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214章 找到她了!

现场一片混乱,当交警接到报案消息赶来的时候,两辆轿车都已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坏,其中,黑色面包车的情况尤为严重,司机被夹在里面出不来,地上满是蔓延的鲜血,现场群众自发的展开营救,已经将宝蓝色雷克萨斯里的一男一女救了出来。

陆吉祥显然是被吓到了,表情呆然的坐在马路牙子边上,一动不动。

陆荣景的左手受了伤,整只手臂上全是鲜血,他怕女孩儿担心,所以都没敢接近她,一直站在汽车后面等候救护车的到来。

很快,黑色面包车里的司机也被救了出来,但他神志不清,双眼涣散,经初步判断,他应该是吸食了某种能够引起幻觉的K粉,随后,警察在面包车里搜出了大量的白色可疑粉末。

因为数量太多,交警立刻通知了缉毒处。

而另一边,陈嘉城正在附近办事,接到消息以后,立刻赶往出事地点。

“陈警司!”

警察看到陈嘉城来了,立刻开始汇报情况:“我们怀疑是司机因为吸食了K粉,在产生幻觉的情况下,不断撞击这辆宝蓝色的雷克萨斯,我们还在他的车里搜出了大量的白色粉末。”

“东西呢?”

陈嘉城开口问道,一边打量着横放在马路旁边的面包车和雷克萨斯。

“把东西拿过来。”警察冲着远处的同事喊道。

对方跑了过来,手里拎着一个黑色塑料袋,打开一看,里面全是可疑的白色粉末。

“还挺多。”

陈嘉城说了句,二指捻起少许粉末放到鼻端闻了闻,立刻道:“新玩意,丧尸浴盐。”

“丧尸浴盐是什么?”旁边的小警察闻言,不禁好奇的问道。

陈嘉城看他一眼,冷哼:“吃了这玩意儿以后,你连你老妈都敢啃!”

说完,他又指了指前方停在马路边的两辆肇事车辆,半开玩笑的道:“看看,这买豪车还是有好处的,那辆面包车都已经撞得报废了,这辆雷克萨斯就只是受了点轻伤,事后拉到维修厂里修一修,照样还可以上路。”

警察们笑了起来。

陈嘉城却变得严肃起来:“面包车司机呢?”

“在警车里锁着呢。”警察答道:“问他什么都不知道,现在还兴奋着,一直吵着要杀人!”

“等他过了这劲儿就好。”陈嘉城并不意外,末了,又继续问道:“另一辆车里的人在哪?”

“雷克萨斯车里有两个人,司机是个男的,手臂被刮着了,现在在救护车里包扎伤口,副驾上的是个女人,好像是被吓着了,一直都坐在那里。”警察说道,抬手指了下马路边。

陈嘉城转过头,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

他眯了眼,道:“对方是什么来头?”

“这女的好像是个内地人,其余的不清楚,我们问她也不说话。”说到这里一顿,警察不禁皱起眉头,小声的凑在陈嘉城的耳边道:“男的是冷铮,白虎帮冷雷霆的儿子。”

陈嘉城挑了眉。

白虎帮老大冷雷霆,这般响当当的人物,在港城里面,谁不知道?

他的儿子?

这倒是稀奇了。

陈嘉城眼中有冷意:“不管对方是谁,先拉到警局里做笔录,这些帮派之间是最容易出事的,你们要小心应付。”

“哎,好的。”警察点头。

陈嘉城松了松领带,提步朝着马路边的女孩走去。

他双手插兜,居高临下的站到了陆吉祥的面前。

“喂!”

他开了口。

陆吉祥没有反应,呆呆的。

陈嘉城弯了腰,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用着普通话道:“你叫什么名字?”

陆吉祥没反应。

陈嘉城烦躁的皱了眉,继续道:“女士,我希望你能配合一点,这里是港城,如果你犯了事,我们会把你遣送回内地的,知道吗?”

“你们能送我回去?”

陆吉祥忽然抬了头。

陈嘉城愣住。

片刻,他惊讶不已:“你是陆小姐?”

陆吉祥睁着迷茫的眼,看着他:“你认识我?”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陈嘉城不由得大松了一口气。

他问道:“你怎么会和白虎帮的人在一起?廖易风呢?他怎么把你放了?”

