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六十二章 异想天开(二)

也不能怪萧大同和萧太公两个人变脸,因为眼前这人实在是他们所没有想到的人。

“阿娟,你咋地过来了!”萧大同看着来人,那面色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的,来的人是萧如娟,萧远山最小的女儿,今年也十七了,到现在也还没有寻了个对象,而且萧远山家和萧易两口子不对付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现在这人来了是个啥意思?

“叔,我最近不是很舒服,就想着让萧易家的媳妇来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萧如娟话是这样说着,但那一双眼睛却是看着站在一旁的徐瑾之,那一张脸也是微微地有几分的微红,如娇似怯的,那样子要说她是病了还真是开玩笑了,倒不如说她眉目含春还差不多呢。

萧如娟也早就已经听说了县令的事情,就今天刚刚在田边的时候她远远地就瞧见了县令,那可真是一个俊俏至极的人物,光是那远远地看着就觉得让人心动不已的,现在近距离地看了人之后,萧如娟只觉得自己那一颗心跳的越发的厉害了。

这样的人儿,这才是每个女子心中所想的良人。

“这位就是县令大人吧?”萧如娟急忙开了口道,那一张脸绯红至极,那一双眼睛却是勾勾地看着人,“我听我兄长说,县令大人年轻有为,听闻大人还是探花郎呢。”

徐瑾之看到萧如娟这样的态度,他心中也是觉得有些厌烦,原本自己在萧易一家吃了那么一顿午饭也算是得上心情愉悦的很,但现在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徐瑾之就不怎么高兴了,任谁被人用看着红烧肉的眼神来看着自己那也不可能会是十分愉快的,而且这姑娘一看就是十分有心眼的。

这样的眼神被看的比较多了,他也已经学会了从一个人的眼神就能够看得出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了,眼前这姑娘眼神不坦荡。

萧如娟看到徐瑾之朝着自己看了一眼那叫一个心花怒放,恨不得整个人都靠过去了,“我看大人也是个顶能干的,大人这般为民也是我们的福气呢,我四哥也是个读书人如今已是个秀才了,往后也还是要考了功名的,说不定到时候还能够和大人一同在朝为官呢,大人可听说过我四哥?我四哥念书也是个能干的哩。”

徐瑾之看了一眼之后就转开了视线,朝着萧太公和萧大同道:“诸位,我先走了。”

萧大同也不去理会萧如娟,他是恨不得就把萧如娟的一张嘴都给堵上了,听听她这说的都是个啥呢,就连他听着都觉得面红耳赤的,这丢人丢的。

徐瑾之压根不管萧如娟说的是个啥,直接就是出了门,门口也停着他来时的马车,衙役也已经准备好了,徐瑾之上了马车之后那衙役挥了挥手上的马鞭,赶着马车就走了。

萧如娟也觉得有些不能接受,她原本还觉得自己都已经这样热情了,咋地就县令大人都不同自己说上一句就走了呢,不是县令是个十分好接近的人么,咋地现在就看了自己一眼连一句话也不说呢,难道自己不好么?

等到人一走,萧大同那一张脸就彻底地黑沉下来了,他瞪着萧如娟:“阿娟你这是越大越不像话了,你这横冲直撞的算是个什么意思?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面在打着什么主意,我告诉你,收起那些你不该有的心思,要是闹出了点什么事情,可别说我这个当里正当叔的人没给你留点脸面!”

萧如娟被萧大同那劈头盖脸的一顿骂那骂得也是面皮上有点烫,但转念一想之后也没觉得有啥大不了的,“叔,你说个啥呢,我就是身子骨不舒服想来请了人看了一看,她都能够出现在县令的面前了,咋地我就出现在县令的面前就不成呢?叔,你这话说的也就有些过了啊,我这哪里是有别的什么心思!”

“你没有别的心思那就最好不过了,但是阿娟,你也别当我们几个是傻子,就冲着刚刚你在县令大人面前说的那一番话,我们没当着人的面说你个啥已经算是看在一个村子的份上足够给留了脸面了。”萧太公一双锐利的目光看向萧如娟,原本村子上有这么一个秀才郎的话那也是个有脸的,肯定是要叫人来作陪的,但他们现在村子上的人都十分有默契地没有提到这一回事儿那也就是不怎么想让萧守业在徐县令的面前露脸了,这并不是他们刻意为难着萧守业的关系,而是萧守业之前干的事情实在是太不地道,现在徐县令过来也特地是寻了萧易两口子,说不定这其中就有知道那些个事情,再加上对比起萧守业,还是萧易两口子在村子里头更加得了人心一些,自然地也就不会有人想着在这个时候来触这个霉头。

