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173.173蛊

惊讶的不仅仅只有上官一诺,还有常江。

“噗——”

他原本正在喝酒,听到这话之后,一口美酒喷出老远。

他们四个好友平日里互相打闹,私底下却情同兄弟,但除了云亦岚的妹妹云玉湖以外,从未有其他女性进入他们的圈子。上官一诺虽然和他们熟识,却终归还是游离在他们圈子外部的。

可是现在,宇文辙让他们叫周璇嫂子,这岂不是变相告诉他们从今以后,他们要接受周璇为自己人了?

只是这样真的好吗謦?

倒不是他们不愿意接受周璇,而是他和周璇之间横亘着的恩怨……

常江微微蹙眉,这时候,齐王府的侍卫匆匆跑来,焦急地说道:

“主子,王妃去相府了。”

宇文辙闻言,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俊美的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情愫。

薛进画的脸色也微微一便,皱起眉头。

周璇现在回相府,那是不是意味着她在宇文辙和周家之间选择了周家?

“辙,小璇璇她……”

薛进画有些担忧地看向宇文辙。

而此时宇文辙却恢复了一贯的淡然,只听到他说:

“父亲重病,做女儿的回府探望,无可否非。”

讲到这里,他俊逸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漆黑的双眸看起来甚至有些迷离,似乎是在沉思着什么。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他手下的花灯已经做好了,这时候,他放下工具,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你去哪儿?”

薛进画问道,说话间他有些担忧。

“相府。”

“什么?”

薛进画听到这话,有些不敢置信——宇文辙这个时候去相府,不会是要去强行把周璇带回来吧?

宇文辙将薛进画的想法看在眼里,只见他修长的眉毛微微一挑,似笑非笑地说:

“岳父大人病重,我这个做女婿的不是应该去看看吗?”

说话间他嘴角带着笑意,眼中却带着几分寒冷之气。

******

周府

巍峨的建筑,红砖碧瓦,宣告着这个家族的辉煌。

周璇并没有走正门,她是从侧门入的。

周璇在周府居住十多年,却还从未来过周府的主殿。

周府的主殿居住着周家身份最高贵的两个人--家主周傲华和夫人林诗意。

林诗意是周家主母,她出身高贵,往日里她对周璇与周璇一向都没有什么接触,即便看到了,她也当做没看到,视若无睹。

可此时,当她听下人说周璇来访时,竟亲自出来迎接。

“璇儿……”

林诗意幽深的双眸凝视着周璇,上上下下将她打量了许久之后,方才叹了一口气,道,“谢天谢地你没事。”

她一边迎周璇进屋,一边轻轻地叹气:

“那日后院着火,你下落不明,你父亲一直都很担心你,璇儿能跟母亲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吗?他们为何将你掳去,你又是如何脱困的?”

周璇闻言蹙眉。

“母亲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淡淡地反问。

“璇儿你说呢?”林诗意看向周璇,目光幽冷,“你父亲为人如何,我最清楚了。他一向恪守礼法,怎么做出那种荒唐的事情!显然是有人策划陷害……”

“而母亲怀疑我就是那个人,对吗?”

面对林诗意咄咄逼人的眼神,周璇并没有太多反应,她淡淡地回视林诗意。

“我记得那日你腿脚不便,好端端地不待在前厅跑去后院是作何?而且后院无缘无故起火,王氏被烧死,而腿脚不便的你竟能安然无恙地回来,你说我能不怀疑你吗?”

林诗意冷冷地看着周璇,目光若刀。

若非慕容莫问,她不可能逃得出那场火,从林诗意的角度,怀疑她与人里应外合,火烧后院,引起混乱,然后借机对周傲华下药害他名誉扫地……这也算是合情合理……

“可是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周璇面不改色地看着林诗意,并没有因为她的质问而乱了套。

“你恨周家让你代替韵儿嫁给齐王,怀恨在心,想要报复我们。”林诗意狠狠地咬牙切齿。

“哦?原来原先要嫁给齐王殿下的真的是周夏韵呀……”周璇嘴角一勾,似笑非笑地看向林诗意,“母亲不说,我还真不知道呢!”

