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176.176媳妇都要跑了,他还要脸皮干嘛5000+加更

宇文辙的话让周璇眉心紧锁,她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宇文辙,你装病韬光养晦这么多年却在这个时候功亏一篑,太不值得了……”

宇文辙没有说话,他嘴角扬得高高的,双眸暖意融融地看着周璇,若有所思地伸出手,挑起她漂亮的下巴,道:

“璇璇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关心本王了?该不会是爱上本王了吧?”

说话间,那白衣男子勾唇一笑。

那一笑,若青山碧水间的一棵青竹一般倾城脱俗,看得周璇心头猛地一跳,不知道为何,她的一张小脸刷地红了謦。

天呐!

她在干嘛?

宇文辙要怎么做与她有什么关系?

他们之间虽然不算敌对,可毕竟他与周家是有仇的,就算不是敌人也算不上朋友……

她想这么多干嘛?

这个认知让周璇有些恼。

“不……不过是过意不去而已……你毕竟刚才那样毕竟是因为我……”

不知道为何,她的声音越说越低,一张小脸却越来越红。

“傻丫头,别胡思乱想了。走,我们看灯会去。”

宇文辙伸手轻轻地弹了弹周璇逛街的额头,然后伸手很自然地牵起她柔若无骨的小手,走向前方。

天不知不觉地黑了,一轮弯弯的月儿悄然爬上柳梢,路边花灯无数,人来人往。

赏花灯、猜灯谜,是年轻男女邂逅的好方式。

大魏民风相对开放,如果说百花宴是大魏贵族男女变相的想亲会的话,那么七夕灯会就是民间男女的集体相亲会了。

黑夜中,花灯影影绰绰,五彩斑斓,异常美丽,可是对周璇来说却完全没有吸引力。

“王爷,我们还不回府吗?”

她以为宇文辙是来接她回府的,却没有想到他带她走的方向和齐王府的方向却是南辕北辙。

“恩。”

宇文辙点头,这时候,他的目光被一个梅花灯所吸引。

和那些耀眼斑斓的花灯相比,那朵以白色的为主色调的梅花灯并不起眼,构成它的只是五片朴素的洁白花瓣,可是不知为何,在你看一眼之后却会忍不住想要看第二眼,再看一眼,便移不开眼睛。

它就那么低调地淹没在那些绚丽夺目的花灯之中,这一刻,宇文辙不禁想到一句诗“冰雪林中着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就如同他身边这个美丽淡然的女子。

“这灯多少银子?”

“老板这盏灯我要了。”

宇文辙走上前,刚刚开口询问,孰料这时一只雪白素手先一步落到了那盏灯上。

那女子说完之后才注意到宇文辙,有些歉然地道:

“先来后到,公子,对不住了。”

那是一个极其美丽的女子,一袭粉色的长衣更胜桃花,除此之外没有半处繁饰,却已艳丽无双,素袖夏指若冷玉削成,紧握着那盏梅花灯。

在看到宇文辙之后,她露出了一丝惊讶。

“怎么是你?”然后她清冽的目光落到了宇文辙身后的周璇身上,柳眉一勾,道,“居然不是上官一诺……”

宇文辙脸色一沉,原本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殆尽。

这时候那白衣女子已走到周璇身边,双眸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周璇,淡淡地说:

“虽然长得不一样,可是气质却都差不多,看来你还是没有忘掉……”

“李若桃,你给我闭嘴。”

宇文辙目光冰冷地打断她,伸手一把牵起周璇的手,急匆匆地往另一边走。

“怎么?公子走得这么急干嘛?我本来还打算把这盏灯让给你的呢!”

李若桃看着宇文辙的背影,嘴角勾出一抹笑,看似遗憾地耸了耸肩。

宇文辙的脚步更加急了,他拽着她的手一路向前,穿过繁华的大街小巷,穿过那一盏盏美丽的花灯,脚步越来越快,好似是在逃避什么似的。

“喂——宇文辙,你能慢一点吗?我跟不上你呀……”

周璇气喘吁吁地对着他的背影说道。

不是她柔弱,事实上她的体能还不错,至少在不会武功的人当中算是不错的,可是宇文辙的速度实在是太快,而且他还人高腿长……

宇文辙并没有因周璇的话而停下步伐,相反的,他的速度更加急了。

“宇文辙,你要走自己走吧,我走不动了!”

