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99.一笑一尘缘99

虽然不想承认自己不行,可她确实不如他呀,正如他说的,多少人看不惯他,可是又干不掉他。诀衣抱着小白,心里夸了夸帝和,又鄙视了一番,得出的结果便是,他是个桃花朵朵开却不会结一个果子的男神。

‘下回遇到猫猫,啊,不是,诀衣天姬,啊,也不是,可能会是南古天帝亓宫的圣后娘娘诀衣,你就莫要再搞出什子虚妄结界,你那厉害得吓人的结界猫猫她玩不来,脑子不够用,嗯?’

想到帝和对虎济老祖最后交代的话,诀衣又想问他点什么,又怕自己问出来显得蠢笨,或者被他说是自作多情,那天晚上喝多了酒对他又亲又抱,一人独处时回头想想,着实感觉不好意思,幸亏自己没有趁着醉酒告诉她自己就是珑婉,否则不晓得要闹出多大的笑话。可他对着陌生人说她是以后的圣后娘娘,此话不妥吧。若是被传开了,她如何自处?又要如何跟旁人解释,那不过只是他随口一句不可当真的话呢。

两人并肩走了一段路后,诀衣想到了一个简单的法子,“对了,我不叫猫猫,也不是南古天的圣后娘娘,你莫要乱唤,回头该让人误会了。”这样一说,既不显得她笨,又能探得他刚才那么说是为何,虽然修为暂时不能胜过他,智商还是不弱他。

“误会?”

帝和似有不解的看着诀衣,“误会什么?”

“误会我们之间的关系。謦”

“我们的关系不是明摆着么?”帝和反问,“要怎么误会?”

诀衣捋着小白的毛,她不懂他说的‘明摆着的关系’到底是什么关系,是明摆着简单相识的关系,还是明摆着有‘亲密行为’后的关系。不过,心里不明白,嘴上却不能让他晓得她不明白。

于是,诀衣顺着帝和的话,说道:“是啊,我们俩自然懂我们的关系是怎样,但别人不晓得。回头,该有人笑话我了。”

帝和慢悠悠的扇着扇子,目光落在诀衣的眼睛上,“笑话你什么?”

“南古天圣尊都还没有,圣后娘娘就出现了,传出去,不让人笑么。”

帝和轻轻的笑了下,神态的安然里有那么一丝半缕的揶揄之意,“你是在催本尊渡劫入圣尊之位么,猫猫?”

“没有。”

诀衣心道,他渡劫入不入圣尊大位跟她有什么关系,爱渡不渡。

“呵……”帝和低低的笑出声,“猫猫你放心,就算不入圣尊位,本尊目前也能娶妻生子。”他娶媳妇儿可比星华和千离要轻松简单许多,星华的媳妇儿是妖,不修行成为神仙他即便位达世尊之位也娶不得。当年因为她是无祖妖灵不能和星华在一起而遭遇多少险阻,他至今还记得。而千离幻姬就更不消说了,最初千离天兽有命,绝世孤星的命注定他不能跟幻姬在一起,尤其幻姬虽贵为女娲后人,却也是孤星命,两人几乎是九死一生破了重重困难才修成正果,千离羽化和幻姬祭天的过往,他可丁点没忘。而他嘛,既不会喜欢上一个妖魔女子,也不是绝世孤星命,即便不去渡劫成为圣尊,以他高为上古神兽的神尊大家,娶妻生子不过是他想不想的事罢了。

“你能不能娶媳妇儿我不关心。”

帝和微微挑了下眉梢,“噢?”

“我又不想当圣后娘娘。”

“哦。”

哦?就这样轻描淡写的一个字?

诀衣暗暗猜测,他这么冷淡,到底是几个意思?哎,罢了,也许人家不过随口一说,她却惦记上了。

“对了,这只小奶猫为何有不可寻常的力量,竟可一巴掌扇飞了绿野鬃麟天王虎,我瞧着,没看出什么特别处呀。”

帝和高深一笑,“若是让你看出端倪来,岂不也被虎济老祖看出来了么?”绿野鬃麟天王虎可是虎济老祖的宝贝坐骑,佛陀天里哪个不晓得那只老虎的威力,他可没博爱到让一只什么都不会的寻常奶猫儿与只威猛老虎厮杀。临场去给她找一只猛兽来打架,没那个功夫了,可他堂堂南古天的情圣大人,总不能跟一只畜生大起来,忒跌份儿了,无奈之下,只能让小奶猫上去扇那只老虎几巴掌了。

诀衣诧异道,“你捣了鬼?”

