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一百零三回 沈夫人抵京

一时家宴散了,顾蕴回到饮绿轩梳洗了一番后,卷碧回来了,屈膝行礼后禀道:“二爷与二夫人这几日的确正闹不愉快,听说是二爷在外面应酬时,去了……某些不该去的地方,回家后让二夫人瞧出了端倪来,待审过跟二爷的小子后,立时大发雷霆,与二爷大闹了一场,二爷连日来都做小伏低,才勉强将二夫人哄转了回来,只心里依然拱了一股子火,不定什么时候便会再次爆发罢了。”

顾蕴闻言,一阵无语,她就知道先前周望桂与父亲的所谓蜜里调油只会是暂时的,父亲那个人,江山难改本性难移,就算改得了一时,也改不了一世,偏周望桂又将他看得极紧,家里除了一个人老珠黄的彭氏,防得连个母蚊子都不敢靠近他半步,也就难怪父亲会去外面鬼混了。

至于周望桂,则是性格决定命运,本来她拿得一手多好的牌啊,若是她能软硬兼施,而不是一味的要强好胜,只想将父亲压得死死的,她的日子不知道多好过,哪里需要羡慕醋妒大伯母?

不过还是那句话,她若是懂得使用策略,前世也不会过成那样了,她与父亲说难听点,就是破锅配破盖,半斤对八两,谁也别嫌谁!

顾蕴暗自腹诽了一番,也就将此事丢到了脑后去,与她无关的事,她才懒得浪费心神去关注,她只每日去一趟宁安堂,陪周望桂说会儿话,逗逗福哥儿,尽到自己应尽的礼数也就罢了。

如此到了八月十四日,因明晚上宫中有宴饮,顾准照例要进宫当值,所以显阳侯府的中秋团圆宴便定在了当晚。

彭太夫人许是事先被顾冲劝说警告过了,亦或是她知道如今自己再闹也掀不起任何风浪来,整场宴席下来倒还算安分,顾准与祁夫人只要她安分,也愿意给她体面,宴席刚开始,便依次上前给她敬了酒。

之后顾冲与周望桂也给她敬了酒,之后才是一众小辈,只除了顾蕴,免不得换来了彭太夫人几记阴狠怨毒的眼神,顾蕴却只当没看见。

如果说彭太夫人以前是只老虎的话,如今也不过是被拔了牙的老虎,再威风再凶狠也有限了,何况在顾蕴眼里,说彭太夫人是老虎未必太抬举了她,她充其量不过一只病猫而已!

中秋节后两日,顾冲与周望桂便带着福哥儿又回了二房自己的宅子。

可显阳侯爷却并没有因此回复到以前的清净,因为沈腾的母亲沈夫人,忽然提前一个月抵达盛京城了。

其时顾蕴正在朝晖堂帮着顾菁挑选给夏纪做衣裳鞋袜的料子,本来这事儿不该她帮忙的,祁夫人想着她与沈腾的事也快定下来了,将来免不得也要给沈腾做衣裳鞋袜,如今倒是正好可以学着点,便连她一并叫了过来。

顾蕴也约莫能猜到祁夫人的想法,可祁夫人没有明说,她也不好一口回绝,只得安慰自己,反正就算亲事定下了,她和沈腾也还得好几年才能成亲呢,何况如今连定都没有定下来,她帮着顾菁挑挑料子怎么了,然后同顾菁一道来了朝晖堂。

娘儿们几个正挑得兴起,不止夏纪的,连顾准和顾韬的都给挑了不少,顾蕴想着舅舅们还没穿过自己做的衣裳鞋袜,索性又借花献佛给平大老爷平二老爷挑了两匹布,打算回头空了,给二位舅舅一人做一件袍子。

就见金嬷嬷兴冲冲的跑了进来:“夫人,姨夫人进京了,这会儿马车已经进了咱们府门外的巷口了!”

