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079 有求上门

“卖了?”郑启泽眨了眨眼睛,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过来。

方琳是知道这位郑公子的身份的,因为她的老公就在政府里面工作,还是市长的秘书。而这位,正是市长的公子,所以她一眼便认出来了这位的身份,自然一开始就拿出了好声好气的态度。

换个人在这里闹,方琳估计已经板着脸将人轰出去了。

郑启泽皱了皱眉:“你是说老杨那家伙?”

他说的老杨,其实就是这里原来老板的儿子。

方琳耐着性子,一点一点给郑启泽解释了前因后果。

郑启泽脸色很难看:“我很早就叫他不要赌不要赌,偏不听,现在害了全家……哼,你们这里有什么吃的吗?我饿着呢,给我端上来。”

他说着,眼神游移,又瞟向二楼,谁知道刚刚的明月佳人已然不在,好似他看到的不过只是一抹幻影。

方琳欠了欠身:“不好意思这位先生,我们这里不是饭店。”

“那你们是做什么的。”郑启泽倒是起了好奇心。

方琳语气凝噎,一时之间竟然答不上来。

郑启泽倒是眼睛明亮,瞥了方琳一眼:“你看着应该是这里主事儿的,连你都不知道这里是做什么的?”

方琳转移话题:“抱歉,先生你需要离开,我们这里没有预约是不能来的。”

这个规矩她总算是知道的。

郑启泽越发地好奇,只觉得这个改名叫做元楼的地方,实在是神秘色彩浓厚,不断地让他想要继续一探究竟。

“如果你不离开,那我就只有强行请你离开了。”二楼之上走下来一个高壮的汉子,穿着粗衣麻布,看起来跟个庄稼汉似的,却走路带风,生生多了几分气势。

正是秦四哥。

平常看起来憨厚老实,跟女孩儿多说几句话都要脸红的秦四哥,如今面色严厉,眼带虎威,竟然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秦四哥对元老爷子好,是秦家村为数不多对大家口中的老骗子报以尊敬态度的小辈儿,再加上又是个练武的材料,老爷子惜才,就传授过他几招外门功夫。秦四哥也是个死心眼儿的,一个劲儿的练,多年下来,竟然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后来老爷子又传授给了他一套完整的外门功法,让秦四哥的水平突飞猛进,如今也能算得上是一方高手。

不然老爷子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让秦四哥下山来元晞身边了,说着帮秦四哥找工作,还不就是让元晞收下秦四哥当帮手?

元晞身手再好,可到底也只是孤身一人,在偌大的风水界,还是太危险了。

比如现在,元晞不好出面的,就可以由他通通收拾了。

郑启泽看着高大的秦四哥朝着自己走来,心下有几分畏惧,摆出架势,声音都在颤抖地说道:“你,你别过来啊,告诉你,我可是,可是跆拳道黑道!”

“跆拳道黑带?很厉害吗?”秦四哥一个山里面出来的老实巴交的农民,哪里知道什么跆拳道。

不过他眼睛很尖,一眼就看出来郑启泽下盘不稳,双腿无力,根本不可能是什么高手,也没有打算为难,走过去跟提小鸡仔似的,一把就把郑启泽给提溜起来,大步朝着门外而去。

“你干什么!放开我!听见没有!老子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郑启泽大喊着,扑腾着,挣扎着,可惜却没有什么气势。

转眼间,他就被秦四哥给丢到了门外。

秦四哥好心好意地将他轻轻放下来,谁知道这小子转过头就又往里面冲。

若说刚刚郑启泽站在院儿里,一身英伦风潮流打扮,打理得有型的头发,还有帅气的脸庞,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玩世不恭的纨绔公子哥儿,个人魅力爆棚。但是现在,头发也乱了,衣服也皱巴巴的,一张脸苦大仇深的,与刚才形象简直大相庭径。

林瑶瑶这个标准的颜控,刚刚还望着郑启泽痴迷不已,这会儿已经嫌弃上了,转而望着高大的秦四哥眼睛冒光。

“太帅了……”

秦茹看她:“什么?”

