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186.她很清楚那个“他”指的是宇文辙

宁愿禁欲终生也不会碰除了妻子以外的女人,这话若是其他人说出口,周璇未必相信。

但宇文辙说了,周璇信。

甚至没有一丝的怀疑。

几个月相处,他知道这个男人看似顽劣、阴晴不定,但却非常有原则,比如守身如玉这一点。

大魏贵族生活迷乱早就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了凡。

周璇闲暇之余曾翻阅野史,获知皇子们在进人青春期以前就开始接受那方面的教育了。宫廷之中有性-教育专门密室,由专门的太监负责,内有欢喜佛塑像。佛身上设有机关,按动机关,佛就开始欢--爱,变化出各种动作……

此外还有春--宫画,可谓性教育的必备教材謦。

所以对于宇文辙虽没有那方面经验却可以把春--宫图画得那么好,周璇并不意外。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想来宇文辙在青春期也没少看那些东西,也由不得他不看。

这些是启蒙阶段、理论阶段,至于实战,那太方便了,这些皇子身边从来不乏漂亮的宫女,感觉来了要实践一番有何难?

而且他们的对象不仅仅是宫女,还可以是乳母,周璇记得明朝有个皇帝和他的乳母万氏一直纠缠不清,那位皇子似乎很迷恋自己的性--启蒙导师,甚至在登基之后还封她为贵妃。

宇文辙有没有乳母周璇不知道,但身边的漂亮宫女却从未断过,在这种大环境下竟能如此节制,可见他是个原则性极强的男人。

毕竟这个时代的男人不同于二十一世纪的一夫一妻,在这里,男人同时拥有多个女人是司空见惯的事,无论谁都不会觉得有问题。

若非原则性极强,那就是真如外界所传有什么隐疾……

“璇璇,本王是否清白,过了今晚就清楚了。”

宇文辙见周璇没说话,以为她不相信,又说道。

什么意思?

他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难道说……

周璇不敢置信地看着宇文辙,眸中带着惊讶,却见他笑得灿然。

“璇璇,你也知道,本王这个人一向吝啬,别人欠本王的,本王不但要讨回来,通常还要附加一些利息的。”

讲到这里,他停住了,可笑容那么暧-昧,看得周璇心慌慌。

利息?

若宇文源昔日将他和赫连雨涵摆在一起,陷害于他。

如今,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那么必然也会将宇文源同赫连雨涵摆在一起。

那么利息指的是什么?

该不会是……

周璇心里猛地一震,他看向宇文辙,咬了咬唇,道:

“赫连公主知道吗?”

“二皇兄做事缜密,此事若没公主配合,凭我一人之力如何引他上钩?”

宇文辙淡淡地说道。

这一切和周璇想的一样,宇文辙早就算出了宇文源会跟着她,所以故意让赫连雨涵写那封信给她说自己要逃婚,宇文源势必会去阻止赫连雨涵逃婚……那么他就中计了……

而她就这样当了一回棋子!

哎--

周璇在心里轻叹。

“璇璇,事情并非你想的那样。”宇文辙知道她心里所想,他的双手牢牢地抓着她的两只柔荑,双眸非常认真地凝视着她,道,“赫连公主是真心不想负你的朋友之情,她宁死不嫁,不夺朋友之夫,她信中同你所讲句句发自肺腑。若二皇兄没有去阻止她逃婚,她是真的打算就此离开的,她并未骗你。”

“就此回离开?她堂堂南越公主,千里迢迢、跋山涉水来大魏,为的就是联姻,寻求联盟,共同对付东夷,怎能铩羽而归、置国家利益而不顾?若是其他人也就罢了!她可是赫连雨涵……”

在周璇看来,赫连雨涵断然不可能弃国家利益于不顾的!

在她心里,只怕南越国比什么都重要!

“她跟本王说,她不能负璇璇,也不能负南越!不能负璇璇,就必须放弃与本王联姻;可若联盟不成就负了南越。若要两全就是在大魏皇室中再找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二皇兄……”

“婚姻大事岂是儿戏?”

更何况还是两国联姻。

明儿就成亲了,岂能说变就变?

