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七十五章 六界为道

一连三日,泽西小镇并无大事,只是还有陆陆续续赶来的人,各方人马各自打听,只是关于找寻古城的方位一直都没有收获。

这天,王紫几人从沙漠中赶回泽西小镇,小镇口站着一些镇上的老人,这些天他们都会站在这里,因为很多外来的人会因为想从他们口中得到一些线索而上前询问,而询问的报酬是相当丰厚的,着对一个完全没有收入的小镇来说,可说是一笔巨大的财富,虽然这财富背后可能有着巨大的危险。

王紫踏入一盏灯,将头上的围巾取下来,本来是可以施个法术来阻隔风沙的,可是在凡间界显然不能做这些,只能忍着风沙肆虐的往衣服里钻,本是很平淡的归来,却在看到不远处沙发上坐着的人时,稍稍有些意外。

那人穿着一身休闲服,纵使在这灰头土脸的沙漠里也是一身干净,就连鞋子上都不曾占有沙子,身前的桌子上还放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白水,那人只低头捻着一枚金币,这金币王紫不陌生,她现在手里也有不少。

这些天金币的是却来越多了,就好像一个宝藏越来越多的呈现在众人面前,让人的渴求的*越变越大,却始终不现出真面目。

王紫只看了一眼,那人却很敏锐的抬头看来,金丝边眼镜后并无意外,见是王紫,竟直接站起走了过来,将那枚金币揣进了口袋中,没错,这人便是简修文,简修文也出现在这里,莫非简氏也好奇这传说中的宝藏?

“你有何事?”

王紫问道,她并不觉得跟简修文之间有多少交情,但是简修文似乎总有些她说不清的目的,不知是不是见过那双眼睛,深藏着隐晦的能力,让她在对简修文好奇的同时也明智的保持着距离。

“在大漠中在遇,总有些的他乡遇故知的感觉,叙叙无妨吧。”简修文说道,似乎并没有把王紫的冷漠放在眼里。

王紫看了看简修文,没有说话,直接上了二楼,一行人回到房间,最后进门的南阙却没有关门,原来是简修文一并跟着上来,而且是王紫默许的。

简修文挥手关上了门,顺手在房间布下了结界,反正他今天来就不怕所有人都知道他的身份,看几人没有不友好却也并不欢迎的样子,简修文虽不在意,但也尽量做好了一个客人该做的。

“一盏灯在泽西小镇已经有一千多年,没有人会比泽西小镇更了解这片沙漠的变化,六天之后,日落十分沙尘暴来袭,风暴过时流沙古城再现,你们可等此时前去。”

没人请简修文入座,简修文便径自坐在沙发上,也不等人问,便开门见山说道。

“你来就是跟我说这个消息?”

王紫有些疑惑的问简修文,简修文屡次相当于示好的举动到底是为什么?好像只是纯粹帮助她,然后什么都不说再次保持好该有的距离。

“是啊,王上来凡间界找东西,我好歹也是魔界的子民,提供一些消息微不足道而已。”简修文嘴角露出些笑意,说的很是轻松。

“你是何时离开的魔界?”南阙在一旁问道,感兴趣的看着简修文,简修文的修为已然不低,可待在凡间界做什么?

“有几百年了吧,日子太久,没计算过。”简修文不甚在意的说道。

“那你岂不是在凡间界上万年了?不打算回魔界吗?”南阙紧接着又问道。

“离开魔界之后在别的界面漂泊了一段时间,来到凡间界并没那么久,也只是三十年而已,至于魔界,那是我的家,一定会回的。”

简修文一副有问必答的样子,虽然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南阙意味深长的看着简修文,魔界才是简修文的家,这话从简修文口中说出来,总感觉味道怪怪的,一个魔界的人,离开魔界几百年,四处飘了许久,又在凡间界过了三十几年凡人的生活,家这个字对于他到底存不存在还要两说。

“一盏灯是你的产业?”