陆吉祥懵懵的。

“你什么意思?”

陈嘉城抓了抓头发,继续道:“我们找你都快要找疯了,你知不知道每天有多少港城警察为了你在没日没夜的工作?”

呃,这么严重?

陆吉祥嘴角抽了一下,道:“你们找我干什么?”

陈嘉城顿时无语了。

他看着她,以目光扫视着她的全身,最后来了句:“你有没有哪里受伤?”

陆吉祥摇头。

这时候,她才想起了陆荣景。

“啊,哥呢?”

她急得从地上站了起来,左右寻找着陆荣景的身影。

“哥?”陈嘉城敏感的听到了她的这句话,眉头皱起:“谁是你哥?”

“陆荣景啊。”

陆吉祥没有多想的答道。

末了,她准备提步朝前走。

陈嘉城将她一把抓住,并道:“陆小姐,请你跟我到警察局,我会尽快的通知你的家人。”

“我不……”

陆吉祥不愿配合,她现在满脑子里都是陆荣景,她记得在车祸发生的那一瞬,是陆荣景用双手紧紧的护住了她的头,所以才免去了她受伤的危险。

她知道,哥哥是真心对她好,用命的那种。

然而,陈嘉城不愿意放手,他们这几天都在夜以续日的跟踪廖易风,不就是为了查出她的下落吗?如今好不容易找着了人,怎么可能再让她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消失?

“李sir!”

他冲远处喊了一声。

很快,一个穿着制服的警察跑了过来,脸上带着笑:“陈警司,您怎么了?”

“帮我找个人,陆……陆什么来着?”他问向陆吉祥。

“陆荣景!”

陆吉祥焦急的答道:“就是和我一起坐在车里的那个男人!”

陈嘉城惊讶。

“你是说冷铮?”

“他不是冷铮!”陆吉祥没有多想的反驳道,可是,刚把这句话说出来,她就后悔了。

面对陈嘉城的惊疑目光,她急急忙忙的解释道:“呃,我的意思是……那个,他是冷铮……”

她记得,陆荣景曾经对她说过,他不能暴露了!

既然港城警察认为哥就是冷铮,何不就直接把这事推到冷铮的头上呢?

反正,她对那个冷铮也没有好感。

这时候,陆荣景已经从救护车里走了出来,他一眼就看到了正被两名警察围在一起的陆吉祥。

“吉祥。”

他喊了一声,大步朝她走来。

“哥……”陆吉祥看到他,急忙挣脱了陈嘉城,提步跑到他的身边,看着他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

陆荣景摇头,冲她笑了笑:“别担心。”

怎么可能不担心?

陆吉祥皱起眉,视线盯着他受伤的手臂。

“你受伤了。”

她说道,语气里有鼻音。

陆荣景叹气,道:“不许哭,丫头,别给我丢脸。”

陆吉祥抽了下鼻子,可怜巴巴的瞅着他。

陈嘉城走了过来。

“你好,冷先生。”

他客气的伸出了手。

陆荣景愣了一下,下意识的看了眼陆吉祥。

女孩儿正在偷偷地冲他挤眉弄眼。

陆荣景秒懂。

他伸出了没有受伤的那只手,与陈嘉城相握手,边道:“你好。”

“我是缉毒处的陈嘉城,今天这起车祸中,我们查出驾驶黑色面包车的司机有吸毒后开车的犯罪事实,不过具体情况还在调查。这样吧,我们希望你能到警局里做一下笔录,放心,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的,大家都是依法办事,相互理解一下,可以吗?”

也许,陈嘉城是顾忌着白虎帮,所以很客气。

可是,他的话里也透出了一些讯息。

陆荣景冷笑:“陈警官是怀疑我也吸毒了?”

“哎,冷先生,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陈嘉城为人圆滑,虽然平时不多话,可是在办案子的时候,却是极为条理清晰,这也是他受上司重用的原因之一。

只听他继续说道:“不过,为了证明冷先生的清白,我建议冷先生还是配合着做一下尿检,免得那些不长眼的家伙们冤枉了你,你看如何?”

陆荣景点头。

“愿意配合。”

陈嘉城笑了起来,抬手道:“冷先生,你这边请!”