“璇璇说得对,婚姻大事不能儿戏,但若生米煮成熟饭呢?”宇文辙看着周璇,嘴角中带着一抹浅笑,“公主若将少女之身交于二皇兄,那么所有人都会明白上一次我同她只是一场误会,大魏总得给公主一个交代吧?更何况这也不是坏事,对父皇来说,与其让本王娶公主,还不如让二皇兄娶公主。横竖大魏是要闹个乌龙了,但至少对父皇来说这样更合他心意,所以一切都会很顺利……”

这一切周璇料到了,可是但宇文辙与她娓娓道来,她的心却拧了起来。

她知,赫连雨涵一直厌恶宇文源,如今却要委身于他,她的心里一定不好受吧?

而以宇文源的性子,得知自己被她暗算,秋后算账是难免的……

宇文源不同于宇文辙。

若是宇文辙,不管他背地里怎么发狠报复让你生不如死,但至少在明面上他会维持一个平静的婚姻;但是宇文源可不会管这么多,他无法无天惯了,怎么狠怎么来,简单粗暴……

赫连雨涵堂堂一国公主,只怕受不了……

当然,报复是后话,就当前来讲,若计划顺利,明日赫连雨涵和宇文源在床--上暴露是必然的了……

床笫之事本应隐晦,若是示众,那是多大屈辱……

而且这种屈辱将跟随她一生一世。

以后,她无论走到哪里,背后都会有人指指点点。

人言可畏!

谁又能做到完全不在乎呢?

赫连雨涵这是何苦呢?

其实嫁入齐王府也没什么……

大不了就宇文辙做名义上的夫妻啊!

何苦呢?

周璇不懂……

“赫连公主让人把那封信送给你之后,曾与本王说,宇文源若没上钩,那么她就离开大魏,直奔东夷临安,刺杀上官谨,如此方可两全……”

周璇听到宇文辙这话,震惊了。

那是极大的震惊,已经不能用言语来形容了!

刺杀上官谨?

她是疯了吗?

若东夷这位年轻的王能轻易被刺杀,大魏和南越就不至于到这个地步了。

倒是曾经有一位江湖中的顶级高手受人之托前去刺杀,他突破重重防卫,终于有机会下手了,据说当时上官谨不知对那杀手说了一句什么话,那杀手竟感动得自杀了……

此事是真是假不可考,但却足矣说明去刺杀上官谨无异于自寻死路。

赫连雨涵……

不知道为何,周璇的心莫名地难受。

“璇璇,没想到赫连公主竟如此重情重义,看来她是真的把你当朋友了。”

宇文辙握着周璇的手,如是说。

周璇没有搭话。

若把宇文辙换成慕容莫问,把赫连雨涵换成二十一世纪那个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的死党陈悠然,或许周璇可以理解……

可是宇文辙是宇文辙,赫连雨涵是赫连雨涵……

赫连雨涵应该清楚她与宇文辙之间的婚姻关系并非普通夫妻那样……

且不说赫连雨涵与她之间的友情足不足以让她为自己做到这个地步,就凭赫连雨涵清楚她与宇文辙之间的婚姻关系,就不至于……

所以,不是为了她。

那是为了谁?

周璇凝眉,恰逢宇文辙微微朝她靠过来,陶瓷般光洁白皙的面容,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一双美目乌黑深邃,泛着迷人的色泽;乌黑长发,斜飞如鬓的眉,高挺的鼻梁,完美的唇,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高贵与优雅……

一瞬间,周璇仿佛明白了。

她看着宇文辙轻叹一声:“蓝颜祸水。”

他不知赫连雨涵做了这么多,说是为了她,实际上却是为了他……

赫连雨涵爱宇文辙。

所以,她不愿意嫁过来给他添堵。

她想要以这样的姿态获取他对她最完美的印象……

那夜促膝长谈,周璇以为赫连雨涵已经放下了,熟不知,她竟陷得如此之深。

痴!

