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六十三章

“什么人啊真是的!”萧易看到萧如娟这个模样心中也是来气,又不是他们两个人把人请来的,这自己来的还敢这个样子,真当他们是好欺负了不成?

“理她干嘛呢!”崔乐蓉倒是半点也不以为意,那一家子基本上都是这样的性子,真要是和他们计较起来那还能有个完的?“人家是瞅准了过来的呢,你和人说这个也没啥用,但她花花心思多还不是抵不过人的眼睛,那县令也是那么容易就能够被迷了眼的?”

崔乐蓉想起刚刚萧如娟恨不得整个人都往着县令的身上靠了的样子就觉得有些可笑,她还真当那县令是个糊涂人不成?人家好歹也是经历过跨马游街的人物,看那周身的气度也知道家中肯定是多少有些底的,这样的人物什么样的姑娘是没见过的,难不成还真的能够给一个乡下姑娘给迷了眼不成?要说萧如娟是个国色天香一样的人物那说不定还真有几分的可能,可她也就是一个寻常的长相也就是有几分清秀的普通女子而已,就那点伎俩在人的面前那还完全不够看的。

“也是,我觉得那县令虽好但也不是咱们这种人能够攀谈的。”萧易道,他从刚刚和县令接触下来,那也是觉得就县令大人那样的人物,再加上平常的时候还有那么多的规矩,这样的人家完全不是他们能够所想的,萧易就觉得自己要是有个闺女的话,那肯定是不会找这种差别太大的人家的,这高攀之后的结果很可能就会导致自家闺女被人瞧不上啊,他一心一意养大的姑娘咋能被人嫌弃的,那还不如找个勤恳点的呢。

“算了,反正这事儿也和咱们家没关系,她又不是我闺女,我担心这个也没啥用不是,指不定人家心里头可不是像是咱们这样想着呢!”萧易道,那一双眼睛看向崔乐蓉,心中想着什么时候他这媳妇给自己生个闺女的才好呢,他媳妇长得好看,生下来的闺女肯定也是漂亮的。

崔乐蓉就当自己没瞧见那一双带着希冀的眼神,萧易这人现在也算是学的聪明了,倒是没直接说这事儿,但接着机会总是少不得在她面前提了孩子的事情,没少在她面前提起村子里头的那些个孩子,说的最多的就是萧大柱家的虎头还有里正家的虎子。

见崔乐蓉那淡淡地看过来的一眼,萧易就知道这是个啥意思了,他摸了摸鼻子,只好乖乖地进屋去了。

萧如娟那叫一个生气,在家里面的时候她也是十分受宠的,至少不会有人当着面给她没脸,哪怕是现在家里面因为四哥的事情闹的有些不大开心,但对于她还是和以前没啥两样的,不过有时候还是免不得被说上两句。

萧如娟被萧大同那么一通说之后心中就是一个劲的气的很,都是一个村上的人呢,咋地就能够这样埋汰了她呢,好歹自己也还管着人叫上一声叔呢!

萧如娟气鼓鼓地回了家,王氏正在院子里头忙活着,现在的她的日子也没有以前过的舒坦了,也是要干一些个活,而且现在老头子那腿脚不方便的,家里面不少的活都指望不上了,别说这活指望不上了,就连对着几个孩子的时候那说的话虽不能说是和放屁一个德行,但基本上也是不怎么管用了,看着老四也要下田,看着那腿被蚂蟥盯的,王氏那心里面叫一个心疼,恨不得前面那三个儿子都是没生过的,要不咋地就能够干出这种事情来,能够这么心狠地对着老四。

看到萧如娟气鼓鼓地回来,还一脚踢翻了鸡食盆,那鸡食撒了一地不算还洒了不少在萧如娟的脚上,看到自己脚上沾着的那些个东西,萧如娟那心是更加的火大了,原本就是一肚子的火气了现在竟然连鸡食都和她作对,这还让不让人好了!

“你这死妮子干啥呢!”王氏看到萧如娟这样子就有点火气来了,“你这在外头受了闲气回来拿鸡食盆子撒气呢?你看看你那鞋,你这是打算叫谁给你洗呢,明天是打算光着脚出门了是不是?年纪不小了干哈还这样的不长脑子呢?!”