南阙看着简修文,顿了顿后继续问道,虽然简修文有只身前来的能力,但是进门时细心的话不难发现,那个成天昏昏欲睡的老板今天格外的精神,站在柜台后,时不时的会关注一下简修文的地方。

想到一盏灯的许多传言,要有不小的背景,要有不短的历史,此时简修文又带来了一盏灯的消息,这个消息在这三天可没人透露过,南阙这才想到,兴许简修文就是一盏灯的幕后老板,只是若简修文就是那个幕后老板的话,很多事情就值得琢磨了……

按照方才简修文说的,一盏灯分明是清楚这片沙漠的,比所有人想象中的更清楚,而简修文,更像是对这个沙漠迷城早已了解的,更或许他在很久以前就知道沙漠迷城在很多年后的今天会露出端倪,而并非因为外界考古学家的意外发现。

巧合的是,王紫来这里的目的并不是那么简单,简修文你这个时候送来消息,虽除了消息之外别的并未多说,但那冷静的外表下好像便是一切了然于心的样子。

一个在凡间界生活了这么多年的人却对仙界和魔界发生的事情这么清楚,这正常吗?显然不。

“算是,是我从一个长辈手里接手过来的。”这一次简修文亦没有意外,仍然从容的回答。

“长辈?是何人能称得上你的长辈?”南阙又问。

“这个恕我不能多言。”简修文却是没有说。

南阙挑眉,简修文忽然不说了,可他却有种才问到重点的感觉,简修文所有的问题都是知无不言,意外的爽快、意外的坦诚,这样将所有的底牌都展示给他人,反而让人猜不到他到底是什么意思,而人家有不得已的*,适可而止也是应当的,南阙虽想打破沙锅问到底,但也只能作罢。

“到时候你也会去吗?”王紫则是问道。

“会。”简修文很肯定的点头。

“你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吗?”王紫又问,既然简修文带来了消息,那有没有可能他知道的更多一点?

“并不知道,关于这里面有什么,我知道跟你一样,或许还没有你多。”简修文轻轻摇了摇头,说这话时眼镜看向窗口,却见窗口的缝隙中正快速的爬进几只四翼蝎,翘着微巴爬到王紫身边,围着王紫转。

“……它们找到地方了,但是那里面恐怕不简单。”

王紫顿了顿,想到这些也没有必要避开简修文说,便拿出葫芦收回了四翼蝎然后说道,自从第一晚来到这里,她陆陆续续的放了两波四翼蝎前去探路,可是迟迟没有收到看到回来的四翼蝎。

而且很多四翼蝎已经脱离了她的掌控,这样的情况要么是四翼蝎已死,要么是四翼蝎的级别暴涨脱离了葫芦的束缚,但第二种情况显然不可能,那就只可能是四翼蝎已经死在探路的地方了,看来那古城并不善。

“找到地方也算,简不简单我们亲自去瞧瞧。”青龙说道。

“嗯,你跟我们一起去?”王紫点头,忽然看向简修文,忽然也不想跟他捉迷藏了,反着都是要去的,简修文要干什么放在身边岂不是更容易观察一点?

“乐意之至。”简修文轻笑着点头,明知道王紫也非诚心邀请他,而且除了与王紫算是相熟之外,别人他根本不认识,但是这些好像都没在他在意都范围内。

夜幕降临,简修文离开王紫的房间之后,不久王紫便回到了赤灵之中,在净化之水中清晰干净了满身的风沙,换了干净的衣服进了宫殿之中。

这是一个独立的房间,是王紫亲手布置的,房间内嵌着多个阵法,一打开门便是刺骨的寒意,但是内部布置的晶莹剔透,犹如一朵冰雕的宫殿,美轮美奂,阵法中央放置着一个冰棺,冰棺的棺盖半开,而棺内的人正是夏筱莲。

王紫轻手轻脚的走到冰棺前,也不惧阵法内的寒气,盘膝坐在了满是冰霜的地面上,趴在冰棺上看着沉睡中的夏筱莲,保持着一个姿势,很久都没有动。

“母亲,我没有找到父亲。”不知过了多久,王紫轻轻说道,好像真的在与夏筱莲对话一样,王紫说的再自然不过。

“我不知道父亲有什么打算,但是他躲着我,不想让我找到,那我……就依他,先不找,青龙说我太着急了,我先去找界面支柱,不找父亲,母亲你不会怪我的吧?”