“周璇,你别装了!”林诗意愤愤地瞪大双眸,眼中带着怒火,“你真是太能装……都怪我当初心软,早知如此,当初就不应该留你……”

“哦?这么说起来,母亲当初还想过要杀我?”

周璇微微勾唇,这信息量还真大呀。

她一直都只以为林诗意只是对自

己不冷不热、漠不关心而已,没想到她还曾经想过要自己的命……

也对!

以前周夏音曾多次差点要了自己的命,就算周傲华忙于公事无暇顾及家中之事,但林诗音作为当家主母,对府内的事情可谓了如指掌,不可能不知……

而她选择了纵容。

周璇以前还觉得奇怪,就算林诗意是溺爱周夏音,也不可能会纵容女儿动手杀她呀……现在才明白,敢情林诗意是巴不得她死。

“哼--你不过是个野种,我要杀你又如何?”林诗意冷笑,“怪只怪我被你骗了,以为你是个安分的人,没想到却养虎为患……哎,哎——周璇,你怎么这么恶毒!连自己的父亲都下得了手……你还有没有良心,你还是不是人?”

“咳咳……”

床上传来虚弱的咳嗽声,打算了林诗意的话。

“老爷,你醒了?”

林诗意见状连忙住嘴,关切地来到床边,看着周傲华。

周傲华每日只有午时才醒来一刻钟,林诗意就算对周璇有再多的不满,也不可能占用这个时间。

“璇儿……”

周傲华看到周璇站在屋内,干枯的眼睛微微亮了几分。

“恩,是我。”

周璇走过去,轻轻地说道。

“夫人,你先出去下,我有话要单独同璇儿讲。”周傲华说道。

“可是……”

“夫人,我只有一刻时间,你让我和璇儿好好说说话不可以吗?”

周傲华虚弱地说道。

他都这样说了,林诗意自然不好再说什么,只好道一声:

“老爷注意身体,我就在门外候着,你要是不舒服记得唤我。”

林诗意临走前给周璇一个警告的眼神,示意她不要乱说话,否则后果自负。

林诗意走后,屋内终于有了一份宁静。

周璇暗中打量周傲华,发现此时他苍老了很多,早已不复之前的意气奋发。

“璇儿这些日子受苦了。”

周傲华凝视周璇许久,叹了一口气,道。

周璇一愣,她以为周傲华会和林诗音一样质问自己。

毕竟自己失踪得的确有些蹊跷,回来得更是莫名其妙。

可是出乎她的意料,周傲华不但没有质问她,看向自己的眼神中竟还充满了关心。

“父亲,你难道不怀疑我?”

周璇终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了。

“璇儿不是这样的人。”周傲华虚弱地看着周璇,叹了一口气,“璇儿,这些年来是父亲没有照顾好你,让你受委屈了……“

周璇没有想到周傲华在这种情况下竟会对自己说这种话。

难道刚才林诗意雨自己的对话他都听到了?

不过周璇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结,她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伸手给周傲华把脉。

“父亲中毒了?”

“什么毒?”周傲华问道。

“倒也不是什么致命的毒,只是会让父亲大多数时候陷入昏迷,每日只能醒来一刻钟……”

周璇说道,这毒的确不致命,但是中毒者若在昏迷期间没有得到很好的照顾,也是必死无疑。

“璇儿还通医术吗?”周傲华有些惊讶地看着周璇,不过随即,他像是想到了什么,轻叹一口气,道,“也对。你娘医术那么高明,你受到遗传,无师自通倒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这是周璇第二次听到周傲华提起她的生母,她有些意外。

