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84.陆家长女

可在到了医院,甄艾被推进产房之后,他整个人双腿一软,竟是差一点跌坐在地上去。

深夜的医院,却也格外的热闹,产房里不时传出其他产妇撕心裂肺的叫喊声,陆锦川的脸色越来越白,待到锦年和臻生匆匆赶来的时候,他已经一头一脸的冷汗,整个人瑟瑟抖的不成样子了。

“别担心,会没事的,小艾和孩子都会平安的。”锦年心疼的安慰他,陆锦川却咬着牙关红了眼眶:“是我不好……以后,再不要生了……凡”

“傻孩子,女人都要过这一关的,怎么会怪你?”

陆锦川心里却知道,如果他不是那么渴望有一个孩子,或许她的心里负担也没有这样的重,或许,她就不用承受这样的痛苦…謦…

毕竟,产房里那些女人凄厉的哭喊,听在他的耳中,也实在是太可怕了一点。

“哪位是甄艾的家属?”

双手沾着血的护士忽然匆匆的跑出来,陆锦川一眼看到她两手的血,只觉得脑子里嗡地一响,心头更是一片的冰凉,整个人几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

“我是她的丈夫……”

陆锦川不知自己是怎么发出的声音,也不知道自己怎样拼命克制着才没让酸痛的眼眶中溢出泪来。

不生了,再也不要生了。

“产妇产程不太顺利,建议现在立刻去做剖腹产,家人赶紧签字吧!”

那护士说完,就又转身匆匆往产房而去。

锦年瞧着陆锦川已经是乱了分寸,干脆自己过去签字,让他留在这里陪着甄艾。

隐约之间,似乎听到她呼痛的声音断续传来,陆锦川知道,她素来是性子隐忍的人,就算是痛的厉害了,宁愿将自己嘴唇咬破,却也不会像别人那样大喊大叫。

但如今这般惨呼,定然是她已经吃不消了……

“先生您不能进去!”

护士一眼瞧见陆锦川要冲进去,赶紧过来阻拦。

陆锦川心急如焚,但也无可奈何,只得连连唤着甄艾名字。

内里呼痛声音隐约淡下去,似乎她听到他的声音,怕他再担心一般。

少顷,甄艾被从担架床上推出来去往手术室,陆锦川一眼瞧到她汗湿的鬓发,和咬的几乎滴血的唇色,腾时之间,只觉得心如刀绞,踉跄上前握住她*的指尖,眼泪却已经滴了下来:“老婆,咱们不生了,再也不生了……”

甄艾却是虚弱一笑,对他无力摇摇头:“我没事儿……”

她嗓子已经哑的几乎发不出声音,陆锦川下意识的攥紧她的手,出了电梯,已到手术室外,医生和麻醉师已经准备就绪,原是不许家属跟进去的,但陆锦川执意要进去陪着妻子生孩子,谁又敢多言?

换了无菌衣跟着她一起进去,自始至终都握着她的手没有放开。

往腰椎上推送麻醉针剂的时候,感觉到她因为恐惧在隐隐的颤抖,麻药起效之后,医生的手术刀在她高隆的小腹上划过的时候,鲜血溢出,陆锦川这一辈子也算是风力浪里闯过来的,竟是闭了眼不敢再看。

哇哇的孩啼声在手术里嘹亮响起的时候,陆锦川并没有放开自己妻子的手,他只是看了一眼在护士臂弯中哇哇大哭,满脸血污的婴孩,就低头吻在了妻子的额头。

“老婆,谢谢你。”

谢谢你与我在一起,谢谢你给我这样美妙的人生,谢谢你,让我拥有了这世上与我血脉相连的可爱的孩子,谢谢你,终于让我拥有从幼时就渴望的,属于我陆锦川自己的一个家。

陆锦川亲自给他们的孩子剪了脐带,那是个漂亮的小姑娘,乌发雪肤,让人第一时间就想到通话中描写的那个白雪公主。

洗干净的她,乖巧的窝在襁褓中呼呼大睡,胎发那样的浓密,大约以后长大了,会和她的母亲一样,有着一头让人羡慕的乌黑长发。

甄艾被推回病房,麻醉剂的作用还没有过去,她有些疲累的平躺着,暂时不能翻身,更不能坐起。

锦年抱着粉色襁褓中的小婴儿,喜爱无比的逗弄着,送到她的面前来:“快看,多漂亮的孩子!”

