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184.184宇文辙我这枚棋子还好用吗

“我听千秋姐姐说父亲很喜欢璇姨,但是因为我母亲所以他们不能在一起……”

“所以你觉得只要杀了你母亲,你父亲就可以跟璇璇在一起?”

“是幸福快乐地在一起。”

慕容北辰纠正道。

事情哪里有这么简单呀!

若真的只要杀了他母亲,他们就能在一起的话,只怕慕容莫问早就动手…謦…

有些东西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不是事后毁尸灭迹就有用的。

爱情里的背叛,周璇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相信慕容莫问也一样不能接受,所以他才会以这种方式和周璇诀别。

这个世界上,有些男人背叛之后会厚颜无耻地去乞求原谅。

可慕容莫问不会做这种事情。

因为他是慕容莫问,他那么严苛的一个人……

不管是不是事出无奈,对他来说背叛了就是背叛了……

背叛了就回不去了!

这些话她自然没法说给慕容北辰听,他一个三岁小孩能懂什么呢?

飞燕叹了一口气,低头看向那个漂亮男孩,道:

“小冰山,你可别乱来,那是你娘。”

“娘不过是个称呼而已,辰儿在一出生就被她抛弃了,她哪里有把辰儿当儿子看呢?在辰儿看来,她只是坑害我父亲的陌生人……”

小冰山的声音无比冷峻,漂亮的脸蛋隐在黑夜之中,带着浓浓的杀气。

可是不知道为何,飞燕突然觉得这个一向可恶的小冰山其实蛮可怜的。

她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柔软的碎发,小声地说:

“母亲终归是母亲,无论如何都是给我们生命的人,我们因为心怀感激,不能因为她抛弃我们就怀恨在心,或许……她有不得已的苦衷呢!”

飞燕轻声地说道,小冰山终归还是给孩子,要不然他肯定会发现此时此刻,飞燕眼中充斥着几分浓浓的忧伤。

触景生情。

小冰山不经意的话让她联想到了自己的身世……

算了……

这些都不重要!

“小冰山,你快点给我滚回无日山庄,免得那冰山父亲以为我拐了你,找我算账。”

“不嘛!飞燕姐姐,我们一起找娘亲好不好?”

慕容北辰伸出肉嘟嘟的小手,拽着飞燕的衣角,撒娇卖萌。

可惜飞燕并不买他的帐,她已经被大冰山害得够惨了,现在实在懒得理会这小冰山。

飞燕深刻地感受到自己和慕容一家犯冲!

还是离得远一点好!

仔细一想,慕容莫问虽然对小冰山不算亲热,但毕竟身为人父,不可能真的放任不管,任由小冰山一个人离开无日山庄……

想来定是沈千秋或者司马长风一定在附近保护着。

这么一想,飞燕便放心了,她站起来,大步流星地往前走。

远离冰山,珍爱生命!

“飞燕姐姐,你看那个人长得好美!”

慕容北辰的惊叹声打断飞燕的思绪,她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前方一丈之内有个男子,细碎的长发覆盖住他光洁的额头,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

美。

的确很美!

世间除了云亦岚,谁还能担得起美这一个字呢!

只可惜,飞燕注定无福欣赏这样美貌!

完了!

她撒腿正想跑路,却被小冰山抱住了大-腿!

“娘,你先别走,你还没告诉我我爹是谁呢!是不是这位叔叔呀?”

该死的小冰山,居然坑她!

飞燕气得直跺脚:

“滚开!谁是你娘!”

她真想一脚踹开这个碍事的小东西,奈何他是慕容莫问的儿子,如果真的踹了,只怕她百里飞燕这辈子别想在江湖上混了。

“呜呜呜……娘不要辰儿了!辰儿好可怜……叔叔,你帮辰儿劝劝我娘吧……”

小北辰一边抱着飞燕的腿不让她走,一边眨巴着可怜巴巴的眼睛,对着云亦岚,哀求道。

云亦岚莹润澄澈的眸子微微一凜,浓密而纤长的睫毛微微眯起,他面无表情地看向飞燕:

“百里飞燕,真了不起呀,才几天不见,儿子都这么大了。”

这不是她的儿子呀!