以前,周璇一直以为生母或许只是个平凡、不起眼、传统的女子,因为地位低微,斗不过林诗意郁郁而终……

可是从周傲华这话听起来,似乎并非如此,尤其是他语气中的眷恋、钦佩……

能让周傲华这么惊才绝艳的人钦佩,绝对不会简单吧……

周璇忍不住有些好奇起自己的生母来,可是现在并不是时候。

“父亲,这药能解你身上的毒。”

周璇掏出一颗无极清心丹,递给周傲华,说道。

周傲华眼中顿时闪过一丝惊讶:

“一颗无极清心丹乃天下第一公子慕容莫问炼制的宝贝,极其珍贵,璇儿怎么会有?”

“父亲,先服下,解去你身上的毒再说。”周璇说道。

周傲华闻言无奈地摇了摇头:

“璇儿用心了,只是我身上的毒解不得。”

解不得?

不是解不了,是解不得!

周璇心中一凜,惊讶地看向周傲华:

“难道说……这个毒是父亲自己故意服下的?”

周傲华闻言一笑,道:

“璇儿果然聪明。”

“为什么?”

周璇不解地问道,难

道说周傲华因为丑闻而觉得惭愧、没脸见人,所以才服下毒药,卧病在床。

不……

不对!

周璇也相信周傲华不会做出那种事情。

而以他的性格也绝对不会任由自己平白无故被人陷害。

不顾一切,查明真相,立证清白才是他现在应该会做的事情呀。

难道说他有什么难言之隐?

“璇儿有所不知,为父中了一种乱情蛊。”周傲华叹了一口气。

乱情蛊,周璇在书上看到过。

乱情蛊会让人随时随地发---情,看到异性就会不顾一切、失去理智、不受控制地扑上去……

乱情蛊是一种极其神秘的蛊,中蛊着除了每天中午的时候不会能够恢复正常,其他时候都处于疯狂状态……

难怪周傲华会服下毒药,让自己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没想到世上真有乱情蛊的存在。”

周璇感慨道,她以前一直以为这只是一个传说。

“璇儿……”

周傲华似乎还想和周璇说什么,可是话才出口他的上下眼皮便开始打架,声音也愈发嘶哑。

一刻钟快到了,他又要陷入昏迷了,可是周傲华却强撑着,他狠狠地咬唇,企图用疼痛让自己清醒。

他还有话没说完。

“璇儿,这个给你。”

周傲华强撑着意识,从枕头底下拿出一个东西,颤颤悠悠地递给周璇。

竟是免死金牌。

“璇儿,盛极必衰、物极必反,这一次遇到这么可怕的对手,周家这一次只怕难保了。为父负了你娘,这些年来有没有尽到做父亲的义务……这免死金牌你拿着,以防万一……”

周傲华的话没说完,整个人便撑不住昏过去了,不过免死金牌却被她牢牢地塞到周璇手里。

这一刻,周璇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难道说周傲华费尽心思让周夏韵叫自己过来只是为了把免死金牌交给她?

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还有她娘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璇想不明白,而现在周傲华又昏过去了,她也没法追问……

******

“小杂种往哪里跑?”

周璇从周家主殿出来没走多远,就听到周夏音刺耳的声音,只见她正咬牙切齿,一脸凶狠地去追一个小女孩。

那小女孩正是喜宝。

此时此刻,她没有说话,只是拼了命地拔腿逃跑。

可是喜宝人小腿短,终归不是周夏音的对手,没跑几步,就被周夏音追上,一把抓住。

“小杂种,你把玉佩藏到哪里去了?”

周夏音恶狠狠地说道,王氏死后,太子妃周夏韵见喜宝可怜,跟周夫人林诗意说给喜宝重新安排个住处。

丫鬟在帮喜宝安顿房间的时候,发现她有一块非常漂亮、一看就知道价值连城的玉佩,便告诉周夏音。

周夏音便跑去抢,而这时候喜百已经将玉佩藏起来了,任由周夏音怎么追问,她都不肯回答。

“小杂种,今天你不把玉佩交出,我便打死你!”

