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548.12舍不得……

张敏闻言也是一怔:“……可牵连到皇上?”

“没有。”皇帝轻叹一声:“她以为是小六。而且与朕明言,说隐约发现了小六与草原暗通款曲。”

张敏怔了怔:“看样子兰公子真的对皇上交了心,连小六这样隐秘之事,都已对皇上明言。”

皇帝点头,又摇了摇头:“朕欣慰,却也遗憾。欣慰的是,兰公子终究还是放不下她满门的仇恨,纵然对小六动情,却还是没有放弃报仇之心。当机会到来,每一次她都没有放过,而是紧紧抓住,一步一步将小六落井下石。”

“可是朕心下却也忍不住难过,原来这世上的情都只到如此。这天下的女人,能用情若贵妃对朕的,竟是再难得见。聪慧如兰公子又怎样,同样放不下仇恨,同样看不破。謦”

张敏也叹息:“终归都是凡人,有几人能将灭门大仇放下呢?”

还有一句话窝在心里不能说:这便也更证明了皇上当年那般布置的圣明凡。

当年皇上派了小六去岳如期家中,一日一日地瞧着那小书童跟岳如期那个钟灵毓秀的女儿越发走得亲近,就连皇上都忍不住感叹,说小六那般冷性子的孩子,却没想到竟然会在那么小的时候,便会对一个人那么格外独独地不同。这也只能归结为冥冥之中的缘分天定吧。

从那以后,皇上心下便也一日一日地有了计较。

对于皇上来说,小六的存在终究是一个难题:杀,还是留?

杀了又是对不起列祖列宗,又是重蹈成祖皇帝的恶名,又难免在史书之上罄竹难书……可若留着,便永远都得承认自己的皇位是篡夺而来。这江山永远不是自己的江山,这天下却还有血统比他更为高贵之人,身为天子,如何忍得?

更为难的是:杀如何杀,留又如何留?天子行事,都有上天在看,于是每一桩每一件都要应天顺民,都要师出有名。

岳家这个女儿的出现,无疑给了皇上一个答案。就仿佛是上天派来帮着他解决这个难题来的。

张敏咳嗽了两声,抬眼望皇上:“……皇上一直在等的时机,也终于成熟了吧?”.

袁家遗骨检验完毕,依着虎子的心愿,将送回辽东安葬。

虽说皇帝也有心将袁家遗骨留在京师安葬,说袁家世代忠良,又死得冤枉,应该建忠烈祠以志纪念。可是虎子却上疏朝廷,说袁家世代为朝廷镇守辽东,所以最大的心愿倒不是死后哀荣,而是能亲眼看见辽东的安宁。于是埋骨在辽东的白山黑水之间,俯望月下关山,才是他父亲最大的愿望,所以请求赐骨辽东,入土为安。

皇帝含泪,命司礼监掌印太监怀恩、内阁首辅万安两人,一个写悼词,一个写墓志铭,隆重赐骨还乡。

又是历来昭雪案的老规矩,死者追封已晚,便将所有的歉疚都还给生者。于是虎子被赐还原名,同时加封兵部侍郎衔,赐山海关总兵之职。

山海关总兵虽则还在辽东总兵之下,然袁星野此时还是年轻,待得几年过后,辽东总兵的职衔必定还是他的。

圣旨传到辽东,镇守辽东的十万袁家子弟兵顿时一片欢腾。曾经袁国忠的老部下都含泪跪迎少将军回归,愧言当年,发誓今生再不离弃。

辽东一片欢腾,隆重等候袁将军遗骨还乡。兰芽忍住不舍,悄悄嘱咐双宝,借着感谢车夫的名义,给准备了大包小裹许多的物品。

反正此时大人也“还在”辽东,于是顺势将早就归置好的大人的衣物装了车一并拉回去;车上最多的倒不是大人的物件儿,而是——兰芽悄悄儿备下的送给两个孩子的物件儿。

辽东和李朝终究不比京师,吃穿用度都简陋些,她真恨不能将整个京师都买空了给两个孩子送过去;可是心下却也总是明白,就算将整个京师都带过去了,可是却总归缺了她这个娘……

