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十九章:劫财还是劫色?落魄的赢鱼族

看着这群突然窜出来的家伙们,轩辕天音一阵愕然。

打劫?

似乎怎么也没想到这才刚进入北海不久就被自己二人给碰见了打劫的遭遇。

不过…

轩辕天音瞧着这手拎钢刀的大汉和他身后其他的十多个同伴的样子,轩辕天音嘴角抽了抽。

除了这拎着钢刀的大汉,其他那十多个家伙手中拿的是什么?

那弯弯的,黑漆漆的东西是镰刀吧?

还有那棍子上钉满的铁齿…那是自制的狼牙棒?

那玩意儿能用?

而更为轩辕天音嘴角抽搐无语的是,那些跳出来打劫的家伙们,除了那大汉体型彪悍外,其他人基本都是瘦弱嶙峋的模样,感觉就像饿了好几百年,没吃过东西似的,让得轩辕天音怀疑若是此时平地刮起一阵大风,会不会将那十多个‘瘦排骨’给吹走……

轩辕天音跟东方祁二人对视一眼,显然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同样的神色。

这群家伙是出来搞笑的吧?

“喂,你们两个听见没有,赶紧将吃的交出来!”估摸是瞧见轩辕天音二人没有任何动静,其中一个手拿镰刀的‘排骨’面做凶恶的模样,朝着二人吼去,只是这话刚一吼完,前面那拎着钢刀的大汉立马转身,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在那说话的‘排骨’脑门上,骂道:“滚你妈的蛋,要什么吃的,我们是打劫!”

挨了一巴掌的‘排骨’顿时被打的一蒙,揉着脑袋,小心翼翼地问着大汉道:“大哥,咱们打劫不劫吃的东西,那劫什么啊?”

‘啪——’

又是一巴掌扇在脑门上,打得那‘排骨’顿时抱着脑袋嗷呜了一声。不过这一巴掌却不是他口中的大哥打的,而是他身边那拎着自制狼牙棒的另一个‘排骨’打的。

打完人后,拎着自制狼牙棒的‘排骨’嫌弃地瞪了一眼被打的‘排骨’,啐了一口,道:“说你傻,你还真是傻,打劫自然是有什么劫什么啊。”说完将目光殷勤地看向大汉,狗腿地道:“大哥,一看这二人就是有钱的人,这次咱们总算是遇见肥羊了。”

被当成肥羊的轩辕天音二人眼角抽了抽,真的不知道是该怒还是该笑了,见一群人双眼都是放光地盯着自己二人,轩辕天音眉梢一挑,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问道:“既然是打劫,那你们是劫财呢?还是劫色呢?”

十多人闻言面面相觑,这打劫还有劫财跟劫色一说?

“大…大哥…这打…打…打劫…我们是…是…劫财还是…劫…劫色啊?”身后一拎着木棍的‘瘦排骨’舌头打着结巴悄声地问。

大汉闻言瞪了他一眼,随即转头看向轩辕天音二人,“我们自然是劫财,别废话,赶紧把钱交出来,只要你们将钱交出来,我们就放你们过去,否则……”抡了抡手中的钢刀,恶狠狠地道:“就别管我们下狠手了。”

“好啊,那你们就过来拿啊。”轩辕天音右手摊出,十多颗圆润饱满的金色珍珠就被她从轩辕心锁内拿了出来,金色的珍珠散发出淡黄的光晕,同时也闪花了对面拦路打劫的家伙们的眼。

大汉吞了吞口水,看着轩辕天音手中的珍珠,再看了看二人,虽然眼中有了见到珍珠后的急迫,却依然警惕地道:“你…你将那些珠铭丢过来。”

见他们不过来,轩辕天音也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嘀咕道:“就知道会是这样,幸好我按数拿的。”

什么意思?