“阿娘你就知道骂骂骂的,难道你觉得我还没被人骂够呢是不是?”萧如娟也是气性大的很,原本就已经是一肚子的火气了,自家阿娘还要来凑了这个热闹,这还能让人好好地过日子不能了。

王氏原本还想再说上两句,但听到这话的时候倒也是不骂了,“哪个嫌命长的骂了你了?咋地是欺负咱们家没人还是咋地,有这么欺负人的么?是哪个不要脸的这么干了,阿娘去帮你出气去!”

“里正叔!”萧如娟哭着道,“还有那萧易两口子,那两个贱人!就连太公也不帮衬着我,就只知道帮衬着那两个人!”

王氏原本还想着给自己这个女儿找找场子,但一听到萧大同和太公的名头,王氏就不敢了,想自己才刚从娘家回来没多久呢,当初自己被赶着回了娘家可不就是这些人给闹的,现在自己要是再闹下去那肯定是得不到什么好的,在娘家的日子那也不是什么好过的,想她都是这么一把年纪了又不是十七八岁还是个姑娘家的年纪,在娘家那一段时间,自家兄长和嫂子那嘴脸自己也算是看够了,现在听到自家女儿说起萧大同和萧太公的时候,王氏那点小心思一下子就歇下了。

“现在村子上的人都看重着那两个人呢,你也就别伤心了。村子上现在这些人都把那两个贱人看的很重呢,也不知道咱家是倒了多少的霉,你现在也别去触人的眉头,现在有了县令特地来了一趟,村子上那些个人都快把人给供起来了,又咋可能还会把咱们家给放在眼里!”王氏说出这一番话来的时候心中那也是有些恨恨的,现在她也知道现在要是和那两个贱人闹起来的话肯定是自己家吃亏多一点。

“行了啊,咱们不和那些个贱人一般见识,和他们闹个什么劲儿呢,等到老四考上了举人当了官之后就有他们受得了,叫他们一个劲看轻咱们家,到时候保准让他们后悔都来不及!”王氏道,“你也别出去了,就呆在家里面不好么,何必去和那些个贱人搅合呢!”

“我这还不是为了四哥着想么!”萧如娟急忙道,“我也是为了四哥啊,阿娘你想县令大人是在萧易那吃的午饭,萧易和咱们家那是完全不对付的,到时候说不定就会在县令的面前说了四哥的坏话!四哥现在也不容易着呢,等到秋天的时候不是还要秋试么,要是他们在背后说点啥,到时候可对四哥不好,要不是为了四哥,我能去受了那股子的闲气吗?”

“他敢!”王氏听到萧如娟这么一说整个人都要炸了,原本她就嫌弃的很,就县令一来之后整个村子上都开始捧着那两个人,就只会干点农活耍点小聪明的人能有多大的出息,到时候还不是只会靠天吃饭的,村子上最有出息的还是她那宝贝儿子,只有考上了举人到时候就能够扬眉吐气了,可现在一听到那两个贱人可能会在自己背后给她那宝贝儿子使点绊子,王氏这心里面哪里还能够觉得甘愿的。

“这事儿可不能这么算了!你哥可是咱们家最有出息的那一个人可不能被他们给毁了!”王氏一边说着一边就要撩起了胳膊就要去找了萧易他们拼命去,就算再送一次回娘家她也认了,可不能叫*害了她的儿子。

“阿娘!”萧如娟急忙地拉住了王氏,她虽说也是对那两个贱人十分的不喜欢,可现在还是用得上他们两人的时候呢,要是现在自己阿娘冲过去,那肯定又是要闹僵了,到时候自己可就得不到啥好处了,“阿娘你激动个啥呢,里正和太公在呢,就算萧易再怎么不喜欢咱们家,里正和太公再怎么向着他们家也不可能由着人在县令的面前说那些个话的,毕竟到时候要丢起人来可是整个村子上的,里正叔也是个要脸的呢,肯定是不可能会让萧易和崔乐蓉两个人在县令的面前胡乱说个什么的。所以你就放心吧,四哥现在肯定是没啥事儿的。”

“谁知道呢,萧大同现在当了里正那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整天拿了鸡毛当了令箭的,太公这人已经是老糊涂了,哪里知道人心险恶呢,还把我们当做坏人来看的,真正的坏人却是一个劲蹦跶的厉害!”王氏说到这个就来气,“别把那两个人想的那样的好,当初都能够那样对着咱们一家子了指不定就能够和那两个贱人一起编排起咱们家的不是来呢!不成,我还是要去找了人才对,咋能这样对着咱们家呢,要知道咱们家也是村子上的,往后指不定就有要靠到咱们的时候了!”

