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188.188打劫

狂风暴雨。

周璇坐在观柳居偏厅,通过窗户看窗外弱柳在雨中艰难地摇曳身姿。

柳树看似柔软,却又坚强。

即便是狂风暴雨却不能伤它半分。

周璇拄着下巴,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謦。

她低头,手里拿着的正是一块免死金牌。

父亲,父亲凡。

我本无意管你周家的事,为何要将这免死金牌放在我这里呢?

为何?

怕是周傲华早已知晓了周文贤通敌卖--国之事。

通敌卖--国,是死罪!

周傲华昏迷不醒,力不从心,免死金牌若在周府之内,必然会被林诗意拿去救周文贤。

昔日高祖皇帝赏赐免死金牌,是因周家忠义。

这免死金牌是拿来庇护周家没错,可如今周文贤所做之事乃不忠不义……

周傲华不愿意拿免死金牌保他,所以才将免死金牌交于周璇。

哎——

周璇叹了一口气。

这般大义灭亲之事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更何况周文贤还是周家独子……

这一刻,她对周傲华的看法有些变了!

她甚至有些感动!

被周傲华的情怀感动吗?

周璇说不清!

唯一能确定的是,她的心情有些低落。

怎么能不低落呢?

免死金牌在她这里,周家的人岂会轻易放过她,只怕他们还会来的……

交给他们吗?

不能!

免死金牌是周傲华托付于她的,无论如何,她不能辜负他老人家,先前,周傲华曾不惜用免死金牌救她。

这是她欠下的债,得还!

“心情不好?”

一声温润的男声在耳畔响起,宇文辙带着伞,站在窗外看她。

斜斜密密的雨在油纸伞上交织成一张网,雨水顺着伞檐滑落,落到他的衣服上,浸染了那一身洁白的衣裳,晕染开来,仿佛一副淡雅的水墨画。

“要不要出来散散心?”

隔着雨幕,隔着镂空的窗棂,他清润的声音传过来,传到周璇的耳朵里。

周璇以怔:

她没听错吧?

散步?

雨这么大……还散步?

就在周璇发楞期间,窗户已被宇文辙推开,他的手伸过来,捉住她的手,对她发出邀请。

他的手指微凉,染着晶莹剔透的雨珠子,仿佛美玉。

他说:

“璇璇,雨中漫步很有情调的。”

那一刻,不知道为何,周璇竟受了他的蛊惑,点头:

“好。”

她放开他的手,提着裙摆朝门口走去。

雨很大,一把伞是不够的,所以周璇又拿一把伞。

伞被撑开,她迈步走入雨幕。

“轰隆隆——”

突然,又是一道惊雷。

这道雷似乎距离地面很近,那一刻天摇地动。

周璇有阴影,怕雷。

这突如其来的雷吓得她腿软,险些跌坐在地上。

有人及时楼主了她的腰,支撑起她摇摇欲坠的身子。

宇文辙将她拥在怀里,用温暖的体温取走她心里的凉意。

他说:

“璇璇,不怕!不怕!”

他不说还好,她这一说,周璇愈发觉得委曲了。

“宇文辙,你明知道我怕雷,还让我出去……你太过分了……”

她不满地捶打着他。

想起二十一世纪那个在她面前活活被雷劈死的同事,想起无数个打雷的夜,她蜷缩在床脚,涩涩发抖……

不知为何,眼角竟有些湿了。

“是本王不好!本王不该让璇璇出来的!我们进屋,进屋!”

他将伞放在一边,紧紧地抱着她,一下一下地拍着她的背。

他之前见过她怕雷,却没想到她心竟怕到这个地步!

哎——

怪他疏忽了!

宇文辙自责无比!

“轰隆隆——”

又是一道惊雷。

周璇整个人下意识地往他怀里钻得更加深,紧紧地抓着他的衣襟,瑟瑟发抖。

若是以前,她这样投怀送抱,他或许会很高兴,甚至还会有些小得意。

然而此时此刻,见到这般无助的她,他竟然也跟着手足无措了!

心疼!

