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98.一笑一尘缘98

帝和的百色扇轻轻的扇出了一口清风,诀衣手里的白色小奶猫窜了出去,喵的叫了一声,小小的一团飞向冲来的绿野鬃麟天王虎。

诀衣嘴巴张了张,为小奶猫提了一口气在喉咙里,想到帝和也不傻,对手可是绿野鬃麟天王虎,他若是没有一点儿把握,怎么会让小奶猫飞出去呢?现身来一个英雄救美的自恋男人,怎会让自己输在对面的白眉老者手里,可不就闹了个大笑话么。念此,诀衣的合上了嘴巴,静观两只打架。

可是,让诀衣没想到的是,她以为帝和给自己的小奶猫虽然不大,却会是来头不小的灵宠,好歹也是南古天神尊送的小东西,太逊了如何拿得出手。万万没想到的是,小奶猫就是一只小奶猫,一只毫无过人之处的猫崽而已,指望它和绿野鬃麟天王虎打一场畅快的架,只能在梦里了凡。

看着绿野鬃麟天王虎张开血盆大口打算吃下小奶猫,诀衣的眉心拧了起来,小畜生不会躲开吗?

是,小奶猫不晓得躲开。一团小身子不但不躲,还借着风力飞到了绿野鬃麟天王虎的大嘴上方,稍稍一个不注意就会被它吞下謦。

“喵~”

小奶猫叫了一声,一只小肉前爪扇了绿野鬃麟天王虎一巴掌,肉呼呼的梅花爪打在天王虎的嘴边,连挠痒痒都算不上。

诀衣看到小奶猫扇绿野鬃麟天王虎的样子,无望的闭上眼睛,她就不该指望只晓得调xi女子的家伙能懂得打架。

“吼!”

闭上眼睛的诀衣听到天王虎大吼一声,睁开眼打算最后再瞧一下猫生里首战便失利的小奶猫,不料竟是看到绿野鬃麟天王虎庞大的身体斜飞了出去,重重的摔了数丈开外的地上,当地面都砸得震动。

见天王虎摔到地面,帝和闭眼别过脸,对其似有惨不忍睹的样子,轻轻的一声,“哎哟……”随即看向从天空里轻盈落到地上的小奶猫‘训’道,“小白,你怎么搞的,下手如此没分寸,以后注意些。”

“喵~”

白眉老者见自己的绿野鬃麟天王虎被一只小奶猫一巴掌扇飞几丈远,顿时火冒三丈,拂袖飞出一道仙光笼罩天王虎,让它瞬间从地上站起来,对着小奶猫气势凶狠的一步步走近,从喉咙里发出声音十分低沉,昭显着它此时的怒气。

“吼!”

绿野鬃麟天王虎眨眼到了小奶猫的面前,速度奇快,连帝和都忍不住暗暗赞叹,果真是一只绝佳坐骑。若非他早就准备,必定要输得难堪。

天王虎还没有来得及张开嘴咬住小奶猫,便被它一个跃起翻身两条后腿蹬飞,直接掉进了滚滚大水的天河里。

“哎哟……”

帝和拿起手中的扇子挡了一下脸,不忍看。

白眉老者施术把自己的坐骑从天河里救了出来,气愤得瞪着帝和,再看向地上喵了一声的小奶猫,哪里来的小畜生,竟然如此厉害?

“小白!”帝和生气道,“跟你说了,玩玩而已,莫要认真打架,会打架的人很好吗?哦,不是,会打架的猫很好吗?”

“喵~”

“再出爪子,我可就生气了。”

“喵~”

帝和摇着手中的百色扇,唇角含笑的看着气得不轻的白眉老者,“虎济老祖,两畜生打架难免不懂规矩,毕竟不是人,若是伤了你家的小虎虎,莫怪罪呀。”

诀衣忍了忍才没笑出来,他这不是欠揍么,自己家一只小奶猫把人家的打老虎都蹬天河里去了,威风凛凛的天王虎被小白欺负成了一只落汤虎,白眉老者不生气有鬼了。听听他每次‘训’小白的话,训得可真够‘严厉’。

虎济老祖忽然一挥手,全身的虎毛都湿透的绿野鬃麟天王虎直接闪现到了小奶猫的地方,连给它喵一声的机会都未有,被天王虎正正的压住。

诀衣愣了,仙法助兽攻,好不讲理的老祖。

“噗——叽”

一个小小的声音忽然响起,虽然不大,可也能让人听到,接着便看到绿野鬃麟天王虎从地上直冲天空,而地面上被它压着的小奶猫正撅着小屁股,空气里飘散开一股不那么好闻的味道。

“喵~”

帝和皱眉,表情很是嫌弃,用百色扇扇着风,待气味散尽之后,看着小奶猫,“小白,你莫不是觉得我性格太好,不会罚你不成?”

