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94 消失

“现在情况怎么样?长悦到底是怎么了?”

藩篱塔之外,蒂亚一脸焦急,皱着眉头就想要往里面冲去。

她原本是在学院里面好好呆着的,一直仰头看着战况,本来正高兴看到轩辕夜终于出手,一下子斩杀了那个出言不逊的东西,还来不及欢呼,就看到轩辕夜忽然回身,朝着学院之中飞来!

而后,竟是直接进了藩篱塔!再也没有出来!

只是在消失之前,留下了一句话。

“今日,谁踏破此门,下场如他!”

而后,便是彻底的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蒂亚惊呆了。

卡西尔惊呆了。

大长老等人也都惊呆了。

连那些原本被震慑住的众人,也都是瞪大了眼睛,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轩辕夜的动作实在是太快,竟是没有人看到他到底是去了哪里。

伽陵学院整体还是很大的,原本蒂亚和卡西尔站的地方是在比较靠前的地方,所以才能看到半空之上的情形,但是轩辕夜却是带着人一下子消失在了原地。

唯有正好站在后面看到的西泽,见到那一晃而过的影子,短暂的犹豫之后,便直接朝着藩篱塔跑去。

蒂亚原本看到他,正打算开口问一问,却不想西泽拔腿就跟着跑了,只好立刻也跟了上去。

卡西尔此时也是一头雾水,也只好跟在了后面,同时心里却是生出了几分不安。

轩辕夜从来不会临阵脱逃,何况这样的情形,对于他而言完全不值一提,但是却忽然转身离开。

他这样做的唯一原因,只有——凤长悦!

因为两人在半空之上,而且当时凤长悦整个人都被轩辕夜抱在怀里,根本没有人看到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卡西尔想到方才远远看到轩辕夜骤然冷下来的神色,虽然只是一瞬,却足以让他产生一些不好的联想。

而外面那些人,在短暂的停顿之后,神情也都是变得犹豫起来。

看着转瞬消失的人影,原本以为会是一大阻力,却不想眨眼间就…。走了?

那这到底还要不要继续打?

场中顿时一片冷硬的尴尬。

大长老却是当机立断:“开启御灵阵!”

五长老和九长老短暂的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点头:“是!”

而后,两人便是分别朝着不同的方向冲去,与此同时,二长老等人,见状也纷纷腾空而起,而后分别站在了不同的方向至上。

虽然对大长老的身体有着担心,但是此时,却是已经顾不上许多,而且看样子大长老分明是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他们能做的,唯有尽自己的全力。

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看轩辕夜突然离开的样子,是个人都能想到一定是凤长悦出事儿了。

如此,他们唯有奋力一搏!

大长老神色沉沉,总是一派肃然的脸上,此时更是风雨欲来,让人看着便是觉得一阵压抑。

有的人或许会以为,方才轩辕夜足以震慑住这些人,但是他却知道,那并不一定!

轩辕夜若是一直在这里,自然是震慑力十足,但是现在他忽然离开,那些人保不齐有贪婪过头的,便要冒险一试。

而这些人,既然有胆子在伽陵学院遇难的时候,落井下石,为什么他们就没有信心,继续攻击?

果然,缓过来神之后,那些人的脸色纷纷变换。看向这边的眼神,也都是意味深长起来。

这种情况,还要不要上?

众人面面相觑,却是都没有离开的意思。

…。

而另一边,蒂亚两人也跟在西泽后面,果然看到藩篱塔之外,突然有了一层结界。

毫无疑问,轩辕夜果然是带着凤长悦来到这里了。

看眼那紧闭的房门,几人都是皱起了眉头。

蒂亚心里担忧不已,但是看着那一层结界,明白自己是绝对进不去的,只能在原地发愁。

西泽看着这场景,也是有些无奈了。

长悦怎么每一次在学院里都要受伤?而且受伤之后,都会来藩篱塔,而且最关键的是,每一次还都有轩辕夜在身边!

虽然担心,但是西泽心里,对轩辕夜还是十分信任的,总是觉得有那个男人在,长悦就应该没有什么大碍。

但是尽管如此,看着一片安静的藩篱塔,西泽还是忍不住一次次朝着最顶端看过去。

听闻藩篱塔最高层,聚集星光之力,对身体的恢复能力很好。

听到蒂亚开口询问,西泽也是皱眉。

他也没有看到,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最开始的时候,凤长悦考虑到学院之中的学生虽然都是天赋不错,但是实力却都大多是灵王,所以最后,她只是挑选了六星灵皇以上的学生,以及那些长老和老师们出来迎战。

而她自己,更是直接以一人之力,震慑了那些人,漂亮的完成了第一战。

只是没想到,事情才刚刚有了转机,就忽然再度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眼下,学院的境况,只怕是更加艰难。

“不知道,我也是正巧出来,就看到他抱着人消失了。你们之前一直在前面,难道就没有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儿吗?”

西泽皱着眉头,看向两人。

蒂亚一堵,转而瞪了卡西尔一眼:“都是你的错!”

卡西尔刚想要反驳,就看到蒂亚那双杏眼之中深沉的怒意,便知道她此时是真的生气了,不知为何忽然泄了气,没有说话。

看到他这个样子,蒂亚心里的怒火一下子上来了:“我方才就说要上去帮忙,你还不让,说有轩辕夜在,一切都不是问题。现在呢?你那话才说了多大一会儿?事情就忽然变成了这样子?!要是长悦没有什么事儿还好,若是她真的…。有你好看的!老娘一定打得你后悔来到这里!”

卡西尔闻言,心里忽然一梗。

让他后悔来到这里?

也不想想他是为了谁才来的这里!

谁稀罕来这里啊!

