是对上他的眼睛轻轻的道,“我知道我已经嫁给你了,所以不会有任何不应该有的想法。”

一句话猝不及防的从男人的薄唇中溢出,“那个送你别墅的男人?”

晚安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谁。

瞳眸扩大了一点,然后想也不想的摇着脑袋。

顾南城自然看得出来她下意识的动作是真实的。

看她紧紧护着那画册的动作,心头终于克制不住的涌出无数的恼怒,扣上她的脸蛋不让她动弹,然后低头重重的吻了上去。

他吻得很凶,似乎是真的动了脾气,男人味的气息很浓重。

晚安经不住他的力道,手里的画册扑的一声掉到了地板上,她慌慌张张的想去捡,但是顾南城怎么会允许,腾出一只手就将她的手举高到头顶,然后更加凶猛的吻她的唇舌。

他在有些事情的作风上,真的半点半点不温柔。

尤其是脾气上来的时候,像是要吃了她。

晚安被吻着吻着,最后也就没有再动了,乖巧温顺的任由他吻,甚至慢慢的回应他,察觉到她的迎合,男人吻得更加的深和缱绻了,但一开始的戾气慢慢消失了。

手臂被慢慢的松开,可是她整个人都软了下去,粉嫩的脸颊更是嫣红不已,最后慢慢的圈上他的脖子稳着自己的身形。

等放开的时候,她的气息有些急有些乱。

晚安背脊被抵在书架上,踮起脚尖将两人的身高距离拉近了一点,红着巴掌大的鹅蛋脸,软着嗓子道,“你想看……我以后会告诉你的。”

她主动的抱着他,额头抵在他的肩膀上,低低的笑,“顾公子……有人说过你是醋坛比女人还喜欢醋吗?”

头顶响起男人面无表情的声音,“是吗?”

晚安不敢再惹她,却忍不住嗔怒道,“你占有欲真的是……一点都不讲道,”她闷闷的咕哝,“以后等你捉到什么蛛丝马迹再跟我发脾气行吗?”

顾南城再度挑眉,语气却是有几分冷,“你还想让我捉到什么蛛丝马迹?”

她在他的怀里抬头,看着他脸色不怎么好的脸,“不会的,行吗?”再次踮起脚尖,在他下巴上亲了亲,笑眯眯的道,“别再摆脸色了,我怕怕的。”

男人伸手抱住她,还是忍不住拍了拍她的臀,“小矮子。”

晚安这才俯身拣起那本粉色的画册,重新塞进原本放着的地方,然后才蹙眉对他的嫌弃表示不满,“你才是高子呢,长那么高亲都不好亲。”

一句话就溶解了他脸上最后那层薄薄的冰,当即扳过她的肩膀再度吻了下去,低哑模糊的嗓音灌进她的耳朵,“亲不到吗?那就亲个够好了。”

亲到最后分不开,顾南城抱着她回到卧室。

幸好爷爷和白叔都睡在一楼晚安便随他去了。

顾南城早就做晚餐的时候就让秘书送了一套衣服过来,晚安已经一件件的叠好放在床上了。

被他困在床上亲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晚安好不容易逮着机会让他去洗澡,手抵着他的胸膛,水媚的眸满满都是认真的警告,“我不管你怎么样,今晚歇息,只睡觉什么都不准做……否则,否则……”