不待她反驳,那绝美的男子优雅地一挥手,道:

“收网。”

在飞燕还没明白是什么意思之前,一张铁丝制成的网从天而降,将飞燕和小北辰一起圈在了里面。

天罡玄铁网!

若是其他的网,飞燕倒还可以试着突围,然而这可是天下最坚固的天罡玄铁网……

云亦岚,你真够狠的!

飞燕愤恨得对着云亦岚咬牙切齿,然而那男子早已转过身,压根儿就不看她。

“带走。”

男子一声令下,他的手下便过来,将飞燕和北辰打包挑起,就像挑着战利品一般,就这么正大光明地走过东都闹市!

杀人放火、强抢民女竟还敢如此放肆。

论嚣张,云亦岚认第二,谁敢认第一!

*****

就在云亦岚让手下扛着飞燕走过东都闹市,引起轰动的时候,赫连雨涵刚刚混出了东都城门。

终于自由了!

那艳丽如同玫瑰一般的女子松了一口气,对着漆黑的夜露出一抹绚丽夺目的笑。

这一笑是那么艳丽,那么动人。

难怪古人云一笑倾城。

不过纵使你倾城倾国,颠倒众生,却总有那么一个例外……

对赫连雨涵来说,这个意外便是宇文辙。

身后,东都城门巍峨雄伟,赫连雨涵想起来说,金戈铁马、气吞山河,谁想得到自己竟会铩羽而归、落荒而逃呢?

她输了!

输给一个叫爱情的东西……

别了,宇文辙……

身后的城门古老庄严,此次一别何时才能再见?

此生还能再见吗?

赫连雨涵一向自诩坚强,可为何转身间,她的眼角会闪烁着一道泪光呢?

伤了……

是伤了……

伤心了……

“明日大婚,公主这是要去干嘛呀?”

这声音狂妄不羁,在宁静的郊外特别明显。

赫连雨涵身子猛地一顿,挥手环顾四周。

四周静悄悄的,天空中月儿微醺,空气静谧,风吹过,路边树叶哗啦啦地响,一条官道一直通道夜色的尽头,并未见到人影。

赫连雨涵蹙眉,就在她蹙眉间,一张桀骜不驯、放--荡不--羁的脸猝然在她的视线之内放大,吓得她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数步之遥。

不过赫连雨涵毕竟是叱咤战场的铿锵玫瑰,很快就恢复了镇定:

“今日七夕佳节,二皇子不在青--楼会佳人,在城外做什么?”

她的声音那么镇定,甚至带着十足的玩味,竟一点儿也不像一个逃婚被抓的人。

这演技,不去做戏子还真是可惜了!

“是啊!今日初七,明儿初八,公主和三皇弟大婚的大日子!你在行馆里待着待嫁,来这荒郊野外干嘛?”

宇文源不答,反问,眼里尽是兴味。

赫连雨涵淡笑,抬眸看向天空,镇定地说:

“吹风,赏月。”

“那公主吹够了没?赏够了没?”宇文源也跟着她笑,“若吹够了,赏够了,那边让本王送你回去吧。”

“不牢二皇子费心了,我自己会回去的。”赫连雨涵推辞道。

宇文源哪里会由她推辞,只见他一脸真诚地说:

“职责所在,毕竟时下意图破坏南越大魏联姻的大有人在。”

“哦?职责?我倒想问问二皇子身居何职?何来职责?”赫连雨涵嘲讽地看着宇文源。

潜台词很清楚:不过一个游手好闲的皇子而已,少给我装腔作势,有多远滚多远!

若是普通人,被赫连雨涵这么奚落,只怕多多少少会恼火。

可宇文源并非普通人,他若会因此恼火,又岂能在景帝的责备、太后的念叨、朝臣的冷嘲热讽之中,自顾自的游戏花丛,稳坐大魏第一纨绔之位?