大汉面露不解地瞧着轩辕天音,有点不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他很快就知道什么是‘按数拿的’了。

因为轩辕天音右手微微一抖,手中的十多颗金色珍珠齐刷刷地朝着他们十多人飞射而来,他们只觉身体某处一疼然后接着一麻后,就惊恐地发现自己的身体如被定住了般,动不了了。

原来这就是她所说的按数拿的啊……

那些珍珠正好是他们这边人数的数量,每一颗对应一个人,全是用来对付他们的!

“你…你对我们干了什么……”在发觉自己不能动了后,大汉就惊恐了。

轩辕天音朝着对面惊恐的十多人笑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道:“寻位点穴,正宗的华夏古武,今日让你们第一个感受一下,不要太激动哦。”

闻言,对面拦路打劫的十多人都快哭了。

激动?他们激动个毛线啊,他们都要害怕死了好吗?

“大…大人…我们是有眼无珠,不知道大人们的厉害,我们…我们也是被逼无奈才出来打劫的,求大人有大量,饶过我们吧。”

“是啊是啊…大人,我们实在是饿得没办法了,家中还有幼儿老母,若是我们不想法出来弄点吃的回去,只怕都得饿死了啊……”

看着这群被点穴定住的家伙们一边求饶一边哭诉,其实不用他们说,轩辕天音都知道这群人不是真正的强盗土匪,否则她也不会跟这些家伙们磨蹭这么久了。

抬手一吸,刚刚散出去的珍珠再次回到了轩辕天音的手中,随意在手中抛了抛,看着他们挑眉问道:“你们都是哪个族部的?”

见到轩辕天音询问,十多人对视一眼之后,那领头的大汉想了想才老实地道:“大人,我们都是五十里外蒙山村的,至于…至于族部……”说到自己的族部,这大汉不知道为什么却吞吞吐吐起来。

轩辕天音眸光轻轻扫去,见不止这大汉,连他身后其他的人都面露难色,“族部怎么了?”

见轩辕天音紧追不放,那大汉把心一横,低声道:“我们是赢鱼族的。”

轩辕天音神色一怔,赢鱼族?

“哪个赢鱼?”

见轩辕天音面色有异,东方祁眸光一闪,传音问道:“天音,怎么了?”

轩辕天音摇摇头,同样传音回道:“现在不好说,等我确定了后再告诉你。”

那大汉见轩辕天音神色有异,苦笑一声,道:“大人觉得还能有哪个赢鱼族,除了我们一族,谁还愿意冒充我们这种怪物。”说着,只见这大汉身子猛地一颤,然后便见他的背后突然展开了一对羽翼出来。

见到这一幕,连东方祁都微微有些愕然,他们不是海族吗?怎么居然会有鸟一样的翅膀?

而轩辕天音在见到那对翅膀后,眼神闪过一抹果然是这样的神色,不过随即却疑惑地道:“奇怪,怎么北海会有赢鱼的?”

不怪轩辕天音觉得奇怪,其实赢鱼这种族类,轩辕天音曾经在《山海经》中见到过。

《山海经》上所注:邽山,蒙水出焉,南流注于洋水,其中多黄贝;赢鱼,鱼身而鸟翼,音如鸳鸯,见则其邑大水。

赢鱼就是一种鱼的身上长有鸟的翅膀,发出的声音像鸳鸯鸟鸣叫,它们在哪个地方出现,哪里就会出现水灾。以前古时候,很多地方发洪水都会怪在它们身上。

如今看这些赢鱼族的族人似乎被其他海族所排斥,难怪他们看起来这么的落魄。而这个大汉刚刚自嘲自己是怪物,想来也是因为他们明明是海族,却长有禽类翅膀的原因,而他们被其他海族所排斥,应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轩辕天音袖袍轻轻一挥,解开了他们身上的穴道,淡淡道:“别人误解你们没有关系,那是因为他们不是你们,而你们若是自己都瞧不起自己,那么你们这一族就更没有出头之日。”

