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十八章:呔!站住,打劫!

突如其来的巨响声,然后只见一道人影瞬间被砸出店外,同时引起了外面街道上的一阵惊呼之声。而被东方祁一阵罡风打出去的男子在空中喷出一口血之后,周身竟然泛起淡淡青色光芒,将之后的力道自动化解了,从而也让得他保住了半条小命。

“少爷…少爷你没事吧?”

一群仆从一脸惊慌的从店内跑了出来,一把扶起趴在地上动不了的男子,在瞧见男子虽是受了伤,却并没有生命危险之后,众人皆是松了一口气。

“他奶奶的,刚才那个将本少打出来的小子是谁?去抓住他,本少要将他活剐了。”男子龇牙咧嘴的揉着前胸,脸上带着阴郁的怒火,目光恶狠狠地瞪着酒楼的大门口,呸地一声吐出一口血沫子,道:“在这镇南城敢对本少出手的人,简直就是找死!”

‘嗡嗡嗡——’

四面空气轻轻一震,那个他口中找死的人便已凭空出现在了一群人眼前。

之前在二楼的时候,这男子的眼中只看得见轩辕天音,倒是彻彻底底将轩辕天音身边的东方祁给完全忽略了,如今东方祁用这样诡异的方式出现在他们眼前,顿时那男子的眼神就直了。

“美…又是一个美人!这个不错…这个也不错!”男子双眼直直的看着眼前的东方祁,之前被人打出来的愤怒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双眼睛泛着绿光的看着眼前冷冰冰的‘美人’。

感情这位还是个男女通吃的主儿!

东方祁在听见那句不加掩饰的惊艳之语后,眼底的杀气更是浓郁了几分,双眸微微一眯,右手举起,掌心红芒顿时大绽。

这突然爆发的杀气和凌厉强大的能量波动,让得脑子里只有美人的男子顿时回神,然后在瞧见东方祁的意图后,顿时神色惊骇地大喊道:“你想干什么?我可告诉你,你别乱来啊…”

对于男子的大喊声,东方祁充耳不闻,右手手心的红芒越闪越快,转化成实质的红色利剑,带着强烈的杀气,直直当胸朝着男子刺了过去。

“你不能杀我!”察觉到东方祁是真的要杀了自己后,男子顿时大叫一声,报出了自己的身份,“你不能杀我,本王是玄武族小王爷,你若是敢杀了本王,从此玄武族跟鲛人一族必定不死不休!”

与此同时,追出来的轩辕天音也突然出现在东方祁的身边。轩辕天音一踏出空间便瞧见东方祁正一身杀气的举剑杀人,顿时伸出双手,将他右臂狠狠一抱,“停停停…冷静点啊冷静点,今日不宜杀人的,乖啊,把剑放下!”一边拦住东方祁,一边朝着东方祁拼命眨眼,试图用眼神告诉他——这人不能杀!

东方祁动作一顿,转头面色淡淡地看着轩辕天音不语,被东方祁用这种表情看着,轩辕天音顿时觉得背脊一凉,朝他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讨好地道:“虽然这人的确是欠抽了一点,不过杀了他实在是会脏了你的手,咱不杀了哈,吃饭…咱回去吃饭。”

东方祁依然保持着举剑杀人的动作,面色淡淡地看着轩辕天音不语。

轩辕天音嘴角一抽,随即眼角余光瞟到正一脸惊骇欲绝的神色盯着自己二人的那位玄武族的小王爷,眸底幽光一闪。

“走,咱们回去吃饭,我饿了。”轩辕天音抱着东方祁右臂的双手微微使力,然后强行拖着他转身,却在转身的同时,轩辕天音突然对着身后的那位玄武族的小王爷出了手。只见轩辕天音转身甩袖一挥,一道金色顿时没入了那位小王爷的眉心,玄武族的小王爷顿时眼皮一翻,倒了下去。“我在你们家小王爷身体里中了一种蛊,将你们小王爷带回去,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就自会将他体内的蛊收回来,否则…”轩辕天音转头冷厉的看着那群手忙脚乱接住自己小王爷的仆从们,冷声道:“就等着死吧。”

被轩辕天音这句满含杀气的话给一惊,这群仆从们顿时脸色连变,待得轩辕天音二人的身影再次消失在酒楼内后,在有人弱弱的出声问道:“现在我们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抱着怀中已经昏了过去的小王爷,狠狠地朝着酒楼呸了一口,道:“走,先将小王爷带回去,那两个鲛人实力太强,若是硬碰让小王爷有了任何损失,你我等人都逃不了责任。”

“可是那个女的说给小王爷下了蛊……”

“没听见她说啊,将小王爷带走,只要不出现在她面前,她就自会解了这蛊。”

“那万一我们走后她不解开呢?”

“是不是傻啊你,他们的样子我们都记住了,若是真的解不开,咱们带小王爷回王都,到时候发了通缉令,看他们还怎么跑。”

仆从们一听,顿时觉得这话有理,什么也不说了,背起自家小王爷就迅速的离开了这里,走之前还不忘恨恨地瞪了这家酒楼一眼。

……

因为之前那‘凶残’的一幕,此时整个酒楼中的人都静悄悄的,特别是看见轩辕天音跟东方祁二人再次回来时,所有人都是将目光游移地转向了其他地方,而酒楼中的伙计战战兢兢地将二人再次引上二楼,在下楼时,店伙计奇怪地摸了摸自己脑门,疑惑地道:“奇怪,这两位大人刚刚是如何出去的?怎的都没见着他们下楼啊,怎么就从外面进来了?”