没想到叱咤战场的铿锵玫瑰在感情方面竟痴缠如此……

******

正史云:景元二十三年,晋王纳妃赫连氏。

寥寥数语,掩盖了其中的波涛汹涌、惊涛骇浪,留给后人遐想无限。

野史说,这位大魏二皇子妃本是嫁给三皇子齐王殿下的,不知使了什么手段,魅惑了二皇子,以至于花轿临门,看到的却是她与晋王正共赴巫山*……

未成婚,齐王殿下就被戴绿帽了,且戴得人尽皆知。

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把宇文辙三个字作为被戴绿帽的代表,称被戴绿帽的人就叫做“宇文辙”,这就如同人“登徒子”一样。

其实登徒子也是个人名,因为宋玉一篇《登徒子好色赋》,“登徒子”就成了好色者的代名词。

真是可怜了这位齐王殿下,竟以这种方式流传后世。

而至于那位晋王殿下,相传他一贯放-荡不-羁,或许是因为那位公主一人满足不了他,成婚当晚,他竟然变本加厉,叫了十多个相好,当着新娘的面,于洞房之内卿卿我我,翻云覆雨……

好一段大魏末年的风流韵事!

然而终归是民间传说,只存在于野史之中,正史当中只字未提。

学家说野史不可信。

然,无风不起浪,世上从无空穴来风之事。

真相如何已无从考据,唯一清楚的只有数千年前的几位当事人。

那么我们回到数千年之前吧。

就周璇而言,她看到的是一个坚强的赫连雨涵。

在赫连雨涵与宇文源成婚的第二日,她随宇文辙一同进宫给太后请安。

按照大魏习俗,成婚第二日,新妇上堂给婆家的人敬茶,寓意和和美美,从此一家亲。

昔日,因为宇文辙身体特殊,周璇与他成婚当日就状况连连,二人相继倒下,待到两人身体都恢复已是数日之后了,这些繁文缛节便免了。

不过宇文源和赫连雨涵并无特殊状况,因此一切照旧。

可是那天,周璇并没有看到宇文源,来给太后请安的只有刚刚成为晋王妃的赫连雨涵一人。

这么重要的场合,宇文源不出现,其态度已经很明显了。

他在抗议!

他通过这个方式告诉众人,这场婚姻不算数,赫连雨涵这个妻子他不认!

那天,在长乐宫的人们几乎都抱着看好戏的心态。

这也难怪!

一般的女子遇到这种情况,要么无地自容、不知所措,要么哭哭啼啼,一脸委屈,要么愤怒不堪地控诉……

然而赫连雨涵没有。

那日,周璇看到她一身华服,优雅从容地端着茶,在没有丈夫在场的情况下一一给宇文家族的人奉茶。

先是太后,然后是景帝、皇后……

井然有序,不慌不忙,不卑不亢,该有的礼节一样也没落下,无论你用什么眼神看她,她回你的始终是一抹端庄大气的笑,竟挑不出一点儿的毛病。

宇文源用他的行为抗议婚姻无效!

而赫连雨涵一杯茶,双膝下跪,唤太后一句皇祖母,唤景帝一声父皇,唤皇后一声母后……

她用实际行动直接坐实了这桩婚姻。

婚姻有效,大魏和南越的盟约也有效……

尽管曲曲折折,赫连雨涵还是达成了她最初来东都的目的,这样便够了!

从此赫连宇文联手,共同抗击东边上官一族。

至于婚姻是什么?

她不知道,不重要……

赫连雨涵挨个敬茶,时间一点点流逝,她来到了周璇和宇文辙面前。

因为是同辈,她无须行礼,只端一杯茶便可。

那白皙的漂亮如同美玉一般的修长手指端过托盘里的茶,尽管动作看似一气呵成,周璇却清楚地发现赫连雨涵的手在发抖。

她一个连死都不怕的女子竟然会发抖!

只因为站在她面前的这个男子是她心中挚爱吗?