“为什么会觉得自己是怪物?就是因为你们拥有禽类的翅膀?”轩辕天音嘲讽一笑,继续道:“你们有其他海族没有的东西,为什么不觉得这是你们的优势?他们能在水中生活,而你们也能,可是你们除了能在水中畅游,更能振翅飞入天际,但是他们却做不到,这是你们一族的骄傲,也是你们一族的优势。”

“怪物?那都是他们给你们的定义,但你们若是强者,什么是怪物?谁是怪物?还不都是靠你们自己来改写。”

轩辕天音的一席话,让得赢鱼族的十多人皆是愣在原地,明明已经给他们解开了穴道,可是他们却还是如同被点穴定住了般,一动也不动,只不过众人眼中翻滚的情绪,却是显出了此时他们不平静的心情。

有多久没有听见别人不再嘲讽取笑他们的骂声?又有多久在别人知道他们的族群后,没有用嫌恶的眼光打量他们?

十几个汉子因为轩辕天音这番话,皆是目光中噙了水光。

“行了,别在这里做这般丢人的样子。”将手中的珍珠抛给那大汉,轩辕天音道:“我们正好想去你们村子落脚,这些珠铭就给你们当做落脚费吧,拿去给家中幼儿老母买点吃的,然后带我们去你们村子。”

那大汉抬手抹了一把眼角,轩辕天音把钱给他,他也不做作,他们的确是需要这样钱。将手中的珠铭交给身边的二人,先吩咐二人去镇南城中买食物,自己却对着轩辕天音恭敬地道:“大人既然要去我们村子,就由我给大人们带路吧,这暗石群中多流沙坑,一不注意就容易踩上,我们常年在这一带活动,对这一带很熟悉,由我们给你们带路,绝对错不了。”

有着这大汉带路,一行人果然很快便走出了这如迷宫般的暗石群,轩辕天音瞧着身边的大汉,问道:“我说傻大个,为何想着出来拦路打劫?都是有手有脚的,难道不知道去一些城镇里找到事儿做?”

被轩辕天音叫成傻大个的大汉顿时脸色一红,声如细蚊般地抗议道:“我…我不是傻大个,我有名字的,大人…我叫赢大。”见轩辕天音似笑非笑地瞧着自己,赢大瘪了瘪嘴,继续道:“我们也不想出来干这种坏事,可是别人一听见我们的族群后,哪怕我们要的比别人的工钱少一倍,都没人愿意要我们。”

“全村的老小指望着我们吃饭,不出来拦路打劫,一族人都得饿死了。”

轩辕天音闻言默了默,看来这赢鱼一族果然是过得困苦,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冷笑,都是一群目光短浅,狗眼看人低的家伙,这些家伙果然是哪里都会有。

一行人走了半日,最后在一处荒凉的海坳边上,赢大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对着轩辕天音道:“大人,下面就是我们村子了。”

轩辕天音打量了一眼荒凉的四周,除了礁石就是沙坡,别说什么珊瑚树了,连一根海草都没有,抬步走上沙坳,轩辕天音看着沙坳下的残破小村子,嘴角抽了抽。

这哪里是什么村子,就是用一些礁石搭成的简陋房屋而已,零零散散地坐落在沙坳下面,一块一人多高的礁石上,歪歪扭扭的写着‘蒙山村’三个大字,被立在那些房屋的前面的小道旁。

虽然村子残破,可是赢大一行人在瞧见自己的村子时,脸上都露出了真心的笑容。

轩辕天音默了默,感觉到一只微凉的手轻轻放在了自己的腰间,侧头看向身边的男人,男人眼中是一片温润之色,轩辕天音对他笑了笑,知道这是这个男人独有的温柔,他总是能敏感的察觉到自己的情绪变化来。

“走吧,既然到了,你们还不请我们进去坐坐?”轩辕天音敛下眸中情绪,朝着赢大用打趣地声音道。

赢大闻言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大人请吧,我们村子简陋,大人们可不要嫌弃。”

------题外话------

月底了,妹纸们…票呢?

我比赢鱼族的还要落魄啊…嘤嘤嘤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