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天才鬼医

【405】,悲伤的黄金塔罗牌

亚伯的心底里此时此刻都已经急得几乎要发疯了,他现在只恨不得立刻就冲到自己妹妹与自己母亲的身边,可是这头不开眼的卍解·死神镰嬅舞的双头蛇现在却是死死的拦在自己面前,就是不让自己过去,而且那四个细小的蛇瞳里闪动的还是一种近乎于疯狂的杀意。

金色的塔罗牌不断地自亚伯手掌中飞射而去,只不过卍解·死神镰嬅舞的双头蛇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双头蛇,它不过只是一柄长刀罢了,所以当那些金色的塔罗牌与卍解·死神镰嬅舞的双头蛇撞击到一起的时候,只不过听到的却是一阵急促的金属碰撞声儿,而且竟然还撞击一串金色的火星四下乱舞开来。

“哥哥,哥哥,救我,哥哥救我!”虚弱的女子声音带着一种近乎于绝望的苍白再次传入到了亚伯的耳朵里,亚伯的一颗心此时此刻几乎都要滴出血来了,他可以确定那声音的主人正是自己的妹妹。

美丽的眼瞳里泛起了血红,亚伯紧紧地咬着自己的牙齿,然后再次一翻手便又取出了张金色的塔罗牌。

“两个哥哥,那塔罗牌是黄金做的吗?”明晃晃的阳光照在亚伯手中的塔罗牌上倒是映出一片金灿灿的光芒直夺人双目,苏阳眯着双眼问道。

“当然是黄金的。”在这一点儿上苏楠倒是还真的有些见多识广:“既然他是维斯康提家族的人,那么他手中的那副塔罗牌应该就是维斯康提家族的传世之宝也可以说是天下所有塔罗牌的始祖吧。”

“哦!”苏阳有些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不过苏哲却是有些奇怪:“但是那个亚伯不是与阴乙人是一伙的吗,怎么现在他居然与阴乙人的卍解·死神镰嬅舞的双头蛇打起来了呢。”

“是啊,是啊,而且刚才他还杀了好几个保镖呢!”苏阳也是连连地点着自己的小脑袋。

苏楠没有说话,他很认真地看着亚伯那已经近乎于扭曲的脸孔上面闪动着一种撕心裂肺的急迫,那样的表情似乎只会出现在自己最最重视与在意的人遇到危险的时候才会出现吧。

想到这里苏楠的目光却是蔌然一变。

“哥哥,哥哥,救救我,救救妈妈,哥哥,哥哥求求你快点来啊!”苍白的声音在不断地扣击着亚伯的耳膜,那声音似乎已经没有太多的力气了,而且时断时续,其内的绝望之意也是越发的浓郁了起来。

亚伯紧紧地捏着一张黄金塔罗牌然后猛地划开了自己的右手掌心,血肉翻开之间鲜血已经染红了那黄金塔罗的牌面,血色当中其上的命运之轮却是闪动着幽幽的血光,然后居然缓缓地转动了起来。

苏楠的目光一直都没有离开过亚伯,他现在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亚伯身上的气息已经完全改变了,似乎有着什么东西正在从他的体内苏醒一般。

“亚伯,你是不是有急事儿需要离开!”不知道为什么,苏楠只觉得一股热血涌上了他的脑袋,他居然直接站了起来大声地道。

听到苏楠的声音,亚伯一怔,他那双已经布满血丝的眼睛向着苏楠看了过去,然后点了点头:“是的,我母亲还有我妹妹似乎遇到了危险,我必须要赶去救她们。”

“那么这卍解·死神镰嬅舞的双头蛇便交给我吧。”苏楠说着一把扯下了自己脖子上的马到成功吊坠,于是那将他护在其内的光华便如同冰雪一般的消融开来。

将吊坠小心地装进口袋里,苏楠握紧了拳头:“亚伯你去吧。”

亚伯咬了咬嘴唇终于还是开口问道:“苏楠你……”

“呵呵!”苏楠一笑:“咱们的恩怨是咱们的恩怨,等你把你的母亲还有妹妹救出来咱们再打一场吧。”

一边的苏阳与苏哲两个人无奈地对视了一眼,话说他们的三哥什么时候变成这种大好人了,居然主动想要去拉卍解·死神镰嬅舞的双头蛇的仇恨值。

可是不解归不解,身为兄弟自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家三哥一个人独斗卍解·死神镰嬅舞的双头蛇。