王氏那是觉得自家儿子那是肯定能够出息的,到时候村子里头的人肯定是要沾了他们家的光的,那现在竟然还敢这样对待他们,到时候她肯定是不愿意让人沾了光去的,可得让人后悔死了才成!

“是呀,咱们家才是应该让他们巴结奉承的,阿娘你说,村子上的这些人也不知道是在想写啥的!”萧如娟说起这事来也是有些火大,更多的还是一些个不甘心,她不甘心就这样被人看轻了去。

“不过阿娘我看那县令也不是那样糊涂的人,你就放心吧!”萧如娟对着王氏道,她的脸色微红,“阿娘,那县令可年轻着哩,长得也好看。”

王氏听到自己女儿这么说了那还有啥不懂的,自己这姑娘怕是相中了人,“那县令果真是个俊俏的人?”

萧如娟点头如捣蒜,“可俊俏哩,而且说话也十分的斯文,声音也好听,我就没见过那么好的一个男子!”

王氏看着自己女儿这样也忍不住笑了起来道:“阿娟你的眼光那是好的,我也听人说了这县令可年轻能干着哩,而且还是从京城里头来的,家里头肯定是富贵的,这样的人要是能当了我的女婿那我可就享福了,往后就是靠着女儿也是能够享好大的福气了。”

王氏说的煞有其事的,仔细这么一想之后也觉得自己这个主意十分的不错,想想自家姑娘如今都已经十七了,也是该寻了亲事的时候了,可就上门来说的那些个亲事她是一个都没看上,就那些个乡下种田的人家哪里能够配的上他们家呢,要知道往后他们家老四可是有出息的时候,就那些个死种田的还是能有个啥,当然是要找个好的,王氏看自家女儿处处都在提着县令,也想了想之前听说的看,听说这徐县令现在也还没有娶亲呢,再加上自家女儿也还没有定亲,这不是赶趟了么,到时候要是能有这样的一门亲事,那老四也能够有好的安排不是?王氏光想着就觉得十分的不错,这完全就是个天作之合啊,上天也眷顾着他们家呢。

“这事儿是个好事儿啊!”王氏猛地一拍大腿,“看我这闺女长得这样的好看,配着县令也是该的!娘可给你算过命的,你这天生就是个富贵命啊,就该过这样的好日子的!”

萧如娟看着自己阿娘这样一说,整个人都高兴坏了,她就说吧,就是里正叔看着她不顺眼才这样地埋汰着她,自家阿娘都这样说了哪里还有啥错的!

“再说了,你看这县令啊,年纪也不小了啊,这没娶亲之前的男人哪里懂得照顾自己呢,就是应该找个婆娘才知道怎么照顾自己心疼自己的!”王氏一本正经地说道,“像是阿娟你,不是阿娘我说呢,这也是八方求娶的人啊,有你这样的媳妇才叫什么都不用担心什么都不用操心的呢,我看这事儿就不错,等到下一次县令来的时候阿娘帮你去瞅瞅!”

“恩。”萧如娟被王氏那一番话说的越发的心动,心里面满满都是激动呢,想着今天,县令看她的眼神那也是十分的温和,她觉得要是没有那么多人在场的话,说不定那个时候县令大人就会和自己说话了,要怪只能怪那个时候人太多了。

王氏越想越觉得高兴,仿佛好像自己这个女儿就已经和人定了下来一样,“到时候你要是许给了县令啊,到时候就让人多帮衬着你四哥一点,你四哥才是个出息人,你四哥要是出息了,到时候可不就是对你也有好处?到时候你在人家家里头也能够被人多高看上几眼呢,就你那大哥二哥三哥这几个没啥出息的人也就不用关照了,看看这三个没出息的人,就眼皮子浅成了那个样子的,说起来也不怕被人笑话,一家人还闹成了那个样子!到时候就不要帮衬着他们,他们不是能耐着么,我到时候到是要看看他们能够能耐到什么样去,一个一个我的话也不停的!”

