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178.178无痕大哥你在哪里

"哦?吃一点不够?那要多少呢?"

宇文辙嘴角轻抿,露出一抹浅浅的笑。

笑容很浅,笑意却很浓。

周璇知道他是故意曲解她的意思,正欲反驳,可偏偏那厮笑得春风,人畜无害。

有句话叫做伸手不打笑脸人謦。

面对这么个笑得倾城倾国的宇文辙,本来打算和他置气到底的周璇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

就在她犹豫期间,那男子便笑得更加绚丽了凡:

“璇璇等我,我去给你买吃的。”

言罢,他便急匆匆地朝着人群之中走去。

哎——

看着那匆匆消失的背影,周璇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她怎么觉得自己总是拿他没办法呢?

******

然而宇文辙并没有走向繁华的小吃摊,相反的,他竟然朝着僻静的小巷子里面走去。

渐渐远离了人群,四周安静了下来。

他静静地站定,一身白衣隐匿在昏暗的视线内。

“后面的朋友,有话出来说吧。”

他的声音并不算大,可是在这个静谧的巷子里却显得格外明显。

“哈哈哈哈哈——”

爽朗的笑声从巷子的上方传来,一阵清风拂过,伴随着布料滑过衣角的声音,一个头戴斗笠的青衣男子从天而降。

“没想到传说中的病秧子齐王竟能觉察到本尊的存在,是传言有虚,还是本尊疏忽了?”

连城流觞爽朗的声音在小巷子内回荡,声音中带着戏谑。

“连城岛主动静这么大,差一点就直接朝本王飞流觞剑了,本王若还没察觉的话,那岂不是天下第一蠢猪了?”

宇文辙一脸平静地说道。

“哦?齐王殿下怎么知道本尊的名号的?莫非我们认识?”

连城流觞的面容掩藏在薄薄的雪纺面纱之下,看不清,不过通过他讲话的语气大抵可以猜出此时他应该是带着浓浓的玩味和探究。

他是在试探他。

有意思!

最近怀疑他的人真是越来越多了……

哪里出了问题了吗?

宇文辙平静地看了连城流觞一眼,道:

“普天之下会自称本尊了,除了烟波岛岛主以外还会有谁呢?本王虽身在朝野,可江湖中的传说却听了不少。”

“哦……原来是这样啊……”

连城流觞的尾音拖得有些长,似乎是陷入了沉思,也不知道是信了还是没信。

“岛主为何一直跟着本王?”宇文辙问道。

“因为本尊觉得你很像本王的一位故人。”

说话间,连城流觞上前一步,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宇文辙,那样子是想要将他看透一般。

他的双眸虽然被挡在斗笠上垂下的轻纱之后,不过宇文辙依然可以感受到一道冷冽的视线凝视着自己。

那视线犀利无比。

“哦?岛主指的是谁?”宇文辙依旧平静地问道。

连城流觞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毫不隐瞒地说道:

“南宫无痕。”

他缓缓吐出这四个字,然后仔细地打量着宇文辙。

这个男人的眼神凛冽而又辛辣,洞察力之强大,足已让任何人在他面前原形毕露。

不过只可惜这一次他的对手是宇文辙。

一个从小就开始演戏、演技爆棚的影帝级人物。

“岛主的眼神是不是不大好?”宇文辙挑了挑眉,淡淡道,“本王这么仁义贤德,岛主竟将本王与那杀人不眨眼的南宫魔头相提并论,真是太让人伤心了……”

言罢,他摇头,七分无奈的表情中淬着三分怒。

然而他终归是个贤王,即便怒,也是压抑不语的,无奈更甚。

总之,宇文辙就把这么个宽厚、仁慈的贤王演进了骨髓里,即便是生气,也是温和的。

就连一向对南宫无痕颇为了解的连城流觞也动摇了,他摇摇头,道:

“看起来的确不像,难道真是本尊认错人了?”

