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175.175作为男人,总不能看着自己的女人被人欺负都不吭声吧

宇文辙的出现让周璇惊讶,但是她由不得不承认,她的出现让他松了一口气,她甚至觉得此时此刻的他看起来竟是那么有魅力。

周家的人没想到传说中一直卧病在床的齐王殿下竟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几乎每个人都露出了惊讶之色。

“齐……齐王殿下怎么突然来我周家了?”

宇文辙的突然出现坏了林诗意的计划,她不禁皱起眉头凡。

“周夫人这话是什么意思?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难道本王还来不得你们周家了?”宇文辙俊眉一挑,冷笑道,“还是说你们打算趁着本王不在欺负我家王妃?”

林诗意第一次见到如此咄咄逼人的宇文辙,心中一楞。

一直以来,她只知道齐王是个无用的病秧子,可此时此刻亲眼所见,那强大的压迫感竟连见惯了大场面的林诗意也忍不住背后发凉。

她连忙低头否认謦:

“民女不敢。”

“不敢?”宇文辙冷笑,“本王倒是看不出你们有什么不敢的。外界都说你们周家是重礼节的书香门第,没想到见了本王竟没一个人行礼,难道传言有虚?还是你们一个个都不把本王放在眼里?”

宇文辙的声音冰冷无比,这是周璇第一次见他当着这么多外人的面露出如此强势的一面,她很意外。

意外的不仅仅是她,还有周府众人。

然而与其说他们是意外,不如说他们是被宇文辙强大的气场给震撼到了,当下腿脚一软,齐刷刷地跪下行礼,高呼“齐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看着他们这副畏畏缩缩的尴尬样子,周璇差点笑出来,然而宇文辙似乎还不满意。

他挑了挑眉,目光幽冷地看向齐刷刷跪在地上的众人,冷哼一声:

“光给本王行礼可不行,我家王妃的呢?”

他冰冷的声音中带着杀气,众人只觉得有无数把冰刀正齐刷刷地割向他们的脖子,好可怕!

于是,他们纷纷缩了缩脖子,把头埋得更加低了,齐声高呼:

“参见王妃,王妃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说话间声音竟还颤悠悠地发抖。

周璇心里不由地一惊。

眼前的这些人可不是普通人,他们每个人的身份都不低,尤其是周耀威和林诗意,都是见过大场面的人……

周璇想起自己刚才差点被林诗意逼得喘不过气来,可是这个男人一出现,不过三言两语,一切都反过来了……

这男人,太可怕了!

她甚至都没见他认真过,不敢想象他若真的发力会变成什么样……

周璇忍不住眯起眼睛,认真地打量起宇文辙来,然而她的目光刚刚落到他的身上,便对上他戏谑的双眸。

“王妃可还满意?你若不满意的话……”

讲到这里,宇文辙突然顿住了,没有再说下去。

可是,那些跪在地上的人却忍不住瑟瑟发抖,就连林诗意都觉得又一股冷汗从脊梁处升起,整个人突然变得烦躁又不安。

周璇看着宇文辙那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不知道为何,竟忍不住有些好奇自己若不满意,他会怎么做,于是忍不住追问道:

“妾身若不满意的话王爷要如何?”

面对周璇好奇探究的眼神,某人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一抹无-耻的笑。

“若王妃不满意,本王就写道折子递给父皇,说周府的人以下犯上,对我的王妃上下其手……”

“……”

周璇无语。

这可真够无--耻的。

不过她不得不承认宇文辙这厮无--耻得很漂亮,至少周家那群人听到这话,脸色都变得更加难看了。

这些年来,周家蒸蒸日上,权势滔天,坐稳了大魏第一世家的交椅,但与此同时自然也会引人嫉妒。

朝中对周家不满的本就不在少数,只是一直找不到机会发力,是以,周傲华丑闻一出,朝廷中弹劾周家的折子与日俱增,好在还有皇后和太子在背后撑着,他们看在皇后和太子的面子暂时还不敢乱来,但此时若齐王殿下也掺合进来,只怕到时候就不一样了……

齐王殿下一向与世无争,且贤名在外,更何况他还是周家女婿,若他递上折子,就有了大义灭亲的意思了,到时候只怕各方势力纷纷而来,而且他们还有个不知所踪的强大敌手……

那么周家就真的危险了!

周耀威权衡再三,最终只能咬着牙,向周璇磕头认错。

“是老臣年老糊涂,做错事了,还请王妃大人有大量不要放在心上才好!”

