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二十章:不速之客,给我打!

随着赢大等人走进村子后,轩辕天音就发现,虽然村子十分简陋,不过却被打理得井井有条,并不像在外面看到的那样破旧。

只不过……

看着空无一人的村子,轩辕天音疑惑地问赢大,“其他人呢?”

赢大朝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对着身后的族人道:“赢六,赶紧将大家伙都叫出来,让他们别躲着了,咱们回来了。”

躲?

轩辕天音皱了皱眉,神色更是疑惑了。

“大人,咱们这里虽然荒凉了点,可是也经常有流寇出没,为了全村的族人着想,每次我们外出后,他们都会藏起来。”赢大干涩地笑了笑,“我们族群的族人本来就少了,若是不想法子保护自己,只怕我们赢鱼一族就得灭亡了。”

就在赢大苦涩的话音落下后,赢六已经走到了村子中央的空地处,轩辕天音这才发现赢六所站的地方,有一张用石头打磨而成的小圆桌,光是看那张小圆桌的材质,便知道必定不轻。只见赢六在桌面上极有规律地敲了敲,随后张口便发出一声长一声短的类似鸳鸯的鸣叫声。

‘沙沙沙——’

在赢六叫声落下后没多久,只见那方小圆桌先是颤了颤,然后发出一阵阵沉闷的摩擦声,整张小圆桌居然开始缓缓地朝一旁移动了起来。

轩辕天音眼中划过一抹诧异,这小圆桌下面居然还另外有乾坤!

‘唰——’

被移开的小圆桌下的地面上露出一个暗道入口来,一声细微的响动后,一道人影率先从暗道入口中跳了出来。当轩辕天音定眼看去,居然是一个赢鱼族的小小少年,看面容跟韩澈的年纪一般大小。

赢鱼族的小少年出来后在见到赢六时,稚嫩的脸庞上露出一个笑容来,可是笑容才刚刚展开,眼角余光就瞥见了一旁的轩辕天音和东方祁二人。那小少年笑容一僵,立刻眼神警惕起来。

“小天,不要紧张,这二位大人不是坏人,是跟我们一起回村的。”一见到小少年的神色,赢六立刻开口安抚道。

“赢六叔,你们怎么将外族人带来了村子。”虽然有赢六的解释,可是叫小天的少年眼中依然划过一丝不满。

闻言,跟在轩辕天音身边的赢大立刻朝轩辕天音尴尬地笑了笑,然后转头对小天低喝道:“臭小子,不得无礼,这二位大人是你老子我带回来的,别在这里唧唧歪歪了,赶紧下去将大家伙都叫上来。”

原来这叫小天的少年竟然是赢大的儿子。

被自己老子横眉怒眼的一瞪,少年神色顿时一垮,随即撇了撇嘴角,扭头就对着下面暗道入口里扯着嗓子喊道:“二叔,你们都出来吧,是爹回来了。”

“爹还带了两位鲛人族的大人回来。”喊完后,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

暗道中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便又是一道人影跳了出来,看到这第二个跳出来的家伙,轩辕天音挑了挑眉,目光扫了一眼旁边的赢大。赢大呵呵一笑,对轩辕天音解释道:“这是我的亲兄弟赢二,所以长得有点像。”

随着赢鱼族的族人陆陆续续的从暗道里出来后,整个村子里倒是热闹了不少,不过轩辕天音却发现,这些赢鱼族的族人大多都是跟小天一样的少年少女,其中还有些老人和妇女,像赢大他们这些的汉子,倒是不多。

这些族人出来后,不少人都是神色紧张地瞧着轩辕天音二人,虽然有赢大他们的保证,眼中还是有着警惕之色。

瞧着他们这幅紧张的模样,轩辕天音在心里暗叹,这赢鱼族的人看来日子真的是不太好过,小心谨慎都已经成了他们的习惯,只有常年处在危险的环境中,才能养成他们这样的性子。

费了一番唇舌后,赢大他们的详细的解释才终于打消了族人们的紧张,此时他们看着轩辕天音二人的目光中警惕之色慢慢淡去,只是好奇地打量这二位难得一见的‘鲛人族的大人’。

这么多的好奇目光齐齐注视着自己,即使是轩辕天音的淡定也开始有点淡定不下来了。

好在赢大虽然是粗汉子,不过心思却不粗,在瞧见轩辕天音微微抽搐地嘴角时,笑呵呵地对着族人们道:“都别愣着了,赶紧去我家,赢三和赢四他们去镇南城里买吃的东西去了,估摸还有一会儿也该回来了。”见孩子们听见有吃的东西时的欣喜神色,又对着一旁的一个赢鱼族的妇女道:“你去家里准备准备,等赢三他们回来后,叫上几个人帮帮手,将吃的东西弄出来。”

