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179.180我家璇姐姐怕痒

七夕佳节,月色正浓。

女子一身白色轻纱翠烟衫,下罩白底百褶裙,风髻雾鬓点缀着精致的珍珠发簪,一袭轻纱让她美丽的脸庞若隐若现,好似笼罩在云雾之后,让人忍不住想要揭开面纱一探究竟。

她安然站在一棵垂柳之下,手上提着一支花灯。

轻风拂过,忽明忽暗的光在她白衣上留下一丝斑驳。

衣袂飘然,恍惚间如月宫下凡之仙子。

“那就是周璇吗?謦”

她轻轻地开口,目光落到远处河边的坐着的一个女子身上。

“恩。”叶湘玉点头,“小姐,要上前去看看吗?”

上官一诺没有开口,却已迈开莲步朝着前方走去。

夏夜,虽然有风,但周璇依然觉得闷热无比。

或许闷的不是身体,而是胸口那颗心。

足下,河水缓缓流过,倒映着远处的灯火。

和二十一世纪相比,古代无论哪里的河水都非常清澈,可随时下去嬉戏一番,不像二十一世纪,还要找专门的游泳池。

这一刻,周璇有一种想要扎进水里游一圈的冲动。

然而,她还是克制住了,这里虽然僻静,但毕竟在大魏东都,她如果真下去游一圈,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受不了丈夫即将纳侧妃的打击得了失心疯了。

不过,虽然下水游泳不行,玩玩水还是可以的。

周璇漂亮的眼珠子一转,嘴角露出一抹调皮,脱去鞋袜。

最近刚下过雨,魏水的水线颇高,她在岸堤之上,足尖正好可以点到河水。

微凉的河水顺着血液将丝丝凉意传递过来,周璇顿时觉得整个人舒服多了,胸口也没有那么闷了。

上官一诺在不远处看到这一幕,嗤之以鼻。

她以为周璇是个知书达理之人,没想到竟如此不知廉耻,竟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种事情。

她正寻思着上前,却有人先她一步来了。

那是一个小孩子,七八岁的样子,他走到周璇身边,一边吃糖葫芦,一边将一封信递给她。

“给我的?”

周璇不解地看着那封信,思量着要不要接。

那小孩把信塞到周璇手里便转身跑了。

周璇打开信封一看,秀眉忍不住微微蹙起。

璇儿:

请原谅我的不告而别。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的朋友,赫连雨涵绝不负朋友,更不能夺朋友之爱,所以明天你不会在齐王府看到我。

忠心祝福你和齐王殿下百年好合、白头偕老。

你的朋友,赫连雨涵。

周璇迅速浏览完毕,心情非常复杂。

赫连雨涵是要逃婚吗?

为什么?

她不是一直很喜欢宇文辙吗?

周璇的目光落到那一句“赫连雨涵绝不负朋友,更不能夺朋友之爱”上面,疑惑愈发深了。

她记得自己明明跟赫连雨涵说过,她爱的并非宇文辙……

她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你们女人都这么朝秦暮楚的吗?”

突然,一个充满戏谑的男中音在周璇耳畔想起。

因为周璇的心思圈在赫连雨涵这封信上,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把她下了一跳,险些一头栽进魏水之中。

好在那人眼疾手快,拉了她一把。

周璇知道自己这样子只怕是有些丢人,不过她却不放在心上,待到重新坐定之后,她将信收回怀里,不满地睨了一眼身后的那个男人,道:

“二皇兄,偷看别人的信是不对的。”

“哦。”

宇文源耸了耸肩,不过从他的态度可以看出,他压根儿就没有认识到错误。

“实在想不通在你们女人眼里,什么是爱情是什么?赫连雨涵不久前还爱三皇弟爱得死去活来,一眨眼居然就逃婚了,这心变的还真够快的呀!还有你,三弟妹……”

宇文源面带嘲讽地看了周璇一眼。

周璇本不打算与他打交道的,但是他这样的语气和眼神让她很不舒服。

好似她做了什么有违道德、天理不容的事情一般。

“我怎么了?”她问道。

“哼——”

宇文源冷笑一声。

“如果本王没记错的话,三弟妹你不久前还在旭日森林里和南宫无痕情义正浓,南宫无痕为了你连命都不要,本王还以为你会跟他走呢!没想到你一转身就回到三皇弟身边了!你们女人都这么无情无义、狼心狗肺吗?”