周璇虽然对这位叔祖父没有什么感情,可毕竟人家年纪一把,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跪在你面前,还给你磕头认错……

周璇心里终归还是过意不去,连忙上前一步,将他扶起,道:

“叔祖父言重了,快快请起。”

周耀威见她这么说,松了一口气,却不敢站起来:

“那璇儿可是原谅叔祖父了?”

“璇儿知道叔祖父您只是一时情急吓吓璇儿而已,叔祖父乃宽厚、恪守礼法之人,怎么可能真的对璇儿动手呢。”

周璇淡淡地说道,不仅没和周耀威计较,还替他开脱。

周耀威有些感动,心想这丫头还真是懂事,他有些犹豫地朝着宇文辙看去,没有他的允许,他断然不敢擅自起来。

“起来吧。”

宇文辙淡淡地说道。

林诗意松了一口气,在周耀威起身之后,也跟着起来。

“周夫人,本王有让你起来吗?”宇文辙见状嘴角微微一勾,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道,“地上湿气重,二叔祖父年纪大跪久了本王怕他老人家身子承受不住,不过周夫人正当壮年,多跪会儿还是没事的。”

宇文辙看着林诗意愈发难看的脸,他的笑容愈发灿烂了,他转过头,笑眯眯地看向周耀威,道:

“叔祖父,你说栽赃嫁祸陷害皇亲,该当何罪呀?”

宇文辙一句叔祖父让惊魂未定的周耀威吓得下巴差点掉下来,再看彼时,阳光绚丽,这白衣男子笑靥如花,竟比天上的暖阳还要绚丽几分……

这变化得也太快了吧?

明明前一刻还寒冷若霜的!

周耀威纳闷儿,他之前没听说过齐王殿下还是个阴晴不定的主呀……

不过古往今来,韬光养晦、戴着面具做人的大有人在!

璇儿尚且如此,更别提皇室宗亲了……

周耀威刚刚见识过了宇文辙的寒冷可怕,此时自然不敢怠慢半分,连忙道:

“大魏例律有言,凡栽赃嫁祸皇亲国戚者,其罪当诛。”

“哎呀呀——这么严重呀!本王都不知道呢!”宇文辙故作惊讶,然后特别无辜地看着周璇,道,“王妃,你说该怎么办?诛还是不诛?”

周璇无语,她看着宇文辙对她挤眉弄眼的样子,差点笑场。

这厮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可爱了!

“不且悉听王爷定夺。”

她低头,顺从地说道,一副“以夫为尊”的样子。

宇文辙爱极了她这副小女人的样子,真可爱!

诛当然是不可能的!

林诗意毕竟是景帝册封的一品诰命夫人,若没圣上手谕自然不能随便处置。

不过虽然不能诛,罚一罚还是可以的。

宇文辙看了林诗意一眼,道:

“不管怎么说,夫人终归还是王妃的母亲,虽然您一向厚此薄彼,待我家王妃极差,但古人有云人不仁我不可不义。我家王妃一向善良,自然也不忍真的对你用刑,这样吧,就罚你在这儿跪两晚上来了……我想以夫人的身体,跪两晚上应该只是小菜一碟,对不对?”

说话间,宇文辙竟走到林诗意面前,弯下腰,蹲道她面前,天真无邪地冲着林诗意眨眼睛。

那表情要多无辜又多无辜,要多天真有多天真,要多单纯有多单纯。

林诗意还能怎么样?

人家再不济也是齐王殿下,以周府现在的处境哪里能由得她说不呢!

只能认了。

“多谢王爷宽宏大量。”

林诗意虽然恨得牙痒痒,却还是不得不强忍着怒气谢恩。

宇文辙见到她这个样子笑得更加欢乐了,忙道:

“周夫人别谢本王,要谢得谢我家王妃,若不是我家王妃宽宏大量,本王才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呢!对了,谢恩的时候可别忘了磕头哦,要不然等下本王又要以为你们周家的人不懂礼仪了。”

让林诗意给周璇磕头,那是何等的屈辱!

可此时她却别无选择,只能咬着牙,硬生生地忍下来。

“臣妇多谢王妃宽宏大量。”

林诗意说这话的时候五官都快扭曲了,周璇实在是搞不清宇文辙到底是在帮她,还是给她拉仇恨。

哎——

从今以后,自己和林诗意的梁子怕是结下了。

周璇神情复杂地看着眼前这个笑容温暖得如同人间四月天的男子,心里感慨万千。

“傻瓜,像周夫人这种人,就算王妃你真的宽宏大量,什么都不计较,她也不会觉得你好的。”

二人走出周府之后,宇文辙附在周璇的耳畔小声地说道。

“璇璇难道忘了周夏音了吗?这么多年来,她多次加害于你,可你都宽宏大量地没有追究,其结果如何?周夏音是被你感动得改过自新了,还是变本加厉了?”