于是苏阳与苏哲两个人也都扯下了他们脖子上的吊坠,然后再次与之前一样三兄弟背靠着背站在了一起。

“你们两个……”苏楠倒是并没有想过要将自己的兄弟也拖进来。

“你是我哥!”苏阳白了一眼苏楠。

“所以咱们只能同生共死!”苏哲在一边补充了一句。

是啊,是兄弟就得在危险面前同生共死,而不是为了自己的平安眼睁睁的看着自家兄弟独自赴死。

“那个叫亚伯的小子,说实话老子看你不爽很久了,不过现在你快去干你想干的事情,然后再赶回来接着干这条臭大蛇吧!”苏阳抬了抬眼皮对亚伯道。

“谢谢!”亚伯感激地对着苏家三兄弟弯了一下身子,接着他也不再犹豫直接身形一动便向着那树丛冲了过去。

“吼,吼,吼……”卍解·死神镰嬅舞的双头蛇嘶吼着想要再次向着亚伯扑过去,但是却被苏家三兄弟紧紧地拦住。

虽然已经休息了一段时间,可是三个人的体力却并没有完全恢复,但是就算是如此,三个人还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与卍解·死神镰嬅舞的双头蛇缠斗到了一起。

“靠,三哥,下次你可不能再当好人了!”苏阳手上的动作不停,嘴里的话也同样不停:“这条大臭蛇根本就不是真的蛇,这玩意儿咱们杀不死啊!”

苏楠现在额头也见汗了:“呼,我想咱们三个人应该可以撑到亚伯回来吧!”

苏哲道:“希望如此!”

是的,只能是希望如此吧,毕竟现在他们三个人也没有太大的信心了。

再说那边亚伯一路冲到了树丛中,不过刚刚深入到其内二三十米的样子便清楚地听到了女子带着哭腔的求饶声,那声音他并不是陌生,正是他妹妹碧雅卡的声音。

“呜,呜,呜,杀了我吧,杀了我吧,我不要活了,我不要活了,杀了我吧……”碧雅卡的声音已经微弱了到了极点了,从她的声音里可以听得出来只怕她都已经放弃了生的希望了。

“啧啧啧,呵呵,我怎么舍得让你死呢,呵呵,呵呵,好美的身体,好滑的皮肤,好爽……”紧接着阴乙人的声音便也跟着响了起来,同时还伴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撞击声。

近了,近了,更近了。

此时此刻亚伯已经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前面的情况。

地面上浑身赤果的阴乙人紧紧地抱着一个一丝不挂的年轻女子正在飞快的运动着,而一边的地面上一个同样赤果的女子正仰躺着,女子一动也不动,很明显是已经没有了气息。

虽然女子的脸孔被一头乱发遮住了,可是亚伯还是可以认得出来那没有了气息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母亲。

此时此刻的莎拉穿着一件宽大的长裙,正赤着双脚站在一边,看着阴乙人与碧雅卡。

“莎拉,莎拉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和我妈妈,我和妈妈从来就没有对不起你过!”碧雅卡看着莎拉悲愤地道。

莎拉拢了拢长发幽幽地道:“呵呵,那又如何呢,谁让你哥哥不把寻套黄金塔罗牌交给我呢,再说了阴乙人的精力太旺盛了,想要让他满足我根本做不到,所以这才想到将你和你的母亲废物利用一下,反正你们两个也许久没有男人滋润了,刚才你母亲有多舒服你又不是没有看到。”

“啊!”听到莎拉的话,碧雅卡有些失控地大叫起来。

“妈的!”阴乙人有些不耐地骂了一句,然后一抬手便重重地向着碧雅卡的脸上抽了过去。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金光闪过,一张黄金塔罗牌却是呼啸而来,向着阴乙人的背心要害。

阴乙人的反应奇快,当下他的身子向前一俯便紧紧地贴到了身下碧雅卡的身体上。

虽然阴乙人躲开了自己的要害,可是他的后背却还是被黄金塔罗牌划出一道长长的伤口,鲜血涌出染红了阴乙人的身体同时也染红了碧雅卡的身体。

“啊!”看着突然间出现的亚伯,莎拉不由得尖叫出声,看着亚伯现在的样子莎拉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还是那个自己认识的温文而雅,高贵优雅的那个贵族男子吗?