“话不要说得这么难听嘛,我只是稍微的指点了一下小白。”

诀衣眯起眼睛看着帝和,“稍微?”

一个臭屁都能崩起愣大一只老虎,他说稍微,骗鬼呢?

“你看出来了吗?”帝和颇为得意的看着诀衣,“没有吧。既然没有,便是无证据,我说稍微,那就是稍微了。”

诀衣摇头,低声叹息,“太贱了。”

“谁啊?”

“不是我。”

帝和朗声笑得开怀,“定然也不是本尊。”

“树不要皮,必死无疑。”

帝和‘不耻下问’,“那人呢?”

诀衣反问,“你说呢?”

“本尊读的书少,不若猫猫你教教我?”

诀衣心想,这小子又给她挖坑呢,她可没那么容易上当了。走着的双脚忽然停下来,看着帝和,“你便是不心里不爽快也该缓和了吧,过去这么些天,把我身上的禁术解开吧。”

“你有我在身边,何须仙法?”

“你不怕被雷劈么?”过去几天,他哪里在她身边了,这次遇到虎济老祖,也不晓得他从哪儿冒出来,断然不会是藏在暗处跟随着她,也不晓得是打算去找哪个神女玩偶遇到了她。心想着,诀衣愈发觉得帝和让她讨厌,若是他来得不及时,她还指不定会被绿野鬃麟天王虎撕成什么样子呢。心有不满,下意识的嘟了下粉润的红唇,小小的动作落到了帝和的眼中。

帝和呵的一声笑了,抬起手忽然揉了揉诀衣的头,她一定不晓得自己埋怨他的表情有多可爱,绝色美人连娇嗔人都是一种抹不开眼的风景,“我不是在危险关头出现了么。”她若是动不动就对他这样娇俏可爱,说不定自己还真愿意把她带在身边,赏景色是赏,赏美人亦是赏。

“男人靠得住,鸡都能飞天。”

“哎!”帝和眼睛一亮,“鸡可不是能飞天么,鸡犬升天,难道不是?”

诀衣把小白塞到帝和的怀中,“我不要它,你解开我的禁术,我去找帝后娘娘。”

帝和慢慢抬步沿着天河走了起来,低头摸着怀中的小白,“找幻姬做什么?”

“想问问她,异度天洞之事可有发现?”

“并无。”

“你去了么?”

“嗯。”

诀衣又忍不住心中不满,他去西古天找帝尊帝后为何不带上她一道,若是异度的事并无大碍,她可安心回极西天的九霄天姬宫,不必留在南古天里无所事事。

“既然帝后和帝尊尚无发现,明日我便回九霄天姬宫,这些日子住在帝亓宫里,多有打扰,诀衣在此谢过帝和神尊。”

帝和只顾着低头逗小白,似乎没听诀衣说话,径自走着,哪怕不管脚下的路,从岸边直接踩到了天河里。诀衣提醒的声音还在喉咙里,便见到帝和漂浮在天空里,朝天河的中心走去。

“你听到我说话了吗?”诀衣冲着河面上的帝和喊道,“帝和。”

帝和悠悠回头看向岸边的女子,诀衣轻盈的飞起来,从岸边飞到帝和的面前。在贴近他的时候,一只长臂柔雅翩翩的抬起,搂住她的腰肢,让她靠入自己的怀中。

“你安心住在帝亓宫,我不让你回宫,你就不要回极西天。”

“为何?”

“异度未稳,你若回了九霄天姬宫,独身一人遇事,如何应付得来?”

诀衣双手屈在帝和的胸膛上,她不习惯与他这般姿势相对交谈,“你先放开我再说话。”

闻言,帝和放开手,诀衣惊叫一声掉向天河里面。飘飞的腰带碰到水面的刹那,帝和闪身果断搂住诀衣,牢牢抠入怀中,嘴角带笑的凝着她。

“可还想我放了你?”

“欺负女人算什么男神。”

帝和乐了,“似乎还真是喜欢上欺负你,这该如何是好?”

听到帝和的话,诀衣又无奈又气恼,嗔怪他的目光格外灵动,细微变化的神情一一印到帝和的眼中,越发让他觉得她有趣了。

------3110字------------

二殿下:这个月最后一天了,妹子们手里还有月票吗?乐文手机客户端投票,一变三,投投我吧。_谢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