“本王虽然没在朝中供职,但本王好歹还是大魏子民,为大魏国利益,维护南越大魏联姻是每个大魏子民应该做的事情。”

宇文源大义凛然地说道。

赫连雨涵蹙眉,他身为大魏皇子,作为皇位的角逐者之一,照理说不应该是巴不得她别嫁给宇文辙才对吗?

谁会希望自己的对手得到南越国的支持呢?

这事她想不通,还真如宇文辙所言,他二皇兄是个奇葩!

奇葩!

果然是个奇葩!

那男子真是料事如神!

“公主,随本王回去吧。”宇文源上前一步,道。

“你确定?”

赫连雨涵挑眉。

宇文源深深地看了赫连雨涵一眼,嘴角露出一抹兴味十足的笑:

“公主若执意不回的话,那本王只有用武力了。”

“用武力?本公主还怕了你不成?”

赫连雨涵笑,她素有第一女将之称,武功盖世,还会怕终日流连花丛的这个纨绔子弟不成?

赫连雨涵凌

空而起,水袖翻飞,看似一曲美丽的舞蹈,然顷刻间却已杀机四伏,招招致命。

好凶狠的女人!

宇文源目光一凜,足下一点,掌风中蕴含了七成功力,径自朝着赫连雨涵攻去。

在女子中,赫连雨涵的武功绝对是一流,只可惜她的对手是宇文源,江湖中大名鼎鼎、人人闻风丧胆的北羽源……

二人大战三百个回合之后,赫连雨涵逐渐落到了下风。

赫连雨涵震惊。

虽然宇文辙早就跟她说过他的这位二皇兄武功极高,但赫连雨涵是不屑的。

一个终日混迹于青--楼的纨绔子弟武功能高大哪里去?

是她轻敌了!

赫连雨涵败了,败得一塌糊涂。

绝杀招出,赫连雨涵再无退路,于是她笑,在宇文源开口之前率先出言:

“二皇子武功果然高强,有你护卫本公主回去,本公主就放心了。”

一番话,举重若轻,说话间,一脸镇定,竟无一点儿落败者的狼狈。

这个女人的应变能力倒是强!

能屈能伸!

宇文源凜眉,嘴角的笑意愈发深了:

“那么公主请吧。”

“有劳二皇子了。”

七夕夜,东都热闹繁华,然赫连雨涵和宇文源回来之时夜色已晚。

街头只余寥寥数人,小贩纷纷开始收摊,魏水上零星飘浮的花灯昭示着不久前的热闹。

宇文源一路送赫连雨涵回行馆。

“多谢二皇子,雨涵再次恭送二皇子。”

行馆门口,赫连雨涵恭送宇文源回去,却不想宇文源并没有要走的意思。

“本王一路护送公主,累了!可否进来喝杯茶?”

话没说完,长腿一迈,跨进大门,根本不给赫连雨涵反悔的机会。

有句话叫做请佛容易送佛难,更何况这不请自来的佛。

在招待宇文源喝完茶之后,他又说饿了,要吃夜宵……

“二皇子不会打算今晚留宿这里了吧?”

“公主此言诧异,这里是公主的居所,我一个大男人怎么好留宿的呢?更何况公主明日还要出嫁呢?”宇文源一脸正经地看着赫连雨涵,郑重其事地说,“本王留下来是给公主充当护卫,保护公主,直到明儿你的花轿安全抬入齐王府为止。”

“二皇子如此用心,若景帝知道,定会感动不宜。”赫连雨涵咬牙切齿地嘲讽道。

宇文源大言不惭地说:

“为父皇分忧本就是我应该做的事情。”

“……”

这人的脸皮是铜墙铁壁!

她还能如何?

“公主早些休息吧,明儿是公主大喜的日子,要美美地出嫁才行!若睡晚了,气色不佳,有损国体,那就不好了。”

“二皇子想得可真周到呀!”

“应该的。”

宇文源笑意十足地目送赫连雨涵忿忿不平的背影来到她闺房门口。

“公主香闺,本王就不进去了!本王在门外随时守护公主!公主若有需求唤一声便行。”宇文源看着赫连雨涵差点儿扭曲的脸,笑得好不顽劣,“对了,睡前别喝水!要不明儿起来脸会浮肿的。”

“二皇子懂的可真够多的呀!”

