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187.187瞧他,多仁慈

景元二十三年是个多事之秋。

自从出了丑闻,周府名声一落千丈,周丞相卧病不起。

墙倒众人推,朝中不断有人弹劾周家,贪赃枉法、结党营私、滥用私权……

景帝一道圣旨,不顾周相卧病之躯,停职查办。

一时之间,朝野内外议论纷纷,有人说冤謦。

虽然丑闻出了之后,国内外震惊,一时之间笔诛墨伐不断,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归于平静,老百姓渐渐念起了周丞相的好。

周傲华为官多年,两袖清风、廉洁正义是出了名的,他同情劳苦大众,为政期间多次建议景帝休养生息、轻徭薄赋…凡…

在民间评价极高。

有人说文人嘛!

自古文人多风流,风流之人并不一定就是贪官!

周丞相或许道貌岸然、私生活混乱,可他这些年来为百姓办的事情却实实在在地惠及大魏万千子民,这是实实在在的。

有人说,官场斗争素来残酷,谁能保证周丞相不是被陷害的呢?

官场的世界扑朔迷离,我们老百姓不懂,我们只关心家里的五斗米,谁替我解决吃饭问题,我们便念着谁的好。

很显然,大家都念着周傲华的好!

近日,东都不乏全国各地赶来的儒生,联名为周相请愿,朝中也有人提出周傲华病重,一切应等他病愈再议。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太尉李大人一道折子完全改变了整个局面:

周家嫡子文贤在驻守河西的时候收受敌方贿赂,通敌卖---国。

李太尉还递交了周文贤与敌方的书信往来!

证据确凿,百口莫辩!

通敌卖--国,是死罪!

周文贤当天就入了天牢。

或许是考虑到民心,也或许是考虑到周府势力实在庞大、且盘根错节,若动其全身,大魏自损八百,所以景帝并未将此事扩大到整个周府,只是治了周文贤极其部下死罪。

虽不像端木家那般灭门,然对周家来说已是浩劫。

昔日权倾朝野的大魏第一世家不复存在,而更重要的是,周家一向子嗣单薄,周傲华的父辈虽然有两房,然二叔祖父无所出。

周家到了周傲华这一辈便只有他一脉,而周傲华又只有周文贤一个儿子……

周文贤死,周家便绝后了!

周家乱了!

彻底乱了!

周璇知道这些的时候,林诗意正站在她的面前,痛哭流涕地求她交出免死金牌。

“璇儿,我知道你对我有怨,然文贤是你兄长,是周家唯一的男丁,你真的忍心见到我周家绝后吗?”

林诗意泪如雨下。

周璇第一次看到这个一向好强的女子在自己面前哭泣。

林诗意一向极其注重形象,无论什么时候,她都是仪态优雅、雍容华贵的样子,即便周傲华爆出丑闻,昏迷不醒,她未失过态,唯有这次……

她一脸惨白,眼睑下全是淤青,看得出来是几日没睡了,就连一向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也有些凌乱,可见其来得很匆忙,再次之前,她肯定还跑了很多地方斡旋,企图挽回儿子性命……

果然虎毒不食子,再狠心的人,一旦涉及到亲生骨肉,心就软了。

周璇心中感慨万千,可面上,她依旧一脸平静:

“母亲此言差矣,璇儿吃着周家的米长大,心怀感激,对母亲并无任何怨言。”

她说的是实话。

感激是有的,但给她饭吃的是周家家主,并非林诗意。她虽然叫林诗意一声母亲,但实际上,她对周璇来和陌生人并无差别。

对陌生人,哪来怨恨呢?

“璇儿,既然如此,你就把免死金牌交出来救你兄长一命吧!”

林诗意看着周璇,双眸因为激动而颤动。

周璇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道:

“免死金牌乃周家家传之宝,母亲要,应该找父亲,而不是找我。”

林诗意听周璇这么说,一张脸顿时沉了下来。

“周璇,你别装蒜了!我明明看到老爷把免死金牌给你了!快交出来!”

