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177.177别以为你带我吃了这么点东西我就会谅你(三更)

周璇见过脸皮厚的,却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

俗话说对待无赖最好的办法就是比他更加无赖,然而和宇文辙比脸皮……

周璇自认为自己没有任何胜算。

除了沉默,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周璇打定主意,反正无论宇文辙说什么,做什么,她都装作没看见,坚决不睬他就是了。

宇文辙见周璇不说话也不急,他非常有耐心謦。

他家王妃脾气一向很好,生气一般也不会气太久,他有信心过一会儿就有办法让她消气。

沉默在两个人当中持续了大约半刻钟。

然后,宇文辙看了周璇一眼,道:

“王妃饿不饿?七夕在大魏是大节,夜市我们东都市集最热闹的时候,各地商贩都会赶来摆摊,带来各地美食,王妃要不要去尝尝?”

听到吃的,周璇的眼睛顿时就亮了,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

“好啊!”

话出口之后,周璇立马后悔了,尤其是看到宇文辙炫目的笑,她知道自己又中计了。

顿时恼得好!

说好不再跟他说话的,怎么一提到食物就忘了。

周璇,你就这么点出息吗?

周璇咬牙切齿,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宇文辙看着这样的她,笑意愈发深了。

相比较她那副风轻云淡、宠辱不惊的样子,他更喜欢看到这般手足无措的她。

他家王妃果然是个好哄的丫头!

“走,本王每年带你去吃好吃的。本王知道有一家香酥鸡特别好吃,栗子酥也不错,有个叫大福米锅巴菜的,听说是北方的美食,东都不兴这个,但是真的很好吃哦!听老板说能够清热解毒、美容养颜呢……”

宇文辙说得绘声绘色、眉飞色舞,听得周璇垂涎欲滴,然而她清楚,这不过是他转移她注意力的计量,她才不会上当呢!

今天她就要用实际行动告诉,他这种棍棒加蜜枣这一套对她来说已经不管用了。

她周璇才不是那种一看到吃的就把什么都丢到九霄云外的吃货呢!

哼——

宇文辙的话不但没有让周璇脸色有所缓和,她甚至还气呼呼地转过头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不过宇文辙并没有因此而收到打击,他锲而不舍地继续给周璇介绍东都夜市的各种美食,敬业的程度不亚于美食频道的主持人。

“不过本王在夜市吃了这么多年,印象最深刻的却是去年吃过一种很奇怪的东西,看起来像是豆腐,闻起来很臭,但是吃起来却很香,回味无穷……”宇文辙一脸陶醉地说道。

“难道是臭豆腐?”

周璇下意识地脱口而出,据后人研究,臭豆腐不是明清时期才出现吗?

大魏也有?

不过从宇文辙的话来判断,大魏是没有的,至少东都没有,而周璇之前也没有听过,更没吃过……

难道说是哪位致力于发展饮食业的穿越小伙伴让臭豆腐提早问世了?

周璇心中闪过一丝疑问,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去看一下,虽然遇到同为穿越人的概率少之又少,但是万一遇到了呢?

总不能就这么错过吧?

反正她是打死也不会承认自己就是饿了,想去吃美食了,才找了这么个借口……

“王妃有兴趣?”宇文辙见周璇双眸发光,知道自己的战术成功了,露出一抹为不可察的笑,“本王带你去找找,不过知道今年那位老板还会不会再来。”

为了表明自己并没有原谅他,周璇不搭他的话,不过脚步却已乖乖地跟着他移动……

******

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

纤纤摸素手,札札弄机杼。

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

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七夕佳节,牛郎织女鹊桥相会。

大魏有个古老的习俗,每逢气息,未嫁少女都会献祭,结彩楼,预备黄铜制成的细针,以五色细线对月迎风穿针,祈求自己能够心灵手巧、获得美满爱情的节日。

这种事情周夏韵在出嫁前做过很多次。

她一向擅长女红,穿针引线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事,然而不知道为何,每逢七夕,一向擅长女红的她却没办法将那五彩细线传入针眼之中。

难道,注定她这辈子就没法得到心爱之人吗?

周夏韵一心这个邪。

她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打七巧”失败之后,便苦练穿针之术。她不信当她把穿针引线之术连得出神入化之后,还会失败?

周夏韵是个说到做到的人,她整整练了一年,到了最后,她几乎闭上眼睛都能将线穿进针孔了……

而那年七夕,她依然失败了!