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她这么怕打雷,偏偏东都多雷雨天气,尤其是春夏。

这么多年来,她一个人在周府,是怎么过来的?

每逢打雷,都这般无助地蜷缩在角落吗?

宇文辙的心突然软得一塌糊涂,他轻轻地抚着周璇的背:

“丫头别怕,有本王在,本王给你讲故事好不好?”

宇文辙真的开始给周璇讲故事,他讲的是大魏民间的小故事,用来哄小孩的……

这一刻,周璇在宇文辙眼里可不就是个孩子?

一个惹人疼惜的孩子!

"轰隆隆--轰隆隆--"

屋外惊雷不断。

闪电仿佛一道道闪电仿佛一条条白龙,从天际钻到地上,让阴云密布的天空出现一片幽白的强光,伴随着雷声,天地之间多了一丝恐怖的气息。

不知道为何,周璇竟没像以前那样无助了,她安静地窝在宇文辙的怀里,认认真真地听他讲故事。

故事讲了一个又一个,周璇忍不住有些好奇:

“宇文辙,你怎么知道这么多故事呀?”

她能开口说话,宇文辙知道她的状态终于恢复了,松了一口气,握着她柔软的小手,笑道:

“不多,就这么几个,全都讲完了。”

“啊?讲完了?那以后怎么办?”

周璇下意识地脱口而出,话出口之后,她突然意识到不妥,连忙伸手捂住自己的嘴。

宇文辙的眼神变得意味深长,他说:

“本王再去收集一些过来,下次打雷就讲给你听,免得你到时候又哭鼻子。”

“谁哭鼻子啦!”

周璇有些恼,娇嗔着否认。

宇文辙刮了刮她的鼻子,笑:

“你说还有谁呢?”

“……”

这一刻,周璇好窘迫,回想起自己刚才的样子,突然觉得好丢人,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一双手伸过来,霸道地将她再次纳入怀中。

“丫头,以后每逢打雷,本王就给你讲故事可好?”

他的声音就在她的耳畔,灼得她耳根发热,带着浓浓的疼惜。

他在心疼她?

一种异样的情愫在周璇心中滋生,一点一点地蔓延开来,好似有什么东西在她心头发了芽。

有一只手拽着她沉沦。

不!

不能沉沦呀!

“宇文辙,你看,彩虹!”

周璇指着窗外,说道。

夏日午后的雷阵雨,来得快,去得也快。

蔚蓝的天空中,两道彩虹好似两座比翼鸟,紧紧挨在一起。

没错!

不是一道!

是两道。

双彩虹,赤橙黄绿青蓝紫,都成双……

“好美!”

周璇感慨道,他眯起双眸,陶醉地看着天空中的双彩虹。

“好美!”

宇文辙也这么说,但是他的目光却一直在周璇身上。

此时身边的伊人,眉眼含笑。

真的好美!

在宇文辙看来,所谓沉鱼落雁、闭月羞花,都不及他家璇丫头发自真心的笑。

有她在身边,便是如沐春风!

“丫头,要出去走走吗?”他又说道。

周璇顿了一下,有些担忧:

“还会打雷吗?”

想来是心有余悸,宇文辙忍不住露出一抹无奈的笑。

“放心,不会了!不过,就算打雷了也别怕,有本王替你顶着!”

他望着她,效益融融。

丫头,以后再也不会让你一个人了,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本王都替你扛着!

他的笑太过炫目了,不知为何,周璇竟有些不敢直视,总觉得多看一眼就会沉沦,就像赫连雨涵……

“走吧!”

所以,她躲过他的目光,率先迈开步伐。

雨后,天空中弥漫着清新,两岸柳树上结满了露珠,随风轻轻摇曳,会有露珠抖落。

远处,翠绿的山上萦绕着一团团浓浓的雾,仿佛仙境一般。

很美!

