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20.坑深120米:你画了哪个男人的裸—体,不能让看的

晚安无辜,“都是人家撞上来的。”

眼睛眨了眨,她看了眼郁少司离去的背影,“你认识他吗?你叫他郁二少,你们这种富少贵公子都流行自己出来买菜连佣人都不要请的吗?”

男人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对别的男人不要表现得那么有兴趣。”

“我只是好奇而已。”

“对我好奇就够了。”

晚安,“……哦。謦”

………………

买好了晚餐的食材,两人驱车回到慕宅,白叔听到车子的引擎声就连忙跑出来迎接,抢过晚安手里大包小包拎着的食材,“我来就好,小姐和姑爷都去休息。”

男人将白叔拿不下的食材拎在手里,淡淡的道,“我来吧,白叔照顾爷爷辛苦了,我过两天让人请个厨师过来。”

白叔哪里肯,“哪有让客人下厨的道理,小姐,带姑爷去休息,陪陪老爷就好。”晚安看了眼自己身侧的男人,温软的道,“不如你去陪爷爷下棋聊天,我和白叔一起做就行了。”

顾南城看她一眼,轻描淡写的问道,“顾太太,你会吗?”

连选食材都不会,她的手艺能做出一桌的晚餐?

男人的手摸摸她的脸蛋,“你想过瘾回家烧给我吃就行了,乖,你去陪爷爷聊天下棋。”

晚安没有底气反驳他,其实她会的,就是手艺比较一般,比不得他的大厨水准。

最后,顾公子下厨,连白叔想帮忙最后都被赶出来了。

晚安陪慕老在客厅里聊天,“让南城一个人下厨?你去陪陪他吧,他来我们家是客人。”

晚安抿唇,她觉得顾南城应该不在乎这些,“没事,我陪您聊天……”

“去去去,”慕老拍着她的手背也赶她,“别让人家第一次过来就一个人待在厨房里,你不会下厨跟他说会儿话也行,男人有时候也是要有人陪有人哄的。”

晚安没办法,只好起身,“那我去看看,您看会儿电视或者新闻,我待会儿就出来。”

慕老摆着手,催着她去。

慕家别墅之前就特意请人打扫过了,整个厨房很宽敞也很大,晚安站在门口看着那已经脱了外面的大衣,只穿了一件衬衫,袖口被高高的挽起,整个人显得很干净儒雅。

他的手里在切土豆丝,侧颜闲适而专注。

她看了一会儿,然后走过去,跟着也和自然的将袖子往上推,“我给你洗锅子哦。”

男人睨了她一眼,低低的笑,“好。”

晚安抬手将长发绑起来,在一边给他打下手。

炒菜的时候,她在一边看着,直到煮汤的时候,他稍微闲下来一点,晚安忽然从后面抱住他的腰,脸蛋靠在他的背上。

一阵温暖,他心头微微一软,转过身反搂住她的腰,低头以下巴蹭着她的额头,低低哑哑的开口,“怎么?”

薄唇辗转的亲在她的眼睛和脸颊上,温热的气息吹拂而过,痒痒的,说不出的亲昵和暧昧。

“我今晚想睡在这边……好不好?”她的眼睛很晶亮,像是靠在他怀里慵慵懒懒的猫咪,软软的道,“爷爷出院的第一个晚上,我想陪着他。”

他低头看着她因为随意而有些散乱的发,抬起她的下巴啄着她的唇瓣,“那谁陪我?”

晚安眨眨眼睛,“就一个晚上,我明天就回去了。”

见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并不说话,晚安把脑袋埋在他的胸口蹭了蹭,语调里染上了撒娇的意味,“反正你昨晚也尽兴了,今天就当是休息,好不好?”

男人亲吻她的腮帮,“你不邀请我一起么,嗯?”

晚安怔住,她确实没有想过这件事。

正想说话,已经被男人低头吻住。

到锅子里的汤开始沸腾起来,顾南城才离开她的唇,转身拾起勺子搅拌着。

她注视着他的侧颜一会儿,才软声道,“那我们今天一块儿睡这里吧。”

吃了晚餐,白叔抢着收拾厨房和碗筷,晚安上楼整理床褥,全都是软软的新买的,只需要把被单铺好,被套套好就可以睡了。

顾南城在客厅,陪着慕老下象棋。

“这种老人家喜欢的玩意儿,”慕老落下一子,笑呵呵的道,“你也会?”

