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五十二章 母女现,杞子当归汤

上官夫人看着正在给自己整理衣服的女儿,她真是长大了,再不是那个让自己担心的丫头了,现在有些事她比自己考虑的还要全面。自己醒来之后他们回来发生的事,颂嬷嬷都已经告诉了自己。她一身惊人的医术,一手好的厨艺,现在还有一手好的女工,这些年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是不是吃了很多的苦?她又是和谁学的这些,她既然是圣王妃,那这些根本就不需要她动手,那她为什么去学,莫不是要讨好圣王爷吧?上官夫人想到这里就觉得心疼女儿,她要是嫁到平常人家,凭自己家在医谷的地位,一定不会让她在婆家小心翼翼的。可是她现在嫁为皇家妇,即使过得不好,他们又能说什么,又能为她做什么?

“娘,我们可以出去了,想必她们也该到了,不能让二婶她们等久了。”上官雪妍为母亲整理好衣服,就发现母亲正在看着自己,眼神里充满了慈爱还有怜爱,想必是为自己担心吧,可是自己现在很好呀。其实他们的担心都是多余的,现在除了自己,还有谁可以给自己委屈受。他们的关心自己知道了,可是也不能辩解什么,即使自己说了他们也不会相信。那只有让时间来证明了,自己会过得很好。

“好,我们走,让她们看看妍儿,顺便告诉她们我们医谷里的大小姐回来了。”上官夫人握着女儿的手说。以前那是因为女儿心智不全,才会让她们说三道四的,指指点点的,有些人根本就没把她当大小姐看。现在的妍儿和一个正常人一样,她们这次没什么可说了吧!

上官雪妍对于母亲的心思她多少能猜到一些,她只是笑着扶着母亲出去,自己是该见见她们了。十年过去了,很多的人和事也都在变化,自己在变他们也在变。自己今天相见的人很多,那些曾经在后面嘲笑自己的,欺辱自己的的,妒恨自己的,还有那些曾经对自己很好的人。说起这些人自己最想见的还是自己的那个三婶,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痴情人亦或是无情人,或者说她的情意不是对三叔的,要不然也不会看着三叔出事而不管不问,还和凶手以夫妻身份生活了这么多年。还有就是不知道那上官雪鸢今天在不在,自己很想见识见识她今天要是来了,会怎样耍她的大小姐威风。

上官雪妍和母亲一路上说说笑笑的走去宴客厅。而此时的宴客厅里已经坐了好几位长老和族老的夫人了,她们也在低声议论着什么。

“二夫人,说是谷主夫人的病好了,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其中一个夫人问坐在一边和自己儿媳说话的上官腾的夫人。

她们上官家三兄弟的夫人只要在同一个场合出现,就会被谷中人称为大夫人(谷主夫人)、二夫人和三夫人。

“木夫人,这个我也不是太明白,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大哥既然说好了,那就是好了吧。其实都不用着急,我想大嫂应该快来了,我们一见不就明白了。”上官二夫人看着那个向自己打探消息的人,她不着痕迹的回答道。大嫂的病好了,这是今天添儿对自己说的,可是自己可不会告诉她们,等会儿自己还要看看她们的反应了。

“那是一定好了,你们不想想大夫人是为什么病的,都说心病需要心药医。现在大小姐和大少爷都回来了,那大夫人的病自然就不药而愈,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另一个坐在角落的夫人笑的十分爽朗的说。

“还是琴弟妹明白,你说我怎么没想到呢。我那侄儿和侄女都回来了,大嫂的病肯定好了。”上官夫人看了她一眼,笑着说。这位夫人可是金长老的儿媳,他们的夫君可都是堂兄弟,都是上官一脉的人,怎么说也算是自己人。

“夫人的病好那是一定的,要不然谷主也不会大肆宣扬。只是听说大小姐会来了,我还没见过,不知道是不是还和以前一样?”另一个夫人也开口说,不多语气里嘲弄的意思多于好奇。

在场的人,都知道她空中的“以前”那是指什么,是指那痴傻的上官雪妍。

“听说是病好了,那就应该好了吧。”有人不确定的说。

“听说,听谁说的,你们谁见到了,难道不会是人云亦云吗?在说她的病在谷中都没治好,丢失了十年就好了,难不成外面还能有比我们谷主医术还好的人?你们说那大小姐会不会是假的,来我们医谷有所图的?”那挑起这个话题的夫人依旧阴阳怪气的说。

“我见到了,我那侄女是病好了,和正常人一样。还有你不要胡乱猜测,她就是侄女本人。”上官二夫人拦着自己身边要开口儿媳,自己接下她的话。这人是谷中有名的难缠,嘴不饶人,怡儿要是开口就一定会被她缠着。

“你也说了那是你侄女,你这个做二婶的疼侄女那还不是想怎么说就在怎么说。”那人又开口,意思在说上官二夫人的话做不得数,那是乱说。

“你……?”