周璇低沉的心情顿时好了很多。

不过至始至终,她都有些不敢看宇文辙,因为她内心深处有一种想法,总觉得自己身边的这个男子似乎比这雨后风景更加美。

事实上,并非周璇一个人这么觉得,他们二人出了齐王府,路边的女性不管是八岁还是八十岁,都会忍不住停下手头的事情看宇文辙一眼,然后再朝着周璇投去一个嫉妒的目光,恨不得取而代之。

祸水!

祸水呀!

周璇忍不住又想起了赫连雨涵……

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会不会有第二个赫连雨涵……

周璇没想到宇文辙会带她去雁回楼。

雁回楼的后

院,她只来过一次,还是被薛进画绑过来的。

之后,再没来过!

她清楚这里是他的世界,这里有很多很多属于他的秘密,不是外人能来的。

所以周璇不解,宇文辙此时为何要带她来呢?

雁回楼的后院,开满了各式各样的鲜花。

几百朵花在雨水的作用下开得愈发绚丽了,各种各样的色彩将整个道路渲染得美丽又精致,置身其中仿佛身临仙境。

花海中有一个亭子,亭内有一张桌子,数张椅子。

周璇远远地就看到亭子里有人。

常江、薛神医、云亦岚……

他们似乎正在商量什么事情。

“辙,你可总算来了!我们等得花都谢了……”

常江正抱怨着,可在看到宇文辙身边的周璇之后,脸色微微一变。

不仅仅是常江,就连跟周璇最熟的薛进画在看到她之后,眼中也出现了惊讶。

似乎,他们都没想到,宇文辙会主动带周璇来这里。

“小璇璇,怎么是你?几日未见,你愈发漂亮了!”薛进画率先反应过来,对着周璇露出绚丽的笑容,“怎么样?最近还好吗?”

他一边说,一边想要靠过去,却收到宇文辙警告的眼神。

“叫嫂子。”

他不容拒绝地说道。

关于“嫂子”这称呼,宇文辙上次提过,当时便引起了众人的惊讶,如今他亲自带她过来,其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他是认真的!

要引荐周璇给他们三人,并且让他们从此把周璇当作自己人。

宇文辙深深地看了周璇一眼,道:

“璇璇,他们三个人都是我的兄弟,虽然之前你们已经见过,但本王一直没有正式给你引荐,今儿正好他们三个人都在,本王给你一一介绍,你记好了。”

他那么认真,那么隆重,同时紧紧地抓着周璇的手,不容她后退。

“这是云,不过璇璇要叫他一声大哥。”

云亦岚一向不喜欢女人,通常只要女人一靠近,他便会自动消失,然而这一次,他却没有躲开。

既然是辙认定的女人,那么便是自己人。

兄弟的女人,该有的礼数是要作的。

“弟妹好。”

云亦岚叫一声弟妹,周璇有些不知所措。

不知为何,这一刻,她竟有一种新媳妇上堂拜会亲人的感觉。

忍不住暗中侧目瞪了宇文辙一眼。

这家伙搞什么呀!

这么正式!

虽然心里犯嘀咕,但周璇毕竟是周璇,该有的礼节一点儿也没落下,微微一俯身,唤一声:

“云大哥。”

“恩。”

云亦岚轻轻应道,他眯着眼睛,似乎是在打量她。

周璇发现,这位有着天下第一美人之称的男子虽然美得雌雄莫辩,但只要他一开口,那言语中的霸气便鱼贯而出,完全没有人会怀疑他的性别。

“给。”

在周璇思量的时候,突然一张银票递到她手中,十万两。

周璇不解地抬头看向云亦岚,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却见那绝美的男子红唇轻动,道:

“给弟妹的见面礼。”

他的声音平淡如水,却把周璇给吓到了。

天呐!

还有见面礼?

而且一出手就是十万两!

霸气!

这云亦岚真不是一般的霸气!

可问题是,看他们刚才的反应,应该是没有提前跟他们打过招呼的!

这么说这位云美人平时都随身携带这么大额银票招摇过市的吗?

真有钱!

“云大哥太客气了,这银票我不能收……”

周璇正欲推脱,却听宇文辙在她身边说:

“这是云一番心意,你若不收就是对不认他这个大哥,大不敬哦……”

他一边说,一边把银票接过来,递给周璇,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常二哥,有什么表示呀?”