他温和谦逊的笑,“懂点儿皮毛,不过不能和爷爷比。”

慕老看着坐在自己对面年轻英俊的男人,有些欣慰,又有些叹息,“年轻人,很喜欢我们家晚安?”

顾南城手捏着棋子,像是在琢磨究竟该走哪一步,闻言没有犹豫,温淡的笑,“自然是喜欢,她很好。”

慕老看着他棋局的布局,“喜欢……要急着这么早结婚?”

“既然喜欢,早点定下才能安心。”

说话间,他已经落下了一颗棋子。

慕老笑了笑,手揭起茶杯的盖吹了吹,带

出一片氤氲的茶香,“的确是做生意的料,难怪年纪轻轻能在GK扭转局势,”他如此感叹,话锋却忽然一转,“如果不是时机不对……我是不愿意我们家晚安嫁给你的。”

顾南城神色未变,依然是温淡儒雅的笑,“我哪里做得不好,爷爷可以指出来。”

“晚安她……年纪很小的时候父母就过世了,她……”慕老眯起浑浊的眼,“太早就懂事,跟一般的女孩儿不一样,她需要全心全意爱她的男人。”

男人深眸处的暗色渐渐流转,不动声色。

“她没什么感情的经历……对认定的感情和人很执着,有时候比任何人坚强,有时候比任何人脆弱,”慕老拍了拍他的手背,干涸而温暖的手,似嘱咐似叹息,“她已经接受你也接受你们的夫妻关系了……别让她失望,别伤害她。”

顾南城找到她卧室的时候,门开着,但是她人并不在,他转了身,经过书房的时候发现门没关,便抬手推门走了进去。

应该是还没来得及处理,加上重新整理过,整个书房都仿佛维持着它最初的模样。

有一面墙几乎全都是做成了书架,整整齐齐的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本。

导演专业书,摄影,美术功底,语言,各种小说。

他眼前能浮现出她捧着书本安静坐在角落无法被任何人打扰的模样。

记忆里忽然蹿出了谁的评价——慕家那位大小姐从高中时代开始就是出了名的手不离书,造型简单经典款,长直黑加白衬衫,气质女神的地位无人能战。

笙儿刚刚蹿红时,风头一时无二,有人羡慕有人嫉妒。

有好事的女人当着她的面嘲讽,【在安城,陆小姐你论美貌不及盛绾绾,论气质比不过慕晚安,不过可惜,她们都是富贵人家的名媛,不用混娱乐圈,所以陆小姐才荣获了颜与气质并存的国民影后机会。】

顾南城看了眼不远处摆在书桌上的照片,有一张就是白衣黑发手捧大头书。

五官还很青涩,满满的胶原蛋白即视感,纯素颜,应该才十六七岁。

收回视线,骨节分明的手指一一划过她常看的书本,有一整格都是摆着的画册。

他随手抽了一本出来,翻过,大部分都是铅笔素描。

放回去,有一本封面做得很特别,用了整排素色系里难得出现的粉色。

他跳高了眉梢,手指捏这画册的脊骨,然后抽了出来。

晚安找过来站在门口一眼就看到高大挺拔的男人站在书架旁,手指就要掀开他手里拿着的粉色封面的画册。

她懵了懵,脑子一下就空白了,紧跟着就血液直直的往上冲。

“顾南城……”一声接近恐慌的叫声,她想也不想就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男人听到她的声音下意识的抬头,就看见她跟失了魂似的朝自己蹿过来。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手里的画册就已经被她夺走了。

晚安手里抱着画册,咬唇看着他。

顾南城不紧不慢的靠在书架上,半倚着,眉梢挑得很高,就这么瞧着她,语气凉薄得带着无形的逼迫,“什么东西这么见不得人,顾太太。”

“这是……我的隐—私,就算你是我老公,也不能随便看。”

“隐—私?”他玩味般的咀嚼着这两个字,又瞥了一眼那本画册,淡淡的笑,“你画了哪个男人的裸—体还是丁丁,不能让人看的。”

——三更十二点前刷,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