说完,亲自‘押’着人坐进轿车内。

陆吉祥自然是一直跟着陆荣景的,到达警察局以后,陆荣景被带进了一个房间,而她不能进去,只能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着。

陈嘉城双手插兜,懒洋洋的倚靠在走廊墙边,嘴上叼着一根烟,一副放浪不羁的模样。

“喂,他们在里面做什么呀?”

陆吉祥看着他问道,

陈嘉城斜睨她一眼,哼哼道:“听我一句劝,陆小姐,您最好还是和那个冷铮保持距离,他是危险分子,迟早要被抓的。”

“你别乱说!”陆吉祥不高兴的反驳道。

虽然,陆荣景只是顶着冷铮的名字,可是,她还是不喜欢听到别人这样说他。

陈嘉城摇了摇头。

“我当警察这么多年,什么事情都见到过,这样吧,如果陆小姐感兴趣的话,我可以给你讲一下我过去遇到的一桩案件,是关于一个绑架案的故事。”他笑眯眯的看着陆吉祥说道,食指与中指间还夹着一根香烟,随着他的话,青色的烟雾慢慢的散开。

陆吉祥挥开那些烟雾。

“我不想听!”

她拒绝得干脆。

她现在满心的焦急,哪有什么心思听故事啊,别说是绑架案了,杀人案她都不感兴趣!

“不,陆小姐,你一定要听!”陈嘉城吸了一口香烟,缓缓地说道:“这件事情发生在很多年前,具体有多久,我也记不清了,我们这座城市的经济很发达,所以在这里有很多富裕人家,其中有一家的千金小姐在逛街的时候被绑架了,当时的绑匪很黑心,居然张口就要一千万的赎金,后来经过双方的商量,赎金降成了八百万。当时的这件事情闹得很大,整个港城里都是满城风雨,那个千金小姐的家里很有背景,连总督察都亲自出马了。后来……后来你猜怎么着了?”

陆吉祥翻白眼。

她没什么心思的胡乱答道:“你们交了赎金,然后绑匪撕票了!”

她纯粹就是瞎说的。

“不对!”陈嘉城摇头,说道:“那个千金小姐居然爱上了绑匪,就在她的父母缴纳了赎金以后,她跟着绑匪逃出了港城,只留下了一封书信,说是要跟着那个男人远走天涯海角!”

陆吉祥瞪大眼。

乖乖哟,现实版的人质爱上绑匪!

“后来呢?”她禁不住的好奇问道:“千金小姐和绑匪就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怎么可能?”陈嘉城的脸上有讥讽:“一个月以后,我们接到了内地警察的电话,说是在一座荒山上发现了一具女尸,经过DNA检验,证明是那位千金小姐的尸骸!”

听到这里,陆吉祥不禁倒抽一口凉气。

“那个绑匪杀了她?”

陈嘉城不急着回答。

他慢悠悠的抽了一口香烟,才说道:“你们女人是感性动物,往往不需要任何理由就能爱上一个男人,而男人则是感知动物,他们是不会轻易动心的,很显然,那个千金小姐看错了人,最终导致了她的死亡!”

陆吉祥忽然就明白了。

“陈警官,你其实是想说,我爱上了绑架我的匪徒?”陆吉祥笑了起来,觉得匪夷所思:“我会爱上廖易风?拜托,那个男人都能当我爹了,我怎么可能爱上他?”

陈嘉城吐了一口烟雾。

他不疾不徐的答道:“廖易风的年纪是很大,不过,冷铮的年纪正好!”

“……”

“陆小姐不认同我的话?”陈嘉城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陈警官真应该去写小说。”陆吉祥说道,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眼中有讥讽:“你的想象力很丰富!”

“谢谢陆小姐的意见,我会考虑的。”

陈嘉城坦然的接受,完全就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他们这些当警察的,什么样的脏话咒怨没有听到过?早就练成了一身的铜墙铁壁,随便你怎么说,他们都能淡定应付!

陆吉祥哼了一声,转头继续盯着门板。

就在这个时候,警局外面传来一阵动静,随着整齐响亮的步伐声,好像是有什么人来了。

陆吉祥并不在意,依旧盯着门板。

不过,随着脚步声的逐渐临近,她转过了脑袋。

只一瞬,她便对上了那双熟悉的眼。

宋锦丞!

