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86.再见面,沧海桑田

陆锦川的脸埋在她的胸口,声音有些含混不清的唤着她,一声一声。

甄艾轻吟呢喃着回应他,只觉得自己纤细腰肢被他牢牢的摁在床上,而整个人俨然化成了一滩静水,而他,却像是激流,狠狠冲击着她最脆弱敏感的地方,要她渐渐失控的发出羞赧的声音来……

到了最后,已经不知道是谁缠着谁,他们只是激烈的索取着彼此,仿佛这世界,也只有他们两个人存在凡。

做了妈妈的女人,好似就是比从前放的更开了一些呢謦。

陆锦川终于得到满足的时候,心里却是忍不住冒出了这样的想法,就连他的妻子,那个一向矜持内秀的女人,都会有这样控制不住的时候……

是不是说明,他的春天已经要来了?

早晨甄艾醒过来的时候,身上已经被清理干净,也换了干净舒适的睡衣,她一睁开眼,就看到面前一张粉嫩的小脸正对着她好奇的看着。

“宝贝儿……”

雪耳一看到妈妈醒过来,立刻咿咿呀呀的挥舞着小手想去抓妈妈的脸,陆锦川赶忙握住女儿的小手:“不许欺负妈妈。”

甄艾瞧着女儿大眼乌溜溜的样子,只觉得心都要酥了,忍不住起身抱住女儿,雪耳闻到熟悉的味道,立刻扭着小身子往妈妈的怀里钻去。

陆锦川瞧着甄艾抱着女儿,低眉垂眼母爱洋溢的样子,仿佛一颗心也就随着她唇角淡淡的笑意平静了下来。

他曾经以为,这一辈子他都不会进入婚姻,因为,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要自己上心的女人,要自己生出想要娶了她这种心思的女人。

他奢望过拥有叔叔婶婶那样的爱情和家庭,可也知道那只是一种奢望罢了。

他这样的人,亲生母亲都不愿意留下来陪伴的人,又怎么可能拥有一个美满的家庭?

他自小叛逆,叔叔婶婶疼爱他,他心里清楚知道,可总有放纵到不愿意顾及他们感受的时候。

所以他胡闹,风.流,随心所欲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

年轻时,一掷千金的捧过女明星,也因为幼稚的争强好胜毁了段怡人一辈子的幸福,后来,还有那么多他已经忘记了名字的女人在他的生命里流星一样转瞬即逝……

更有云卿那样丢了一条性命的,亦是有傅思静这样疯魔毁了别人也毁了自己的报应。

那些醉生梦死的生活,如今想起来,竟仿佛已经是上辈子那样的渺远。

陆锦川总是不敢回想,如果那一次宴会上他没有一时兴起进了那个房间,没有邂逅到彼时犹如一张白纸一样干净的甄艾,如果这一生没有遇到她,那么他如今又是什么模样?

是不是早晨醒来的时候望着床上身侧那个女人的脸,会觉得陌生到可怕,会觉得空虚无孔不入,几乎快要将他整个人吞噬?

又哪里有如今娇妻爱女陪伴相守的美满?

他真是庆幸,庆幸他遇到了自己心动的女孩儿,庆幸自己再也没有放开手,庆幸他终于得偿所愿,若非如此,或许如今犹如一潭死水的宋清远就是他如今的写照,若非如此,那个如今仍旧未曾恋爱婚娶的顾仲勋,或许就是他的结局。

想一想,就会觉得说不出的后怕,一念之间的选择,也许就决定了一辈子的命运如何。

陆锦川是真的庆幸,庆幸自己在确定了自己的心意之后,就再也没有放弃过。

“雪耳……来爸爸抱,让妈妈歇一歇。”