而刚刚萧如娟说是来看病的,虽说他们这些个乡下人家的确是没有那么多的规矩,但那大大咧咧地盯着一个男人看的事情那也是从来都没出过的,他这个老东西吃的盐巴都比这个丫头吃的米多,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丫头心里面在想些什么,而且听她那话里话外的都提着她那哥哥,这意思还不是明显着么。

“你说你一个姑娘家,今年也到了十七了,就算是还没定下个人家来也不能那样直勾勾地朝着一个男人看的,你把人当做个啥?你还要不要点脸面的?你还有脸拿了萧易他媳妇说事儿呢,人家可没有像你这样的厚脸皮这一直都是在厨房里头忙着的,基本上都不怎么出现在县令的面前的。咋地,你还以为县令能看上你不成?”

对比起说话还有几分含蓄的萧太公,萧大同那一番话就显得有些不大客气了,萧大同一来是觉得丢人的厉害,这事儿是出在他们村上还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呢,当着县令大人的面出了这样的事,到时候县令大人这心里头还不知道是咋想的,想他就是为了村子里头能好点,往后能让县令大人多关照关照,也算是费劲了不少的心思,现在看到萧如娟那样子,他这心里头能舒服的?

萧远山这一家子就像是克着他们村上似的,之前闹出了那么大的事情还嫌弃不够呢,现在又出了这么一出,萧大同在心底里头也是把萧远山和王氏两个人骂了一通又一通的,这家里头是咋教的,咋就教出了这么一个闺女来,这要是他的闺女早得挨他一掌了。

“叔,你这话说的是个啥意思啊,咋地县令大人就不能看上像是我这样的姑娘了呢?我四哥念书这样的聪明能干,现在已经是秀才了,等考上举人之后就能够当官了,说不定到时候在京城里头还能够像是县令大人一样考上探花状元啥的,到时候我们家可就不一样了!”萧如娟振振有词地说道,她阿娘一直都对着她说着,她是要进了城里那种大地方的,村子里头的这些人她也一直都看不上,现在她也觉得只有像是县令大人这样人才能够匹配自己,到时候她肯定是能够嫁给这样的人的,可得让里正他们好好地看看,她萧如娟也是个富贵命。

萧大同听到萧如娟这话都是要被气笑了,听听好好听听,这都是个什么话呢!

“阿娟啊,咱们是个乡下人,不说你那好哥哥到底能不能考上个举人能不能考上别的,要是你家能考上,那算是你哥的运气,到时候也能给你说一门的好亲事,但就县令这样的人你还是别想了。”

萧大同说这一句话的时候也算的上是十分的实心实意的,他们这些人不管咋说的还是乡下的泥腿子,就算是萧守业真的能当官了那又能咋地,还不是背后没个靠山的,像是徐县令这样的人就不一样了,背后还有个大家族的存在呢,咋可能让人讨了乡下人做了媳妇,这不管是讨媳妇也好嫁闺女也好,讲究的那都是一个门当户对,光是眼睛长到头顶上去那有个啥用,这种话说出来可不是叫人白白笑话一场么。

“阿娟啊,你还是把这样的心思给收收吧,当着我和太公的面说说也就算了,我们听过也不会往着心里头去,这种话可别往着外头传去,到时候可是个丢人的!”萧大同道。

“我咋地就丢人了!”萧如娟听着萧大同这话那是越听越生气,“里正叔,我知道你现在就帮衬着萧易家两口子呢,做人做事儿也不能这样不厚道你说是不是?我也是村里面的呢,我到时候要是嫁给了县令大人对咱们村子上那也可算是十分有好处的,你这不帮衬着我还一个劲地埋汰着我是个啥意思啊你?”

萧大同连连摇头,这丫头看起来就和王氏没啥差别的,好好的劝告都是不听的非要等到丢了人之后才知道后果的。

萧太公也懒得劝,干脆就直接走了。萧大同见萧太公走了,也懒得留在这儿了,和萧易崔乐蓉两口子打了一声招呼之后也跟着走了。

崔乐蓉也是听到萧如娟那些个话,她看了萧如娟一眼:“我看你声音那么响亮,也没啥毛病,春心荡漾这种毛病我也不会看,你走吧!”

“呸,谁要你看病呢!”萧如娟跺了跺脚也跟着转头就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