“我说那个秦山!好帅啊!”林瑶瑶双眼冒桃心,眼珠子都快贴秦四哥身上去了。

秦茹无奈地撇撇嘴,只希望刚刚那个气焰嚣张的公子哥儿,不要牵连到她们元楼才是。

秦四哥用手拉着郑启泽的衣领,又将他拖了回来。

“你不要进去了,待会儿姑娘生气了,你得遭殃的。”他很是无奈。

秦四哥对元晞的印象还停留在山上的时候——不食人间烟火,冷漠,且有点小记仇,他可是记得村上有孩子想拿蛇逗她,结果反而被她用蛇吓得尿裤子的事情。

就算现在元晞多了人气儿吧,无他,还是过去的印象太过于深刻。

郑启泽停住了脚步,侧头看他:“姑娘?就是刚才站在二楼的那位?”

“嗯,我们老板,你知道了吧,所以不要硬闯了,我们元楼不接待没预约的客人的。”秦四哥好声好气地解释道。

整个元楼,除了元晞,大概也就秦四哥知道,这元楼到底是做什么,元晞又是做什么的。

看风水,也就是,地师先生。

虽然他不理解为什么地师先生还要开个店,但心里觉得不明觉厉,自然觉得元姑娘应该是很了不起的地师先生,自然不会见普通人的。

郑启泽也不打算继续冲了:“预约吗?那我现在预约行不?”

秦四哥倒是从善如流地摸出一张名片,是这些天方琳教他的,招揽客人就递名片,白生生的一张名片,就只有“元楼”两个字,和一行电话号码。

秦四哥也学聪明了,反正名片也给了,先把人弄走再说。

郑启泽总算是走了,无论是秦四哥还是方经理都松了口气。

方经理没有摸清楚元晞大抵是什么背景,所以能否得罪郑公子,她也摸不准,心里没底儿。

下午的时候,她就知道了。

新老板后台不是一般的硬啊!

三点钟,刘浩德如期而至。

方经理因为前夫的原因,也是很关注江州新闻的,怎么会认不出面前这个好似只是一号普通严厉老人的人,就是以前经常出现在江州新闻上面,去年才退下去的江州军方一把手?!

接电话的时候还以为只是同名,现在看来,果真是刘浩德!

刘浩德来得很低调,仅仅带着一个随行秘书,坐着一辆帕萨特,如果不是一身气势泄露了他不同寻常的身份,大概旁人只会以为这是一个普通老头。

是刘浩德的秘书来敲的门,开门的正好也是秦四哥。

秦四哥将红木大门稍稍拉开。

“下午三点,预约来见元师傅的。”随行秘书规规矩矩地说道。

秦四哥点点头:“姑娘已经在等着了。”

他说着,将门敞开了些,请了两位进来。

刘浩德背着手,一脸严肃,说不出喜怒。

秦茹与林瑶瑶两个女孩儿躲在一边儿,好奇地看这个元楼的第一位客人。

“做什么的?”

“不知道,好有气势,比赵总还厉害!”

走进大堂的时候,方经理守候在那里,尽量使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淡定沉稳一些:“刘先生吧,三楼请。”

刘浩德默不作声地点点头,目光淡淡地在四周扫过,似乎在打量周围的环境。

三楼,接待室,元晞坐在沙发上,摆弄着茶具,当她倒好第二杯茶的时候,刘浩德的身影刚好出现在门口。

秦四哥走了过来,小声道:“姑娘,刘浩德来了。”

言语间倒没有对刘浩德的敬畏,也是不知者不罪,刘浩德没在意,倒是他的秘书瞪了秦四哥一眼。

秦四哥没看到,自然而然地站在了元晞的背后。

“元师傅。”刘浩德脚步一顿,朝着元晞微微颔首。

元晞也没有起身,目光清冷,态度从容。

“刘浩德先生,请坐。”她说着,请了一杯茶,放在自己旁边的沙发前面。

刘浩德也没有觉得元晞怠慢了自己,之前在弘延大师那里便知道元晞大概出身不凡,应该是风水世家子弟,心高气傲是应当的。再然后,有能力的风水师们,一般来说都是有点脾气的,高人嘛,没脾气就不是高人了。