此时此刻的亚伯一双眼睛已经完全变成了通红色,他的手掌上血液不断地滴落下来。

那血色的眼瞳中闪动着疯狂与深深的憎恨。

不得不说现在的亚伯就好像是从九幽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让人望之生畏。

只不过莎拉却没有想到自己的尖叫声却是成功地将亚伯的注意力拉到了她的身上,于是又是两张黄金塔罗牌出手。

“啊,不要啊,不要啊,亚伯……”莎拉的话还没有完全地说出来,她的脖子还有她的身子便已经直接被两张锋利的黄金塔罗牌斩断了。

莎拉的嘴巴依就是大大地张开着,她的眼睛也同样大大地睁开着,似乎直到死她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死在亚伯的手里,而且居然还是身首三分的悲惨死法。

她不甘心,她是一个如此美丽的尤物,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男人都应该为她而疯狂的,可是,可是为什么这个亚伯居然从来都没有为她疯狂过,而且他居然可以狠心到如此地步挥手想要杀死自己,她不甘心……

可是再如何的不甘心,莎拉的生命还是被彻底地终结了。

阴乙人这个时候已经弹身跳了起来,只是他的手里依就是紧紧地抓着碧雅卡赤果的身体挡在自己的身前。

亚伯的眸子里闪动着冰冷的血光,他的声音不带一丝的温度:“阴乙人你该死!”

“哼!”阴乙人冷哼了一声,但是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对于他来说现在可不是呈什么口舌之能的时候,现在他的依仗并不在手中,那卍解之剑可是被他留在树丛外面对付苏家三兄弟呢。

想到这里阴乙人皱了一下眉头,对于自己的卍解之剑他还是很了解的,也有着足够的信心,可是为毛时间过去这么久了,那卍解之剑居然还没有回到自己身边,难道说那三个z国小子还没有解决吗?

阴乙人心里如此想着但是他的脚下却并没有任何停顿而是直接向着他来时候的方向冲去,因为身边还有着一个已经眼红到想要杀人的亚伯所以阴乙人也顾不得先穿衣服了。

阴乙人拎着碧雅卡,光着脚丫拼命地狂奔着,在他的身后一道道金光不断在向着他的飞舞而来,不过亚伯却并不敢真的伤害到阴乙人,没有法子,每每当黄金塔罗牌临近阴乙人身体的时候,他都会将碧雅卡的身体挡过去。

亚伯想要杀阴乙人没有错,可是他却绝对不会伤害自己的妹妹。

于是两个人一个逃一个追,很快便冲出了小树丛。

不得不说他们两个冲出来的还真是时候,因为现在苏楠,苏哲,还有苏阳三个人已经快要支持不住了。

卍解·死神镰嬅舞的双头蛇那两对蛇瞳内的凶芒已经大盛,它的两个蛇头一左一右已经对苏家三兄弟形成了合围之势,眼看着苏家三兄弟便会伤在卍解·死神镰嬅舞的双头蛇的蛇口之下。

不过因为自己的形势也太过危急了,阴乙人现在也顾不得让卍解·死神镰嬅舞的双头蛇先去解决掉苏家三兄弟,他急急地大叫出声:“卍解之剑回来!”

卍解·死神镰嬅舞的双头蛇微怔,然后扭动着蛇瞳看向自己的主人,虽然有些不乐意,可是它毕竟还是要听主人的命令,不过就在它离去的时候,却是蛇身狠狠地向着苏家三兄弟扫去。

苏楠一看到这种情况,他很清楚以苏哲的身体如果真的被这蛇身扫中了,那么就算是不死也得重伤,而苏阳又是自己最小的弟弟。

当下苏楠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居然直接将苏哲与苏阳两个人推了出去,然后他却是正面迎上了卍解·死神镰嬅舞的双头蛇的蛇身。

“啪!”苏楠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是被重物狠狠地撞了一下,当下一口鲜血喷出便倒飞了出去。

衣袋里那枚之前被他收到其内的马到成功的吊坠却是飞了出来,好巧不巧地正好也碰到了卍解·死神镰嬅舞的双头蛇的蛇身,于是马到成功的吊坠居然生生地被蛇身扫碎了。

现在这种时刻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一个吊坠是不是完好,可是一道光亮却是陡然间亮了起来,接着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红裙飞卷,一个明媚而清冷的女子却是俏脸含煞地出现在了半空中。

“你居然敢伤我哥哥!”苏凌的声音冷得足以冻成冰渣,随着她声音的响起,一只纤纤的玉手却是直接抓住了卍解·死神镰嬅舞的双头蛇的蛇身。

“嘶!”卍解·死神镰嬅舞的双头蛇吐着鲜红的蛇芯,然后两个蛇头同时一扭便向着苏凌的脖子狠狠地咬了过来。

“哼!”苏凌却只是冷哼一声,然后放开蛇身,身体跃起,双手同时拍到了两个蛇头之上,两道纸符便贴到了两个蛇头之上。

于是众人便吃惊地看到刚才还器张无比的卍解·死神镰嬅舞的双头蛇,此时此刻却是已经完全僵硬了下来一动也不动。

“啊,我的卍解之剑!”阴乙人心疼地叫喊着:“不要伤害我的剑!”