店伙计的疑惑自然是没人给他回答的,此时重新回到雅间内的二人,一个面色淡淡,看不出情绪。另一个一双眼睛正骨碌碌地在眼眶子里打着转,还不时地用余光去瞟一眼身边的人。

东方祁伸手重新拿过一个杯子,杯子刚到手,旁边立马伸来一只手将他手中的杯子顺了过去。

见他抬眼淡淡地看了过来,轩辕天音拿着杯子的手颤了颤,然后立刻将一张小脸笑成了一朵花似的,道:“我帮你倒水。”说着便真的提过一旁的茶壶为手里的杯子中添水,添完水后还一脸讨好地将杯子递了回去。

东方祁不动声色地接过杯子,垂眸轻抿,低垂的眉眼中快速地闪过一抹幽光。而他这番模样,让得一旁的轩辕天音倒是把心给提到了嗓子眼儿里,一双眼睛微微闪烁,这是…还在生气不成?

她可没忘记东方祁之前所说的晚上要跟自己好好‘讨论讨论’这件事儿,一般来说,像他口中出来的‘讨论’,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事儿,而且基本都是比较少儿不宜的。在这方面没啥经验更啥战斗值的轩辕天音显然是心虚了,是以企图用如今这番装乖卖巧好打消这个男人心中想要晚上‘讨论讨论一番’的想法。

可是…右相大人真的会放弃这个想法吗?

只要不是个傻子,都不会放过这种到了嘴边的福利。

所以…当第二日轩辕天音自房间内出来时,人有点发飘,眼神有点哀怨,嘴唇更是红肿了不少,就连今日的衣服都穿得比较严实了些,若是仔细瞧瞧,眼尖的人还能看见衣襟下脖子处有一些若隐若现的可疑痕迹。

而反观最后从房间内走出来的右相大人……

清俊至极的脸庞上噙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眉宇间怎么也藏不住那春风得意的神色,薄唇微勾,连左颊上的那个笑涡都出来了。

轩辕天音目光幽幽地瞟了一眼身后的人,连一丝怒气都没力气发出来了,想起昨儿晚上自己的遭遇,轩辕天音便在心中默默地含泪吐槽……

妈蛋!亏了,简直是亏大发了!

若不是自己‘抵死不从’,只怕昨儿晚上还真的喂了身后的那一匹狼了,但就算自己保住了最后的一道防线,可是其他该做的,不该做的,都他妈被通通做了!

太特么亏了……

最亏的是,自己居然连着试了不下十次,都没能成功反压回去,刚刚腰间准备发力反压回去,就遭到了残酷的‘血腥镇压’,忒丢脸了些!

一边默默吐槽亏本了,一边在心中思量着若是还有下次,自己一定要反压回去的轩辕天音丝毫没瞧见身边的男人那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轩辕天音小脸上的情绪变了又变,即使不用猜,右相大人都知道这个女人脑子里想的是什么,不过就算知道了,右相大人表示也不予理会,什么事情上都可以让着,唯独这床上的事儿,是分毫不让的,这是男人的原则,也是底线!

当然了,右相大人还表示,若是主控权还是在自己手上,以后也许偶尔可以让她在上面一两次,毕竟换个姿势,或许会有不一样的体验也说不定。

两个人各自在心中思量着如此少儿不宜的事情,凭着手中的特权,悠悠地出了镇南城。而出了镇南城就意味着离开了南海海域,正式踏入了北海的范围。

比起南海的平和,北海显得就更为崇尚武力。

出了镇南城,眼睛的风景立刻似般了模样般,连四周的景色都带着一抹凌厉的肃杀之气。

镇南城五十里开外是一处荒芜的暗石群,轩辕天音低头看着手中流光给的地图,找到自己二人所在的位置后,点了点地图上的标志,道:“这片地域都是无人区,穿过这片暗石群,然后走上大概半日的时间,就能在这里遇见一个小村落了。”

东方祁低头看着轩辕天音手中的地图,点点头道:“小村落也好,总比露宿荒野强,而且有人的地方自然可以打探到一些东西。”拿过轩辕天音手中的地图,仔细折好后,递给轩辕天音,再道:“走吧,先穿过这片暗石群再说,不过看地图上的提示说,这片暗石群有不少隐秘的深坑,一会进去的时候小心点。”

轩辕天音点点头,将手中地图重新收回轩辕心锁内,二人便抬步走近了暗石群中。

这些暗石有高有低,高得有三四人的高度,低得就如同小矮凳般,分布得密密麻麻的,进入其中就像走进了迷宫般。

轩辕天音二人一边放开灵识探路,一边仔细观察着脚下的沙地,避免踏入那些如流沙般的深坑中。

而就在轩辕天音二人进入暗石群中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前方不远处的暗石后突然跳出了十数个海族出来。

只见那十数个海族中一个体型彪悍的家伙,手中扛着一把大钢刀,在手中这么一抡,刀尖直指轩辕天音二人,张口就道:“呔!站住…打劫!”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