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85.三十多岁的男人了,还和自己的女儿争风吃醋啊

陆锦川爱女的名字,一直折腾到甄艾出月子,雪耳满月,方才算是在陆臻生的拍板下,尘埃落定。

陆家长女,闺名月樨,因为生产那夜,她的母亲曾经梦月入怀,所以名字中有一个月字,又因为她的外祖母,生前最爱木樨花,所以她的名字里又有了樨字凡。

陆月樨,这名字定下来的那一刻,似乎也注定了她和她母亲更深的渊源——同样的温婉,秀美,让人忍不住就觉得美好的大家闺秀。

至于她的小名,为什么叫做雪耳,却是因为有一天陆锦川的一句无心之言。

陆月樨打从出生起就是白嫩可人的小宝贝,她的白,沿袭自她的母亲,宛若是上好的瓷器,白的几乎透明謦。

那一双小巧玲珑的耳朵,就像是两只小元宝,陆锦川抱着她隔着窗子晒太阳的时候,阳光照在她的耳朵上,那晶莹的一片白,宛若是阳光穿透了枝头的薄雪一般。

“真是雪做的一双小耳朵呢!”

陆锦川低头吻在女儿软嘟嘟的小脸上,这个可爱的小名,也就由此而生了。

甄艾特别喜欢女儿的小名,可是叫着叫着,到最后却变成了小耳朵,连陆臻生叫着这个侄孙女的时候,都是一口一个拿腔拿调的‘小耳朵,小耳朵,爷爷的乖宝宝……’

几乎没把锦年给笑死过去……

秦至当初生孩子的时候,也没见他这样子啊?

看来,到底是老了啊,人上了年纪,还是和年轻时不一样了,年轻时面对自己的孩子,仿佛也没有这样柔软多情过,可到了孙子辈儿时,却是怎么疼都疼不够了……

锦年一抬头,就瞧到了陆臻生满头的白发,不由得心里一酸,但转而,却又将那酸楚压了下去。

到了如今,他们还奢求什么呢?孩子们争气,又个个孝顺,他们最担心的小女儿,也有了那么好的归宿,萧泽疼她的厉害,这孩子从结婚到现在,就根本没有一天不是乐呵呵的。

还有他们从前最是放不下的锦川,如今有妻有女,一家子和和美美的,多好?

她这一生,也真是圆满了。

陆锦川抱着小雪耳走过来,如今经过一个多月的历练,他抱起女儿也算是有模有样了。

“快让奶奶看一看,我们小雪耳睡醒了呢!”

锦年赶紧的伸手接过来,那裹在小襁褓中的婴孩,睁大了一双乌溜溜的眼眸望着锦年,忽然之间,小嘴一抿,竟是笑了。

锦年不由得连连称奇,这么小,刚足月的孩子,竟然会笑了呢。

陆锦川更是得意无比,在他眼中,这世上所有的小孩子加起来都或许不如他的雪耳一分一毫的好呢!

雪耳四个月的时候,甄艾的生理期如期而至,姑姑给她细细诊断了一番,十分欣慰的告诉夫妇二人,甄艾的身子恢复的很好,因为丈夫,整个陆家都待她极好,事事遂心的缘故,这个月子坐的格外好,一些过去的陈年病根,竟是也好了大半。

送了姑姑离开,陆锦川握住甄艾的手一起往回走,那时候正是年关,宛城刚刚下了一层薄雪。

她穿白色的大衣,领口上围着厚厚的白色毛领,如雪一样堆在那精致秀美的下颌处,更是衬的一张面皮儿比这毛领还要白上三分,而那乌发黑瞳,不用任何的修饰,都是善睐明眸,让人心醉。

忍不住的侧过身在他妻子的鬓边轻轻一吻,她如他所想的一般,腾时双颊就有了一层的嫣红。

却不料,在那羞红刚刚弥漫的一刻,她忽然转过身,双手抬起搭在他的肩上,竟是一踮脚,直接在他唇上蜻蜓点水一般印下了一吻。

虽然只是浅尝辄止,虽然她主动吻了他之后,一张脸红的几乎充血了一般,但陆锦川整个人却几乎是呆滞了一样,好一会儿反应过来之后,不由得笑出声来:“没想到陆少夫人有一天会在卧房之外的地方主动吻她老公……”

“陆锦川你再说!”