面对林诗意咄咄逼人的质问,周璇的情绪依旧没有太大的波动,道:

“母亲,免死金牌乃周家传家宝,周璇不过是个出嫁女,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父亲怎么会把它给我呢?定是母亲看错了。”

“看错了?怎么可能看错了!”

林诗意恨得牙痒痒,心中喟叹:

周傲华,周傲华!

你我夫妻多年,到头来你竟把免死金牌托付给这个野种!

你是何居心!

林诗意悲从中来,强烈的愤怒和悲伤冲昏了她的理智!

她红着眼,恶狠狠地蹬着周璇,恨

不得剥她的皮,抽她的筋,她说:

“周璇,你怎么这么恶毒!那是你兄长!周家唯一的儿子呀!你真要看着周家绝后吗?”

周璇叹了一口气:

“母亲,兄长在做出通敌叛国之事的时候,就应该料的到后果。他自己种下的因果,你怎么能怪我呢!”

“只要你拿出免死金牌,就可以免他一死了!你快拿出来!快给我拿出来!”

林诗意发了疯似的冲上去,狠狠地抓着周璇的手,用力摇晃。

周璇想要躲,她近日修炼《凌波神决》已有一些成效,然林诗意乃将门之后,自幼习武,周璇不是她的对手!

“交出来!想活命的话就快把免死金牌交出来!”

林诗意发了狠,这一刻,她眼里只有自己的儿子,她只知道,只要周璇交出免死金牌,他儿子就可以活下来!

“快交出来!”

她咬牙切齿,死死地掐着周璇的脖子。

呼吸被阻断,周璇憋得满脸通红,不断地咳嗽。

“真……真的……不在我这里……咳咳咳……”

她艰难地说道,不断地咳嗽。

“既然如此,那就让你替贤儿陪葬吧!贤儿活不成,你也别想活!”

林诗意咬着牙关,狠狠地掐周璇的脖子,誓要至她于死地。

“住手!”

一阵清雅的男声想起,周璇模糊的视线里看到一个白衣男子站在出现在门口,仿佛上天派来的救世主,身后是杨柳依依,阳光明媚。

崩雷上前一步,一把抓住林诗意,将她从周璇身上拉走。

“咳咳咳……咳咳咳……”

终于可以呼吸了。

可鱼贯而入的空气却刺激了周璇的气管,她低下头,无力地咳嗽。

有人轻轻地抚着她的背,帮她呼吸顺过来,紧接着便是一个温暖的怀抱,熟悉的气息将她包围,带着清冽,瞬间安抚了她躁动不安的神经,平复了她紊乱的呼吸。

“没事吧?要不要让薛神医来瞧瞧?”

宇文辙关切地看着自己怀里的人儿。

“无碍。”

周璇摇了摇头,轻轻地说道。

“王妃怎么这么大意呢?这本王才离开一会儿就出事了!”宇文辙双目温情地凝视着自己的妻子,爱怜地揉揉她的头发,道,“最近疯狗病盛行,本王今儿出门前不是和王妃交代过,不要让那些疯狗进来吗?”

他说话的时候不看林诗意,可语中“疯狗”二字却让林诗意脸色大变。

她敢怒却不敢言。

齐王未点名道姓。

她此时若出口,岂不是承认自己是“疯狗”了?

她不能!

周璇不说话,是想不好该怎么接,她没想到宇文辙竟当面骂林诗意是“疯狗”。

“哎——被狗咬了,又不能咬回来!怎么办呢?交给官府吗?可官府一向只管人,不管狗的呀,更何况还是疯狗……”

宇文辙一副自言自语的样子,可谁知,他突然又话峰一转,看向林诗意:

“岳母大人,你说该怎么办呢?”

林诗意脸色煞白。

今日之事,是她理亏在先,她不该失去理智对周璇动手,怪只怪她救子心切,忘了自己还在齐王府。

林诗意半晌没说话。

宇文辙一边将周璇圈在怀里,一边静静地凝视着林诗意。

“岳母大人,你倒是说说呀!本王的王妃,您的女儿被一只疯狗咬了,该怎么办?总不能就这样放了它吧?你说是报官呢?还是打断它的一条腿呢?”