半晌,王紫又道,自从找到夏筱莲的身体之后,王紫将她的身体冰冻在阵法之中,有时间就会来陪陪她,虽然不管她说什么夏筱莲都不会回应,但仍然让她欣慰不已,每次从这个房间走出去的时候,王紫总有种无所畏惧的感觉,无比的清楚自己应该做什么,应该怎么做。

“我要快点找到凡间界的界面支柱,然后就去鬼界,到时候母亲就可以复活了,父亲那么爱你,在你回归的日子,他也一定会出现的对吧?”

王紫严重带着些憧憬的笑意,他们一家三口团聚的时候,一定会是她这么多年最幸福的时候,那一天她等了好久,也为此做了太多的铺垫。

又在房间内待了很久,王紫才起身出门,关好门刚刚走出就看到等在外面的九幽,见她出来,九幽笑了笑,很自然的上前牵着王紫的手走,两人安静的走了一段路,那种安静,总有种二人呼吸都是一体的感觉,就算什么都不说,都对彼此的想法了如指掌一般。

“九幽,西方世界是什么样子的?”二人回到王紫的房间,静了半晌,王紫却忽然问道,此时王紫正坐桌边,手里拿着六根竹节,不知道在比划什么。

“小公主,你好奇?”九幽睁开眼镜,笑问,王紫是从来不好奇西方的世界的,因为东方世界的事情就够她忙了。

“嗯。”王紫点头。

九幽从床上下来,也坐在椅子山,看着只顾低着头摆弄竹节的王紫,长发垂下来,看上去很是温婉,也莫名的乖巧。

“一样的山川,一样的湖海,世界被圈成什么样子都是人为的,小公主要是好奇,我随时可以带你去,嗯……毕竟那里是我地盘,小公主想去我必然亲自做向导。”

九幽想了想说道,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他好像真的想不到,是不是他对自己的世界关注太少了,事实上在九幽的眼中,没有王紫的地方是不存在色彩的,也没有让他欣赏的理由,因此若是让九幽细数西方的特色,除了几个大种族之间的纠纷和历史,别的他似乎都很模糊。

“会去的,也应该去的,我也想看看你从小是在哪里长大的。”王紫这才抬头,手支着头说道,其实这个想法在很久以前就有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实现而已。

“那还是不要的好,我长大的地方并不美。”

九幽笑了笑说道,不知道他说的不美是什么意思,但是看他轻描淡写的样子,好像一点都以重要一样,说着忽然抱起了王紫,自己则是走了两步坐在了铺着厚厚毛绒地毯的地上,把王紫安置在了自己腿上。

“九幽?”

王紫疑惑的看了看九幽,却见九幽只示意她看着,便拿起王紫放在一旁的竹节,断成了许多节,在地面山摆弄着,九幽双手从王紫腰间穿过,分明是紧紧的抱着王紫的姿势,摆弄着竹节惬意却也认真。

王紫看着渐渐成型的模型,许多竹节搭建在一起,形成一个看似紧密实则各自独立的框架,大框架内套着小框架,有的则是摞在一起的,直到用完了几十根竹节,九幽才收回手,改为抱着王紫,下巴搭在王紫的肩膀上,陪她一起看着。

“九幽,你……”

王紫是惊讶的,忍不住侧头去看九幽,这么近的距离,王紫转个头嘴唇几乎就是擦着九幽的脸颊拂过的,看王紫呆呆的样子,九幽好笑的把脸颊的贴在王紫嘴唇上,明明是他送吻,却非变成了王紫吻他。