到了常江这里,宇文辙干脆也不介绍了,直接讨东西。

“无耻!”

常江狠狠地骂宇文辙,不过他看向周璇时,态度却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异常地和蔼可亲。

“弟妹,我没你云大哥有钱,十万两是拿不出了,这是我天机阁的令牌,你拿着它,以后天机阁弟子人差遣。”

继云亦岚给的十万两之后,周璇再次被吓到了。

天机阁,天下第一楼,任她差遣?

这……

周璇不可思议地看向常江。

他知道他同宇文辙的关系铁,可她只是个外人呀……

这份礼比云亦岚那份更加重,周璇犹豫不决。

“算你识相!”

宇文辙直接将令牌拿过来递到周璇手里。

“那个……辙,我年纪比你小,我是要叫璇璇嫂子的!所以,见面礼是不是可以省了呀?”

薛神医对着宇文辙笑。

“你觉得呢?”

宇文辙对着他皮笑肉不笑。

“我开玩笑的!开玩笑的!”薛神医连忙摇着手,对周璇说,“璇嫂子,我没我云有钱,也不像常花花那样有组织,我只是个穷大夫,就送你一支千年人参吧,希望你别嫌弃。”

“薛神医你太客气了……”

周璇不好意思地说,可是她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她身边的男人打断。

“别哭穷!你前些日子不是得了株五彩仙莲吗?送给璇璇正好!”

“你怎么知道?”

五彩仙莲的事情明明很严密,为什么这家伙会知道?

薛进画欲哭无泪,一边乖乖下令让人把五彩仙莲送去齐王府,一边在心里大骂宇文辙!

这哪里是介绍嫂子呀,根本就是打劫!

赤果果的打劫!

他可怜的五彩仙莲呀!

不行,他得赶紧去找个媳妇儿,好赚回来才行!

兜了一圈之后,宇文辙凝视着周璇,道:

“璇璇,他们仨是自己人,你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跟他们说。”

周璇不傻。

她看得出这阵仗意味着什么……

可是为什么?

她想不通为什么……

他们只不过是名义上的夫妻而已,他这么做不妥……

然而这话,周璇不好当着他们的面说,于是她只能先应下来,一切等回齐王府再同他说。

宇文辙似乎是有意让周璇融入他的圈子,带着她与另外三人坐下来一起品茶。

茶是好茶,话也投机,尤其是有薛进画滔滔不绝,不断地数落宇文辙,而宇文辙竟然也任由他数落。

想来他今天心情相当不错!

“咦?璇姐姐……”

云玉湖从里屋出来,看到周璇非常激动。

“叫嫂子。”

宇文辙纠正她。

“可是,我一直都是叫璇姐姐的呀!”云玉湖不满地嘟着小嘴,“还是叫璇姐姐比较习惯。”

“改。”宇文辙言不容置疑地丢出两个字。

“暴君!”云玉湖调皮地吐吐舌头,对周璇吐槽,“璇姐姐,你怎么受得了他!”

“嫂子。”

宇文辙不厌其烦地再次纠正云玉湖对周璇的称呼。

“要叫嫂子你自己叫!我就喜欢叫璇姐姐。”

云玉湖对这种霸权主义一向反感,从小到大她没少受自己那个霸道的兄长压迫,眼下辙哥哥也这样,顿时激发了她埋藏已久的情绪!

一向听宇文辙话的云玉湖竟倔强得不肯改口,不但不改口,还“璇姐姐”“璇姐姐”地叫个不停。

“小玉,你再不改口,我可要生气了!”

宇文辙沉着脸,声音也变得冰冷。

就在云玉湖被宇文辙吓得犹豫不决时,一个飘渺的声音自花丛中传来。

“不过一个称呼而已,小玉叫习惯了不想改就由着她好了!辙你何必逼她改呢?”

上官一诺站在花丛中,仿佛仙子一般,那双漂亮双眸笑意融融地看着宇文辙,含情脉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