齐王殿下,有称贤王,传言他为人宽厚,心地善良得连一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事实上似乎也是如此。

即便自己的妻子险些遭到毒手,可他竟也不动怒,目光温善得仿佛人间四月的暖阳。

态度和善,言语柔软。

这是怎样的胸襟?

传言不虚呀!

可是不知道为何,林诗意却如坐针毡。

明明宇文辙的目光是那么温软,可她却觉得他眼的目光仿佛一把利刃,正一点一点儿的将她凌迟。

时间一点一点儿地流逝,有丫鬟送了热茶过来,宇文辙体贴地端着茶,放到嘴边吹凉了,递给自己的妻子,道:

“乖——喝口茶,润润嗓子。”

周璇接过茶,浅浅地尝,若有所思地看宇文辙,不明白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事实上,宇文辙什么都没有干。

“太子驾到!”

宇文轩来了,他是和周夏韵一起来的。

周夏韵听说母亲去了齐王府,担心她冲动做出不理智的事情,心里不放心,便叫了宇文轩一同前来。

这是宇文轩自周府寿宴之后,第二次见到周璇,

上一次是在长乐殿。

她安然地站在宇文辙身侧,静静地品茶,温婉端庄之中透露着几分灵动……

这一刻,他的脑海里忍不住浮现出多年之前,那女孩将他救起,在耳畔轻轻地说:

“要坚强。”

那温婉,那灵动,如出一辙!

是她!

果真是她……

而他竟把周夏音当成了她,一错这么多年!

可笑!

可笑至极……

似乎是感受到了宇文轩过于热烈的视线,宇文辙有些不悦,他不动声色地将身子轻轻一移,巧妙地将周璇挡住。

“味道如何?”

他笑着问周璇,问的是茶。

“清香爽口,是好茶。”周璇如实回答。

“既是好茶,又怎能独享?”男子盈盈一笑,看向宇文轩和周夏韵,道,“不知太子殿下和太子妃可否愿意赏脸尝一尝本王亲自炒的新茶?”

他诚意相邀,态度这般温善,又怎能拒绝?

“多谢三皇兄。”

茶上来了,自然也少不了林诗意的那份。

这一刻,齐王府的氛围竟是这般和谐,其乐融融。

宇文辙留林诗意、宇文轩、周夏音用过茶之后,还亲自送他们出府,可谓是关怀之极。

齐王府门口,宇文辙看着三人上了轿子,嘴角的笑容愈发深了。

“崩雷,一会儿要打雷了呢!”

宇文辙看着天空似笑非笑地说道。

啊?

打雷?

崩雷不解,天气明明一片晴好!怎么会无端端地打雷呢?

面对崩雷的疑惑,宇文辙面不改色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打雷要下雨,记得收衣服。”

言罢,他忍不住又笑了,就连那双漆黑的眸子也是笑意融融:

打雷了,周夫人,你好好享受!

*****

“母亲,你怎么这么冲动呢?”

周府之内,周夏韵听了婢女描述林诗意在周府时对周璇做的事情之后,眉心紧蹙。

“韵儿,免死金牌就在周璇手里,我亲眼看到你父亲将它交给周璇的!我必须要拿回来!用它救你兄长!”

“周璇怎么说?”周夏韵问道。

“哼——没想到那个野种竟如此心狠手辣,抵死都不肯拿出来!”

林诗意恨得牙痒痒,双手紧握。

“母亲,父亲说过,周璇是妹妹!您不该这样称呼她的,更何况她现在还是齐王妃……”

“韵儿,你把她当妹妹,她把我们当亲人了吗?都这个时候了,她还捏着免死金牌不放,眼睁睁看着你兄长去送死吗?呜呜……我可怜的贤儿……”

讲起儿子,林诗意悲从中来,忍不住掩面而起。

周夏韵知道母亲担心兄长,不知该说什么,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现在周家沦落到这个地步,她作为周家嫡女心里又怎能好受呢?