如果刘浩德遇到的元晞,是谄媚阿谀的,估计他还要怀疑元晞的身份水平了。

现在元晞的态度,和她整个人,都让刘浩德琢磨不透,这让刘浩德,无形中多了几分信任之心。

“那老板,我先下去了。”方经理轻声说道。

“方经理就在这儿吧。”元晞淡淡说了一句,“刘先生,尝尝茶的味道如何。”

刘浩德对茶不是很精通,喝了一口之后,却觉得这茶甚是符合自己的心意。

他喝过很多名贵的茶,却从来没有一种,像面前这杯茶水,带给了他强烈的味蕾震撼,浓郁的茶香包裹他,一股激灵劲儿竟然直直冲上了天灵盖!

“这是什么茶?”刘浩德忍不住多喝了几口,威严的表情也有所动容。

元晞淡笑道:“山野粗茶,不嫌弃便好。”

她外公亲手培植的茶树,味道怎么会差。

再加上她学来的一手茶艺,足以化腐朽为神奇,何况不过是锦上添花?

大概是因为喝了茶,刘浩德冷硬的面部线条也软化了些许。

“元师傅,这次我的来意,想必你应该知道了。”刘浩德说着,脸上带上了苦笑,“我儿子,最近遇到了困难,我觉得情况不太对,便猜测是否是风水问题,请教了弘延大师之后,弘延大师建议我找元师傅你。”

秦四哥早就知道,所以显得很淡定。

可方经理却讶异地抬起脸——风水问题?老板是风水师?

她实在是无法想象,她叫着老板,实际上非常年轻的小女孩儿,竟然会是她印象中,那些头发花白故弄玄虚的风水师,或者说,在她的眼中,风水师就是骗子。

可要她界定元晞是不是骗子,她却不好说了。

第一印象,绝对不是。

元晞颔首道:“弘延大师让刘先生来找我的?看来,应该是,没错了。”

刘浩德也点点头,之前他还只是有点怀疑,可是在问到弘延大师之后,弘延大师为他算了一卦之后,便果断给了他一张元晞的名片。

弘延大师的为人以及人品,还不至于让刘浩德会怀疑这是弘延大师在提携后辈,所以,他毅然决定找上元晞——相信弘延大师一回,也相信元师傅一回。

一个小时的时间,刘浩德已经说出了前因后果。

他的儿子,同样也在体制内工作,算是子承父业,并且在家族的荫蔽下,如今也是一方高官。

不过最近却被牵扯进了一件政治案件中,被请进了纪委调查,深陷囫囵。

刘浩德不是没有猜测过,是否是儿子得罪了人,可是前前后后思索了一遍,捋清了所有的关系,都没有发现可能的敌人。

虽然百思不得其解,但刘浩德还是用尽了手段想要把儿子给弄出来。

可一直到现在,都杳无音讯。

他急了,只能求到弘延大师那儿,弘延大师则让他来找了元晞。

元晞了然地点点头:“能去你儿子的办公室看看吗?”

刘浩德点点头:“当然。”

他很着急,立马就站起身来:“现在去吗?”

元晞见他焦急,看来刘浩德这个常年身居高位的老人,也还是免不了为人父亲的心情,十分关心儿子的事情。

元晞带上了秦四哥和方经理,坐的刘浩德的车。

帕萨特刚刚从元楼大门前离开的时候,路边一辆奥迪车内,郑启泽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本来只是心里不甘,就想要看看这里到底是个做什么的地方,结果却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那是……刘老爷子?”

父亲的身份,让他从小就见惯了刘浩德这类的人,自然轻而易举地认出来了这位从小就走动来往的老爷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