那妇人抿嘴娴静一笑,便叫过身边的几个姐妹跟轩辕天音二人告退后,便走了。

“大人,我们家中是整个村子里最大的屋了,今日二位大人就在我家里休息吧。”赢大见妇人走后,对着轩辕天音笑道。

轩辕天音跟东方祁对视一眼,点了点头,便随着赢大去了他的家。

赢大的家的确是要比村子的那些房屋要大不少,居然还是二层楼的,虽然屋中简陋,不过却被收拾得很整洁。当赢大领着轩辕天音二人上了楼后,神色有点犹豫起来,“大人,家里只有两间房,这间是平时我跟妻子住的,还有一间便是小儿的,只不过那间屋子着实小了点,只怕还要委屈你们其中一位了,你们看……”

“不妨事。”这个时候,一直没怎么说话的东方祁倒是开口了,“我们二人住一间便可。”

住一间?

赢大微微一愣,随即脸上立刻露出原来二位大人是伴侣的关系的恍然神色,看得轩辕天音忍不住嗔怒地瞪了东方祁一眼。

“爹…赢三叔他们回来了。”就在这时,屋外传来小天的声音。

赢大闻言对着轩辕天音二人呵呵一笑,道:“看来是他们买完东西回来了,二位大人先休息一会,等饭菜好了后,我再来叫二位。”见轩辕天音点头,赢大便转身下了楼。

今日从暗石群一路步行到这里,轩辕天音二位为了配合着赢大等人的速度倒是丝毫灵力都没有使用,完全是靠着体力步行过来的,这么一番走下来,倒还真是有点累了。

轩辕天音一进房间,整个人都趴在了桌子上,丝毫没了之前在外面时的端庄模样。

“很累?”东方祁站在一旁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见轩辕天音懒懒地唔了一声,东方祁眸光闪了闪,意味深长地问道:“哪里累?可是要我帮你捏了捏?”

轩辕天音趴在桌子上的身上一僵,随后噌地一下跳了起来,且远离了东方祁的身边,急道:“不用,我自己调息一番就好,不用麻烦你了。”昨日晚上的‘凄惨’遭遇还历历在目,轩辕天音又怎么可能会再次‘上当’呢。

瞧得轩辕天音一副防狼的姿态远离了自己,东方祁轻咳一声,眸中掠过一抹极淡的笑意,看来昨日晚上逗得有点过了,居然如此防备上自己了。

轩辕天音眯着眼睛防备地看着东方祁,身子慢慢移动到另一边,待到身体碰到床边后,一把翻身上去,边道:“我先调息,你自己该什么就干什么去,不要打扰我。”最后五个字咬得尤其的重,说完就闭上双眼进入了沉息当中。

被晾在一旁的东方祁默了默,用遗憾地眼神将轩辕天音周身扫了一眼,便也寻了另一边的床头坐下,跟着进入了沉息中。

对比二人屋中的安静,外面倒是显得热闹了很多。不大的村子空地里,被赢鱼族的族人摆满了几张桌子,不时还有一些妇人们,脸上带着笑意的从屋中走出,手里都是端着做好的菜肴。

老人们坐在屋前的老蚌中笑语言谈,一些少年少女们却在角落的空地里拿着自制的武器互相比划着,更小的孩子们在摆满桌子的空地里互相追逐玩闹。这样平常安乐的一幕,对于其他人来说可能是最正常不过的生活,可是对于赢鱼一族的族人们来说,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不大的村子里传出了饭菜的香味,这香味勾得孩子们嘴馋的守在了桌子旁,虽然俄极了,却依然懂礼的规规矩矩地站在旁边。