“母亲,你先别急!下午我去宫中求母后,让她帮忙向父皇求情,兄长毕竟是她唯一的侄子……有母后求情,应该还有回转的余地。”周夏韵伸手握住母亲的手,道,“母亲以后千万别再像今天这样跑去齐王府找周璇了,好在齐王大人宽厚,不计较,否则他要是治母亲一个以下犯上,周府就更乱了……”

“他敢!”

林诗意冷冷地说道。

几日前齐王闯入周府带走周璇,她本是心有余悸的,今日本来也担心他会治自己的罪,可没想到今天宇文辙什么都没说就乖乖放他们走了……

想来应该是惧怕太子和韵儿!

可见这位齐王殿下也不过就是口才好些罢了,真的遇上事情了,就是个怕事的主!

“轰隆隆——”

突然,平地一道惊雷。

原本晴好的天空突然阴云密布,铅云低垂,狂风肆虐,湿气无限蔓延。

这天气变得也太快了,周夏韵起身去关门。

“啊——”

一声凄惨的叫声突然传来,来自林诗意。

只见她痛苦无比地捂着右腿,叫得凄惨。

“母亲,怎么了?”周夏韵连忙跑过去。

“轰隆隆——”

又是一阵雷声。

“啊——”

这一次,林诗意叫得更加凄惨了,她抱着自己的右腿,躺在地上不断地打滚。

“痛——痛——”

这一刻,林诗意觉得仿佛有一条锯子,正用力地锯着她的右腿;又觉得似乎是一把铁锤,从天而降,直接将她的右腿砸了个粉碎;又仿佛有无数小虫子在啃噬她的右腿……

痛!

痛!

这种痛

林诗意从未感受过,根本没法用语言来形容。

太痛了!

她说不出一句话,整个人在地上滚来滚去,抽搐不断。

“母亲,你怎么了?怎么了?”

周夏韵问了一遍又一遍,林诗意却说不出话,只因太痛。

大夫来了。

仔仔细细地查了一遍,却差不出什么缘故,只是摇着头,道:

“老夫不才,看不出周夫人哪里有病……”

在大夫看来,林诗意,一切安好,非常健康,并没任何问题。

没有任何问题为何会痛不欲生?

不知道。

“宇文辙……一定是宇文辙……他给我喝的那杯茶有问题!一定是他下毒了……他说要废掉我一条腿了,你看我现在哪里都不疼,偏偏腿疼……是他!一定是他!”

林诗意艰难地嗫嚅道。

“母亲,此事事关重大,切莫胡言!若被外人听了去,传到齐王殿下耳里,他会告您污蔑的……”

茶是从一个茶壶里倒出来的,母亲,宇文轩,她,周璇,包括宇文辙自己都喝了,大家都没事!不可能只有母亲一个人有事的!

可见宇文辙并没下毒!

而且若真下毒了,大夫总会查不出来!

一个大夫查不出来你可以说他医术差,可是大家都查不出来呢?

难道是东都的大夫医术都差吗?

周夏韵觉得可能近日来,母亲受了太多打击了,以至于精神错乱,胡言乱语……

哎——

她叹了一口气。

伸手拍了拍林诗意的背,道:

“母亲今日太过操劳了,好好睡一觉,休息一下吧。”

周夏韵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东西叫做蛊。

无色无味,若下得好,根本无从觉察。

茶水当然不会有问题,这蛊在崩雷拉林诗意的那一刻就种到她身上了。

宇文辙早就料到了周夏韵和宇文轩会来。

来的好!

没有他们,他还愁有人“冤枉”他的时候,找不到人证呢!

和和气气地请他们同饮一壶茶,林诗意一定会认为是茶出了问题,那为何宇文轩和周夏韵都没事呢?

如此,人证就有了!

他可是堂堂齐王殿下,不能让歹人坏了名声呀!

宇文辙觉得自己挺仁慈的,林诗意想要他妻子的命,他却只给她下了一道惊雷蛊而已。

惊雷蛊,惊雷蛊,顾名思义,每逢打雷的时候便会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可是毕竟一年之内打雷的日子也不多嘛!

其他时候林诗意还是一切如常的。

瞧他,多仁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