周璇闻言足下一顿,有些惊讶。

没想到自己和周夏音之间的恩怨他也知道。

哎——

这男人到底有多强大的情报网?

还有

什么他不知道的吗?

“周夫人可不是周夏音,她刚才栽赃嫁祸于你,璇璇你应该知道,免死金牌乃高祖皇帝所赐,盗窃御赐之物可是死罪!周夫人刚才可不仅仅是想教训教训你,她是想置你于死地呢。”

周璇皱眉,她一直以为林诗意是不满周傲华将免死金牌交于自己,想借机拿回免死金牌,并且教训教训她,可是现在宇文辙这么一说她才回过神来。

没错,盗窃御赐之物是死罪。

林诗意并非只是想教训教训自己这么简单,她是想要自己的命。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我都已经出嫁了,对她不会有多大影响,相反的,我若在这个时候死了,对周家来说并非好事呀!”

周璇想不透。

宇文辙看着她一副陷入沉思的样子,觉得好笑,伸手刮了刮她娇俏的鼻子,道:

“那璇璇到现在为止有没有想通周夏音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害你了吗?”

“……”

周璇无言以对。

宇文辙宠溺地揉了揉周璇柔弱的头发,道:

“这个世界上并非所有的人都能想咱们璇璇这么明白事理的,有些人就是这么蛮横无理惹人厌的。对待这种人,咱们就要以暴制暴,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无情,让她知道你不是好欺负的。那周夏音最好别被本王碰到,要不本王直接废了她。”

宇文辙笑眯眯地看着周璇,表情温柔得仿佛抹了蜜一般,可是在提到周夏音的那一瞬间,他的目光却顿时寒冷得仿佛千年寒冰、杀气腾腾。

“可是……林诗意并非周夏音。”

周璇微微蹙眉,她说这话倒不是不认同宇文辙的话,而是觉得像林诗意这样的人,断然不可能像周夏音那个蠢货一样做一些没有逻辑的事情。

照理说,她和林诗意无冤无仇,就算拿了免死金牌,那也是周傲华要给她的,林诗意就算忿忿不平,也不该要到杀她的地步呀。

宇文辙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道:

“璇璇,你和林诗意没有恩怨,并不代表上一代没有呀。”

上一代?

难道指的是她的母亲?

这倒的确有可能。

这时候,周璇想起王氏写给自己的信,更加肯定了这一点……

哎——

她怎么没想到呢?

她自认为自己也算是心思缜密之人,可是跟他一比,实在是查得太远了……

这一刻,周璇忍不住停下脚步,非常认真地看向眼前这个玉树临风、潇洒倜傥、清尘脱俗、宛若谪仙的男子……

她终于明白这个男人为何能够在皇宫里装病这么多年而不被发现了,他有的可不仅仅是演技。

他的城府、他的算计、他情报网、他背后的实力……

周璇竟然有些不敢往细想!

宇文辙,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璇丫头,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宇文辙见周璇一直盯着自己瞧,忍不住也停了下来,笑容更加温柔了,说话间佯作不满地伸手敲敲她光洁的额头,可动作却轻柔无比,其中透着无限的宠溺。

周璇没有回答他,那漂亮的眉心却皱得愈发紧了。

“璇璇,你再这般无视本王,本王可是要生气的哦!”宇文辙佯作不满地抗议道。

“宇文辙,你不是一向都以温润如玉的贤王形象示人的吗?刚才那样真的好吗?”

周璇终于开口说话了,她的语气里透露着浓浓的担忧,宇文辙闻言先是一愣,随即他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这一次,不仅仅是脸上,就连双眸中也饱含着笑意。

“璇璇是在关心本王吗?”

看得出来他的心情因为周璇这一句话而好得不得了,看向周璇的目光便更加温柔了。

果然,他家丫头关心他的时候是最美的。

“虽然林诗意和周耀威现在没怎么表示,但是他们都非泛泛之辈,只怕会秋后算账!他们肯定会把你今天的样子跟太子以及皇后说的……宇文辙,如果他们一起对付你怎么办?”

“对付就对付喽。作为男人,总不能看着自己的女人被人欺负都不吭声吧?”

宇文辙笑眯眯地对着周璇眨眼睛,打趣道。

*****

乐乐:谢谢潋滟娜童鞋的大红包!今天会加更,嘻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