周璇有些不断地甩手,想要挣脱他。

真是郁闷!

天都黑了!

她晚饭还没吃呢!

肚子好饿……

宇文辙终于停下步伐了,可是他的脸色却阴沉得吓人。

“什么叫做我要走自己走?你不愿意跟着我吗?”

宇文辙看着周璇,目光幽冷得可怕。

此时此刻的他看起来就像一个从地狱里出来的修罗。

周璇下意识地蹙眉,往后退了一步。

熟料她这个动作却刺激到了宇文辙。

他猛地一用力,将她拉进怀里。

他的动作太过猛烈,周璇整个人重重地撞进了他的怀里,痛得小脸都皱到了一起。

“宇文辙,你发什么疯啊?”

明明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抽风了?

宇文辙没有说话,他那黝黑的眸子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周璇,突然低下头,猝不及防地堵上周璇娇滴滴的红唇。

“唔——”

周璇没想到他会突然这样对自己,她郁闷地伸手去推他。

然而此时此刻,那男子仿佛一道铜墙铁壁,无论她多么用力,愣是没法动摇他半分。

他的唇牢牢地压在她的唇瓣之上,那么霸道,压得她透不过气来。

他的一只手环着她的腰,将她牢牢地固定在自己怀中,另一只手则抚摸着她柔软的黑发。

他似乎很喜欢她的头发,有事没事就喜欢摸摸,即便现在也是如此。

周璇想要挣脱,却偏偏挣脱不掉,而宇文辙渐渐地却不再满足于浅尝辄止的吻,他想要攫取更多,攫取属于她的独特芬芳。

可是周璇不愿意,她发了疯地想要挣扎。

她的反抗彻底引起了他的征服欲,他将她拖到墙角,本欲进一步攫取,可是当他们四目相交的时候,她眼中的愤怒刺痛了他,却也让他的意识清醒,理智渐渐回归。

天呐!

他在干嘛!

居然失常地要强--迫她……

怎么可以呢?

她是他的璇璇,他的妻子……

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她呢?

宇文辙在最快时间内找回了理智,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被宇文辙逼到墙角的周璇什么都没有做,她只是静静地看着他,那目光很淡很淡,风轻云淡、波澜不惊,很平静。

可是宇文辙知道,此时此刻,她心中对自己一定是充满了警惕、戒备和敌意。

他知道她的右手正牢牢地攥着一把毒药,如果他真的对她做出进一步动作的话,只怕这丫头就不客气了……

宇文辙,你到底在干嘛?

好不容易这丫头终于会开始关心你了……

现在好了,又回到起点了……

哎——

宇文辙在心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他终归什么都没做,那修长的手指抚上她柔软的长发,可是他却明显感受到周璇整个人一下子都绷紧了……

这下好了,丫头又要防着他了。

宇文辙那双灿若星辰的眸中出现了一丝无奈。

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怎么能不无奈呢?

本来,今晚有很多话想要跟她说的,可如今一切都晚了。

一步错,步步错。

如今他只能认认真真地凝视着她,一字一顿地说:

“不准离开本王。”

他的声音不大,带着不容置疑的霸道,一个一个字落到周璇的心痛,重如千斤。

周璇没有说话,她低下头,看着地面,眼神飘忽不定。

宇文辙看到她这个样子就知道她是在无声抗议了,更或者她正在心里笑他不自量力,对她做了这种事情居然还好意思让她别离开自己……

“宇文辙,放开我。”

周璇的声音很轻,很疏离。

“不放。”

他依然将她的手握得更加紧了,好似稍微一松手,她就会跑了一般。

若周璇此时此刻留心一点,她会发现其实宇文辙的手在微微发抖。

他在害怕。

他宇文辙上不怕天,下不怕地,而这一刻,却忍不住害怕得发抖。

可是周璇并没有注意到,此时此刻,她的心也很凌乱。

那双灿若星辰的双眸静静地凝视着眼前这个俊逸不凡的男子,轻轻地问:

“宇文辙,你把我当什么了?”

她的声音微微颤抖,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伤心。

“我知道那位姑娘的出现让你心情不好,可是你不能把它发--泄在我的身上呀!我也是人呀,不是你想要怎样就怎样的玩--物……”

她的声音很轻,轻得仿佛随时都会消失一般。

“本王没有……”

宇文辙想要解释,可是当他接触到她那充满探究的眼神之后,却又不知道无从说起,最终什么也没说。

如果这个时候,他愿意跟她解释他为何会这么失常或许她会原谅他……

然而,他没有。

呵呵……

就知道会这

样!