可是苏凌的动作却是连顿都没有顿一下,她右手的食指与中指竖起接连在那卍解之剑上点了数下,于是众人只听到“咔嚓,咔嚓,咔嚓……”的声音接连不断地响起来,然后那卍解·死神镰嬅舞的双头蛇便在众人的目光中寸寸断裂开来,断开的是蛇身,落到地面上却是剑的碎片。

“啊!”看到这一幕,阴乙人只觉得自己的一颗都在抽痛着,他悲愤地仰天大叫着。

不过苏凌却是连个眼神都没有给他,她身形一动便来到了苏楠的身边,此时苏楠已经被苏哲与苏阳两个人扶着坐了起来。

“姐!”一看到苏凌,苏阳眨巴着眼睛,那泪水可是再也忍不住了,巴嗒,巴嗒地滴落下来:“姐,三哥是为了救我和四哥,他把我和四哥给推出来了……”

苏凌手指微动,几根银针激射而出,射入到苏楠身体的几处大穴里,然后又翻手拿出了一枚红色的药丸,塞到苏楠的嘴里。

“小凌,你来了……”鬼医出手果然不同凡响,苏楠的眼睛缓缓睁开,然后居然还扯出了一个笑容。

“阴乙人放开我妹妹!”这个时候亚伯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

“小凌,救救他的妹妹吧。”苏楠一把拉住了苏凌的手臂,他也是有妹妹的人,所以他真的很理解此时亚伯的心情。

“好!”苏凌看到苏楠没事儿了,而且苏哲与苏阳两个人不过就是脱力并没有什么大碍,她便点了点头,然后身形一动便挡住了阴乙人的去路。

“散开!”阴乙人咆哮着,没有了卍解之剑,他的实力只怕连一半都发挥不出来,虽然很想为自己的剑报仇,但是他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他不是这个红裙女子的对手,如果卍解之剑还在,那么说不定他还有一战之力,可是现在……

不过就在阴乙人的注意力完全被苏凌吸引的时候,一张黄金塔罗牌却是无声无息地靠近了过来,然后割开了阴乙人的咽喉。

“咯,咯,咯……”阴乙人一手依就拎着赤身果体的碧雅卡,一只手却是紧紧地捂在自己咽喉处的伤口外,他面色狰狞地看着苏凌与亚伯,喉嗓深处不断地发出“咯,咯,咯……”的声音。

阴乙人的脸上浮起一抹古怪到极点的笑容,然后他居然用尽自己最后的力量,用头狠狠地撞到了碧雅卡的头上,于是众人只听到“呯”的一声,然后就是碧雅卡痛苦的惨叫声。

阴乙人的身体重重地栽倒在地面上,他死了,可是他的嘴角处却挂着一抹诡异的笑容,这个家伙倒是如他手中的剑一般,都是阴冷如蛇般的存在,就是死到临头了,也要狠狠地咬上一口来。

“碧雅卡,碧雅卡……”亚伯此时却顾不得去看阴乙人是不是死绝了,他急急地冲到碧雅卡的身边,扯下身上的衣服,小心地包裹住碧雅卡那狼狈不堪的身体,然后将女子抱在怀里,一边小心地擦拭着女子脸上的污迹,一边轻声呼唤着女子的名字。

额头上的鲜血在汩汩地流淌着,混合着一些红的白的液体,碧雅卡的头破了,同样的阴乙人的脑袋也破了,没有人知道此时此刻碧雅卡头上的那些红白之物到底是属于他们两个谁的。

“啊,啊,啊……”亚伯看着怀里已经明显出气多进气少的碧雅卡,他悲愤地怒吼着,他明白在这个世界上自己将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亲了,母亲死了,而现在自己的妹妹也即将死在自己的怀里,他亚伯一直小心地委屈求全地保护着的亲人,可是最后终于还是害了他们。

“啊,啊,啊……”亚伯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几乎就要被撕裂了一般,是那般的疼。

“黄金塔罗牌给我何用,到现在我都没有办法动用它真正的力量,既然我没有办法保护我在乎的人,那么我要它有何用……”亚伯一边狂呼着,一边扯开自己的衣服,露出自己那纤浓合适的肌理。

那白晳的肌肤一时之间倒是晃花了众人的眼,不过很快的一张张黄金的塔罗牌居然自亚伯的皮肤下浮现而出,然后便一一飞出他的体内。

亚伯此时似乎有些巅狂:“莎拉你不是想要这副牌吗,来啊,来啊,你现在就拿去,你拿去吧,给你,给你都给你,只要,只要你让我的碧雅卡活过来,只要我的碧雅卡能活过来,那么让我做什么都行,就算是要我的命也可以……”

一张张黄金塔罗牌在夕阳的余辉下飞舞着,虽然依就是金光闪闪,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种金色的光芒中,却有些让人心酸的悲痛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