“真的?”祁夫人立时满脸的惊喜:“不是说要下个月才进京的吗,怎么今儿就来了,事先也不说打发人送个信儿来,莫不是还想给我和腾哥儿一个意外的惊喜不成?立刻打发人去国子监接腾哥儿回来,博士要问,就说他母亲远道进京了,让他回来拜见母亲。”

一面转头吩咐顾菁与顾蕴:“你们快随我迎一迎你们的九姨母去……”

话没说完,想起自己的妹妹之于顾蕴来说,可不仅仅只是一个隔房的姨母,更是未来的婆婆,忙又上下打量起顾蕴来,见顾蕴穿了件淡绿色净面四喜如意纹的妆花褙子,下面是豆绿色的挑线裙子,倒是十分淡雅,头发却只简单挽了个纂儿,戴了个珍珠发箍,在家里人面前倒是没什么,要见客尤其还是第一次见自己未来的婆婆,就未免太简薄了些。

祁夫人因忙吩咐杏林:“快把四小姐的头发散了,给四小姐梳一个倭堕髻……不,还是梳个双螺髻,桃林,你去我匣子里给四小姐挑一对点翠的珠花来,另外再挑一对同色的耳坠子来,快!”

眼见屋里众人都因祁夫人的话忙做了一团,顾蕴不由哭笑不得,大伯母这是怕沈夫人对她的第一印象不好吗,她倒是巴不得沈夫人对她印象不好呢……不过想着祁夫人终究是一片好意,她也只能坐下,任由杏林给梳起头发来,总归离秋闱已没多少时间了,等秋闱后,她就可以找沈腾说清楚了。

杏林的动作极快,很快便与顾蕴梳好了头发,桃林也将祁夫人点名的珠花耳坠子服侍顾蕴戴好了,祁夫人上下一打量,见顾蕴比之方才多了几分娇俏,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自己与顾菁简单整理了一下衣妆,领着一大群人去了垂花门外迎接沈夫人。

沈夫人身形娇小,面容秀美,与祁夫人生得有五六分相像,只瞧着要比祁夫人柔弱些,穿了件碧霞云纹联珠对孔雀纹的对襟通袖衫,牡丹髻当中插了满池娇的分心,既端庄又不失华贵。

她的声音也十分好听,还带着几分青阳当地的口音,舒舒缓缓,软软糯糯的,让人一听便打心眼儿里觉得舒坦。

她给祁夫人见过礼,姐妹两人握着手含泪对视了好一会儿,才笑着放开后,便拉了顾菁,笑道:“菁姐儿如今真真是大姑娘了,与三姐姐年轻时就跟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一般。”

说着往顾菁身旁看去,却见只得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并不见自己的二外甥女苒姐儿,一时倒有些吃不准顾蕴的身份了:“这是……”

祁夫人忙笑道:“这是我二叔家的女儿蕴姐儿,我养在身边已好几年了,与菁姐儿姐妹几个一样都是我的宝贝女儿。蕴姐儿,还不快见过你九姨母?”

沈夫人便知道这就是自己未来的儿媳妇了,方才她是觉得这小姑娘一派的大气沉稳,不像是庶女应有的气派,原来果然不是姐姐的那个庶女,忙不着痕迹的打量起顾蕴来。

相貌自是不必说,当年那位平家表妹便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儿,她的女儿,再差能差到哪里去,不但没比其母差,分明还大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趋势,也就难怪儿子会上心了。

最难得的,却还是那通身的气派,小小年纪,乍见自己这个未来的婆婆,除了两颊微红以外,竟是出奇的大方沉稳,宠辱不惊,她此番要娶的是长媳,这样的姑娘可不正正合适吗?