周夏音恶狠狠地说道,说话间便扬起手,对着喜宝威胁道。

“那你就打死我吧。”

喜宝毫不畏惧地回视周夏音。

“你以为我不敢吗?”

周夏音气得咬牙切齿。

她一手抓住喜宝,而另一只手虽然失去了手掌,但打人的威力却不减,狠狠地朝着喜宝身上拍去。

喜宝力气比不过她,没办法,只能缩着脑袋,任由她打。

周璇远远地看着,仿佛看到了昔日的自己,顿时一颗心都揪了起来。

“住手。”

她上前一步,伸出手,将周夏音的手从空中截住。

“周璇,你这个贱人!居然还有脸回来!”

周夏音见到周璇,顿时恨得牙痒痒。

她本来以为周璇必死无疑,没想到辙女人竟然安然无恙!

老天真是不长眼!

周夏音心里的气正愁没处发,今天周璇送上门来,她不让她好看,就不姓周。

“这里是我的娘家,我为什么不能回来呢?”

周璇挑了挑眉,目光清冷,说话间,她不客气地上前,将周夏音推开,把喜宝从周夏音的手中抢了回来。

“你……你……你居然敢推我!反了吗?”

周夏音不敢置信地看着周璇,气得牙痒痒。

这么多年来,她经常找周璇麻烦,可周璇一向都不反抗的,今天居然敢对她动手!

气死她了!

“周璇,你是不是以为自己现在是齐王妃就了不起了呀?居然敢推我!呵呵……我劝你还是

别得意!你那病秧子丈夫根本就活不了多久了!到时候他一死,你就等着去哭吧……”

周夏音咬牙切齿道。

周璇懒得理她,她弯腰看着喜包被周夏音打肿的小手,有些心疼地看着她,问:

“疼吗?”

“不疼!”

喜宝看着周璇,非常懂事地点头。

怎么会不疼呢?

“啧啧……野种对杂种,真是姐妹情深呀!”

周夏音看着周璇和喜宝,嘲讽道。

“你胡说……”

喜宝委曲地红了眼,想要反驳,可碍于周夏音凶神恶煞的表情,还是忍不住了。

哎——

周璇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喜宝在府内的身份本就尴尬,现在没了姨娘的庇护,只怕她以后的路就更加难走了。

“喜宝,你现在住哪里?璇姐姐送你回屋休息吧。”周璇说道。

“好!”喜宝点点头,凑到周璇的耳畔,小声地说,“我正好有东西给璇姐姐。”

喜宝牵着周璇的手往里面走,这时候,周夏音突然又冲上来,拿出手里的鞭子,恶狠狠地朝着周璇和周夏音挥去。

“啪——”

鞭子落下。

却没落到喜宝和周璇的身上,相反的,竟落到了周夏音自己的身上。

“好痛……”

周夏音不敢置信地看着周璇。

怎么回事?

她手里的鞭子怎么会跑到周璇手里?

“周夏音,我奉劝你一句!以后不要再惹我了,否则,我会让你有一万种死法。”

周璇冷冷地看着周夏音,一字一顿地说道。

一直以来,她都懒得理这个疯子,但并不代表她怕周夏音。

“你……你什么意思……”

周夏音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周璇。

现在的周璇,双眸冰冷,浑身上下散发着幽冷的气息,非常可怕……

“字面意思。”周璇冷冷的说,“你若还要惹我,咱们就新仇旧恨一起算。”

言罢,她拉着喜宝越过她,面无表情地朝着前方走去。

这一刻,不知道为何,周夏音整个人都呆掉了,她甚至连看都不敢看她。

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

天呐!

她干嘛怕周璇那个贱人!

她还有太子哥哥撑腰,她怕什么呢!

对!

去找太子哥哥!

跟他说周璇又回来了,让太子哥哥帮自己好好收拾这个贱人!

上一章
下一章