是呀,谁不赞叹呢?就连见多识广的护士长都说,这么多年不知道接生了多少的小宝宝,哪里有

这样一出生就漂亮粉嫩的让人爱不释手的小孩子呢?

甄艾看到那一张胖嘟嘟的小脸,正闭了眼乖乖的睡着,漆黑的长眉,红嫩嫩的一张小嘴,虽然只是刚出生的婴孩,却难得的皮肤就十分白嫩,让人瞧了心里就生出喜爱来。

这是她的孩子啊,她和陆锦川的骨肉,他们在这世上最亲密的人,最爱的宝贝……

甄艾只觉得自己一颗心都要化了。

而一边的陆锦川,却仿佛不如她那样的激动,他只是坐在自己的床边,不时的抬头看着架子上的点滴瓶,然后,又时不时的用棉签沾了清水涂在她有些干黏的唇上。

或者是,时不时的摸一摸她的额头——因为剖腹产的产妇都会多少出现产后体温偏高的情况。

再不然,就是轻轻帮她揉着小腿——因为护士说了,长时间这样平躺着,身体会酸痛,帮她按摩一下,她会好受一些。

他好似并不怎么对孩子感兴趣,也没有亲自抱一抱孩子,甚至,还不如叔叔婶婶看起来兴奋喜悦。

甄艾心里,忽然就有点难受起来。

是不是,因为她不是个男孩子?

可转念却又觉得自己的想法实在太可笑,怎么会呢?孕期的时候,陆锦川可是不止一次的说过,不管男孩女孩,他都会视若掌中宝,疼爱如命的。

可是……他为什么会这样?

待到晚上,保姆带了孩子去隔壁房间睡觉,叔叔婶婶也回家去休息,病房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了,甄艾再也忍不住,终是说出了心里的疑问。

陆锦川闻言,不由得轻轻摸了一下她的小脑袋:“你这脑子里都想的什么?我怎么会因为她是个女孩子不喜欢她?”

“可是……你都没有抱一抱宝宝……”

甄艾越发的委屈起来,麻醉剂的药效过了,镇痛泵好似根本就没有什么作用,伤口火辣辣的疼,却躺着不能动弹,心里又藏着事……

陆锦川怎么能告诉她实情呢?

宝宝被抱出产房之后,护士让他试着抱一抱宝宝,可是,可是那么软的一个小人儿,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抱,最后,终于笨拙的抱了起来,却动都不敢动一下……

婶婶说,他那样的姿势对宝宝不好,他就更加的不敢去抱女儿了……

更何况,他好像,好像还有点不知道怎么面对自己的小女儿,更重要的是,他现在心里最挂念的还是甄艾,也着实分不出心来关心女儿……

“她好软,我真是不知道怎么抱才好……”

陆锦川皱着眉毛,又想到早晨女儿躺在他手心里的模样,一颗心忽然就一点点的软了下来,那是他的女儿啊,甄艾给他生的女儿,将来,她会长大,变成一个和他妻子一样漂亮的小姑娘……

陆锦川想,他大约也是个后知后觉反应迟钝的人,做了爸爸的喜悦,竟然这么晚才渐渐的弥漫全身。

夜里甄艾睡着了,陆锦川却又睡不着了,翻来覆去的,像是烙饼一样,甄艾睡的也不熟,伤口仍旧疼的厉害呢,睡梦中不过一会儿就被疼醒过来。

两个人干脆也不睡了,开始商量给女儿起什么名字好。

两人想了好多个名字,却都又一一的否决了,总觉得不足以表达他们女儿的美丽和可爱,这世上动听的字眼几乎都过滤了一遍,却还是没个章程……

陆锦川爱女的名字,一直折腾到甄艾出月子,雪耳满月,方才算是在陆臻生的拍板下,尘埃落定。

——————————

Ps:我们的小雪耳出生啦,为什么叫雪耳呢?下一张解密~~~话说改天写一个林漠的番外,大家可以看看要不要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