他似乎有陷入了沉思,宇文辙不打算在与他谈下去,璇璇还等着他给她买吃的,他得赶紧回去才行。

宇文辙平静地绕过那个青衣男子,轻轻地说:

“希望连城岛主不要再跟着本王。”

宇文辙说话的时候并没有停下步伐,他继续往前走。

“好呀。”

他的身后响起连城流觞淡淡的声音,不过那声音听起来却有些诡异。

紧接着,一阵凛冽的风袭来,那青衣男子化成一道影子,朝宇文辙飞去,带着杀气。

“本尊突然想杀人了,不知道王爷接不接得住呢?”

诡异的声音带着笑意,连城流觞武

功高强,然而齐王是不懂武功的,这家伙是在逼他显出原型吗?

宇文辙眼睛微微一眯,嘴角带着笑意。

接一招又何妨?

“小心!”

就在宇文辙寻思着该怎么化解连城流觞这一招的时候,耳畔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只见一道熟悉的倩影朝着自己扑过来,将他往身后一推,自己挡在他的前面。

怎么是这个傻丫头!

宇文辙眼色一凜。

他原先已想到化解这一招的办法,可被这丫头一搅反而更麻烦了!

连城流觞武功高强,这一招足以致命,以她的武功是不可能接得住了。

周璇出现得太突然了,他若要保她就必须使出南宫无痕的独门功夫……

罢了!

暴露就暴露吧!

总不能让他家丫头出事!

就在宇文辙打算使出独门功夫上前与连城流觞抗衡的时候,却没想到连城流觞看到周璇之后,脸色突然一变。

他连忙撤回了掌力。

高手对决,很多东西都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宇文辙觉察到了,但周璇并未觉察到。

她以为是她自己接住了连城流觞的一招。

“这位公子,我夫君哪里得罪你了吗?你为何对他动手?”

周璇将宇文辙牢牢的护在身后,就像母鸡保护小鸡一样。

“是你?”

连城流觞透过面纱看了周璇一眼,若有所思。

不过他终归什么也没说,足下一点,整个人便腾空而起,乘风而去。

幽深的小巷又恢复了平静,幽白的月光洒下来,照亮了黝黑的地面。

“宇文辙,你没事吧?”

虽然连城流觞收回了内力,那一招其实只是空招,却还是让周璇的掌心微微发疼,不过她并不在意自己,而是关切地看着宇文辙,漂亮的眸中闪烁着关心的神采。

“没事。”

宇文辙冷冷地说道。

若是平时,看到周璇这么关心自己,宇文辙会很高兴,可此时此刻,他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她知不知道她刚才有多危险!

若连城流觞那一掌没收住,只怕就算自己出手救了她,她依然会有受伤。

“什么态度嘛……如果不是我,你早就被那个蒙面男子打伤了。”

周璇有些郁闷地嘀咕一声:

“忘恩负义的家伙!”

四周很安静,隐隐约约可以听到远处人群中熙熙攘攘的叫卖声,当然与此同时,宇文辙也将周璇的抱怨听得清清楚楚。

宇文辙露出一抹无奈的笑。

他知道她不高兴了,若站在她的立场,救了自己,自己还给她脸色看,的确是该不高兴。

于是宇文辙收起了自己的情绪,伸手抓起周璇的手,道:

“璇璇就这么担心本王呀,担心得连命都不要了?”

“谁担心你了呀……我是看你半天没回来,走丢了,明儿成亲齐王府交不出新郎,别人还以为是我善妒把你给藏起来了呢,所以过来看看……”

周璇非常认真地解释道。

宇文辙见状,嘴角的笑容愈发深了,他用指尖戳了戳她的脑袋,道:

“璇璇,解释等于掩饰。你担心本王就承认了吧,本王又不会怪你。”

“我才没有呢!我干嘛担心你啊!”

周璇娇嗔一声,嘴硬地转过身,坚决不承认,一边说还一边郁闷地甩他的手。

宇文辙当然不会让她甩掉,他牢牢地将她的小手攥在手里,笑容满面:

“璇璇,你属鸭子的吗?”