一不小心,人家来的时候只有一辆运尸车,走的时候却凑成一支车队了。幸好还有皇店的名义作掩护,方便一同启程。

回来的时候有双宝押运着,再回去总不能只叫一个“车夫”自己顾着一车的忠骨,还需要另寻一个妥帖的人一路跟着回去。

双宝自然是不能回去的了,兰芽掂对人选,初礼便来请兰芽的示下。

兰芽听了便笑:“你怎么能去呢?辽东塞外风寒,不比京师。况且这些年你实际上是灵济宫的管家,宫内一应事体都离不开你。你若走了,我连个库房的门儿怕都开不开了。”

初礼便笑:“公子言重,这些实则都是小事。回头奴婢都对宝儿交代了就是,宝儿聪颖,一学就会。”

兰芽凝着初礼:“就算宝儿能学会管家,可是以后办事,我也还是离不开你。”

初礼便撩袍跪倒,已是泪湿双眼:“奴婢一向是伺候在大人身边的,多年来未曾离开大人左右。大人此时身在辽东受苦,奴婢如何能放心得下。公子可怜可怜奴婢,这次就叫奴婢跟着一道去吧,哪怕就是看看大人,确定他安好,奴

婢再回来也不迟。”

兰芽垂下头去,抚了抚手腕上戴着的数珠,“眼下无论是灵济宫还是西厂都正是用人的时候,我身边的人原本已经不多了,断断是离不开你的。不如这样,叫初义去吧。礼、义、忠、信,你们四个本就是一直伺候在大人身边儿的,初忠和初信已经在那边儿了,再加上个初义,相信三人合力,错不了。”

初礼十分失望,怔怔望向兰芽:“……公子。”

“我意已决。”兰芽又想了想:“倒是还有个人,也可一并派去。从前伺候二爷的初心,当初很是为了宫里的事遭了些罪,便给他个机会立功,叫跟着一起去辽东历练历练吧。”.

初礼有些失魂落魄地出去了,兰芽自己心下实则也不好受。

大人就要走了,她却没办法亲自去送。

堂堂西厂长工亲自为一个普通车夫送行……怎么都说不通。

他虽然来了,两人却无缘相守;这么短短几天他便又要离去,从此天各一方,下一次见面又不知要多久以后。

双宝在外头悄悄儿劝解了初礼两句,这才悄然走进来。瞧着公子的神色,知道公子今儿这是心里疼得紧了,才会面对初礼的时候有些沉不住了气。

双宝上前悄悄儿道:“公子,车夫大哥机缘巧合给奴婢的侄儿取了个好名儿,奴婢的哥哥和嫂子今晚特地置办了一桌酒席给车夫大哥送行。于是今晚儿,奴婢想跟公子告个假,也去陪陪。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兰芽一愣回眸。

双宝点头一笑.

当晚,唐光德家。

双宝和兄长陪着车夫好好吃喝了一顿。

各自都敞开了喝酒,夜深时候唐光德和车夫已是都醉得深了。双宝将兄长交给嫂子邱氏,自己扶着车夫回了书房。

唐光德是特地将自己的书房收拾出来给车夫这几天暂住,满屋子的书墨暗香,纸张映着清月,印得房间里一片清幽。

双宝扶着车夫躺好,便起身朝外去,亲自关了门儿,守在外头。

车夫随即睁开了眼睛。酒意只在呼吸之间,双眼则一片澄明。

书房暗影深处,一个娇小身影无声而来。刚到榻边,便已被车夫一把捉住了小手,身子失却平衡,直接跌入那人的怀抱……

低低一声哽咽来不及溢出樱唇,那樱唇便已被狠狠覆住。

辗转撕咬,竟如饿兽,无法温柔。

此时此景,一切语言都是多余。他甚至来不及让她躺下,便已坐着直冲而入!.

从有了身子,到一朝分娩,再到此时孩儿已将满周岁……算起来已是两年。

两年,他们犹如初次。

他狠狠埋入,一分一寸都不肯松开,她却小小的紧张——不知生育过孩儿之后,自己的身子是否已经发生了变化,是否已经,不再如从前的美好。

她便下意识小小躲闪,而他便感知到了。在那悄然的闪躲里,更加蛮横地占据……用他的急迫和野蛮,告诉她,他有多想她!

盘坐。

立起。

推她反转背向。

将她——摊开在纸张书案之上。

窗外月色溶溶,窗内却惊涛骇浪。

片片白纸被振荡飘动而起,冉冉飘落而下。

化作纱帐,叠叠层层,无止无休。

——藏住,那不断变换这宛转叠起的两人。

【谢谢彩的红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