“娘,我就说我们要快点走,要不然会有人等急了。您看被我说中了吧,才走到门口就听到有人在念叨女儿,就是不知道这是哪位夫人这么想女儿,看来女儿还是有不少人惦记的。早知道女儿就该早点回来的才是,让这位夫人挂心了,倒是女儿的不对了。娘您知道这是哪位夫人吗,既然关心女儿,那一定和娘您的关系不错了。”上官二夫人反驳的话刚开口,就被外面传来的声音打断了。上官雪妍其实扶着自己的母亲在外面已经站了有一会儿,她就是想看看里面那些人会说什么。她怎么会听不出那人话里的意思,她竟然怀疑自己是假的,真是不可理喻。自己之所以拦着二婶,那是因为无论其她人说什么,都不如自己出现的好,于是在二婶再开口时候就打断了她。还故意曲解那人的意思,把她的讽刺说成了是关心。

“这娘没听出来,颂嬷嬷你知道是谁吗,要是和我关系好,那一定在这几年经常来看过了,我是不记是了,你应该记得吧?”上官夫人不知道女儿打的什么主意,但是也顺着她的话说。

“夫人,小姐,这人老奴也不记得。”颂嬷嬷站在她们身后毫不迟疑的说。

“呦,连颂嬷嬷都不记得,看来是女儿猜错了。是了,她说的是以前的女儿,看来那是关心在意是以前的我了,就是不知道我现在的样子会不会让这位惊喜呢?那就只有女儿出现让她辨辨真假了。”上官雪妍说着话,扶着自己的母亲出现在她们面前。

屋里的人随着声音一起看着外面,随着声音递进她们就看着走进三人,一对长相相似但是年龄不同的妇人相携而来,她们身后跟着一个年长的嬷嬷。

这就该是谷主夫人和大小姐了吧,看她们的样子,还有说话的语气,不像是得了疯癫之症和心智不全的人,难道她们的病都好了。那大夫人的病好了她们可以说是看见儿女回来不药而愈了,可是那大小姐的心智不全是怎么好的,那是谁治好的。还有那天生的心智不全可以治好吗?可是要是不能治好,那现在又是怎么回事,总不会是眼前真是谁冒充的吧。

她们不约而同的仔细看着那上官雪妍,虽说十年没见有些人还是能一眼见认出眼前的人就是上官雪妍。就是他们谷主那个唯一的女儿,她的容貌还有小时候的几分样子,就是现在看着比以前更加精致了,还多了一份她们说不上的感觉在里面。她们可以肯定她就是那个曾经让人嘲笑但又天赋极好的孩子,不是什么人冒充的。也就是说,她们医谷的大小姐时隔十年之久,真的回来了。

上官雪妍进屋后扶着母亲坐下,自己站在她身后。她现在就是一个刚回家的女儿,不是什么尊贵无比的圣王妃,也不是什么一剑震惊武林众人的宗主,所以她找得到自己的位置。

“大嫂您是真的好了,这可是大好事,您怎么不让人告诉我。”上官二夫人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也许是因为她在这之前见过上官雪妍,也知道大嫂的病好了的消息,所以她没多惊讶。

“是呀,她们回来了,我也就好了,不是不告诉你,这不是我一直在修养,也不方便出来见你们,所以就暂时都没说。?”上官大夫人笑着和自己弟妹说,她们妯娌三个她和这二弟妹关系还不错。

其她人也在她们说话的时候反应过来,于是一个接一个的不管是不是出于真心,都开口说一些好听的吉利的话,可是那些话说着说着就变味了。

“这可真是好事呀。”

“就是。”

“不知道大夫人的病是怎么好的?”

“莫不是大小姐从外面带回来什么灵丹妙药不成?”