否则了好几下,她都没否则出个什么所以然。

顾南城挑眉等了半响也就等来了一串省略号,低笑着的扔下一句明晚补偿我,就听话的从她的身上下去了。

晚安看着他的动作,竟然隐隐生出了一股失落的情绪。

她弯唇,把脸蛋埋进枕头里。

浴室里很快的响起淋浴中花洒里的水落下的淅淅沥沥的声音。

晚安坐了一会儿,也从柜子里拿出自己的衣服,准备等他出来就去洗澡,正要将他放在床上的风衣挂起来,里面传来一声短信的提示音。

她拿出来准备等他洗完澡出来让他看,却在拿到手里的时候一眼就看到锁屏上显示的一句话。

【南城,你有帮我查她的消息吗?锦墨最近一个月购置了很多房产,你查查他名下的房子。】

笙儿两个字,倒毫不意外。

她握紧了手机,忽然响起下午江树过来找她,【晚安,绾绾跟你联系过吗?】

心口一阵窒息压来,像是一块重石压在她的心上了。

顾安城洗完澡出来,就看到她坐在床边,眼睛看着地面一副出神的模样。

就像今天下去坐在医院走廊外的长椅上,带着他触摸不到的恍惚,仿佛很远。

他走到她的跟前,晚安便看到他长长的腿,没有抬头,伸手把手里的手机递给他,“陆小姐给你发的短信,”

他没有接,晚安顿了顿,补充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看的,只是拿出来的时候她刚好发过来,没有解锁也能看到。”

顾南城看着她落下了阴影的脸,接过手机。

解开锁看了眼短信的内容,表情没有什么很大的变化,淡淡的问道,“不高兴我跟她联系,还是不高兴牵扯到盛绾绾的事情。”

“你应该问,我是不是不高兴你帮她查我朋友,”晚安同样淡淡的笑,这才抬起了头,绯色的唇勾出点笑,星星点点的,“不过陆小姐这条短信让我觉得,她似乎还没有我了解她的男人。”

顾南城没有开腔,依然只是温淡的看着她。

“连我都知道,以薄先生的老谋深算,如果他真的捉着绾绾,或者说……”,语气微微一顿,嘲弄淡漠的道,“养着她,他一定不会选自己名下的房子,毕竟还有你在,要查出来太容易了。”

顾南城眯起了眸,眼底暗流涌动,她没有看他,他从上方看着她或明或暗的脸庞,他淡淡的开腔,“那么,以你对他的了解,他会养着盛绾绾么?”

有好几秒钟的缄默。

末了,她仰起头笑了,“很难说啊,”有些轻飘飘的道,“毕竟他们做过夫妻,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比她对他更好,绾绾虽然性子脾气没那么和谐,但是可比陆小姐会疼人。”

离薄锦墨和盛绾绾感情最近的那个人,从来不是陆笙儿,也不是顾南城。

薄锦墨那样沉默冷傲的男人是绝口不会跟任何人谈论他的感情。

但是绾绾不一样,她会跟她说他们怎么样怎么样,伤心了难过了吵架了开心了,她向来是知道得最清楚的那一个。

晚安伸出手,捏住顾南城的浴袍,仰头看着他轻轻的道,“我想知道,如果你查出来绾绾的行踪了……准备把她怎么办呢?”

顾南城没有说话,空气里

淌着淡淡的沐浴乳的香味和湿气。

“陆小姐她不至于……至她与死地吧?”晚安笑了笑,“情敌而已,尤其是她们还流着一半相同的血液,没必要弄到这个地步吧?”

男人的手掌摸着她的发,淡淡的问,“所以呢,你想说什么?”

“很简单啊,我知道陆小姐现在有点害怕绾绾出现,她不希望绾绾在出现在她和薄锦墨的生活里,我很理解,那你就帮她找绾绾,也顺便帮帮我,找到以后我会送她离开,永远不出现。”

她低低软软的笑着,“你盼着陆小姐幸福,我也盼着绾绾能平安,这样……各需所需,是最好的结局,不是吗?”

“你确定,他们兄妹会永远消失吗?”

他的语调带着点凉薄,不明显,但晚安还是感觉到了。

晚安怔了怔,慢慢的反应过来,然后慢慢的道,“薄锦墨……或者说你们担心西爵回来报复么,”女人清净的五官很恬淡,“好吧,如果有一天你们非要开战,商场上的事情我不懂,男人间的战争我也差不了手,不过我也觉得,既然是男人之间的事情,就没必要扯到女人,比如——试图用绾绾控制西爵,这样就显得很禽兽了,是不是?”

——4000字加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