王氏越想就越觉得生气,开始絮叨着那几个儿子的不是,萧如娟现在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听她阿娘在哪儿说这些个乱七八糟的,当然想的就是自己以后成了县令夫人之后会有的好日子的,不用想也知道那肯定是前呼后拥人人羡慕的。

萧如娟一心做着痴心梦,王氏也不反对,原本对于县令这事儿也没啥想法的她现在也开始企盼起县令的到来了,县令来了之后自己应当要怎么说才能够如了愿这样的心思,可后面县令基本上也就没咋过来了,虽说是没咋过来了,却也还是上了心思了,派了人开始往着附近几个村子派送猪血,虽说分到村子里头的也是不多,却也是固定了下来,也不知道县令到底是从哪里弄来的,还有还特地令了人过来,说是已经给大家伙找了一个大药材商,到时候晒干的蚂蟥就会有人来收,价钱上肯定也是会给些好的。

这样的消息传到那些个村庄里头的时候那也都是高兴的很,早些弄的那几家也是挣钱了,但镇上的药房就那么丁点大,收得多了之后就吃不下了,而且那药房里头也是知道他们这些个蚂蟥是怎么弄来的,知道现在的量大了,也就不肯出了当初的那个价钱来收了,说是要降价。各个村子里头的那些人也是在担心着呢,想着要是到时候没人收了可咋整,价钱卖得太贱也实在是对不住他们这一番辛劳呢,自然地也就需要有大的药材商来收了,这样一来也可算是皆大欢喜的一件事情。农户们那脸上的笑意也基本上都是整天带着的,哪怕是到了插秧这样辛苦的日子的时候,他们也都是高高兴兴的,今年这稻谷还没成熟呢就已经能先赚点钱来了,这还有啥不高兴的。

插秧这也算是个技术活,别看插秧好像是十分简单的一件事情,但事实上要做到立而不倒这事儿也还是需要几分功底的,而且这一排下来还能够对称和笔直成了一条线。

崔乐蓉也是第一次下田插秧,她以前的时候还真没干过这活,要知道在现代的时候还有插秧机这种东西的存在,机器上手还能凑合凑合,像是现在完全用手工做这活,她还真的干不了。事实上崔乐蓉也的确是干了,但插的歪七扭八不算,有些根本还没插好,最后还得需要萧易返工,完全没怎么帮上忙不说反而还拖了后腿,最后也是被赶了上去,萧易也是半点也不让崔乐蓉帮忙了,当初崔乐蓉自己也说了不怎么会干农活,他从一开始就没怎么指望着她能干这种活,不过见她主动说要学之后那也是高兴的,哪怕基本上最后还都是要返工过。

“我说弟妹啊,你还是别干这活计了,这活计你做不来!”闹到后来的时候就连于氏也是有些看不过眼了,帮着来插秧了。

萧大柱家倒是不缺人手的,像是萧大柱和萧大强两个人就是干活的好手,那干起活来也算是一个顶两的人,还有萧大柱的爹和娘那也是下田帮着插秧的,这样算来,一家子倒是有五个劳动力了,对比起萧易家只有那一个半的劳动力那几亩田就花多少的功夫,所以也就挪出了人力来帮着萧易一家子插秧来了,毕竟萧大柱家还问萧易家要了不少的秧苗。

村子上的人都盯着萧易家的秧苗呢,也不知道萧易家两口子到底是怎么育苗的,那育苗田里头长出来的秧苗那叫一个好,绿油油的苗子那家一个壮实,看过的人基本上那都是叫好的,萧大柱也是看在眼里呢,所以一早的时候就和萧易家说好说了,有的多的秧苗那都给了他们家,最后算了算萧易家要的,多出来的秧苗差不多能种半亩田呢,这也是让萧大柱家十分的不好意思了,最后瞧见崔乐蓉实在是不怎么会干这下田的活,干脆一家子也过来帮忙了一天。

“我就觉得自己看着也不是个手笨的,怎么就知道插秧的时候就不会了呢!”崔乐蓉这两天也是没少被人说这话,只要村子里头的人瞧见她在那边插秧的基本上都是摇头的,那样子有说不出来的失望。毕竟在庄稼人的眼中,最实在的人就是个会干农活的,这说起来还是幸好自己已经嫁了,这要是没嫁的话,被人看到自己那插秧的技术水平,指不定还真的会嫁不出去了。