瞧着她水润的双瞳狠狠一瞪,陆锦川原本心里得意着想要打趣她几句,却又怕弄的她真的生气了,以后这样的福利再也没有,干脆乖乖闭了嘴。

甄艾瞧着他不做声了,这才翘翘嘴角,轻哼了一声,转身上楼而去。

陆锦川却是快步的跟过去,“姑姑临走时告诉我说……咱们如今可

以同房了呢……”

“陆锦川!”

甄艾又羞又气,一回头看到楼下的佣人都似根本没看见两人这般甜蜜模样似的,正各忙各的,头也不抬,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饶是如此,却也觉得他实在是太放浪不堪了一些,这么多人都在,他竟然可以大剌剌的说出这样的话语来,甄艾真是觉得,自己大约再修炼一百年,也修炼不出他这样的厚脸皮了呢。

回了房间也不想理他,自顾自去婴儿房逗弄雪耳。

雪耳如今四个月大,堪堪会坐,却也不敢要她坐的太久,甄艾和陆锦川过去的时候,保姆正拿着摇铃逗弄她呢,雪耳开心的一个劲儿的笑,还没开始长牙的肉粉色小嘴一咧开,陆锦川和甄艾都不由得相视一笑,只觉得这世上所有的烦忧,似乎都已经消失无踪。

雪耳看到爸爸妈妈过来,更是开心,不停的蹬着两条白嫩的小腿,小手伸出去抓呀抓的要抱抱,甄艾早已忍不住,伸手抱起了女儿。

似乎嗅到了她身上熟悉的味道,雪耳自己娴熟的往甄艾的怀里拱,哼哼唧唧的像是一只挨饿的小猫咪一样。

甄艾就抱了她喂奶,雪耳是个秀气的小姑娘,吃的并不多,只吃了一边,就已经困的昏昏欲睡了。

甄艾轻轻拍了她几下,小雪耳两只漂亮的大眼睛就合上,乖巧的睡了过去。

保姆说,再没见过这样乖巧的小孩子了,特别的省心,特别的乖巧,连带着她都对雪耳特别的疼爱,平日里十分的用心。

保姆将雪耳接过去放在小床上,夫妻两人在小床边看着雪耳熟睡的样子,仿佛怎么看都看不够。

“怨不得从前听人说,可以看自己孩子睡觉的小脸看两个小时都不嫌烦……我从前压根都不相信!”

回去房间的时候,陆锦川对甄艾说道,甄艾也不由得点头,是啊,她从前也未曾想过,这世上会有一个小人儿,不用说话,不用撒娇,只是看她一眼,就能要她心甘情愿的把这世上一切都捧给她才好……

看着妻子回了卧房还一心挂念着女儿的模样,陆锦川不由得凑在她耳边抱怨:“如今有了雪耳,你满心满眼都是她,想想你自己冷落我多久了?”

想想方才女儿吃的心满意足的样子,陆锦川更是觉得自己可怜……

心被抢走了不说,人也不是他的了……

从前,那里,可是只有他一个人才能享用的美味啊。

甄艾正涨.奶的难受,一边使唤他去拿吸奶器,一边横了他一眼道:“陆锦川,你好意思吗?三十多岁的人了,还和自己女儿争风吃醋……”

陆锦川拿了吸奶器过来,双眸盯着她俨然比从前高耸的胸口无法挪开,哑着嗓子道:“我帮你……”

“不行!”

陆锦川哪里肯听,今天姑姑的话就像是天籁之音,他哪里还肯按捺自己呢?

熬了多少时间?熬的头发都要白了……

要是再忍下去,他估计就该疯了……

甄艾怎么会不知道他呢,帮来帮去,帮到最后,肯定又是被他压着干坏事了……

……

“陆锦川……”

身下的床单湿了一大片的时候,甄艾羞的几乎都要哭出来了,连连伸手推着他。

陆锦川此时早已红了眼,哪里还有理智可言?

甄艾只感觉胸口一凉,旋即却又滚烫灼热起来,他的唇舌席卷着她的一切,所到之处,无不燃起燎原的火焰,她渐渐失去全部的意识,只能跟随着他的动作,沉沦,再沉沦……

“老婆……”

陆锦川的脸埋在她的胸口,声音有些含混不清的唤着她,一声一声。

ps:哎呀,现在甜蜜多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