“你不是在想这个吗?”九幽说道。

“是啊,你是这么知道的?”王紫还是惊讶,因为太好奇那些竹节摆成的框架,都没在意到底谁吻谁的事情。

“因为我也在想啊,难不成一直看着我的小公主注意力全放在几根竹子上,对我视而不见吗?”九幽说道,虽然夸张了点,但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可是你是怎么想到的?这个框架代表的是六界,其它的呢?难道这宇宙中真的存在像六界一样的大环境?西方呢?西方属于什么样的框架?明明西方和东方是两个紧密相接的世界,可为什么西方和东方存在于两个框架中?六界若是坍塌会影响到西方世界吗?”

“……我没有对你视而不见。”

王紫忍不住说出了汇集在脑海中的许多问题,可在说完之后那延长了许久的反射弧好像才接收到九幽说的所有的话,顿时有些底气不足的补充道。

“呵呵,我说了,世界被圈成什么样子都是人为的,西方的世界修的是魔法,崇尚的是神,东方的世界修的是道,信的是天,东西方比邻而居,看似在同一个体系下,却并不在一个法则内。

东西方不往来是怕彼此干扰对方的法则,因此才能在这么长的时间内两方都严格遵守,道分六界,若是六界毁了,道可能就没落了,但这并没有西方什么事。

这个宇宙太大了,不能只有六界一个框架,有人、又自然的地方就有法则,只是身在六界内,好比笼中雀,哪能看得到六界外的世界?”

九幽宠溺的笑了笑,对王紫太了解了,一旦专注于一件事情,跟她提别的任何事情都别想分散她的注意力,进门后见王紫一直拿着六根竹节比划,想来也又在想六界支柱了,九幽并没有急于给她解惑,直到她自己停下了,九幽才说。

“……道之外的法则,九幽,我好像想到了。”

王紫沉默了一会儿,看着面前竹节支成的框架,伸手将中央的六根竹节推到,却见周围的框架晃了晃,却仍然完好无损的立者,王紫的脑海中像是开启了精密的仪器,所有的环节都在告诉运转着。

六界是道,而天下却不只有道,像是西方,有诸神,还有很多她也许从来没听过更没见过的能量,这个宇宙本就不是单一的,六界的再大能还是道的天下,鸿泽二兄弟已是登峰造极,六界还有能让他们提升的地方吗?

她怎么就没有想过,六界之外、还有界面!

不只是她吧,六界内所有的人都不敢想吧,因为根本没有人有那个能力,能力束缚在浅显的范围内,眼界也永远无法开阔出去,只能看到六界方寸之地,不知宇宙乃是四方天格!

东西方的例子再明显不过了,可是她却实实在在从来没有想过!王紫不禁有些感慨,也有些明悟,有些事情,即便每天睁眼就能看到的,渗透在你生活中的,你的视线也永远不会在它身上停留。

就像现在,若不是因为知道六界支柱的存在,若不是因为对手来自陌生的能量体系,她碾转这么长时间,从未对外面世界动过脑筋,六界支柱好像给她花了一个圈子,让她所有的思维都围绕着六界内转,从而忽略极为重要的一点、六界之外!

而一旦一台瘫痪的机器找到了缺失的那一块螺丝钉,所有的环节都显得畅通无比,六界危险,是因为六界早已被其它的界面盯上,她现在可以肯定,敌人一定是来自某个她根本不知道的界面!

“你就在我身边,我竟然一直没往这里想。”王紫睁大眼镜看着九幽,有惊讶但也有惊喜,是啊,九幽分明就代表了另一个界面,她却从来没有想过!