沈夫人先已满意了三分,待见顾蕴给自己行礼时,行云流水一派优雅,实在是赏心悦目,不觉又已满意了两分,不待她拜下,已一把将她搀了起来,笑道:“好孩子,都是一家人,且不必拘这些俗礼,没的白生分了。”

顾蕴却笑道:“九姨母不让我全礼,是九姨母慈爱,我却不能因为九姨母慈爱,就恃宠生骄。”仍坚持给沈夫人行了全礼,才就着她的手起来了。

不经意却见顾菁正冲自己挤眉弄眼,立时便想到了方才在来的路上,她附耳打趣自己的话:“怎么样啊,丑媳妇要第一次见婆婆了,心里是不是紧张得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说真的,顾蕴还真一点儿都不紧张,到底她前世的阅历摆在哪里,关键她压根儿没想过要嫁给沈腾,压根儿没想过要嫁进沈家,所谓“无欲则刚”,自然不怕沈夫人对自己印象不好,自然也就一派的沉稳从容了。

沈夫人看向她的眼神就越发柔和了,与祁夫人道:“这孩子小小年纪,已是这般稳重守礼,我此番真该将纨姐儿也一并带进京,让她好生见识习学一下,看能不能改改她那跳脱的性子的。”

一边说着话,一边已捋下腕间的翡翠镯子,戴到了顾蕴腕间,笑道:“姨母也没有什么好东西给你做见面礼,这是姨母素日戴惯了的镯子,你可别嫌弃简薄。”

别说那镯子通体翠绿,一看就知是上了年头的好东西,只说那是沈夫人日常戴惯的,顾蕴便不可能嫌弃简薄,反而只觉得不安,沈夫人将贴身戴惯的镯子都给了她,可见对她很有好感,将来婚事不成了,她还有什么颜面再见沈夫人?

至于沈夫人口中的纨姐儿,则正是她的独女,沈腾的妹妹沈纨,比顾蕴要大一些,却与顾苒一样的好动随性,表姐妹两个是没凑在一块儿,一旦凑在一块儿,真真能呱噪死人,所以沈夫人才有此一说。

祁夫人笑道:“纨姐儿看书时总还能安静一个半个时辰的,苒姐儿才真真是一刻也安静不下来,她身边可不止蕴姐儿一个沉稳的,菁姐儿难道就不沉稳了,不一样仍是那般的跳脱?所以妹妹还是别想着要拘着纨姐儿那性子了,就让她那样无忧无虑一辈子,不也挺好?”

姐妹两个又寒暄了几句,便携手去了朝晖堂,丫鬟奉了茶上了果点来,祁夫人招呼沈夫人用了一回,才打发杏林去请了顾苒出来拜见姨母,沈夫人此番必定是要住上一两个月的,总不能一直不让顾苒出来拜见姨母。

至于顾芷,祁夫人如今正恼着她呢,自然不会让人请她来,反正她也算是在顾准面前过了明路了,不怕顾芷再生什么幺蛾子。

顾芷被宇文策早有心上人之事打击得蔫了几日,但她本就不是真的喜欢上了宇文策,而是喜欢那种朦朦胧胧怦然心动的感觉,所以这会儿已是生龙活虎,只猴着沈夫人撒娇:“九姨母,您帮我给我娘说说情,就早些解了我的禁足呗,我都被关了好长时间,再关下去,就该闷出病来了!”

沈夫人闻言,自然要问祁夫人是怎么一回事,自家姐妹,祁夫人也不瞒着妹妹,便把当初顾苒不征得她同意偷跑出去之事大略说了下,末了呵斥顾苒道:“你给我站好了,别以为看在你九姨母的面子上,我便会饶了你,今日让你出来,已是看在你九姨母的面子上了,你再得陇望蜀,仔细我再罚你将《孝经》和《女诫》各抄一千遍!”

顾苒立时嘟嘴站到一旁,不敢再闹沈夫人了,只拿哀求的目光看着沈夫人,让沈夫人想到了自己女儿犯错时,也是如此,心下由不得就一软,忙冲顾苒眨了眨眼,示意她回头会帮着她说情后,顾苒才转嗔为喜起来。

一时丫鬟来报:“表少爷回来了。”,顾蕴想起沈腾过去几次看到自己时那再不加以掩饰的灼热目光,实在头疼得紧,遂趁人不理会时,悄声与顾菁如此这般说了一通。

顾菁便上前与祁夫人道:“九姨母一路舟车劳顿,必定早累得狠了,我且与妹妹们安排一下九姨母的住处去,另外再去厨房瞧瞧,让她们送一桌席面来,待会儿娘且先陪着九姨母将就用一些,晚上再安排大宴给姨母接风洗尘。”

祁夫人点头:“你考虑得极是周全,且忙你们的去罢,也好让我和你们姨母自在说话儿。”

顾菁便带着两个妹妹屈膝行礼,退了出去。

祁夫人这才压低了声音,笑向沈夫人道:“怎么样,我在信上没有丝毫夸大之辞,蕴姐儿的确一千个一万个配得上腾哥儿罢?”

