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09 谁救的谁?

只听见龙吟之声从瀑布中传来,隐约中似乎见那水的另一边有龙的身影,但,却不见那水中的龙腾飞而出,周围荡开的水珠也随着那声龙吟的落下而恢复原状,只剩余威在空气中回荡着,却清晰的让人明白,此地名为潜龙岛,更是神龙守护此地。

“想不到这里还真的有神龙的存在!”老者目露激动,身体因兴奋而微微颤抖着,他目光泛着势在必得的光芒盯着那瀑布,似乎在看着那藏在后面的神龙一般。

“如果可以契约了那神龙,那无论是对个人而言还是对我们家族而言都是极大的助力!”老者喃喃的说着,兴奋的往前迈进了一步,却又在感觉到那空气中未散去的龙威时顿住脚步。

旁边的一名中年男子听了,眉头微拧,看向那老者问:“宇长老,你的意思是要契约那里面的神龙?”

“当然!这样好的机会可不是时常能遇见的,你们要知道,哪怕是上界那样的地方想要寻一条神龙也是极为不易,更何况是在这下界这样的地方,若是有神龙,岂能不想办法将之契约?”

顾七不动声色的朝那老者看去,见他面露坚定,虽极力压抑着兴奋与激动,但仍能从面上看出几分,而那眼中一闪而过的贪婪之色更是被她捕捉在眼。

她敛着眸暗忖着:以这几人的实力想要收服一条神龙只怕还不太可能,毕竟刚才就一声龙吟,一记龙威他们几人就已经脸色微变无法上前,再说,神龙仍上古之物,龙之傲性更是非同寻常,哪怕是实力极为强大的修士龙也不会轻易低下它高傲的龙头,就凭他们几人想要收服神龙,在她看来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一个弄不好,估计还会被那潜伏在这里的神龙给灭了。

“我们的实力只怕还收服不了神龙。”那受伤的中年修士忍着身上的痛沉着声音说着:“宇长老,别忘了家主交给我们的任务是寻到解毒灵珠,比起那不可能收服的神龙,我觉得我们还是寻找解毒灵珠来得妥当。”

“解毒灵珠要找,那神龙也要降,难道你们觉得我们可以在不惊动那神龙的情况下取走解毒灵珠?”老者目光微眯的看向他们,显然对他们的再三阻拦有些不悦。

见此,那三人相视一眼,没再开口阻拦,而是问:“宇长老,你也看见了,这里被设下禁制,我刚才想要闯入都被反弹重伤,你们又如何得以进去?”

谁知,那老者眯着目光一笑:“这个,我已经有主意。”视线朝顾七扫来,落在她的身上打量着。

察觉到对方不怀好意的目光,顾七心一沉,面上露出惊慌的神色:“前辈,你、你这样看我做什么?我实力低弱解不了那禁制的。”

那三人也注意到他那明显有所图谋的目光,只是,当视线落在顾七身上时,三人的眉头皆是一皱。他们本也非冷血冷情之人,更何况这一路相处,这莫云实力虽弱,胆子也小,但心地不坏,而且路上他们有伤也帮他们包扎治疗,他们本就承诺到时离开时顺便带她一道离开,此时看到这宇长老的目光,几人心下却是微沉,隐隐有些不悦。

他们不是初入修仙之道的修士,他们的实力在家族中或者出到外面也是受到敬仰的,只要与他们无过节无仇恨的他们自是不会为难对方,也正因此,眼下见那宇长老明显的在打那莫云小姑娘的主意,他们三人嘴上虽没说什么,但那脸色已经可以看出微沉下来。

“宇长老,这莫云你动不得。”那受了伤的中年男子终是忍不住的用传音对他说着。他们与他也不是第一天认识,自是知道他的为人,此时见他脸上神色就知他打着什么主意,此时用传音也是顾着他的脸面和那一旁的莫云。

“她与我们无仇,也没与我们为敌,更何况我们也说了会带她一道出去,宇长老,这莫云你就不要动她。”

一旁的另一名中年修士也用传音说着,他们是想着那莫云不过区区筑基初阶修士,他们的传音她自是听不见,却不料,顾七早已经是金丹修为的修士,而且,她的神识比一般人都要强大,对于他们的传音毫不费力的就听见了,只不过,她敛着眼眸静立在一旁,偶尔抬眸带着好奇与探究的神色看着那瀑布。

对于他们的相劝,顾七倒是有几分的意外,毕竟她知道他们原本是打着到了这里面再做打算处理她的,没想到现在却会维护她。

然而,对于那三人维护顾七的举动,那老者不仅没有打消念头,甚至更为的火大。

他半眯着的目光在那瞬间转变得凌厉阴狠,锐利如刀的直射着三名中年修士,冷笑一声,直接用言语说了出来:“怎么?这才多久就舍不得这女子死了?你们别忘了此行我们的目的!区区一个筑基期女子的死活若能成就我们的事情又有何乐而不为?”