周璇在心里苦笑。

周璇,你要认清楚现状,你是他的仇人之女,他不可能对你推心置腹。

说白了,他不过是把你当做一个玩--物,心情好的时候给颗蜜枣,心情不好就当做发--泄的工具。

刚才他在周府所做的那些一切只怕并非因为想要帮你,或许他纯粹想看你和周家对立而已……

指不准他还在心里笑你傻呢!

宇文辙见周璇一直没有说话,她的眼神还渐渐变得幽冷,他隐隐约约似乎感受到璇璇的心离他越来越远了,于是忍不住握紧了她的手,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她,小声地问:

“璇璇生气了?”

生气?

周璇看着这张在自己的视线内突然放大的绝美脸庞,摇了摇头,小声地说。

“我不生气,生气太浪费体力了。”

她淡淡地说,眼神已穿过他,落到前方遥远的地方,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宇文辙的心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般。

他其实明白她的意思,她是不愿意为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生气了……

而他宇文辙现在在她心中已经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了。

不!

怎么可以这样呢?

宇文辙心里很难受,他伸手板正周璇的身子,强迫她看着自己。

“璇璇,刚才对不起。本王向你保证,这种事情以后再也不会发生了。”

像宇文辙这样的人是极少主动向人道歉的。

可是周璇却显然不买账。

他虽然强迫她看着他,可是她的眼神落到他身上之后却找不到焦点。

他清楚,她没有在看她。

“璇璇,你不相信本王吗?”

他问她,心里特别难受。

“宇文辙,我能相信你吗?”周璇反问。

他不是第一次这样对自己了,周璇忍不住想起那次,她差点就被他强要了……

她费了好久才把那件事情忘掉,结果这一次又是这样,而且还是在外面……

她还能相信他吗?

显然不能。

“能的。”宇文辙依然紧紧地握着周璇的手,冲她露出一抹迷死人不偿命的笑,他说,“璇璇,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你不能因为本王犯过错就给本王判死刑呀。”

他几次三番对她做出这样的事情居然还有脸跟她说什么“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周璇不明白宇文辙的脸皮怎么可以这么厚。

她不想理他,想要甩掉他的手,走开。

可宇文辙清楚,若这个时候让她带着气走了,只怕以后他们之间便会隔着一层难以消除的隔阂了。

不行!

绝对不行!

宇文辙牢牢地抓着周璇的手,不让她走。

“璇璇,本王知道是本王不好,你才不愿意再相信本王!但是这一次,本王是认真的!本王向你保证绝对不会有下一次,如果有下一次,本王就当场……挥刀自宫。”

“挥刀自宫?”

周璇本来是已经下定决心不再理会宇文辙了,可是当她听到华华丽丽的“挥刀自宫”时,嘴角忍不住微微抽了一下,不敢置信地看重宇文辙,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对!挥刀自宫。”

宇文辙见周璇终于肯理自己了,连忙用力地点头,右手指天,信誓旦旦地说:

“我宇文辙对天发誓,这辈子再也不会对璇璇做出那种事情,否则立马挥刀自宫!”

“……”

周璇见过发毒誓的,却没见过这么发毒誓的,一时之间愣在那里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宇文辙见她这样,连忙趁热打铁:

“璇璇,你看人家都这么有诚意了,你就原谅我,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璇璇你如果不相信本王,本王立字为据好了。”他漂亮的脑袋在周璇视线内放大,讨好地对她眨眨眼睛,“当然,如果是璇璇愿意的,除外哈!”

周璇看到他这个样子,真是哭笑不得!

她很想说,宇文辙,你好歹也是个王爷!

王爷不是应该酷炫狂霸拽的吗?怎么会这样?!

他这样子,她真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了!

哎——

周璇叹了口气,无奈地说:

“宇文辙,你还能再不要脸一点吗?”

“当然可以了!”宇文辙很认真地点头,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周璇,道,“璇璇你希望本王多不要脸,本王就可以多不要脸!”

媳妇都要跑了,他还要脸皮干嘛!

***

乐乐:万更了!谢谢cx0564335童鞋的红包,话说我是不是应该再更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