沈夫人笑道:“姐姐说她好,自然是个极好的,不然我也不会让姐姐代我全权做主了。不瞒姐姐,原本我心里终究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到底那孩子是丧妇长女,万一……没想到方才一见,她比我想象中最好的情形还要好上许多,可见都是姐姐素日教养得好,我心里那悬在半空中的石头总算是落回了原地去,等回头事情彻底定下来了,我一定要置了酒席,好生敬姐姐几杯,聊表谢意才是。”

“诶,你我一母同胞的亲姐妹,不说这些客气话儿。”祁夫人道,“不过蕴姐儿那孩子的好处你才见一面哪里能都知道,等相处得久了,你就都知道了,我也是见蕴姐儿真好,才起了要将她说给腾哥儿的心,蕴姐儿虽是我侄女儿,在我心里更是与菁姐儿姐妹不差什么,可腾哥儿也是我的亲外甥,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我难道还会坑自己的亲外甥与亲妹妹不成?之前我生曜哥儿,娘与二嫂子进京来时,也是见过蕴姐儿的,听说我有与她和腾哥儿做媒的意思,她们也都说极好呢。”

沈夫人笑着接道:“能让娘和二嫂子也说好,可见就是真好了,我难道还信不过自己娘和姐姐的眼光不成?倒是姐夫不是还有个女儿吗,怎么没见,我还与她准备了见面礼呢。”

听妹妹提及顾芷,祁夫人的脸色不好看起来,想着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只得道:“那丫头前几日惹了我和侯爷生气,如今正被禁足,所以我没让她出来拜见妹妹……具体情况,腾哥儿也是知道的,妹妹事后可以问腾哥儿。”

姐妹两个正说着,沈腾由丫鬟引着进来了,先给祁夫人见了礼,便跪到沈夫人膝下,给沈夫人行起大礼来:“儿子给母亲请安。”

早被沈夫人一把搀了起来,见儿子还穿着国子监统一的衣裳,个子长高了许多不说,人也成熟了不少,真正是一个大人,难怪想娶媳妇儿了,不由红了眼圈,笑道:“我儿如今已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娘真高兴!”

母子两个叙了一番别后的寒温,沈腾问了家中长辈们的安,又问了弟弟妹妹们可好,方问起沈夫人何以会提前了差不多一个月进京来:“我还以为,娘怎么着也得下个月才能进京呢,没想到今日忽然就到了,方才松明传话进去时,我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呢!”

母亲提前进京,那岂不是意味着自己与四表妹的亲事,也能提前定下了?这才是沈夫人忽然进京,沈腾最高兴的地方。

沈夫人再是亲娘,一时也想不到儿子心里的想法,只笑道:“我原本是打算下个月进京的,可你父亲说了,秋闱到底是你人生中的大事,让我早些进京来亲自照顾你,也好让你彻底没有后顾之忧,你祖父也是这个意思;再就是你大表姐下个月就该行及笄礼了,你姨母要忙的事必定很多,我早些进京,也好与她搭把手。我想着我若先送信进京,指不定信前脚到,我人后脚就到了,也没有那个必要,所以我索性径自进京了,也算是给你们一个意外的惊喜罢。”

------题外话------

屋漏偏逢连夜雨,本来昨天就为儿子生病焦头烂额,结果中午躺了一会儿起来,处于待机状态的电脑忽然崩盘了,直接送去外面修,花了一千多,哭瞎……昨天上午硬撑着写好的两千多字也丢了,更哭瞎……所以今天只能更五千,还更新迟了,请亲们见谅,么么哒,O(∩_∩)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