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95 亲一亲就不疼了

“没什么。”

蒂亚身形往前一站,挡住了卡西尔的视线,顺带冲着西泽使了个眼色。

现在事情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蒂亚在心里告诉自己,绝对不是怕让卡西尔心里产生什么芥蒂才这样的。

况且,这件事情,她相信卡西尔的为人,绝对不会是他做的。

虽然他性格随性,甚至算得上吊儿郎当,但是她心里却肯定,卡西尔绝对不是那种暗中下手的人。

这样的事情,他绝对不屑于去做。

否则,他也就不必跑来了。

毕竟,卡西尔来这里,也的确是帮了学院的很多忙。这一点还是无法否认的。

西泽虽然性格敦厚,但是却不是傻,而且和蒂亚关系这么熟,自然是知道她的意思,当下就了然的微微点头。

卡西尔没有看到两人之间微妙的眼神交换,只是直觉两人似乎有什么事情瞒着他,瞬间就觉得有点不高兴了。

但是好像,也没有什么生气的立场。

他毕竟和他们没有什么关系。

想到这里,他有些恨恨地磨了磨牙。想着自己真是蠢到无可救药了,这样的境况之下,居然还这样的好脾气。

他虽然表面上看上去洒脱跳脱,实际上身为越家的少爷,身份何其尊贵?他又何曾被人这般接二连三的教训?

当真是除了她,再也没有别人了。

不过,这人是个比他更蠢的,居然一点都看不出来。

想到这里,他重重叹了口气,不再追究两人方才说话的内容。

转头看向被结界笼罩的藩篱塔,一片安静,忽然有点明白,那个男人为什么可以为了凤长悦做到那么多。

不过是,心甘情愿罢了。

蒂亚见他不说话了,有点好奇的转头看了他一眼,正看到他眉间微微一蹙,虽然很快散去,但是眼中却仍然有着担忧。

他应当是真的担心吧。

毕竟,好像轩辕夜和他的关系的确也不错。

她看了他一眼,却是忽然想起方才没有听清的话。

手?

伤?

换药?

她好像听到了什么,可是却又像是不想听到一般,让那一段话变得有些模糊起来。

其实,知道她受伤的人自然不在少数,尤其当时,卡西尔也一直跟着她,特别是受伤之后,他更是老出现在眼前。

两人吵吵闹闹的,她也就没有太在意自己的伤势。

不过关于她换药的事情,却是没有几个人知道的那般清楚。

因为当时她的手要隔一段时间换一次,但是夜间睡着,她就会忘记,院长当时专门派人,在她睡着之后,帮她换药。

一开始的时候,她半夜还会醒来,因为实在是疼,平时还可以隐忍,但是半夜的时候,就经常会在换药的时候,疼醒过来。

但是这样的日子没有几天,她就发现自己的睡眠变得很沉,发生什么事情,也都不知道了。更别提醒来。

不过那之后,她的手伤势倒是恢复的不是一般的快。现在回想,其实中间有很多东西,都是有些模糊不清的。

像是被雾气遮住了眼帘,什么都看不清晰。

但是她却下意识的不愿意回想,不愿意去想这里面的事情。

好像走进之后,就会有什么不可控制的事情发生。

她不喜欢那种未知的感觉。

摇了摇头,将那些莫名其妙的想法通通甩了出去,心里却是变得更加沉重。

即使西泽没有说清楚,但是她却是可以猜出几分的。

那些人死的蹊跷,而且死状极为凄惨可怜,此时此刻,为了安稳人心,他们一直让西泽在看着。而现在,西泽却是忽然出来了。

事情还有什么猜不到的。

肯定是那些人出事了。

或者说,是那些人的尸体出事儿了。

否则,西泽这样的老实性子,是绝对不会莫名其妙跑出来的。

但是现在,凤长悦和轩辕夜同时消失,学院之外众敌进犯,几乎是内外交患,如何还能顾的上这些事情?

就算是知道这件事不简单,也没有任何办法。

现在,只能期盼那两个人都能够无事。

而学院,也能够抵抗住那些人的攻击。

“西泽,你去将那些选出来的六星以上的灵皇都召集起来,就说,学院生死存亡,全在他们了。”

西泽点点头,面色凝重的离开了。

蒂亚仰头,看着那不知什么时候才会有动静的藩篱塔,心中默念。

长悦,快点好起来啊。

……

而此时的藩篱塔之内,轩辕夜剑眉微拧,凤眸之中一片冷寒,轻轻的将怀中的凤长悦放了下来。

周围的那些几乎凝成实质的灵力雾气,盘桓缭绕,和记忆中的模样分毫不差。

甚至,她昏迷过去的样子,也和那时候那般的相似。

他将她放下,垂眸看向她。

她方才身体一软,他就觉得不好,果然是突然昏迷了过去,而且她的身体也是滚烫,像是有什么力量在她的身体里面来回冲撞,妄图冲破她的身体一般。

就连他在感觉到那一股力量的时候,都是心中一惊。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

他的目光落到她手中,正散发出莹莹紫色光芒的射天弓和射天箭。

那光芒虽然浅淡,但是却生生不息,仿佛亘古存在一般。

虽然不刺眼,却莫名的生出了一股浩瀚神圣气息,让人心神微凛。

而在那光芒的映衬之下,她原本纤细白皙的手掌,都像是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紫金色。