“三皇弟,请喝茶。”

周璇听到这句话的那一刻好似看到又一把利器正一下一下狠狠地刺着赫连雨涵的心。

连呼吸都是疼痛的味道。

这个女子要用多大力气才让自己对心爱的男子喊上一声“三皇弟”。

她明明可以成为他的侧室,可是却选择成为他的嫂子,只为了在他心中留下一抹美好的印象……

这印象虽美好,可对宇文辙来说却是那么微不足道。

这一点,连周璇这个外人都清楚,更何况聪慧精明如赫连雨涵……

“谢谢二皇嫂。”

那俊逸的男子接过茶,淡淡地一笑。

听,他的声音那么淡,根本不带一丝感情。

可是赫连雨涵却因他嘴角的笑容激动不已。

终于,看到他对她笑一笑了。

真好!

真好呀!

世人都道南越国公主赫连雨涵不仅美丽无双,同时精明无双。

可是在周璇看来,她这哪里是精明呀,根本就是傻……

一个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傻女人。

她来到周璇身边的时候,手抖得愈发厉害了,若不是周璇见状及时调整角度,只怕她的失态早就落入别人的视线了。

“三弟妹,请喝茶。”

“谢谢二皇嫂。”周璇接过茶,轻抿一口,深深地看着眼前这个倾城倾国的艳丽女子,轻轻地说,“二皇嫂若不嫌弃,弟妹想挑个日子去晋王妃叨扰一番,你我妯娌说说体己话可好?”

周璇大概是今天第一个用这般温软语气对赫连雨涵说话的人。

既然这是赫连雨涵的选择,她便支持她。

不管赫连雨涵是否把真心把自己当朋友,周璇都尊敬她。

一个能为爱情做到这个地步的女人,值得尊敬!

所以,她一声“妯娌”悄无声息地声援了赫连雨涵。

她不说让她来齐王府,毕竟她差点嫁入齐王府,那样对她是一种伤害,会让她难堪……

太后见状,连忙说:

“璇丫头说的对,妯娌之间本应多走动走动,增进感情,团结有爱。以后不仅你们之间要多走动,也要多来看看哀家……”

周璇一句话化解了赫连雨涵的尴尬,让原本紧绷的气氛顿时轻松了许多,赫连雨涵接下来的敬茶就显得自然了很多。

长乐殿内其乐融融,气氛和谐。

赫连雨涵对着周璇投来一个感激的眼神。

她是在感谢周璇帮她解围,虽然没有周璇,她自己也能应对一切,但无疑,有了她的帮忙,一切变得更加轻松了……

虽然只是一句话而已!

但这绝对不是简单的一句话,想来说话者要有怎样的智慧才能说出这么一句看似漫不经心却效果十足的话呢?

宇文辙也忍不住悄然打量周璇。

她端坐于他的身侧,容颜秀丽,端庄温婉,漂亮的眼眸中温煦如春,若她对你盈盈一笑,便是四季如春了……

这丫头,真不简单!

无意中,宇文辙与赫连雨涵四目交接。

但见男子嘴角轻轻上扬,竟对赫连雨涵投去一抹感激的笑。

是的!

感激!

他是感谢她如此重视对他家丫头的友情,感谢她的大义凛然。

那一瞬间,赫连雨涵内心汹涌,百感交集。

你不知道,她所做的一切不是因为她,是因为你。

因为我爱你!

深爱……

光华在她绝美的眸中闪动,最终在触及他紧紧握着周璇的大手之后归于平静。

爱情不能勉强。

只要在他未来的人生当中,他偶尔想起有赫连雨涵这么一个人,曾是他妻子的朋友……

如此便够了!

***

时间就这么一点一点地流逝,本应跌宕起伏的上午就这么过去了。

回去的路上,宇文辙凑到周璇的耳畔,好奇地问她

“刚才赫连雨涵跟你说什么了?”

刚才,他指的是他们离开长乐宫之后她与赫连雨涵短暂的并肩而行吗?

“那么短的时间能说什么呢?”周璇反问。

“也是。”宇文辙笑了笑,终没有追问。

周璇看着他好看的侧颜,心中感慨万千。

时间虽然短,但若有心,还是能说很多的。

赫连雨涵跟她说:“对不起,谢谢你,替我好好爱他。”

周璇有些不清楚她的“对不起”“谢谢”到底指的是什么,但是她却很清楚那个“他”指的是宇文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