难道命中注定吗?

周夏韵不信命,她不放弃,继续努力。

可是年复一年,她从未成功过。

平时,她可以将女红做到完美的境界,可是不知道为何每逢七夕,她竟连穿针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

又逢七夕,东宫宁静。

幽白的月光下,周夏韵再次迎风穿针,然而,还是失败了……

她颓然地垂下手臂,低头,茫然地看着地面。

青石地面之上,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落下一颗颗水珠,落地之后晕染开来,好似一副写意的水墨画。

下雨了吗?

周夏韵抬起头,皓月当空,弯弯的,好似一艘小船。

没下雨……

周夏韵觉得眼睛有些涩,她下意识地伸手,才发现是她流泪了。

流泪?

她竟然还会流泪……

还记得父亲寿宴的那天晚上,她刚刚回到东宫的卧房,还没安顿好,便见宇文轩急匆匆地跑过来。

她敢肯定,他们成婚这么久,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急得来找她。

“周夏韵,你早就知道了是吧?”

那时候,宇文轩一向黑白分明的双眸当中充满了血光,她仿佛可以看到熊熊烈火在他的眼里燃烧。

“知道什么?”

周夏韵还记得自己当时的声音非常平静,不带一丝感情,可心却如刀绞,痛得喘不过气。

“周夏韵,你明知故问!”宇文轩目露凶光,“你早就知道就本宫的人并非音儿,而是周璇……”

“是啊!”

她耸了耸肩,风轻雨丹地说道。

“你……”

宇文轩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她甚至还听到了他愤怒地磨牙声。

“为什么不告诉本宫?

他的声音充满悲痛和怒火。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呀?”周夏韵冷笑,“难道大魏例律有规定我一定要在太子殿下连问都没问的情况下,莫名其妙地跑过去告诉您周璇才是您的救命恩人吗?”

“周夏韵,你怎么这么恶毒呢?周璇她是你的亲妹妹呀!你怎么可以眼睁睁看着本宫一次又一次地害她呢?”

“宇文轩,你也知道害她的是你自己呀!你自己傻,居然还怪我了!真是可笑……有些人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能下手居然还有脸说别人恶毒……”

那一刻,她仿佛听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弯下腰,笑个不停。

她看到宇文轩痛苦的样子,她笑。

她看到宇文轩追悔莫及的样子,她笑。

她看到他绝望地走出房门,失魂落魄,她笑。

她一段地笑,笑到肚子疼……

周夏韵以为自己这辈子是不会再哭了,可是现在,这个七夕,她却哭了……

原来她也没有自己想的那样坚强。

原来,她还会在七夕节的时候打七巧。

原来,她还抱着不该有的幻想。

而这一切,都因为她还爱着那个男子……

还记得那年春日,绿草青青,百花争艳,少年风流,文采斐然,曲水流觞,芳心暗许,从此一生牵绊。

周夏韵知道,以前每逢七夕佳节,宇文轩都会带周夏音去看花灯。

那么今年七夕,宇文轩,你又在哪里?

哎——

他在哪里与她有什么关系呢?

感情终归是不能勉强的,周夏韵,你该放下了。

伊人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转过身,正欲进屋,却听下人来报,周夏音求见。

看来今年,宇文轩并没有在周夏音身边……

周夏韵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一抹嘲讽的笑。

却不知道是在笑宇文轩还是在笑她自己……

“她要进来就让她进来吧。”