她身上的金色铠甲已经消退,一身红衣,趁着那莹莹光芒,竟是分外的和谐,相映成辉。

一头黑发散落,容颜苍白,眼眸紧闭,眉间也微微皱着,身体时不时的蜷缩,似乎在承受着什么痛苦一般。

然而尽管如此,她却是依然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连一点痛苦的呻吟都没有喊出来。

他的心像是被什么狠狠的扯了一下,生疼。

那么多次了,她还是这样。

在痛苦的时候,在经受磨难的时候,不管承受着怎样的伤痛,不管有着怎样的艰难,她都从来不会流露出软弱的一面。

不会痛呼,不会喊疼。

以前,大约是因为习惯,毕竟他知道,她曾经经历过什么样的日子,现在,在遇到他之后,或许,则是因为下意识的不想让他担心。

他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他闭了闭眼,手伸向了那射天弓和射天箭。

这是天阶灵宝,本来是有着自己的意识的,尤其是,他还知道这天阶灵宝,其实是早已经形成了灵宝之魂的。

那样的话,本来这东西,应当是和她心意相通的。

她周身之上,应用的最为自如的灵宝,除了这个别无他物。

这也是为什么,她一出手就直接选择了这个。

因为唯有已经生出灵宝之魂的天阶灵宝,才能够发挥出最大的威力,将那些人通通震慑住。

却不想,竟是忽然异变,成了现今的情况。

其实从她软到在他怀中的那一刻,他就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劲,而后果然感觉到射天弓似乎有什么不对劲。而射天箭再度回来的时候,竟也是直接落入了她的手中,和射天弓贴合在了一起。

这一路虽短,但是他却是早已经尝试将射天弓去掉,只是,却一直没有成功。

她的手握的很紧,更关键的是,射天弓似乎是和她的身体紧紧贴合在了一起,无法取下。

他将她的身体放下,自己则是单膝跪地,黑色的锦袍委落在地,他却是毫不在意,只是小心的将她的身体好好安放在自己的怀中,让她更舒服的躺着,而后一只手抱住她的腰身,一只手握住了射天弓。

紫金色的长弓,在触碰到的那一刻,那种灼烧的疼痛感,再度来袭!

像是将手放在额已经烧得通红的烙铁之上一般,从肌肤之上传来的最直观最真切的痛感,立刻袭上!

那种疼痛,像是连灵魂都被灼烧殆尽一般!无法抵挡!

没有人看到,他的手掌之上,立刻被灼烧的发生了些微的萎缩。甚至连手掌的边缘地方,也都似乎有了变形的趋势。

可见这伤痛多么厉害!

然而他清隽的容颜之上,却是没有分毫的波动,好像受伤的根本不是他,那疼痛也已经完全忽略了一般。

若是此时凤长悦能够醒来,便会看到,轩辕夜的手掌虽然被灼烧的变了形,不断的枯萎焦黑,但是却没有一滴血液滴下。

好像这个男人,根本没有血液一般。

她的身体却是忽然再次轻微的抖了抖,黛眉紧骤,蝴蝶翅翼一般的黑色睫毛,也微微的颤抖,像是振翅欲飞。

可见她此时多疼。

他最熟悉不过她这样子。

他一只手还握在射天弓之上,任凭手掌还承受着那一股炽热的灼痛,掌心不断的灼烧,另一只手,却是拦住她的腰身,将她抱得更紧,将她朝着自己的怀中拉了拉,而后忽然俯身吻上她的唇角。

她的唇却是不似她身上滚烫,反而是带着微凉的气息,格外柔软。

他轻轻的覆盖住她的唇瓣,辗转反侧。

凤长悦似乎是觉察到了一般,身体缓缓放松下来,黛眉也轻缓的舒展开来,重新变得安静了下来。

似乎所有的梦靥,都被清除。

有这样一个人,为她遮风挡雨,足够依赖。

他舌尖轻点,叩开城门。

她虽然在昏迷之中,却也好像在半梦半醒之间,鼻尖充斥的那熟悉的冷香,让她即便几乎消散了意识,也能够清晰的知道,这个人是谁,而后就是无尽的心安。

感觉到她逐渐平缓下来,他眸色微深,而后手中一个用力!

那紫金色的长弓,受到他的攻击,就陡然传来一阵激荡不已的力量!

像是浪潮狠狠的拍打在堤岸之上,力道悍然!

她的身体忽然受不住的猛烈一颤!

他顿时加深了这个吻,强取豪夺。

他鲜少会这样对她,即便是吻,也总是带着克制,然而此时,却像是将所有压抑的情绪都倾斜出来一般,将满心的焦虑,不安,担忧,尽数在这个吻之中发泄出来!

她疼的厉害的时候,就会忍不住做一些无意识的动作,而现在,任何的动作,只怕都会加深她的痛苦!

而另一边,两道力量狠狠撞击!

他身形一转,顿时天旋地转,将她压在身下。

尽管有结界,但是分散开来的强横力量,依然恢弘的激荡开来!

无数力量打在结界之上,他的胸膛忽然一颤,却还是死死的将她护在身下。

肩头,忽然破裂开一道伤口。

没有血液流出。

一道暗黑的像是无尽深渊一般的伤口,顿时呈现在他的肩膀之上。

一眼看去,竟像是会被吸走灵魂一般,散发出浓郁的黑暗气息。

他凤眸陡然一片暗沉!

面前陡然一黑!

一股炽热的力量,忽然将两人的身体吞噬!

而与此同时,凤长悦手上的金色手镯之中,也忽然一片地动山摇!

苍骤然睁开眼睛,神圣而耀眼的金色光芒,顿时从他眸中散发出来!

然而周围的空间,却是忽然开始炸裂!

------题外话------

荡漾吗咩哈哈哈哈,二月君要考试了,开始攒人品了哦呵呵呵呵,剩下的十天,都会是早上九点更新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