她惊讶的愣住。

男人正大步朝她走来,满脸怒气,身边跟着全副武装的特警,腰间的黑色配枪令人望而生畏。

从走进警局里开始,男人的目光便一直盯着她。

近了!

终于走近了!

宋锦丞来到她面前,一句话也不说话,直接把人扛上肩,转身就往外走。

陆吉祥完全傻住了。

直到,她被塞到了车里。

“宋锦丞!”

她惊呼一声,瞪大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身边的男人。

宋锦丞穿着黑色西装,表情冷酷,眸仁幽黑,浑身都冒着勿靠近的冷气儿。

当然了,这并不包括陆吉祥。

她还没有意识到男人在生气!

“你怎么在这里?”

她激动的抓着男人的衣袖,眼中尽是喜色。

宋锦丞忽然转了头。

然后,就在她根本就来不及反应的时候,男人已经伸手一把扣住了她的下巴,往上一撅,吻,已经重重落下。

“唔……”

陆吉祥倏地睁大双眼。

男人吻得很重,像是惩罚,又像是眷恋,重重的、狠狠的纠缠着她,搅得她的口腔内天翻地覆。

“宋……疼啊……”

陆吉祥挣扎着。

宋锦丞哪管她,另一只大手直接扣住她的腰身,往下一压,她便趴在了他的大腿上。

“呼呼……”

陆吉祥的嘴巴得到自由,不禁大口呼吸空气。

然后,男人的炽热气息已经从后面袭来。

“哎,我有事说……”

陆吉祥张了嘴。

可是,她根本就没机会把话说完。

男人直接伸手将她的整个嘴巴捂住,灵活的唇舌落在她的后颈上,不断的在她白皙的颈子后面辗转吮吸,毫不客气的留下一个接着一个的小红莓,妖娆的、诱惑的,勾得人心里直痒痒。

“唔唔唔……”

陆吉祥摇摆着头颅,眉头大皱,这种又疼又麻的感觉,令她非常难受。

下一刻,她的衣摆被掀开。

这次,她彻底忍受不了。

“宋锦丞!”

她呜咽着大喊一声。

男人停止了动作。

他静静的趴在女孩儿的后背上,喘着气。

陆吉祥瑟瑟发抖。

男人收回了捂在她嘴上的手。

陆吉祥得到自由,先是大大的呼吸了几口气,而后才可怜兮兮的出声问道:“你到底怎么了嘛?”

她倒是挺乖的,就这么趴在男人的大腿上,一动不动。

她知道,宋锦丞在担心她。

其实,她又何尝不想念他呢?

轿车就这么一直停在警局门口,不断的有人在来来往往。

宋锦丞坐直了身子。

陆吉祥先是小心的回头看他一眼,这才慢悠悠的从他的腿上爬起来,她摸了摸自己的嘴唇,不禁嘀咕道:“疼死我了。”

宋锦丞没有看她。

他冷冷启声:“去机场,”

“是!”

司机收到命令,立刻开始发动引擎。

“不!”

怎料,女孩儿的声音响了起来。

“不?”宋锦丞转了头,冷冰冰的看着她:“陆吉祥,你再说一遍!”

陆吉祥现在已经是什么都顾不了了。

她紧巴巴的看着男人,没有多想的就道:“我看到哥了!我看到哥了!”

宋锦丞皱眉。

陆吉祥以为他没有听明白,接着又解释道:“陆荣景!我看到陆荣景了,就是我哥啊,他没有死!原来他没有死!”

“没死?”

宋锦丞的表情有微妙的变化。

陆吉祥狂点头,激动得很:“他就在警察局里面,宋锦丞,你快点救他吧,今天有个司机吸了毒,他开着车子想撞死我们,结果是我哥在拼命的保护我,最后他还受伤了!”

宋锦丞没说话。

“你去救他呀!”陆吉祥满眼希冀的看着他。

“你确定没看错?”宋锦丞开口道。

“没有!”陆吉祥摇头,答道:“他都已经承认了,他就是我哥!”

宋锦丞深吸了一口气。

“下车。”

他说道。

陆吉祥喜上眉梢,点头应了一声,赶紧开门下车。

她急急忙忙的站在旁边,眼巴巴的看着男人从车上不急不缓的走了下来。

“你快点呀!”