“……”

周璇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指责狼心狗肺,她有些莫名其妙,不过通过大学时学过的心理学常识,她似乎瞬间明白了什么。

“听二皇兄这语气,莫非你曾经被女人抛弃过?”

周璇笑眯眯地看着宇文源。

宇文源先是顿了一下,然后他咬着牙,凶神恶煞地瞪周璇。

“你才被人抛弃呢!本王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女人见了本王就如同蝼蚁一般,纷纷匍匐在本王脚下,任本王采撷……”宇文源一边说,一边特别傲娇地仰起头,冷哼道,“从来只有本王抛弃女人的,哪里会轮得到她们抛弃本王……哼——”

周璇看到他这副欲盖弥彰的样子,忍不住低头偷笑。

原先她还只是猜测,现在她几乎可以肯定这家伙被人抛弃过,而且还伤得很深……

根据心理学,男人被女人狠狠伤害过之后通常会有两种表现:

其一,封闭自己,从此远离女色。

其二,纵情花丛,彻底沦为花花大少。

很显然,宇文源属于后者。

不过周璇倒是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居然敢抛弃邪魅狂娟的北羽源。

“二皇兄……”

周璇刚刚开口,想要八卦一下,宇文源显然看透了她的想法,丢给她一个杀人的眼神,然后站起来,转过身,背对着她。

“三弟妹,那日在旭日森林的事情,本王很抱歉,本王与你无冤无仇,自然不会伤害你,但那南宫无痕乃本王宿敌,若三弟妹不想与本王为敌,最好与他保持距离,否则到时候刀剑无眼,本王不能保证不会殃及无辜。”

周璇有些意外,其实在旭日森林的时候,她也感受得到宇文源并没打算伤她,不过她没想到宇文源还会为此事专门向自己道歉。

“二皇兄言重了。”

周璇说道,她是个恩怨分明的人,当然如果那日无痕大哥出事了的话,她不保证自己会不会因此与他对立,但终归无痕大哥安然无恙,她自然没有理由因此记恨他。

宇文源没有说什么,他长腿一迈,便要走了。

不知道为何,这一刻,周璇心里突然徒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她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二皇兄要去哪里?”

“有人要逃婚,本王作为齐王殿下的兄长自然不能袖手旁观。你也知道的,我三皇弟身体不好,明儿若因为赫连公主逃婚之事而被活活气死怎么办?哎——我这做兄长的只能辛苦一下,去把那女人抓回来,好让我三皇弟能顺顺利利地迎娶新娘过门。”

宇文源是一边走一边说的,话音未落,人却已经消失。

周璇低头看着手里的信,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事要不要去告诉宇文辙?

可是赫连雨涵给自己写这封信的初衷应该并不打算让宇文辙知道的……

周璇是担心宇文源会对赫连雨涵不利。

赫连雨涵性格倔强,她做了的决定是很难改变的,若和宇文源遇上,一场打斗是难免的,而宇文源武功那么高,连无痕大哥都差点死在他手下,更别说赫连雨涵了……

怎么办?

如果这个时候无痕大哥在就好了,他肯定有办法的……

这个认知把周璇着实吓了一跳。

这么多年来,她一直都是习惯自己解决问题,从不依赖他人……

可是为什么现在自己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想到找南宫无痕帮忙呢?

天呐!

她是怎么了?

周璇眉心紧蹙。

不远处,上官一诺漂亮的星眸中却露出一抹得意的笑。

从周璇和宇文源的对话中她知道周璇并不知道宇文辙就是南宫无痕。

这个认知让她心情大好!