赫连雨涵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那是当然,这么多年青-=-楼可不是白混的!”

宇文源凤目一勾,送给赫连雨涵一个妖魅不-羁的笑。

敢情还以混迹青---楼为荣了!

赫连雨涵露出一个鄙夷的眼神。

这种男人,脏!

多看一眼她都觉得恶心!

抬腿,进屋,关门前,她突然若有所思地看了宇文源一眼,道:

“二皇子确定要在本公主门口守一夜吗?”

“守护公主是本王的指责。”

好!

很好!

赫连雨涵最后看了宇文源一眼,道:

“二皇子,你可别后悔!”

后悔?

怎么可能?

他留在这里,能够第一时间看戏!

看着自己那三皇弟过来迎娶侧妃……

恩,他还要跟去齐王府,顺便看看周璇的反应……

好玩!

明儿一定会很好玩!

想到这里,宇文源忍不住笑了。

然而,当第二天真的到来之后,他却一点儿也笑不出来了!

当然,这是后话。

接下来,让我们说说齐王府吧。

明儿要办喜事,纳侧妃不同纳妾,是大事,更何况对方还是堂堂南越国公主呢!

马虎不得!

即便深夜,齐王府上下依旧非常忙碌。

管家带领宫里派来的喜婆一遍又一遍地确认相关事宜,下人们忙忙碌碌、来来去去,一点儿也没有夜深人静时候该有的那份宁静。

周璇回到王府,看着一盏一盏大红色的灯笼,被前所未有的喜庆气氛包围,但是她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刚才她求无痕大哥帮忙保护雨涵,别让宇文源给找到……

也不知道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明日,还不知道要上演什么样的纷乱……

周璇有些不懂赫连雨涵了,她不是一向把国家利益看得重如泰山的吗?

怎么在这个节骨眼上逃婚呢?

要知道,明日不仅仅是她和宇文辙的婚礼,更是南越国与大魏的联盟……

这不正是她千里迢迢从南越来大魏的目的吗?

若在这个时候逃婚,不但有违初衷,还将平白无故多了大魏这么一个对手……

赫连雨涵不像是这么不顾大局的人呀?

不!

逃婚,这种于南越国百害而无一利的事情赫连雨涵是绝对不会做的……

难道说这是一个阴谋?

周璇的心突然猛地一抽,瞬间剥开了原先的重重迷雾。

原来如此……

周璇下意识地咬唇。

上弦月,半轮圆月面朝西,月下男子轻拂衣,嘴角含笑心生计。

闲庭月下,宇文辙抬头,轻轻问:

“王妃怎么才回来?你可知深夜不归有违妇道?”

若是平时,周璇多多少少会说些什么回应他,不一定是解释的话,回呛他一下也是正常的。

然而此时,她却什么也不说话,掉头就走。

生气了!

宇文辙知道。

她走,那他就追,总不能只以南宫无痕的身份接近她吧?

终归,他还是她丈夫。

“璇璇脾气越来越大了,本王还没计较你不守妇道,你竟还摆脸色给本王看了,看来璇璇是把为妻之道全丢在脑后了……”

他快步追上去,抓住她柔若无骨的小手,俊逸的眉眼中带着几分委屈,与其说是在指责她,不如说是在倾诉不满。

一个男子,长得俊美无双,还用这般委曲的表情看你,还有多少女人能恨得下心对他生气呢?

只怕是再大的火气都会化为绕指柔情了吧……

很显然宇文辙知道自己的优势在哪里,也很善于利用自己的优势。

此时此刻,他的举动放在二十一世纪叫做卖萌,可放在周璇眼里却叫无耻。

“宇文辙,你还能再无耻一点吗?一边把我当棋子用,一边还指责我不懂为妻之道……”周璇嘴角轻扬,露露出一抹浓浓地嘲讽。

她笑:

“宇文辙,我这枚棋子还好用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