“我看我这插秧肯定是指望不上了,到时候割稻的时候还能够指望指望的。现在可是辛苦嫂子你们一家子了。”崔乐蓉由衷地说道,就她这样指望不上插秧了,但是割稻这事儿对她来说还是难度不大的,到时候收获的时候还是能够出一份力的。

“有啥辛苦的,你家那育的苗子好,村上的人都说呢,我们家不也是沾了光么!”于氏笑呵呵地说着,到时候指不定还能够多收点谷子呢,再说了萧易也是个干活勤快的,真要算起来的话那还真是没多忙活多少,“而且你不也是帮着看了虎头还给做饭了不是?咋地咱们家干活你就记在心上,你干的事情你就没记在心上了?”

这几天也忙的很,各家都忙着干活,虎头这孩子于氏也是担心的很,就怕这孩子再出点什么事情,因为崔乐蓉干活不利索的事情,他们干脆就让人帮着看着虎头顺带给做个午饭送点水啥的,这样也挺好的,而且有崔乐蓉看着也合适,于氏还挺愿意让人看着她的虎头的。

“成,我记着呢。等我老了等虎头长大了,我肯定是会让虎头来孝顺我的。”崔乐蓉似假非真地说着。

现在基本上家家户户都已经插秧的差不多了,原本光秃秃的稻田一眼看过去的时候也变得有了几分的生机,等再过一段时间之后,那稻秧更加茁壮一些之后,到时候就有一种风吹麦浪的感觉了,崔乐蓉还是十分喜欢瞧见这样的场景的,这可是承载了不少人希望的。

“成啊,到时候肯定让虎头孝顺你!”于氏道,她肯定是要让虎头记得人的好的,要是没有了她,虎头现在早就不在了,就他们那一家子也是要闪了,“他长大了之后要是不对你好,我就打断他的腿!”

“你舍得我还舍不得呢!”崔乐蓉道,她摸了一把坐在自己身边啃着玉米面馒头的虎头那圆滚滚的脑袋一把。

萧大柱家的田因为劳动力多,所以比他们家要早完成,现在就是在帮着他们家插秧来着,叔和婶儿年纪也不小了就自家那点田也足够累的了,萧易和崔乐蓉也不好意思还让两个长辈来帮忙,所以说啥都不好意思答应,所以现在给他们家帮忙的还是萧大柱和大强两兄弟还有于氏,这做饭的事儿也还是崔乐蓉给包了的,因为这几天也算是十分辛苦了,崔乐蓉在吃食上也没少下了功夫,甚至因为脚要长期泡在田里面一不留神还可能会泡烂了脚丫子,她还给弄了一些个草药,让人晚上下工之后拿药材煮了水回头给泡泡。

“对了,我阿爹阿娘最近在给大强找媳妇呢。”于氏开了口道,“到时候事情要是成了,估计办事儿就是在过了秋了,到时候肯定得请了你和萧易两个人来喝酒的。”

“咋,已经有看好的了?”崔乐蓉问着,事实上大强也的确是到了那个年纪了,早之前的时候家里面也攒下啥银子,但现在手头上也存了几个钱,再加上他们家那蚂蟥收得早,卖的也是个好价钱,所以现在说起这事儿了,那就是有眉目了。

“恩,托了媒婆,说的倒是上水村的一家人家,家里面还成吧,有个大哥和弟弟的,说是姑娘人还不错。我们家也都是说了的就是这么一个情况,现在手头上也是攒了几个钱,今年你们两口子不是弄那稻田养鱼的事儿么,我们也跟着搞了一亩,就指望着到那个时候能够多卖点钱好给大强办了事儿了。”于氏道,“我听说你家还有个哥哥没成婚呢,这还不着急?”

在乡村之间基本上也都没啥正经的秘密可言的,说起家里面的事情指不定旁人比你家还要清楚。

“可别提这事儿了,之前可没把我娘个气死。我哥也没说个啥,我们这儿也不好乱给人指了鸳鸯谱,到时候再看看呗,这事儿也轮不到我做主呢,肯定还是得我阿爹阿娘说了算的。”崔乐蓉道,“嫂子你怎么就说起这事儿来了,咋,你想当媒人不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