原先她还以为周璇之于辙多多少少会有些特别呢!没想到不过如此……

这一刻,上官一诺更加确定宇文辙是故意在自己面前表现得在乎周璇的,说白了就是试探自己而已。

他这人就是这样。

明明心里在乎得要死,却不愿意低头,总要你哄着他才行……

上官一诺正想着,突然一抹熟悉的气息向她靠近,她的双眸猛地一凜,转过头。

说曹操曹操到。

那男子就站在她身后数丈之外,依旧是一身一尘不染的白衣,只是易容将那张绝美的脸换成了一张平凡无奇的脸。

这张脸,是南宫无痕。

这一刻,上官一诺的心开始疯狂地跳动,好似要从嗓子眼里面跳出来一般。

“辙……”

她开口唤他,声音非常地轻,面纱挡住她漂亮的脸,不过她双眸里饱含着笑意,可以想象得出,此时美人一定是笑靥如花的。

然而下一瞬,她就有些笑不下去了,她发现宇文辙的目光并没有在自己的身上,而是越过她,落到了河边那个女子上。

那女子正是周璇。

上官一诺长

长的玳眉拧到了一起,不过很快就松开了。

有意思……

周璇并不知道后面有两道视线正盯着自己瞧,她还在纠结着赫连雨涵的事情。

“璇姐姐!”

突然,有人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这声音……

“小波?”

周璇转头果然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那是一个潇洒倜傥的少年郎,面如冠玉,双眸璀璨,两颊白里透红,仿佛着了胭脂一般。

奶油小生。

这个词汇拿来形容他实在是太合适不过了。

“璇姐姐,我听姐姐说你前些日子嫁人了,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呀?你夫君齐王殿下呢?难道是忙着纳侧妃的事情冷落你了?”

这少年叫做伊波,是珠玉坊老板伊锦的弟弟,虽然只比周璇小一个月,但迫于其姐伊锦的淫威,纵有万般不愿,却不得不恭恭敬敬地叫周璇一声姐姐。

“难道说真应了那句话,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可怜的璇姐姐,成亲才多久呀,就论为旧人了……”

伊波一边说,一边很自然地拍拍周璇的肩膀。

熟不知他这个动作彻底惹怒了某人。

宇文辙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清冷的眸子发出浓浓的杀气,径自越过上官一诺,朝着周璇那边走去。

若是平时,被宇文辙这么无视,上官一诺的心情肯定会很糟糕,可是现在,她的心情却好得不得了。

她与宇文辙相识多年,他的性子她多多少少是有些了解的。

他出身高贵,一向很重视礼节,所以他绝对不会允许他的妻子有不端的行为。

而且他的占有欲很强,在他看来,他喜欢的人就应该把他摆在首位,不能和除了他意外的男人走近。

当初,就因为自己和云走得过近,他就可以一直不理她,更别说和别的男人有不端的行为了。

这个周璇居然赤足站在别的男人面前,还任由那个男人对她勾肩搭背……

这被辙看到,还不是自寻死路。

上官一诺幸灾乐祸地轻笑,饶有兴味地跟上去,打算看一场好戏。

另一边,周璇还未觉察有人靠近,她对看着伊波,道:

“别闹了,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来的正好,帮我个忙好不好?”

“好呀!以我和璇姐姐的交情,只要你给足佣金,什么忙都能帮你。”

伊波嬉皮笑脸地说,一副“亲兄弟,明算账”的样子。

伊波真不愧为伊锦的亲弟弟,活脱脱一个见钱眼开的吸血鬼二号。

看得出来这一次是要被这家伙狠狠宰一顿了,可是想到赫连雨涵,周璇还是咬了咬牙,忍了。

算了!被宰就被宰吧!大不了下次宰回来!

雨涵把自己当朋友,自己自然不能看着她落到宇文源手里。

“多少?”周璇问道。

“这个数。”伊波伸出五个手指。

“五两?”

“璇姐姐,你这是在玩我吗?”

