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185.184除了自己的妻子,宇文辙宁愿终生禁欲,也绝不会碰女色

这个七夕夜,注定不宁静,可偏偏月那么美。

月美,月下女子更加美。

她笑,那是假笑,暗含着无数的嘲讽。

他笑,却是真笑,饱含浓浓笑意。

看来被她发现了凡。

这丫头真是绝顶地聪明。

可他什么也没说,信步过去,将她纳入怀里謦。

“璇璇,时候不早了,该休息了。”

他欲带她回房,可她却避开他的怀抱。

她说:

“宇文辙,你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之于周家也好,之于赫连公主也罢,只要不涉及到我,我都当做没看到,我只求你别把我套进去,我只想安安静静地过日子。”

言下之意,他对所做的一切她都清楚,只是她不想掺合。

这是周璇的意思。

然而在宇文辙看来,却又是另一番意思。

他的目光冷了下来:

“你为你父亲的事情怨我?”

他猝然变冷的表情让周璇冷静了下来。

她并不是那种意气用事的人,她很清楚,这个男人是危险的,她不该与他为敌,他与周家血海深仇,不是三言两语能道清的。

所以这个时候,应该避其要害,切莫本末倒置才行。

看来,有些事得慢慢说。

这个时候,万万是不能吵架的。

吵架有什么好处呢?

显然没有。

于是,她很快就收敛了言语中的锋芒以及眼中的怒意,柔柔地看着他,道:

“妾身近日学了新的甜点,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我有意与王爷分享,不知王爷是否有赏脸。”

女子说话的时候声音柔和,温婉灵动。

这是出乎宇文辙的意料的,他以为她会和他置气,然而却没有。

不但没有,还这般温婉地邀请他吃甜品。

这丫头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宇文辙想不透,不过他很配合地随她去厨房。

齐王府厨房里的那些人看似平凡,实际上都不简单,每个人都是高手,不仅武艺高强,而且颇懂医药。

试想,宇文辙这么精明、谨慎的人,怎么可能将膳食,这么重要的事情,假手于他人?

亲信!

必定是亲信!

无论烧火丫头小离,伙头阿牛,帮工王妈妈都不是泛泛之辈,周璇第一眼就看出来了,她只是装作不知道而已。

很多年后,齐王府的下人都还能清楚地想起那一幕。

那是齐王纳侧妃的前夕,他们的王妃一脸温婉地带王爷走进厨房,然后优雅地开始在厨房之内忙碌。

他们的王爷静静地坐在一边,用手拄着下巴,静静地看着,眼神温柔痴迷得仿佛魏河春天的水。

杂乱的吃饭因为他们的到来蓬荜生辉。

在宇文辙看来,周璇实在是太过平静了。

她什么也没说,将各式各样的水果切成漂亮的形状,让人去观柳居取来了酸奶拌在其中,然后端过来,放在宇文辙面前,温润的眼中盈满温软的笑。

“这是什么?”

宇文辙看着各式各样的水果混在一起,上面拌着雪一样的酸奶,好奇地问道。

周璇在他身侧坐下,淡淡地说:

“酸奶水果沙拉。”

“王妃还会做酸奶?”

“《齐民要术》上有记载。”

她答得很平静,宇文辙有些意外,早知她喜欢看书,博闻强识,却不想她连《齐民要术》也看。

这女子……

这一刻,他突然有些想争一争帝位了,倒不是他想君临天下,主要想看看这丫头若登上后位,母仪天下,一定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王爷为何不吃?不会是怕妾身下毒吧?”

周璇淡淡地笑,语气中带着浓浓的笑意,是在开玩笑,也是在试探。

宇文辙知道。

他又笑了:

“就算王妃真的下毒,本王也甘之如饴。”

他看向她的眼神非常柔软,嘴角恰到好处的弧度好看极了。

他吃了。

水果天然的味道拌着酸奶,淡淡的奶味,淡淡的甜,淡淡的酸……

宇文辙是个对饮食很挑剔的人,用薛神医的话讲,这家伙酸甜苦辣都不吃,要让他的嘴满意,简直难如登天!

然而周璇却总能轻而易举地做到。

就比如这一道水果沙拉,宇文辙就很是喜欢,吃了一口又一口,不出须臾,一整盘水果沙拉被他吃的一点儿也不剩。

很多年以后,宇文辙让暮雨按照周璇的办法制作所谓的酸奶水果沙拉,味道没差别,可他却不觉得有多好吃……

同样的酸奶

水果沙拉,一个是人间佳肴美味,一个却味如嚼蜡。

其中差别无外乎是人。

是周璇。

她只要在他身边一坐,便是如沐春风,哪怕是让他服毒也无憾。

宇文辙知道,他是中毒了,中了一种叫做周璇的毒。

这个女人,用了不到四个月的时间,让他就这样陷进去,她的一举一动都可以牵动他的情绪,再也没有回头路。

仇人之女,是毒。

他知道。

起初,他曾经抗拒过,只是结果他呢?

唯有越陷越深。

怎么办呢?

只能认了。

爱了,认了,他宇文辙十九年的人生,与天争,与地争,却唯独在一个叫做周璇的女子身上栽了跟头,从此在没有回头路。

人生不过寥寥数十年。

何必挣扎呢?