“这上官谷主怎么说也是医谷的谷主,要是大小姐有什么好药,不妨和我们说说?”

……

上官雪妍带着微笑看着她们那或好意或打探的的样子,医谷也不如以前“单纯”了。上官雪妍再看着坐在椅子上的母亲,好像有点无措的样子,她生气了。母亲的病还没好全,可经不起她们的折腾。这些人哪是问什么药,那明明是想借机找事吧?

“这说到药,还真带回来了,那不就是我们姐弟三个了。娘就是因为我们三个才病倒了,那我们三个人一起回来了,就是治愈母亲的最好的药。我们这味药就叫杞子当归汤,我想要是你们谁遇到和我们家一样的情况,倒是可以试一试这味汤药,不说保证药到病除吧,但是那是一定会有效果的。”上官雪妍实在听不下去于是说道。至于那什么杞子当归汤那是自己随口说的。杞子谐音其子也就是说娘亲的孩子,当归,解释为回来。这汤药的全称可以解释为娘的孩子回来,也就是他们三姐弟回来了。不过上官雪妍这话说的委婉,可是意思细品就不是什么好话。

“你……。”

“大小姐我们怎么说也算是你的长辈吧,你这么说不太好吧?”有人听出来上官雪妍的话里的意思,于是生气的问。和她们家的情况一样,那不就是丢失儿女,自己疯癫吗?这话可不是什么好话也很不吉利的。实在想不到大小姐会说出这样的话,是无意还是故意,真够毒的。

“就是因为你们算是我的长辈,我才免为其难的告诉你们这药名,哪怕药方也能给你们。你们见过那个大夫会轻易的告诉人家自己的治病良药。我可是看在我爹是医谷谷主的份上,我才告诉你们方子的。既然我都说了方子我也不怕多说一句,我这方子可不是所有人都能用的。万一有那一天,你们斟酌着用吧。不用谢我,这也算是我作为医谷大小姐对医谷里的一点贡献。至于你们用的时候有没有效果,那我就不知道了,我们用的时候是有效的,到时候各自看运气吧!”上官雪妍依旧笑着反驳那人,可是话也依旧不怎么好听。但是她却说得大义凛然的,让人说不出什么。

上官雪妍看着屋里那些听到自己话的人,看着她人发笑的,或者是生气的人。这可不能怪我,你们自己要的药方,我也很大方的给了你们,还再三叮嘱要慎用,你们还能说什么。

坐在椅子上的上官夫人听完女儿的话着急的看着她,她知道女儿的这话可是会得罪人的,那些都是谷各个长老家的人。那些人对以后女儿接替谷主之位会起到不同的作用,万一都得罪了,那可如何是好。

“妍儿,她们和谷中各长老都有关系。”上官夫人低声提醒女儿。

上官雪妍低头看着母亲,点点头表示自己有分寸。她们这些夫人敢对母亲出言不逊,可见这些年是没把母亲或者是整个谷主府放在眼中。也许在她们眼中爹这个谷主和谷主府这些年都是摆设,可是她们忘记了,那是曾经。她们三姐弟现在回来了,那现在的谷主府就不是谁都可以打压的。自己今天看看都是哪些人蹦跶的欢腾,那自己也可以知道谁和和谷主府不一心。

“大小姐的这个方子还是留给你们自家用吧!我们可受用不起。”有人生气的说。

“既然这样,我就收回了,我们也只是用这一次。说实话那要不是你们咄咄不让,我也舍不得告诉你们,再说谁让我爹是医谷谷主呢。现在是你们不要的,希望你们记得自己说过的话,我可不想在谷中听到什么不好的声音,到那时候就不要怪我真不把你们当长辈看待了。”上官雪妍觉得反正已经得罪他们了,那就没必要语气软和了,反正这些人也不是什么良善之人。

这些借口问药的,可都是谷中其他姓氏的人,他们是不是觉得过几天的选举大会谷主就会易主了,所以她们就一点也不畏惧了。但是她们的算盘打得太早了,希望到那天她们不要失望才好。

“我在老远就听见这里的说话声,看来是我来晚了,大嫂莫怪弟妹呀。”一个妇人的声音突然插进来说。

气氛不对的大厅了,因为她的这句话,也安静了下来。

上官雪妍听她那话的意思就知道,这就是自己上次去她家都没见到的三婶,也是自己今天最好奇的人,她终于算是出现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