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97.一笑一尘缘97

看着白虎吼叫一声趴到自己面前两丈开外的地方,诀衣心想着,没有仙法果真麻烦。佛陀天老祖的坐骑可不是寻常的灵宠,若真打起来,此时的她不占丁点便宜,说不定还会被这只白虎打趴在地上缺胳膊少腿儿。但是,身为女战神,不战便认输可从未有过。想想,她不过破了老祖的一个结界而已,犯不着与他争执起来才是。

“我乃天界极西天九霄天姬宫的诀衣,刚才破界,实属无意,望老祖见谅。”

“极西天的人……”白虎上的老者慢悠悠的捋着自己的胡子,望着诀衣的眼睛里带着几分不确信的打量,“此处为南古天,你为何在此?謦”

“不日前遇到意外,在南古天一位朋友这儿暂住几日。”

“暂住就许你到处不知礼的毁人东西么?凡”

诀衣带着歉意再次表达自己并非故意的,“委实抱歉。我以为只是个诓人的结界,并无特意破坏之心。”

“诓人的结界?”

老者对诀衣的话特别不悦,“老夫的虚妄结界变化多端,正在布界之时被你破坏,你说无心,我为何要信?”

诀衣倒不明白了,结界没有布好被她不小心破坏,解释过了,他再布开一个便是了,信或者不信,结界都没了,难不成还让她变一个一模一样的出来么?入了佛陀天了,道行必然高深,一个结界没布成何以动怒。

“老祖你信与不信,我都坦然相告了。若是有别的要求,眼下我无能为力。”

“好一个无能为力。坏了人的好事,竟然如此轻飘飘的说两句话就过了,莫非极西天的人都如你这般不懂礼数么?”

诀衣问,“我无意冒犯老祖,诚心向老祖您赔个不是。”

“你的赔不是,老夫若是不想要呢?”

“老祖以为要如何?”

“听闻极西天里有一种灵兽叫狄狄,你若给老夫我抓一只来,此事便作罢。”

诀衣想也没想的拒绝,“不可能。”

极西天里确实有灵兽狄狄,可狄狄非常稀少,自她的记忆里,在宫外只看到了两次,一次给逃了,另外一次遇到的,被她驯服了,成为了她的灵宠,一直让人小心的养在了九霄天姬宫里。她多年不在宫中,也不晓得狄狄是不是长高长大了,驯服之后,对她言听计从,不见她后,亦不晓得会不会不习惯。她尚且不知自己会在天界待多久,异度世界当真就不用再回去了么?时日未知,让她去抓狄狄来赔礼,莫说她没有把握,即便是能抓到,也不会为这样的老祖抓来。忒小气!

“小姑娘,你的脸上写着‘很小气’三个字,你是觉得老夫不够大度么?”

“虽然老祖您的结界不怎么样,可观色明言的修为却非常高。”

要狄狄的白眉老祖让诀衣心生不喜,他坐下的白虎并非一般的天兽白虎,头上的‘王’泛着绿光,是四海六道八荒里仅有的一只绿野鬃麟天王虎,此虎性情非常暴躁,难以被驯服听话,吃得东西也讲究,尤其喜欢吃灵兽。狄狄若是被它吃了,这头猛虎不晓得要变强多少。她瞧得出,老者对自己的坐骑很喜欢,要狄狄也定然不是养着宠,多半是给绿野鬃麟天王虎吃吧。她既不喜他,便无需隐藏自己的情绪。

“好大的胆子!”

白眉老者的眉毛高高挑起,“老夫念你是来南古天做客,不与你计较太多,不成想你却如此讽刺,莫非以为老夫奈何不得你么?”

“你奈不奈何得我,得看老祖你的本事了。”

诀衣生平最不怕的便是来自她不喜之人的威胁,若是有一本记载她生平的书,书里可能要缺一个字,怕!

怕,这个字,就不在她的人生大典里。

“哈哈。”

白眉老者仰天大笑一声,“老夫倒要看敢口出狂言的你到底有什么本事,还是你所谓的那个朋友给了你如此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资格。”

老者脚下的绿野鬃麟天王虎感受到了主人的怒气,原本站着长腿慢慢的蹲下了,眼中射出绿色的光芒,如寒刃在眼,蓄势待攻。

白眉老者见诀衣只是微微动了一下身型,不晓得她此时没有仙法的他误会她很自信能轻易赢得过他的坐骑和他,心中对她越发的不满起来。若问,南古天里哪个敢如此藐视他,还没谁。

“小小女子一个,竟然如此无礼,说,谁是你的朋友,谁给你嚣

张的胆子?”