不过这饭菜香味可不仅仅是勾起了孩子们的谗意,也同时引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他奶奶的,前几日老子们路过这里,这个破村子连个人影都瞧不见,怎么几日没来,居然冒出了这么多人来。”

突如其来的粗噶声音顿时打破了村里的平静,一群凶神恶煞的人拿着武器闯进了蒙山村。

当看到这群不请自来的人后,赢大脸色顿时一变。

是这附近的流匪。

赢大等十多个族中汉子立刻将村中的老人孩子和妇女给护在了身后,神色警惕的看着这些流匪们,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今日居然这么倒霉就碰上了这些流匪们出来巡山的日子。

“瞧不出来啊,这么破破烂烂的村子居然还有钱弄这样吃的。”流匪头子朝着赢大等人露出一个森然的笑容,“既然有钱,那么你们是不是也该给大爷们上贡一些孝敬了?”

赢大等人眼中划过一抹怒气,可是却极力忍了下来。这里不仅只有他们,还有族中的一些老人孩子们,若是真的反抗起来,只怕会伤及到他们,所以即便心中恼怒,却也只能忍气吞声地对着那流匪头子道:“大人,我们村里真的没有钱能孝敬各位大人,这些…这些东西都是今日两位心好的大人路过此地时给我们的啊。”

“呸!”赢大话一说完,那流匪头子立刻恶狠狠地呸了一口,手中钢刀指了指赢大,骂道:“少给老子装穷,你他妈真当老子们是三岁稚儿不成,路过的好心大人?你的意思是爷们都是坏心了?”

“没有没有……。”赢大立刻摇了摇头,想要解释什么,却被那流匪头子挥手打断,道:“少给老子唧唧歪歪,这一路走来,倒也是饿了。”说完朝身后的一群人,大声笑道:“兄弟们,还等什么呢,人家好饭好菜的招待咱们,咱们也不必客气了啊。”

身后的流匪们顿时发出一阵大笑之声,然后朝着那摆满了饭菜的几张桌子走去。

“大人,大人…你们……”看着自己等人辛辛苦苦弄出来的饭菜就要喂了这群流匪,赢大顿时有点急了,想要上去阻拦,可是却被身边的赢二等人给拉住了。

流匪头子不屑地撇头看着他,道:“怎么?老子们还不能吃了?”

赢大一噎,拿眼瞟了一眼那几张桌子,吞吞吐吐道:“能…能吃,不过…大人,还请大人留一桌饭菜给我们吧,这…这是为那二位大人留的。”

“呸!什么二位大人。”流匪头子顿时一怒,不屑地吐了一口唾沫,骂骂咧咧地道:“老子们就是大人,这里还有什么其他的大人,再给老子唧唧歪歪,信不信宰了你们这群人。”

“哈哈哈……老大,何必对他们这么客气,什么大人,你们倒是叫出来让我们瞧瞧……。”一流匪大笑道。

“对啊对啊,叫出来,爷爷们来了,他们还跟躲着不见,找死不成。”其他流匪起哄道。“赶紧叫他们滚出来,正愁今日没找到肥羊呢。”

而就在流匪们起哄起得热闹时,一道清冷的声音突然自后方的屋中传出。

“赢大,想要不被欺负,就奋起反抗,如此人渣还忍什么,给我打!”

------题外话------

帮基友推文,从文正在观察期,喜欢的妹纸们赶紧去收藏点击啊。

《宠个娇妻养成宝》文:海鸥

5岁的她揪着他的衣襟眨眼,“待你长发及腰,我来娶你可好?”

12岁的他微愣,脸红,腼腆一笑,“好。”

【18年后】

她是Z国第一女保镖,冷雨骁。

冷傲摄人,惊艳绝绝。

他是商界钻石少帝,即墨尘。

成稳内敛,不以物喜。

18年后再见,他攥着自己一头长发,凑到她面前,“娃娃,我已长发及腰,你来娶我可好?”

她扬起剪刀,扬眉,“发质不好,我退货!”她嫌弃。

他对她穷追不舍,她对他避之不及。

后来,他恼了,“冷雨骁,你就是冰山我也得给你捂化了!我即墨尘这辈子,非你不嫁!”

她扬眉,偏不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