但是这话也就是在心里头说说,面对正处在怒火顶峰的蒂亚,卡西尔不知为何,就是没办法发火。

虽然她语气有些激烈,但是想到现在凤长悦情况不明,轩辕夜也完全消失,甚至直接设下结界,明显短时间之内,不会出来。蒂亚和凤长悦的关系那么好,这样子生气,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这么想着,卡西尔心里那一丝不舒服就慢慢变得浅淡了。

“你冲着小爷发火也没用啊。我也不知道会这样啊…。”卡西尔难得低声,不敢去看蒂亚的眼睛。

蒂亚见此,心情更糟糕。

虽然知道这件事情其实和卡西尔没有什么关系,方才他拉着她,其实也没有什么错,毕竟她也是知道自己的实力的,要是真的没有被他拉着,擅自冲了上去,只怕还得要长悦分心,最后导致更加严重的后果。

而现在,陡变突生,是谁也料不到的事情。

轩辕夜在她身边,都成了这样,那么她上去也没有什么用,这件事情,也怪不到卡西尔的身上。

但是她心里焦虑不安,自从学院遭受攻击的这一段时间,她一直在尽自己的最大努力,让学院尽快的恢复,免于让学院的情况变得更加凄惨。表面看上去,她剽悍而大咧,其实心里也一直承受着极大的压力,但是却因为很多原因,连一点情绪都不能流露出来。

而现在,看到这样的情形,她满心担忧顾虑,焦躁不安,终于像是找到了一个出口。

不知道为什么,对着卡西尔,她的脾气总是会变得很糟糕。

当然,她原本的脾气也不是很好,但是好像在面对他的时候,总是更加容易被点燃,在满心的担忧暴躁之外,又像是有什么细微的情绪掺杂在里面,辨不清析。

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却又无法压制。

于是,就成了现在这样,冲着卡西尔一顿抱怨。

“你和轩辕夜是一起来的,你不是说他很厉害的吗?长悦就在他身边,居然就忽然成了这样,这就是你说的‘很厉害’”?

她意识到自己不应当对卡西尔发火,已经在尽量的压制,可是听着还是有一点冲。

卡西尔简直要委屈死了。

他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啊!

轩辕夜厉害,那不是他说的啊!那是整个一城四族的人公认的啊!

他倒是想他不那么厉害,省的总是被打击,但是这男人举手投足令行禁止也是无法反驳的啊!

他怎么想到,轩辕夜就在凤长悦的身边,居然还会这样?

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件事情,轩辕夜不知会怎么想,但是最后,一定不会不了了之!

凤长悦要是没事还好,要是…。他都不敢想象,那个男人会变成什么样!

天知道,他是什么都不知道啊!而且他真是比任何人都希望凤长悦没事儿啊!

要不是因为外面是轩辕夜布下的结界,他早就冲进去了好吗?

他魅惑风情的脸上,此时一片愁云惨淡。

顿了顿,他才烦躁的抽出骨扇,“唰”的一声展开,扇了扇风,让自己不要那么急躁。

“等等吧。那男人在这,怎么可能让小悦悦出事?”

想到来的时候的那一道沉默的影子,他心里就像是有一块石头压在心底,烦躁的不行,于是,扇风的速度更快了点。

蒂亚也知道和他吵架是没有用的,便哼了一声:“那些人要是真的敢闯进来,我就让他们进的来,出不去!这伽陵学院,就是他们的葬身之地!”

话一说完,似乎是情绪激烈了一点,她忽然咳嗽了两声,身体颤了颤。

卡西尔停下动作,将她的手拉下来,看向她的脸色:“你怎么了?是不是之前受伤还没有好?”

眼前忽然放大的一张妖娆容颜,让蒂亚难得愣住。

卡西尔也是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是多么的不合适,当即就觉得,抓住的那一截细腻手腕,像是抓住了火棍一样灼痛。

想放开,却又觉得突然这样,好像不太好意思…。不放开吧…。又好像有点奇怪…。

他桃花眼对上那双澄亮的干净的杏眼,当即就觉得耳朵微微一热,几乎是有些狼狈的转过头去。

这一转,目光却是忽然落在了蒂亚的手上。

手指纤细,掌心却是生着几分薄薄的茧子,显然是平时练习所致。

而手指骨头虽然硬朗,但是那之上,还有一些极浅的疤痕。

应当还是一年前那一次大会之上的伤…。

他皱起眉头。

“你这上面怎么还有疤痕,不是夜夜都换药…。”

他声音极浅,蒂亚没有听清楚,隐约听到自己的手,还有换药的事情,而他的鼻息温热,喷洒在她手上,也有些奇怪。

“你说什么?”她皱眉问道。

“……小爷就是问问,你这手上怎么这样?本来就长得不好看,手还这个样子…。啊!”

蒂亚面无表情的狠狠碾了碾,才收回自己的脚。

而后,理也不理龇牙咧嘴的指着她颤抖的卡西尔,冲着在一旁看呆了的西泽问道:“你怎么出来了?”

西泽迅速回神,眉间皱得更紧。看了卡西尔一眼,却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原本正在看着那莫名死去的几个人的身体,原本那些人死在后山的山洞之中没有几个人知道,而为了防止这件事情扩散出去,让原本就人心不稳的学院变得更加人心慌慌,他就按照凤长悦的吩咐偷偷的将那些人的尸体运了出来,安置在了学院一个极为偏僻的地方。

却是没有想到,不过是一天时间,那些尸体竟是完全腐烂,并且逐渐消失了!

最后,竟是只剩下了一滩血水。

卡西尔却是注意到了西泽奇怪的目光,忍着疼问道:“嘶——你们在说什么?”

------题外话------

亲们啊,不要扔三星票子啊,二月君的评分实在是已经足够低了啊,那些花钱买的评价票就给二月君五星多好,三星很是浪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