她不断催促道。

宋锦丞抬头,目光平静的看着她。

他眸色深邃,像是一望无际的黑夜,让人捉摸不透,却平白的让人心惊胆战。

“你、你怎么了?”

陆吉祥有些胆怯。

宋锦丞摇头。

他沉默的提步走进警局。

他只是觉得,有些心寒。

“宋先生?”

陈嘉城看到去而复返的男人,显得有些惊讶。

宋锦丞开门见山:“人在哪?”

“您指哪位?”

陈嘉城问道。

末了,他又忽然一拍脑门,笑笑道:“宋先生,我都忘了给您说,其实我们不是在青龙会里找到陆小姐的,今天在尖沙咀附近发生了一起车祸,陆小姐当时就在车上,不过万幸的是,陆小姐没有受伤,我们已经替她检查过了,您大可放心。”

他这是在避重就轻。

宋锦丞表情不变。

“司机呢?”

这一次,他问得更加直白。

陈嘉城的脸色不大好。

他顿了顿,说道:“宋先生,冷铮是我们港城人,而我们是港城警察,如果您要提审的话,是不是有些不符合规矩呢?”

试问,放眼整个港城内,哪家警局不想抓到廖易风或者冷雷霆?

而这个冷铮是冷雷霆的亲生儿子,必然会成为警局里的重点看管人物,这可是一尊佛,平时请都请不到的,而留置盘问时间只有二十四个小时,他们自然要争分夺秒的把握时间了!

“什么提审?我哥他不是犯人,请你说话注意一点!”陆吉祥有些气不过的开了口:“陈警官,我们又没有犯法,警察局没有资格扣人。”

面对女孩儿的咄咄逼人,陈嘉城显得淡然。

他的情绪起伏并无一丝一毫的变化,反而满脸带笑的解释道:“陆小姐,我想您肯定是误会了,冷铮到底有没有犯法,其实我们大家心里都有个谱儿,如今不过就是缺几个证据而已。”说到这里一顿,陈嘉城看到女孩儿要张口说话,他又先她一步的说道:“当然了,在没有任何证据以前,我们是不会对冷铮怎么样的,现在我们只是在依法办事,我的同事正在录口供,只要录完了,我们自然会放人的。”

“你!”

陆吉祥气得想动手。

宋锦丞不动声色的把人拉到身后。

他依旧是一脸的淡漠表情,气质冷贵,眼神儿却很不善。

“这么说,陈警司是不愿意行个方便了?”

陈嘉城笑着摇头,道:“宋先生言重了,我们哪敢不给宋先生行方便啊,只是这人在里面录口供呢,现在贸然的把人提出来,是不是有些坏规矩啊?”

宋锦丞点头。

“坏规矩?”他勾了唇:“我还真是要坏一次试试!”

陈嘉城脸上的笑意僵住。

就在这时,一名警察走了过来,小声的在陈嘉城耳边说了几句话。

这下,陈嘉城的脸色直接就黑了。

“宋先生倒是厉害。”

他这样说了句。

“彼此。”宋锦丞眉目不动。

陈嘉城深吸了一口气,扭头冲着下属道:“去把冷铮提出来。”

“陈sir,您的意思是……把人放了?”下属小心的问道。

陈嘉城忽然踹翻了旁边的垃圾桶,大怒道:“放个屁啊,把人带到会客室,给我看牢点!”

“是是是……”

下属连忙退了下去。

宋锦丞拉着女孩儿往里走,完全无视这一切。

这里是港城,属于特别行政区,就算他位居高位,可毕竟是在内地,而这里是不受内地政策影响的,它拥有独立的司法和行政权力,所以,宋锦丞在从登上这片土地上开始,他便一直都是在尽量的低调行事,并非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他是绝对不会向本城的最高行政施压。

毕竟,他的父亲是宋顾!

其实在这段时间里面,宋顾也是急得不行,但因为身份原因,他不能插手,更不能利用职权进行干预。

不过,他倒是以私人的名义,秘密的给港城最高行政长官打了一通电话,说是叙旧,其实就是施压,这也变相的使得宋锦丞在这里更加的畅通无阻。

别看老头子平时什么都不管,但在关键时刻,他的作用还是蛮大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