诀衣还没说话,天空里传来一个懒懒的,却很清晰的男声。

“本尊给的!”

缓缓的,一道金光从诀衣头顶的天空照射下来,金泽闪闪的男子身着淡绿色衣袍施施然的从天空飘了下来,落到诀衣身后数十步远的地方,神情很是悠然自得,一手执扇,轻轻摇着。

白眉老者的目光投过去,愣住了,“帝和神尊?”

“哟,万年不在南古天,还认得本尊呀。”帝和轻笑一记,“看来……本尊的容颜一点儿没老嘛。”

白眉老者的脸色微微有些变化,却碍于帝和的身份,强忍着没有发作。

诀衣暗暗一笑,想不到天界也是个看脸的地方呀,平时觉得帝和这小子很温柔多情,没想到损起人来,嘴巴也是不饶人半分。

帝和眸光温柔的落到诀衣的身上,“猫猫,过来。”

柔如平水一唤,诀衣的心软和了一丝,却很快又硬起来。他不气了,不表示她心中不气,那晚的事,她说过不好意思,他亦不愿娶妻,不过是故意刁难她。揍他,是她不对,可他就一点儿不晓得她的脾气么?明知道有些话不能乱说,他却肆无忌惮的对她讲,还……还亲她,挨揍理所当然。只是……

诀衣微微蹙了下眉,她也晓得自己揍他的那一下够他受的,他没追出来教训她已是饶了她。

诀衣朝白眉老者看了一眼,目光里有着三分故意装出来的得意,仿佛是在挑衅他,不是想看看她的朋友是谁么?人来了,他尽情的看吧。

转身后,诀衣走到帝和身边,伸出双手捉着他的手臂,声音里带着微微委屈,“你怎么才来?”为了配合她的声音,连表情都逼真到好像真受了莫大的委屈。

帝和心里暗道,姑娘,你可别动不动就温柔撒娇,一般女人能做的,你不适合。

没别的,她一温柔他就紧张,担心自己某个地方又要被偷袭。别的女人撒娇是有求于人,她撒娇是要打人,看着她娇柔的样子,他的小兄弟害怕。

帝和目光甚为疼爱的看着诀衣,姑娘,你能装,本尊也能,轻声道,“前几日你不是瞧上了一只小畜生么,特地去给你找来了。”说着,从广袖里掏出了一只纯白色的小奶猫,“为了它,本尊可是费了不少心思。”

随之,唇角勾起,一抹邪笑浮现,亦正亦邪,似好似坏,钻了人的耳,更是撩起人的心,帝和微微俯首诀衣的耳边,声音不大不小,恰恰够白眉老者听到他的话音,“今晚,本尊定叫你下不了床。”

诀衣抱着小奶猫,听到帝和的话,先是怔了下,羞赧一笑,低了头。她不傻,帝和现身护她,此时若不给他颜面,岂不是‘自家人’拆自家人的台么。明明是负气不理她,却被他说成是为她去寻小奶猫,他倒是好意思的很。既然他‘疼爱’她,她自当在外人面前当好他的‘小女人’。只是,一只小奶猫足以让白眉老者猜测他们的关系了,为何要说最后一句话,可是以为她不懂么?

佛陀天灵宠无数,偏偏给她一只普普通通的小奶猫,不就是在暗示她无助可怜么。今晚下不来床便是告诉她,逃不出他的南古天。这人,不记仇的时候,大肚能容,容天下不能容之事,记恨起来,也不比奇葩帝尊大方多少。

低头嘴角飘开一丝微笑的诀衣忽然间让帝和看得呆,她抬头瞧他的一眼,回了他的神,却让两人四目正正的对上,似有流云飞过两人的双眼之间,美且柔情万缕。

白眉老者脚下的绿野鬃麟天王虎瞪着帝和诀衣发出哼哼的声音,突然间冲向了他们俩。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