伊波无语,璇姐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抠门了?

不是周璇抠门,其实她也就随便说说,总不能一开始就说很多,到时候这家伙见她这么爽快,难免坐地起价。

“五百两?”

周璇再次开口。

“璇姐姐,别逗了!你觉得可能吗?时间宝贵呀……”

伊波不断地摇头。

哎——

果然够黑!

周璇无奈,心里一阵肉痛。

这年头,钱不好赚,却这么好花……

“五千两银票拿走。”周璇拿出五千两银票递给他。

伊波的眼睛顿时就亮了:

“璇姐姐,你真是有钱人呀!随身带着这么多银票!”

伊波两眼发光,笑嘻嘻地伸手去拿那银票,眼看就要到手了,熟料一双骨节分明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伸过来,先他一步将银票拿走了。

一个白衣男子拿着银票,璀璨的双眸散发着几分幽冷,嘴角轻抿,看得出来,他的心情不大好。

因为他的出现,四周的气温顿时直线下降。

“你是谁?”

伊波警惕地看向来人,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男人绝不简单。

“无痕大哥!”

周璇的声音就这样出现在沉默紧绷的空气中,她惊喜地唤他,眉飞色舞的样子啥事可爱,脸上的笑容明媚无比,好似春日里的暖阳。

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将他心中的寒冰化解。

白衣男子微微一愣,周璇已绕过伊波走到他身边,温暖无比地看着他。

“无痕大哥,你不是会洛川了吗?怎么回来了?”

那温暖的笑,那亮晶晶的眸子上毫不掩饰

的惊喜……

这一刻,不知为何,心中所有的愤恨与怒气就这么烟消云散了。

他低头看着周璇,轻声说:

“丫头需要帮忙怎么不找我呢?我不收钱哦。”

他的声音那么温柔,温柔地让周璇的一张小脸不知为何就爬上了两枚红云。

周璇正欲说话,却听到南宫无痕的目光盯着她的脚,眼神有些凛冽。

这一刻,不知道为何,周璇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想要将脚藏起来,却无从可藏,只能硬着头皮,憋足地解释:

“那个……天气热……我想玩水……就脱了……”

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说谎,他伸手指了指放在河边的鞋子。

“哎——”

南宫无痕叹了一口气,表情似乎有些无奈。

周璇以为他生气,而他却突然伸出手,将周璇拦腰抱起。

“啊——”

突然失去重心,周璇惊慌失措地叫了一声,赶紧伸手环住他的脖子。

男子身上淡淡的清香将她瞬间包围。

她跟慕容莫问学了一身闻香识人的本领,却唯独辨不出他的真实气味。

这就是慕容莫问所说的,出神入化的易容术,普天之下仅此一人。

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不过这香挺好闻的。

不知道闻多了会不会让人沉醉?

周璇正寻思着,男子已经将她放到地上坐好,然后一手捉着她的玉足,一手拿了一块帕子,轻轻地擦拭。

“地上湿气重,丫头难道想老了以后得风湿吗?”

他的动作很轻柔,但是却不熟练,看得出来他从未做过这种事情。

而周璇也从未遇到过这种事情,顿时一张一脸仿佛着了火一般,滚烫无比。

虽然周璇是学医的,本该是开放的,可是她虽然活了两世,却从未和男子这般亲密过,更何况还有人看着呢!

“那个……无痕大哥……我自己来就行了……”

周璇尴尬地说道。

可是他哪里会听她的。

他自顾自地替她擦拭,而周璇的眉心皱得很紧。

“怎么了?不舒服?”男子关切地询问。

“没……”

周璇虽然这么说,眉心却皱得更加紧了。

南宫无痕觉得不对劲,不放心地说:

“丫头若不舒服要说出来。”

“噗——这位无痕公子,我家璇姐姐她怕痒……”

在一旁围观的伊波终于看不下去了,非常不客气地笑了出来。

***

乐乐:谢谢cx0564335童鞋的红包!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