“什么?”

周璇被他突如其来的这句话弄得一头雾水,不解地看着他。

宇文辙看着她一脸迷茫的样子,愈发觉得好笑,敲着她光洁的额头,道:

“鸭子嘴硬。”

“你才嘴硬呢!”

“本王关心璇璇从来都是承认的,什么时候嘴硬过?不像有些人,明明关心本王关心得要死,却死不承认。”

周璇觉得自己口才一向不错,可是她发现自己竟然词穷了,想不出反驳他的话,可是又不甘心!

于是她停下脚步,黑白分明的眸子非常认真地凝视着宇文辙,道:

“我要吃鸭头。”

“啊?”

这下换宇文辙接不上话了。

刚才他们明明是在讨论那么严肃的问题,这丫头却突然跟他说这个……

这转变得也太莫名其妙了一点吧。

周璇看着宇文辙错愕的样子,觉得自己终于扳回一句了,心情大好。

摇着宇文辙的手臂,又重复了一遍:

“我要吃鸭头。”

“好,好!现在就去给你买。真是吃货。”宇文辙揉了揉她乌黑的秀发,“不过吃货好养。”

周璇是个不挑食的人,基本上只要给她一个食物,她都能吃得非常开心。

可是宇文辙却总有办法让周璇瞬间失去胃口。

比如此时,周璇正开开心心地吃着鸭头,而他坐在一边眯着眼睛宠溺地看着她吃。

原本这是一个美好、和谐又让人羡慕的画面,谁知道宇文辙突然说了一句:

“璇璇,你吃了这么多鸭头,不怕这些鸭子晚上找你索命吗?”

“……”

周璇拿着鸭头的手突然顿了一下,嘴角微微抽搐。

宇文辙伸出手,指着鸭眼睛,道:

“璇璇,你看,这只鸭子正看着你呢!它伤心地看着你把它放入嘴里……哦,不仅仅是伤心,还有恐惧、愤怒、杀气……”

周璇原本是没有特别感觉的,可是被宇文辙这么一说,她就下意识地去看手里的鸭头。

其实煮过之后,鸭子的眼睛并不明显,一般人不会去注意,但是宇文辙这么一说,周璇自然忍不住会去找。

一股恶寒传来。

“啊——”

她猛地扔掉手里的鸭头,只觉得背后发凉,仿佛有无数鸭子飘过来阴森恐怖地看着她。

周璇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身子,下意识地往自己身边的男人身上靠过去。

投怀送抱!

不错!

这送上门来的豆腐要是不吃,他就不是宇文辙了!

于是齐王殿下很自然地将周璇圈在怀里,温柔地抚着她的背,道:

“璇璇乖,不怕!不怕!有我在……”

那样子好像是在哄孩子一般,耐心又宠溺。

这时候,周璇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了,想要从宇文辙怀里挣脱,但显然不可能了。

“璇璇,还吃吗?”

宇文辙一手牢牢地环着周璇的腰,一手将鸭头递过来。

被他这么一说,她一看到丫头就浑身起鸡皮疙瘩,怎么可能还有胃口啊!

“不吃了。”

周璇把头转过去,不再看那鸭头。

“还有三个呢,你不吃那就我吃吧,不能浪费。”

宇文辙心疼地看着桌上的鸭头,一副“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样子。

言罢,他便若无其事地低头开始吃鸭头。

动作慢条斯理,吃相优雅到了极致,一举手一投足都足已拿来做大魏贵族用餐典范。

周璇无语。

她瞪大了双眸,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个一脸悠然的男子,很想问一句:

他怎么可以吃得下!

“宇文辙,你不觉得鸭子的眼神很可怕,你不怕鸭子索命吗?”