何必让自己痛苦呢?

今宵有你今宵醉!

他抬眸看着她,目光中闪烁着毫不掩饰的浓情:

“本王吃了王妃这道甜点,俗话说,吃人的嘴软,王妃什么有话直说吧。”

不愧为宇文辙!

在他面前,她永远是藏不住了!

不过,这正是她的目的!

在这样一个男人面前耍心机,是傻。

她不傻。

所以她回他一个温煦的目光。

“王爷,妾身是你的妻,理应照顾你饮食起居,为你做一道甜点算什么呢?以前是妾身疏忽了,很多没方面没做好,从今晚后,我一定尽心尽责,做一个合格的妻子。”

她说话的时候那双漂亮的眸子一直都在他的身上。

她这话有两层意思:其一,以前她有做得不好的地方,她会改,从今以后,她会做一个合格的妻子。其二,既然她会做一个合格的妻子,投桃报李,他自然也得做个合格的丈夫。

合格的丈夫应该是怎么样的?

至少不能算计自己的妻子……

那么一个不合格的妻子是怎么样的?

别的不说,但至少可以闹得你家宅不宁……

这就是她的意思。

若是一般人,发现自己被算计了,会吵,会闹,但周璇却不,她给宇文辙做了一道美食,并跟他谈条件。

美食不仅仅是美食,妻子也不仅仅是妻子。

这就是周璇高明的地方,然而她怎知身边的男子早已倾心于她。那句“就算王妃真的下毒,本王也甘之如饴”并非浮于表面的玩笑话,发自肺腑。

她不知。

然她那句要做一个合格的妻子却正中下怀,是他求之不得的好事。

周璇并不知道,她这一次是自投罗网。

他伸手,将她柔弱无比的小手抓在怀里,那双漆黑的眸子比天上的星星还亮。

他说:

“好!本王一定像一个丈夫一样好好疼惜璇璇,护你周全,从今以后任何权谋斗争绝不将璇璇牵涉其中。那璇璇也要如你所言,像一个妻子一样好好疼惜本王。”

疼惜他?

周璇敛眉,她只说做一个合格的妻子,可没说要疼惜他呀……

他一个大男人的,还需要疼惜?

矫情!

周璇低着头,双眸幽深,似在沉思着什么。

宇文辙深深看了她一眼,道:

“璇璇有所不知,本王所谓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

这话,其实是解释。

他的妻子蕙质兰心,一点就通。

果然,周璇目光沉沉地看着他,道:

“难道说昔日你与赫连公主被人发现同卧于榻上乃二皇兄策划?”

“那日的宫女太监皆被灭口,此事除了父皇、皇祖母以及昔日在场的皇室宗族成员以外,再无人知晓,王妃如何得知?”宇文辙道。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只要有心,要知此事不难。”周璇淡淡地说道。

“哦?这么说来王妃一直对本王有心喽?”男子挑眉,浅笑盈盈,“不知道这心是什么心?痴心?”

他看着她,嘴角笑意那么浓,还带着几分戏谑。

周璇方知自己是上当了!

他既然起了这个头,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她已知晓此事……

方才那么问不过是要逗她而已!

逗她很好玩吗?

好玩!

宇文辙用绚丽的笑容回答了她的问题。

他那张俊颜本就迷人夺目,再加上这样爽朗的笑,足矣颠倒众生了。

可周璇却有些恼火。

这家伙果然以取笑她为乐!

她不满地挑眉,漂亮的眸子里带着隐隐怒意。

宇文辙见状知趣地收敛的笑意。

“璇璇,你该现在知道本王同赫连公主之间可谓是一清二白了吧。”

他凝视着她,异常认真。

这话他早就想同她讲了,只是一直没机会,今日既然起了这个头,那自然是要讲清楚的。

免得他误会!

“何以见得?就算王爷您是被算计的,但这并不代表你俩就是清白的呀!”周璇看了他一眼,不冷不热地冷哼一声,道,“都睡到一张床-上了,能清白到哪里去?”

这丫头是故意要给他添堵吗?

宇文辙觉得好笑。

于是他又笑了,那笑容太过绚丽,竟然周璇徒生出几分凉意。

果然,他靠近她的耳畔,坏坏地吐着气,道:

“谁说躺在一张床--上就不清白了?本王与王妃可不止一次躺在一张床--上,这么说咱们就不清白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几乎贴着她的耳朵,一股又一股地热气喷过来,打到周璇敏感的耳际,将她整个人包围其中。

周璇只觉得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连忙朝着旁边退,想要与他拉开距离,却被他强势地圈在怀里。

他的额头抵着她的额头,四目相对,他缓缓地吐着气,问她:

“王妃,你倒是说说咱俩现在清白还是不清白……”

说?

让她怎么说?

说清白,只怕他马上就不清白给她看了!

说不清白,以她的性格会不会跟她说“那就让我们更加不清白一些吧”?

周璇后悔了!

本来是想将他一军,熟料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蠢!

太蠢了!

和宇文辙耍嘴皮子,根本就是自寻死路!

哎——

周璇叹了一口气,心里暗骂宇文辙无下限。

“璇璇,你要相信,除了自己的妻子,宇文辙宁愿终生禁欲,也绝不会碰女色。”

******

乐乐:今天会兑现诺言加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