“喵~”

白眉老者双掌朝天,把自己的坐骑从天空里救了回来,一句话没说,忽然闪身不在原地。诀衣还没来得及反应,惊觉身边的帝和也不见了。

小奶猫的上方,一只差点扣到它身上大手被一把收起来的折扇挡住。

帝和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虎济老祖,不好意思,小白是我送给猫猫玩的,不能送你。”

虎济老祖已经被小白的那个臭屁气得胡子都在抖了,脸色极度不悦的看着帝和,“帝和,你不必在老夫面前装腔作势,什么送我,这种拿不出台面的小畜生也能被老夫瞧上么?”

“也是。”

帝和呵呵一笑,“这种小家伙也就适合平时玩玩逗逗,若是拿来打架护身,真的没什么作用。面对一般的天兽,它打也打不过,咬也咬不过,只能和一些屁用都没有的东西玩几下,这种小畜生着实入不了老祖你的眼。”

“你!”

虎济老祖出其不意的想偷袭小奶猫,帝和瞬息间接住他的招式,在诀衣的一呼一吸间,两人过了百招,而身形却未移动分毫,地上的小奶猫似乎也感觉不到有危险在自己的头顶,乖巧的站在原地。

如风云变幻的招式在收势瞬间,帝和用扇头不轻不重的打了虎济老祖的胸口一记,将他震飞到远处。悠悠然的,动作十分优雅的打开了折扇,轻轻扇着风,修长挺拔的身姿当真是如玉树临风,俊美无双。

“老祖想找本尊切磋功夫的话,改天一定奉陪,今日甚是不巧,我只想与猫猫独处。”

“帝和,你以为老夫惧你么?”

帝和轻轻一笑,“呵,怎会。我想,老祖你的恩师凌墨天尊也没教你‘惧’这个字吧。”帝和似是回忆了一下,“想当年凌墨那个小子跑来向本尊拜师求教的时候,似乎也不爱习字呢。”

虎济老祖怔愣住了,凌墨天尊当年还拜师求教于他?!

“回头你见到凌墨的时候转告他一声,得闲了,来帝亓宫给我煮杯茶,他煮的茶,本尊爱喝。”

说完,帝和弯腰从地上抱起小奶猫,刚向诀衣走了一步便停下来了,转回身看着虎济老祖,“下回遇到猫猫,啊,不是,诀衣天姬,啊,也不是,可能会是南古天帝亓宫的圣后娘娘诀衣,你就莫要再搞出什子虚妄结界,你那厉害得吓人的结界猫猫她玩不来,脑子不够用,嗯?”

虎济老祖被帝和的话噎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看着他抱着小奶猫走到诀衣的身边,气得头发根根发直。

帝和把小奶猫放到诀衣的手里,“走吧。”

“嗯。”

诀衣摸着小奶猫的头,把它身上的柔毛都顺滑向后,举起来看了看,没看出它特别,可打架时为何那般厉害?人不可貌相,难道如今猫也不可貌相了?

“虎济老祖是住在佛陀天里的人吗?”诀衣不确定的问。

“嗯。”

“佛陀天的大神个个都非同寻常,为何他……”不堪一击的样子?

帝和摇着折扇,“他如何?”

“看模样,他像你师父。”

“哈哈……”

帝和朗朗笑声显出他的好心情,“他师父在本尊面前都只能算孩儿,他……呵。”

诀衣摸着小奶猫,“你活这么久有意思吗?”

“有啊。比如说,看着一堆比我老比我丑比我弱的人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还得臣服于我。”

诀衣转过脸,认真的打量起帝和,她还是低估了他的本事,一张俊俏的脸,藏住了他太强大的能力和太长的年岁了。先前还会奇怪世后娘娘与帝后娘娘为何那么多人尊敬有加不敢造次,而今想来也明白些了,不是她们本身多厉害,而是她们身后的那两个男人太强大,而与他们齐名的帝和,难怪会引无数神女爱慕了,得他者,无异胜过万神。只可惜,他的心,在佛门里,隔绝红尘俗世。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