她忍不住把他说的话又说了一遍。

“不怕。”

宇文辙笑眯眯地看向身边的美人,道:

“我家王妃会保护我的,不是吗?刚才你为了保护本王连命都不要了,难道你还怕鸭子不成?”

这是开玩笑的语气,可是周璇却听出了他言语中的不悦之色。

她突然明白宇文辙为何突然拿鸭子说事了。

原来他还一直为刚才的事情耿耿于怀。

这男人……

周璇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了。

“宇文辙,我不是没事吗?”

“那是因为你走运。”宇文辙说道,“如果刚才连城流觞那一掌落下来,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他的声音中带着责备,周璇下意识地蹙眉。

其实经过这么久,她也冷静下来了,知道刚才那个蒙面男子武功非常高强,自己的确不是他的对手。

但是这也不能怪她呀!

又不是她招惹到那个人的!

“宇文辙,你自己不会武功就别到处乱走!要么你带上崩雷和慕雨也行……”

周璇不高兴,明明她又没做错什么,他凭什么对她置气。

“璇璇,本王说的是你的问题,不要转移话题。”

宇文辙的眼神突然变的严厉。

“什么跟什么呀?宇文辙,我好心救了你,你凭什么对我置气呀?早知道就让你被连城流觞打死算了。”

周璇郁闷地瞪他,却没想到宇文辙突然很认真地点头。

“对。璇璇,下次如果遇到这样的情况,你就应该看着本王被打死,打死也不能出手。”

他的表情那么认真,每个字都咬得很清晰,生怕她听不清楚一般,而他看着她的那个神情,好似她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大错一样。

莫名其妙!

神经病!

周璇忍无可忍,猛地站起来,挣开他的手,转身就走。

宇文辙当然不会让她就这样走掉,他站起来正要追,却被摊位的老板拉住。

“公子,你还没付钱呢。”

待他付了钱,抬头去寻觅周璇,可前方人流不息,早已淹没了周璇的身影。

******

七夕夜,各式各样的漂亮灯笼照得明晃晃的,做买卖的小贩除了贩==卖各式各样的花灯和小吃以外,也有贩卖玉佩手饰、胭脂水粉、雕牌平安饰物.之类的。

周璇心情有些糟,她漫无目的地穿梭在人群之中。

路边到随处可见情投意合的男女提着花灯,在姻缘树下结缘……

周璇这才深刻的感受到七夕还真是有几分情人节的味道,以前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人们把七夕称为中国式情人节,她还曾不屑地说过“当代中国,除了清明节,什么不节日不被过成情人节呢”……

现在想来是她当初太偏激了,至少七夕在古人眼里也是男女互诉衷肠的时候。

不过这与她有什么关系呢?

夜风清爽,很舒服,却没办法让周璇的心情好起来。

她的心情很乱,大脑也很乱。

她清楚,其实不仅仅是因为生宇文辙的气,确切地说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她突然有些不想看到宇文辙。

看到他,她的心会乱。

她本来打算把他当做半个合作伙伴来看。

他们维持着名义上的婚姻,这不就是合作伙伴吗?

为什么是半个?

因为宇文辙对周家有仇,随时都可能会对她出手,结束二人的合作关系。

所以,她会觉得是半个。

合作伙伴,本来就是一个冰冷的词汇,更何况还是半个。

她觉得自己对他应该是理性客套地保持着距离,然而事实上,她发现她做不到!

为什么一见到他总会失控呢?

她以为自己是讨厌他,可是当看到他有危险的时候,她又会下意识地担心他……

为什么?

周璇,你是把他当做朋友了吗?

可是宇文辙不该是你的朋友呀……

朋友是什么?

如果真的要说到朋友,也应该是无痕大哥呀!

无痕大哥……

不知道为何,周璇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那张平淡无奇却清尘脱俗的脸。

想起他带着她御剑飞行,潇洒地仿佛天上下凡的神仙。

想起他们曾经在旭日森林患难与共,互相扶持……

无痕大哥,你还好吗?

今天是七夕佳节,你会在哪里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