说话间,他凌厉阴狠的目光一转,蕴含威压的扫向顾七:“我现在就告诉你们,我就是准备用她来破了这里的禁制!如果不破这里的禁制如何拿到解毒灵珠?拿不到解毒灵珠我们回去如何向家主复命?”

老者的声音一落间,只见他手掌凝聚灵力气息,掌心擒成爪状朝顾七抓去:“过来!”一股吸力从他掌心而出,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吸向顾七。

“不!不要!”顾七惊恐的叫着,迅速的往反方向跑去,却终抵不过对方灵力气息的雄厚,整个人被吸着往后退去。

见此,她敛下的眼眸中划过一抹暗光,猛然回身间惊呼出声,同时挥舞着双手,却在双手挥动之时,数枚银针借着对方的力道咻的一声刺向他的掌心,直接没入对方的身体之中。

“啊!”

她惊呼着,就在她准备动手之时,却没想到那受了伤的中年修士会挺身而出挡在她的面前,化去了她身前的那股雄厚的灵力吸力,而他也因替她挡了这么一下又加重了体内的内伤,噗的一口鲜血再度喷出,整个人的身影也随着踉跄了一下,险险跌倒在地。

“前辈?你怎么样?”顾七适时扶住了他,心下有些复杂,他若不出手相助她,她动起手来也许会更加的冷血无情,可偏偏,他却在那关头站出来护住了她,原本还想着要杀他的人在紧要关头却护住了她,唉!人心果然最是难测。

“你当真要护着她!”那老者见状,脸色黑沉得可怕,也不知是银针入体根本不疼不痛察觉不出来还是因为被那一分神而没察觉到异样,此时他竟似不知顾七暗中动了手一般,只是难掩怒火的直视着那受了伤的中年修士。

而一旁,见两人竟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小丫头而反目,眼见就要动起手来更是暗暗心惊,暗叫了声不好,想阻止又知道自己若是阻止只怕会越添越乱,当下,其中一人掠向顾七,伸手便扣向她的脖子。

“左右不过一个不相干的丫头,既然你们要为她而生分,那我便先杀了她!”说话间,那人以极快的速度掠向顾七,眼见就要扣住她的喉咙将她的脖子拧断,那受了伤的修士顿时惊呼一声。

“不要!”

声音一出的同时,人也飞闪而出,竟是又在那关键时刻挡在顾七的面前,为她化去那凌厉的杀机,只是这一回他明显没那么好运,因顾七所站之地靠近那悬崖边上的瀑布,此时那中年修士在她面前一挡一护,却是让他自己陷入了险境,因身上有伤而无法稳住步伐的往后退,脚下一个不稳,整个人失去重心的往悬崖下方倒去。

“前辈!”

顾七惊呼一声,闪身掠上前的同时,却只来得及将对方拉起推向安全地方,在错身拉起他时她的手似在不经意间动了下他的衣襟,没人看见一个药瓶塞进了他的怀里。

将那中年修士推向安全处的顾七并没有让自己稳住身体,而是由着身体的惯性往下坠去。与其再跟这几人呆在一起,难保不会被那老者给杀了,而这下面虽凶险,但却有她要的东西在,哪怕是龙潭虎穴她也要走上这么一遭!而眼下,正是一个好时机!

一旁的几人似乎也没料到顾七竟会有此举动,一时间也愣了愣神反应不过来,怔怔的看着她坠向那下方。在猛然间回过神来时迅速来到边上往下看去,却只看见汹涌的瀑布从高飞流而下的水往下冲涌着,水流冲撞向下方的巨石时溅起一片的水花,汹涌的水流声音让人听了不由心头一颤。

下面这样急涌的水流,不知深浅的水位,以及那隐藏在水底的尖锐石头和那分分钟都可以令人致命的禁制……

她这样摔下去,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想到这,那中年修士怔怔出神,有些不敢相信,又有些难以接受。

不敢相信那胆怯的小姑娘居然冲上去将他拉回救了他。

多少年了?他已经记不清,本以为人都是自私的,却没想到今天在一个小丫头的身上看到了这种无畏与勇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