姑姑说了,产后的女人气血两虚,最好还是多休息,少抱孩子比较好,免得将来手臂和腰痛,落下病根。

陆锦川就甚少让甄艾抱雪耳,尤其是他们的闺女养的白白胖胖的,抱起来可不轻松呢。

甄艾有些不舍的把女儿递给陆锦川,两个人又凑在一起逗了雪耳一会儿,方才让保姆抱她出去晒太阳,两人自去洗簌下楼吃早点。

雪耳五个月的时候,一向深居简出的崔婉忽然贸然的上门来。

她坐在客厅里,等了有十分钟的样子,可那十分钟,却要她觉得十年一样的漫长。

她以为陆锦川和甄艾,是绝不可能让她看一眼自己的亲孙女的,可却没有想到,有婴儿咿呀动人的笑声从楼梯上传来。

经满头白发的崔婉,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双眼含了泪望着保姆抱在手中的小小襁褓,她激动的不知该说什么好,望着那如雪一样可爱的小人儿,只是一个劲儿的哽咽着点头,“好,好,真好,像她的妈妈,咱们雪耳皮肤这么白,眼睛和嘴巴都长的好,和她妈妈一样,鼻子像她爸爸,真好,真好……”

她心里渴望着想要抱一抱雪耳,可却又不敢,这么久了,她心里清楚的知道,锦川恨毒了她,甄艾也恨她,向维民更是与她老死不相往来,她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孤家寡人……

可是,她后悔了啊,她早已被后悔,被自责,折磨的快要活不成了……

这一段时间,她一直病势沉沉,原本想要早点来见雪耳的,却怕过了病气给她,一直等到身子好转了一些之后,方才过来。

就是为了看她的亲孙女一眼,然后,她可以去找她的阿衡了……

“您抱一抱小小姐吧。”

保姆忽然说着,把雪耳的小襁褓送到了崔婉的面前。

崔婉一愣,转而却是明白了过来,这大约,大约是锦川或者甄艾的意思吧。

她颤抖着接过小小的雪耳,爱不释手的抱了很久很久,直到雪耳渐渐不乖的扭了扭身子,保姆方才把雪耳又接回去。

崔婉告辞离开,几次离开,似乎很不舍得的样子,却终究什么也没有说。

保姆把雪耳抱回甄艾身边的时候,陆锦川从雪耳的襁褓里发现了一样东西。

他打开来,却是一张存折,上面的数额十分惊人,他知道,那是崔婉留给雪耳的,他没有说什么,只是让甄艾把东西好好收了起来。

等到雪耳长大了,他应该会把这些钱给她,然后告诉她,她的奶奶,一直都是爱着她的。

三日之后,传来崔婉的死讯。

家里的佣人说,太太去的很安详,走的时候一直念着二少爷的名字……

陆锦川给崔婉选的墓地,就在向衡墓地的旁边。

她下葬那一日,向维民并没有出现。

可是第二年,他们来祭拜的时候,墓园的守墓人说,有一位老先生经常会来崔婉的墓地看她,陪着他的,还有一个面目普通的中年女人。

陆锦川知道,那大约就是向维民了。

甄艾心中也有些唏嘘,死者为大,这过往的一切,仿佛都随着崔婉的死去而烟消云散了,向维民在她生前恨毒了她,可在她死后,大约也渐渐的把那恨意给磨灭了。

毕竟,她曾是他捧在手心爱着的人啊,毕竟,他们有着那么好的一段曾经。

雪耳一周岁的时候,甄艾和陆锦川带着她出去拍周岁照片。

他们请的最顶级的儿童摄影师,带了几十套的漂亮公主裙,雪耳来来回回的被大人折腾着换衣服,竟然丝毫的不高兴都没有,她仿佛被漂亮的裙子完全给吸引了,一直都特别的兴奋。

结束拍摄预备回去的时候,甄艾遇到了顾仲勋。

他身边有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十分娇滴滴的样子,拉着他的手臂不停的说着什么。

顾仲勋仿佛快要被那小姑娘闹的受不了,一双眉毛微微的蹙着。

甄艾不由得抿嘴一笑,挺好的,瞧着他似乎虽然有些不耐烦了,却还是没有把小姑娘的手给甩开,甄艾想,大约他是有些喜欢那小姑娘的吧。

三个人再见面,却仿佛已经是沧海桑田。

甄艾对他点点头,顾仲勋亦是对她颔首一笑,随即,他的目光落在她身后的陆锦川,和陆锦川怀中的雪耳身上。

“是你们的女儿吧?真可爱……”顾仲勋望着穿着漂亮公主裙的小雪耳,目光几乎没有办法从她的脸上挪开。

ps:顾仲勋身边的小姑娘,到底是谁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