“还说没有对我视而不见。”

九幽侧头看王紫,王紫此时亮晶晶的眼睛和新发现带来的活力让她很是耀眼,九幽心里欣赏,面上却做出委屈的表情,好像在控诉王紫,这是忽略成什么样子才能她现在才发现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九幽。

“不、我只是……我以为……”

王紫本来惊喜的眼神顿时被就有委屈的深色打散了,她想解释,可是想了好多理由都像是借口,她潜意识里都在排斥,王紫不禁有些着急,好像生怕让九幽就这么误会了。

“我以为看到你就够了,忘了带上你身后的世界……以后不会了。”

王紫忽然转身跨坐在九幽腿上,正面抱着九幽说道,声音嗡嗡的,其实是王紫觉得自己错了,但又不能跟九幽道歉,所以心里也有点难受,她好像一直都喜欢了九幽永远跟着他,九幽说什么她便听什么,前世是可以去躲避他的世界,现在,却真的是她疏忽了,爱是相互的,她是不是真的做的太少了……

“小公主,你那脑瓜子又想到什么了,我又没有真的怪你,你自责什么,以后你还也还是只看我就够了,多一个世界,我就少一分关注,这不划算,听到没有?”

九幽任王紫在自己怀里动,看到两人现在的姿势,九幽默不作声的抱紧王紫,眼神却暗了暗。

“真的吗?你希望这样?”王紫略带怀疑问道,抬起头看九幽。

“当然,我什么时候说过心口不一的话?”九幽笑道。

“……那你希望我怎么做要自己告诉我。”王紫顿了顿说道,有点埋怨九幽的意思,既然他也那么想,还故意做委屈的表情让她误会。

“我说了小公主你都照做吗?”九幽暗红色眼神却忽然跳了跳,别有深意的问道,只可以在另一条思维上的王紫老老实实的点头,毫无防备。

“那我现在就说喽?”九幽想了想说道,确认一般又问王紫。

“你说。”王紫点头,可在她点头后,立刻就看到了九幽笑的格外邪气的脸,在感觉不对劲的时候,好像一切都晚了。

“那、吻我。”九幽放开王紫,双手撑在身后,笑着说道。

王紫一愣,九幽根本没有跟她想同一件事情,这也要照做吗?可正在她怔愣的时候,九幽的腿一动,王紫的身体顿时控制不住向前扑去,面对如此‘热情’的王紫,九幽很‘配合’的向后倒在了地上,然后两张嘴唇很‘巧合’的贴在了一起。

“不是照做吗?小公主,接下来的每一步,需要我一字一句指导你吗?”九幽舔了舔王紫的唇,眼中盛满了笑意,双手捧起王紫的脸,笑着问道。

“九幽……”王紫开口,想说点什么。

“小公主不愿意吗?”九幽却立马打断,眼里的笑有点退却,王紫应该心知肚明他指的是什么才对。

“不,不是……我是说让你来啊。”王紫赶紧摇头,然后微红着脸说道,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啊……

“呵呵……”九幽忽然低笑,胸腔一震一震的。

王紫被九幽笑的一股火起,这有什么好笑的?是在嘲笑她吗?不知道王紫怎么想的,忽然撑起身体,手猛的一拽,只听几声扣子崩落的声音,九幽那整洁的西服便在王紫手中化成了几道碎布。

王紫也是一时脑热,等看着自己手里的碎布微微动着的时候,王紫颇有些风中凌乱了,又看了看也愣住的九幽,他们俩的位置,他跨坐在九幽小腹上,九幽则是身上挂着破碎的衣服,像极了一个良家少男惨遭蹂躏的场景,而她就是那个下毒手的人!

“九幽那个……”王紫看着九幽脸上渐渐变回来的笑,急于想解释。

“原来小公主喜欢粗暴的,不用顾忌我,小公主尽性啊。”九幽缓缓的笑道,别提多惬意,伸手帮王紫拿走了手里的布条,干脆把身上没剩多少的衣服也扒干净,忽然觉得有法术挺好的,最起码在搞破坏的时候也下意识的去用,效果还好的很呐,这叫覆水、难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