周夏韵对着管家说完之后便回房了,完全没有接待的意思。

反正周夏音也不是来找她的。

周夏韵料得没错,周夏音果然不是来找她这个姐姐的,她要找的是宇文轩。

本来今天周璇离开之后,她就要过来的,不过随后她想起今日是七夕。

往年,每逢七夕太子哥哥都会过来带她去看花灯的,她想今年也不会例外,便干脆在周府等他。

然而她左等他不来,右等他不来,最后终于沉不住气,忍不住跑了过来。

东宫的管家说太子哥哥不在,周夏音不信。

她猜肯定是周夏韵搞的鬼,肯定是二姐姐嫉妒自己深得太子哥哥宠爱怀恨在心,才把太子哥哥藏起来的。

周夏音本来想直接杀到周夏韵面前质问她的,然而她想起上次被周夏韵推到湖里,心有余悸。

二姐姐现在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疼爱自己的二姐姐了,她还是小心为妙……

一再权衡,周夏音决定去书房等宇文轩回来。

因为之前,宇文轩曾说过周夏音可以在东宫自由行走,所以守卫并没有阻止她进入书房。

宇文轩的书房很大,不过并没有华丽的装饰,除了书还是书,层层叠叠的书。

最中间是一张很大的书桌,上面井然有序地依次摆着笔墨纸砚。

这一刻,周夏音的脑海里浮现出坐在书桌前办公、看书的场景。

他本就是个书卷味很浓的男子,相比有着大魏第一才子之称的沐风,宇文轩更具有书香气质。

沐哥哥太过妖冶了,总给人一种驾驭不住的感觉;但是太子哥哥不一样,太子哥哥对她总是那么温柔、耐心,从来不让她受委屈,还多次帮她教训周璇那个贱人……

周夏音这么一想,愈发觉得宇文轩好了!

她想要不等下跟太子哥哥说,如果这一次他能帮自己把周璇这个贱人彻底除掉的话,她就考虑嫁给他好了……

恩!

太子哥哥如果知道她这个决定之后一定会很高兴!

周夏音嘴角露出一抹甜蜜又得意的笑,不过她的笑容很快就垮下来了。

唔——

太子哥哥怎么还不回来呢?

好无聊呀!

周夏音百无聊赖地在书房里转来转去,她对书没有兴趣,可实在无聊便开始翻宇文轩的书桌,看看有没有东西可以玩。

桌面上有一个紫玉做的镇纸,玉身通体莹润,雕刻成老虎的形状,栩栩如生,非常精致。

周夏音打算拿来把玩把玩,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的目光却被镇纸下面的那张宣纸给吸引住了。

那是一张画,一副人物画。

画中的女子一身端庄的宫装,云鬓高挽,静静地站在水边,似是在沉思着什么,表情很淡,恬静温婉,可眉宇间却自有一股若隐若现傲然,好似冬日迎风绽放的梅花。

周夏音的小脸顿时阴云密布!

画中的女子她认得,是周璇!

可是太子哥哥的书房里面怎么会有周璇的画像?

难道是太子哥哥画的?

不……

不会的!

太子哥哥爱的是她,他和自己一样讨厌周璇,怎么可能会画她呢?

不!

不可能的!

然而无论周夏音多么想否认,可是上面的自己却让她没法在欺骗自己。

曾经沧海难为水。

那是宇文轩的笔记,千真万确。

那一刻,周夏音气得咬牙切齿!

周璇这个贱人什么时候把太子哥哥给蛊惑了?

难怪太子哥哥今年七夕不来找她了……

都怪周璇!

贱人!

贱人!

周夏音越想越气!

不!

她不能坐以待毙!

她要去找太子哥哥,告诉太子哥哥周璇这个人有多坏!

她要把太子哥哥抢回来!

周夏音越想越气,一刻也待不下去了,她一边不断地诅咒周璇,一边离开东宫。

******

夜色正浓,一闪一闪的星子给漆黑的夜增添了璀璨的美丽。

月儿不不知道什么时候躲了起来,像是一个害羞的少女,只露出一抹羞涩的轮廓。

路边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周璇跟着宇文辙走,找到了臭豆腐摊,却没有找到传说中的穿越小伙伴。

卖臭豆腐的是一个中年大叔,他说这东西在他家乡很常见,只是东都没有而已……

也对,或许在明清之前中国某些地方就已经有了臭豆腐,然而古代正交通闭塞,信息不通,没被推广也没被记载下来而已……

周璇并没有深究,其实这本就只是她说服自己的借口而已,美食才是她真真想要的。

算了,民以食为天,还是先吃东西吧!

周璇很快就将一切抛在脑后,开始横扫东都夜市。

宇文辙早就知道这丫头能吃,却依然被她的架势给吓到了!

真是吃货!

“阿嚏——”

就在周璇吃得很爽的时候,不知道为何,她突然打了个喷嚏。

宇文辙见状好看的眉微微一蹙,下意识地将她拉到自己怀里,小声询问:

“冷了?”

两个人靠得太近了,他的身上独特的清香传来,周璇下意识地蹙眉。

“宇文辙,死开!别以为你带我吃了这么点东西我就会原谅你!”

周璇狠狠地伸手推他,哼——她可是有脾气、有骨气的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